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43章 仇人尽诛
    黄启铭在盯着剑一鸣手中的诏书,在打量了片刻之后,并没有从诏书之中感受到,柳风的气息。

    反而在诏书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冥族气息。

    “冥王阿茶,那道诏书是冥王阿茶留下的”。

    黄启铭只看了一眼就一眼认出了,那道诏书是冥王阿茶留下的,毕竟邪宗宗主的修为,毕竟在整个神州大陆之上,能够在修为上胜过邪宗宗主一筹的人族修士,可谓是屈指可数。

    而在冥族之中能够在修为上完胜邪宗宗主的人,那恐怕也就只有冥卫阿茶一个人,所以黄启铭在看了一样诏书之后,就一眼认出,剑一鸣手中的那道诏书是命啊阿茶留下的。

    黄启铭望着剑一鸣道:“你的手中怎么会有冥卫阿茶留下的诏书呢”?

    “哦我明白了,你与石长老一样,并不是真的在为帝国学院卖命的,而是冥族百部派到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

    黄启铭不愧是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只是片刻之间就想通了其中的所有关节。

    见到黄启铭认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剑一鸣的双目之中,顿时闪过一缕浓郁的杀机,他的真实身份除了自己与阿茶之外,是绝对不允许第三个人知道的,现在黄启铭既然知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自己就只能够先办法让他永远没有办法将这个秘密说出去。

    觉察了剑一鸣眼中的那缕杀机之后,黄启铭的脸色一变,急忙使出自己全身上下最后的一丝力量掉头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只要自己能够逃出去的话,那么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将剑一鸣的真实天赋,与身份公布出去的话,帝国学院与天人帝国的高层就无论如何也绝不会放过他。

    天赋优秀的天才,如果是帝国学院,和天人帝国,他们自己学院与修士的话,他们会将其当作宝一样供着,但如果是敌对势力一方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威胁,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其斩杀在摇篮之中。

    而冥族百部与天人族和天人帝国之间的关系可谓是不死不休。

    以剑一鸣那可怕的天赋与修炼潜力,如果被他们知道剑一鸣是冥族派到帝国学院之中来的奸细的话,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其继续成长下去的。

    他现在的实力虽然已经不是剑一鸣的对手了,但是如果一心想逃的话,黄启铭自认剑一鸣还是留他不住的。

    换那个奇妙想要逃走剑一鸣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在黄启铭转身逃离的那一霎那,剑一鸣在心中呼唤了一声:“世界之灵”。

    听到剑一鸣的呼唤之后,世界之灵当即将自己的身躯拓展了出来,正在逃亡之中的黄启铭突然觉得自己周围的空间猛地一紧。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之后,就来到了一处魔神的空间之内,黄启铭冲四周打量了一眼之后,发现这个空间的面积不过区区数百丈大小而已,不过口气中弥漫的灵气却要比外界浓郁了无数倍。

    而在空间的中心区域,则成长着一颗奇怪的人形植被,这颗植被远远的望去,就像是一个妙龄少女一样,在植被的树枝之上生长着几颗看起来有些像婴儿一样的果实。

    在植被的四周则栽种着,紫灵果,与雷炎果等一些罕见的灵果,而在植被的枝干之上则有数十只背生双翼,类似于飞蛾一样的灵虫,正在枝干之上吞吸吐纳。

    黄启铭盯着那束人形植被打量了几眼之后,表情之上突然露出了大喜之色,开口大笑道:“人参果树,太好了那竟然是人参果树”。

    作为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自然看过古书之上有关人参果树的记载,人参果树在神州大陆之上,被称之为大地之母,据说在太古上古与中古这三个时期,神州大陆之上,之所以会神灵辈出,原因就是因为人参果树之上散发而出的仙灵之气,滋润了整个神州大陆。

    后来在中古之后,人参果树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从神州大陆之上消失了。

    神州大陆也就因此大不如以前,随即从昌盛走向了衰弱,高阶修士的数量不足太古上古与中古这三个时期的百分,甚至是千分之一。

    神灵境界的修士更是在中古之后的十多万年的时间里,除了两百年前的冥皇之外,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成功的踏入过。

    感受这空气之中那蕴含那浓郁的灵力,黄启铭的神情之中满是兴奋之色,因为他很清楚中古之后,神州大陆之上的高阶修士,之所以会锐减,原因就是因为现在的神州大陆之上,天地灵力太过稀薄,难以满足修士的修炼,更没有办法与中古之前的那几个时期相比。

    但是这个空间之中蕴含的天地灵力,绝不比中古之前的那几个时期差,天地灵力之中甚至还蕴含着一丝极其罕见的仙灵之力。

    只要能在这里修炼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成为像女皇夏迎雪,甚至是比夏迎雪更加强大的存在。

    届时不要说一个小小的邪宗了,整个神州大陆都将是他一个人的天下。

    黄启铭内心的心情刚刚喜悦了片刻,他面前的空间一闪之后,剑一鸣的声音就陡然在空间之中浮现而出,面对诡异之色的望着他。

    见到剑一鸣之后,黄启铭的脸色一变,这处修炼宝地只能是他自己的,他绝不允许有人来与他争夺。

    黄启铭挥起手掌来,就欲对剑一鸣发动攻击,但是就在这是他却猛地感觉周围的空间一紧,身体仿佛被什么给束缚主了一样,变得难以动弹。

    剑一鸣一脚揣在了黄启铭的胸口之上。

    黄启铭闷哼了一声之后,身子直接栽倒在了地面之上。

    挣扎着站起来之后,再次被剑一鸣给一脚揣倒。

    就这样,黄启铭每次只要刚刚站起来,就会立刻被剑一鸣给一脚揣倒。

    但是当他想要对剑一鸣发动攻击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就会立刻收紧令他动弹不得。

    连续试了几次之后,黄启铭才终于明白,眼前的这处空间,是类似于空间容器那样的独立空间,而剑一鸣就是这处空间之中过的主宰者,想要摆脱空间的束缚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个空间都彻底的打穿,不然的话不要说是他了。

    就是他们邪宗之中的那些天劫期大修,进入这其中的话,恐怕都只能任人宰割。

    剑一鸣来到黄启铭身前之后,并没有直接杀他,而是先伸出脚来,将黄启铭四肢的骨头全都给一根一根的踩断。

    当初他的母亲秦妃被人一刀刺穿胸膛,险些重伤毙命的情景直到现在全都历历在目,此仇不报的话,难解他心头之恨。

    所以剑一鸣不仅要杀黄启铭,而且还要让他在死之前,死的浩无尊严,不过黄启铭也不亏是邪宗的少宗主,虽然手脚的骨头全都被剑一鸣给一根根的踩碎。

    黄启铭望着剑一鸣道:“好,好想不到,我最终还是栽在了你的手里,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有一件事弄不明白,想要请教你一下”。

    剑一鸣冷冷的望着黄启铭开口道:“讲”。

    黄启铭道:“我这次到老城之中来,面见石长老,这在邪宗之中,都是属于极度隐秘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行踪的”?

    剑一鸣道:“既然这样看在你马上就要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是血莓”?

    “血莓,是血莓那个贱人,向你透漏了我的行踪”。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黄启铭终于明白,血莓这次会没有按照约定来与自己和血骨等人汇集了,同时也明白自己这次的行踪为什么会被剑一鸣给这么清楚的掌握了,原来都是血莓告的密。

    作为邪宗的少宗主,在邪宗之后窥视黄启铭少宗主位置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黄启铭自然也早就看出,血莓对自己有取而代之的野心,不过因为他自信自己的天赋与实力,在邪宗之中,可以镇得住所有对自己有所窥视的人,所以对于血莓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没曾想因为自己的一时轻敌大意,却害了自己。

    “可恶早知如此的话,当初就应该将那个贱人除去”。

    黄启铭的口中恶狠狠的挤出这几个字之后,就被剑一鸣给一脚了解了性命。

    解决了黄启铭之后,剑一鸣就直接拎着他的尸体从残破的空间之中走了出来,望了一眼不远处,身躯化作两段的血骨,在望了一眼手中已经气息全无的黄启铭之后,剑一鸣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当初参加攻打东灵国封国皇室,打伤自己娘亲的那些罪魁祸首如今总算是被自己给一个不剩的统统解决了。

    除了黄启铭与血骨之后,在场的还有邪宗无情堂的少堂主血晶晶。

    此刻的血晶晶因为遭受重创,正倒在地面之上昏迷不醒,剑一鸣走到血晶晶的身旁盯着她那妙曼的身躯打量了一眼之后,并没有杀她,相反双目之中则露出一缕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