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41章 邪神血祭术
    黄启铭冷笑道:“剑一鸣既然拥有传闻之中的仙灵之体,那么他的修炼天赋,在中域大陆,甚至是整个神州大陆中古之后的历史上,都绝对堪称是人族历史上的第一人,在加上现在他还是帝国学院总院长,柳风麾下唯一的一位亲传弟子”。

    “帝国学院的高层一定将他当作宝一样的保护着,想要杀他的话他和容易”。

    “那少主你为何”?血晶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解之色。

    黄启铭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冷芒,冷笑道:“我现在虽然没有办法将剑一鸣除掉,但我却可以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黄启铭道:“据我所知,剑一鸣的仇人可并不止只有我们邪宗一家”。

    “除了我们邪宗之外,魔神教,冥族百部,以及其它一些帝国学院的敌对势力,也不希望见到帝国学院强大起来,你想他们会坐视帝国学院在不久的将来,多出一位像柳风那样的天劫期大修吗”?

    “少宗主你的意思是”?

    听了黄启铭的话之后,血晶晶的心中已经隐隐的有几分明白,黄启铭的用意。

    黄启铭道:“不错,除了我们邪宗之外,魔神教与冥族百部,还有其它一些势力,他们与帝国学院也同样是死对头,帝国学院之中如果多出一名潜力无限的天才的话,这对他们来说,也同样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所以少宗主你想要将剑一鸣拥有仙灵之躯的事情公布出去”?血晶晶问道。

    黄启铭道:“不错,当初帝国学院的高层之所以要将剑一鸣拥有仙灵之躯的事情,隐瞒下来,多半就是因为担心这件事一旦要是被公布出去的话,会危机到剑一鸣的人生安危”。

    “帝国学院的高层想要将这件事隐瞒下来,我却偏偏要公布出去,只要我将剑一鸣拥有仙灵之体的事情公布出去的话,剑一鸣就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魔神教,冥族百部与其它一些帝国学院的敌对势力,就会立刻将剑一鸣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不惜一切代价的将他除去,绝不会让他有成长起来”。

    听了黄启铭的话之后,血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之色,对黄启铭谄媚道:“少宗主,您当真是聪明绝顶,只要将剑一鸣那小子的真实天赋,公布出去的话,到时候即便我们邪宗不动手,也同样可以让剑一鸣那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这当着是一个一举双得,一石二鸟之计,除了少宗主您之外,恐怕没人可以想出这么绝妙的计划”。

    听了血骨那阿诺奉承的话语之后,黄启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正在他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脸色一边的大声道:“小心”。

    说完之后,黄启铭猛地拉着血骨和血晶晶朝旁边躲闪而去。

    黄启铭与血骨血晶晶等人,刚刚朝旁边躲闪而去,就有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对黄启铭三人发动偷袭。

    血晶晶与黄启铭相安无事,血骨的肩膀之上却被剑一鸣给一剑,划出了一道伤口顿时鲜血横流。

    剑一鸣望着黄启铭和血骨道:“这个计划是很精妙,但可惜的是,你们没有办法付诸行动了”。

    见到剑一鸣之后,黄启铭与血骨三人的瞳孔全都微微一缩。

    血晶晶望着剑一鸣道:“刚刚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剑一鸣道:“听到了,从头到位,我一句不剩的全都听到了,我不止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而且我还知道,你们在老城之中,接见了帝国学院之中那名姓石的长老,真的很难想象啊,堂堂检测大殿的长老,居然会是你们邪宗安插到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的话,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见到剑一鸣居然对自己的行踪掌握的如此清楚,黄启铭三人的脸色全都微微一变。

    血晶晶对剑一鸣道:“今日我们到老城之中来面见石长老,这在邪宗之中都属于极度隐秘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剑一鸣冷笑道:“反正都已经是马上就要死的人了,既然这样又何必知道那么多呢”?

    见到剑一鸣竟敢这样的无视自己,血晶晶与血骨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怒色。

    反倒是黄启铭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凝重之色,因为他发现剑一鸣的修为相比十个月之前,已经从半步魂灵期,真正的进阶到了魂灵期,而且距离魂灵初期的顶峰也已经是不远了。

    当日在万炎山脉,剑一鸣的修为尚在半步魂灵期的时候,就可以将他击败,如今剑一鸣修为已经进阶到了,魂灵初期的顶峰,那么实力又该可怕到何种程度呢。

    不过因为身上有众多保命的底牌,所以虽然心中对剑一鸣修为的进展感到有些心惊,心中却也并不惧怕。

    黄启铭对血晶晶与血骨道:“这家伙的修为比起十个月前在万炎山脉的时候,又大增了不少,大家千万要小心”。

    听了黄启铭的话之后,血晶晶与血骨这才冲剑一鸣仔细的打量了几眼,当他们发现剑一鸣的修为,已经进阶到了魂灵初期的时候,心中全都微微一颤。

    当初剑一鸣在半步魂灵期的时候,他们就远不是剑一鸣的对手,如今剑一鸣的实力已经暴进到了魂灵初期的顶峰,其实力又该恐怖到何种地步呢!

    黄启铭对血骨和血晶晶道:“他就算再怎么厉害,也只不过一个人而已,我们一起上将他干掉”。

    “是”

    血骨与血晶晶应了一声之后,与黄启铭一起对剑一鸣展开了围攻。

    老城之外城郊的空地之上,双方顿时展开了一场激战。

    虽然是以一敌三,但是剑一鸣的修为却要远在,血晶晶与血骨等人之上。

    所以双方交手没几个回合之后,血骨就将被剑一鸣给一剑劈成了两半,连带着丹田之中的元神,都被一斩而散。

    斩了血骨之后,血晶晶随即落败,不过剑一鸣却并没有杀血晶晶只是将她给打晕了过去,因为在与血晶晶交手的时候,他发现血晶晶使出了一套剑法,而这套剑法是当年她传授给一位故人的。

    这世间懂得这套剑法的人,就只有他本人与那位故人,血晶晶既然懂得使用这套剑法,那就说明她与那位故人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联。

    所以剑一鸣要留着她,弄清楚她与当年的那位故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解决了血骨与血晶晶之后,剑一鸣的敌人就只剩下了,黄启铭一个人。

    平地之上黄启铭挥动着白骨软剑使用龙骨剑法,拼命的对剑一鸣发动攻击,而剑一鸣则已冥神剑法予以回击。

    在半步魂灵期的时候,剑一鸣在实力上就可以隐胜黄启铭一筹,修为进阶魂灵期之后,黄启铭自然就更加不是他的对手了。

    所以双方在激战了近百个回合之后,剑一鸣一剑将黄启铭手中的白骨软剑挑开,然后一脚印在了黄启铭的胸膛之上。

    黄启铭在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之后,身子向后倒飞了数十丈然后重重的甩在了地面之上。

    黄启铭从地面上爬起来,伸手抚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之后,对剑一鸣道:“了不起,了不起,上次在万炎山脉见到你的时候,你我的实力还只是在伯仲之间,如今仅仅只是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我居然就在你的手下连百招都坚持不够,还正是了不起呢”?

    “不过如果你这样认为就可以吃定我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告诉你吧,今天我们两个之间能够笑到最后的人就只能是我”。

    说完之后,黄启铭大喝了一声:“邪神血祭术”。

    话音一落之后,一道道的血丝猛然从黄启铭全身上下的毫毛孔中喷射而出。

    这些鲜血在半空之中华为一阵阵的血雾之后,然后被黄启铭重新吸回体内。

    黄启铭在吸了这些血雾之中,修为顿时成倍的暴增,不消片刻就已经达到了魂灵中期的顶峰,身上的气息更是比许多,魂灵后期的修士还要强大。

    黄启铭对剑一鸣大声道:“剑一鸣,邪神血祭术,是我们邪宗之中的一种秘术,使用了之后,修为可以成倍的暴增,能够比我使出这招,你就算死也值了”。

    说完之后,黄启铭将白骨血剑招到手中之后,再次使出了“白龙破天”这门绝技。

    只不过与上次在万炎山脉的时候,相比这次黄启铭在使出“白龙破天”之后,所凝聚出来的白龙在体型上要凝实了许多。

    “邪神血祭术”,这门功法剑一鸣是知道的,据说这是邪宗之中,一门以燃烧自己鲜血,来提升实力的秘术,施展之后,实力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增许多。

    当然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极大的,在施展“邪神血祭术”之后,轻则元气大伤,需要调整几个月至数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回来,重则会引起,境界的倒退,甚至是难以痊愈的暗疾。

    如今黄启铭既然连“邪神血祭术”,都施展出来了,可见他当真已经是被剑一鸣给逼迫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