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36章 你愿意带我离开吗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梦冰琳的双目之中浮现出了一层“水雾”,莲步轻移的来到剑一鸣的身边之后,直接伸出了一手藕臂抱住的剑一鸣的脖颈,然后红唇印在了剑一鸣的双唇之上。

    剑一鸣只感觉一条香舌,在撬开了他的口齿之后,与他的舌尖缠绵在了一起。

    良久之后唇分,梦冰琳将臻首埋在了剑一鸣的怀中,两行从她的脸颊之上滑落。

    剑一鸣的话说的很对,表面上看起来她是魔神教的圣女,和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是一个被无数光环和荣誉笼罩的天之娇女,但其实她内心的苦楚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在魔神教之中,她因为受到其它势力的排挤,而被迫来到帝国学院之中,冒着生命危险刺探情报。

    在帝国学院之中她的每一天几乎都是在提心吊胆中渡过了,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之后,自己会像其他的奸细和内应那样遭遇到不测。

    不过纵然如此她却并不想要回到,魔神教之中,因为回到魔神教之后,她的处境非但不会得到意思的好转,相反还会变得更糟。

    她不仅要时刻提防教中那些敌对势力的暗杀,同时更担心不知道在那一天的时候,自己就突然被魔神教的高层,当作奖品或者是联姻的工具,赏赐给其他人了。

    魔神教的圣女表面上看起来个个都是天之骄女,风光无限,但其实圣女们的真实处境只有她们自己才清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魔神教的圣女只是魔神教教主,用来赏赐有功之臣,和联姻的工具罢了。

    命运从来就没有掌握在她们自己的手中。

    在她担任圣女的这段时间内,已经见过了好几位魔神教圣女,原本与自己的恋心真心相恋,却因为魔神教教主要赏赐有功之臣,和扩张势力的缘故。

    被魔神教教主,用来当作赏赐品,和联姻的工具,最终不得不和自己的恋人分手,含泪嫁给别人,这其中的一幕幕辛酸苦楚与无奈除了外人又如何能够理解。

    梦冰琳曾不止一次的担心过,有朝一日自己是不是也要像魔神教的其她几位圣女那样,被魔神教的教主,当作赏赐品和联姻的工具之后,被迫含泪与自己真心相恋的恋人分别。

    然后穿着嫁衣失魂落魄的登上花轿,嫁给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也不愿意嫁给的人。

    但是她心中的苦楚与恐惧,却又只能默默的承受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因为一旦提起和将自己不满泄露出来的话,那就是对魔神教教主与高层的大不敬。

    所以这些年来她心中的苦楚与恐惧,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所以刚刚剑一鸣,当着她的面,将她心中的担忧与恐惧讲出来之后,她终于无法在保持自己的情绪,忍不住趴在剑一鸣的怀中失声痛哭。

    望着怀中失声痛哭的少年剑一鸣叹了一口气,他虽然不是一个女子,但是作为两世为人,在上一世的时候,他已经见到过了,大型势力当中太多的天之骄女,被他们身后的势力用来当作赏赐品,或者是联姻的工具。

    可以说在那些大型势力中的天之骄女,她们的人生就从来不属于自己,而对于这些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不幸,这些女子因为无力反抗,最终只能无奈的认命。

    所以刚刚在面对梦冰琳的时候,自己才能一语道破她心中的软肋。

    望着正在自己心中痛哭的白衣少女,剑一鸣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手掌放在她的背部默默的安慰着她的情绪。

    良久之后,等梦冰琳的情绪稍微平静了几分之后,梦冰琳抬起头来望着剑一鸣道:“一鸣你愿意带我离开吗”?

    “什么”?

    梦冰琳对剑一鸣道:“你说的对,我们魔神教的圣女,在魔神教之中只不过是教中用来赏赐有功之臣,和用来联姻的工具罢了,我不想在回到魔神教之中了,因为我担心自己会步其她几位姐妹的后尘,你愿意带我离开吗”?

    说完之后,梦冰琳用一双紧张的目光注视着剑一鸣。

    听了梦冰琳的话之后,剑一鸣在犹豫了许久之后,才深吐了一口气道:“可以”。

    听了剑一鸣的回答之后,梦冰琳那布满水雾的目光之中,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是随即她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微微一边的道:“那那雨蝶姐姐怎么办”?

    剑一鸣微微一笑道:“放心我和她之间并没有真正的订婚,我和她之间的婚约,只不过是一个各取所需的两全之计罢了”。

    “两全之计”?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梦冰琳的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不解之色。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说完之后,剑一鸣将他与兰雨蝶之间之所以会定下婚约的前因后果,向梦冰琳细细的讲述了一遍,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梦冰琳这才放下心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在树林的空地之中在剑一鸣的帮助之下,梦冰琳调整了两天之后,身上的伤势这才彻底的痊愈。

    不过梦冰琳却没有跟随剑一鸣一起回到帝国学院之中,而是再次前往了帝国商城了一趟。

    毕竟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死了四位魂灵期的长老,魔神教的高层,一定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梦冰琳要到帝国学院魔神教的据点去一趟,通知魔神教的修士,帮自己收一下尾。

    剑一鸣回到帝国学院之后,就直接提着天恨那颗已经略微有些发臭的头颅来到了,帝国学院的任务大殿之中。

    任务大殿之中,那名分灵期的长老,在见到剑一鸣之后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望着剑一鸣道:“一鸣师侄啊,不知你这次外出之后,又有什么样的收获呢”。

    剑一鸣什么都没说,直接将天恨老魔的头颅摆放在了身前的桌子之上,那位分灵期的长老在盯着天恨老魔的头颅打量了几眼之后,双目之中顿时露出了兴奋之色,对剑一鸣道:“天恨老魔,这家伙是天恨老魔”。

    “剑师侄你现在可是为我们帝国学院立下了大功啊,之前你已经出手斩杀了绞杀榜之上十四人中的十三人,在加上眼前的天恨老怪的话,帝国学院绞杀榜上的十四个邪道修士,已经无一列外的被一鸣师侄你给尽数斩杀”。

    “一鸣师侄你为我帝国学院立下如此奇功,已经引起了帝国学院高层的重视,据说帝国学院的高层已经在开始考虑要不要给你安排一个重要的职务,以便你在帝国学院之中可以有更好的地位与待遇”。

    听了那名长老那夸奖的话语之后,剑一鸣什么都没说,在收取了自己应得的四十五万功勋值之后,就离开了任务大殿。

    在离开任务大殿之后,剑一鸣按照惯例来到兑换大殿之中,用刚得的那些功勋值换取了一些魂灵期修士修炼所需的丹药之后,就转身朝自己的住处走出。

    在回去的路上剑一鸣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思考这该如何才能够查探到邪宗少宗主黄启铭,白骨堂少堂主血骨的下落。

    只要能够将这二人除掉的话,当日向东灵国封国发难,和伤到自己娘亲的那些罪魁祸首,就尽数伏诛了。

    只是黄启铭与血骨作为,邪宗的少宗主,和十大堂之一的少堂主,在邪宗的年轻一代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邪宗高层对他们采取的保护措施,自然也是异常的严密,想要掌握他们的准确行踪,然后在将他们除掉这绝非易事。

    别的不说,在自己闭关冲击神玉期瓶颈之前就已经交代李长山,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确定黄启铭与血骨的行踪,如今十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自己要求查探的七人中,另外五个家伙,自己已经在李长山的帮助下,将其尽数的斩杀。

    可是黄启铭与血骨的下落,李长山直到现在也同样是一筹莫展,从这里就能看出,想要掌握黄启铭与血菇这两位邪宗少宗主,和少堂主行踪的话,比绞杀榜之上的那些邪道修士困难了多少倍。

    剑一鸣一边在心中思考着,该如何能够将黄启铭与血骨这两个家伙找出来,一边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剑一鸣来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就直接将房门推开然后走进了房间之中,结果剑一鸣走进房间之后一冷,因为他发现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居然站着一个身穿蓝衣的外院弟子,剑一鸣见状顿时大怒。

    因为他生平最恨的就是,有人在没有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就擅自的进入自己居住的地方。

    而这名外院学员在自己不在的情况下就贸然的闯进自己的房间之中,这绝对是犯了自己大忌的事情。

    而似乎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一样,那名身穿蓝衣的外院学员,转过身来冲剑一鸣嫣然一笑。

    当剑一鸣看清那名外院学员的真实相貌之后,脸色顿时大变,急忙伸手朝自己腰间雪铁剑的剑柄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