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35章 我觉得你很可怜
    剑一鸣两世为人,在他的印象中相貌最出类拔萃的应该就是他上一世的那位王后夏迎雪,但是梦冰琳现在的修为或许还无法与夏迎雪相提并论,但是她的相貌与气质却决不在夏迎雪之下。

    所以人们将梦冰琳称为是神州大陆之上,千年以来唯一一个可以在相貌上与夏迎雪相提并论的女子,和当代的第一美人这个叫法其实是一点也没错的。

    “剑师弟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与当初的那位魔神教圣女是同一个人呢”?

    梦冰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要知道梦冰琳使用的易容珠可是魔神教之中最顶级的一枚至宝,使用易容珠变换容颜之后,即便是帝国学院之中那些最顶级的天劫期大修都没有办法看出来,可如今剑一鸣一个小小的神玉期修士,却看出了蹊跷,这如何能不让她的心中感到奇怪。

    “感觉的”?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宋明月一愣,因为这个回答着实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剑一鸣点头道不错:“人的容颜可以改变,但是日常的许多小动作却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就拿眼神来说吧,无论你使用什么方法眼神都是不可能彻底改变掉的,所以如果肯细心的留意一个人的话,还是可以从她日常的一些小动作中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宋明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想要从一个人日常不经意间的一些小动作中,推断出他的真实身份,这需要对一个人格外的留意和上心才可以。

    不知为何梦冰琳一想起剑一鸣这样的对自己留意和上心,她的内心深处就忍不住一阵喜悦。

    梦冰琳望着剑一鸣道:“剑师弟我有件事要问你,你要老实的回答我”。

    剑一鸣微微一笑道:“问吧”。

    宋明月望着剑一鸣道:“剑师弟,你为什么要放过我”?

    说完之后宋明月的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剑一鸣不放。

    剑一鸣被宋明月给盯得有些不自然,干笑道:“刚刚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我和你都是其它势力排进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与内应,既然这样那我又何必”。

    “那在仙宗谷的时候呢”?

    剑一鸣的话还没有说完,梦冰琳就已经开口打断了他。

    梦冰琳道:“剑师弟,如果你这次放过我是因为我们都是其它势力派进帝国学院之中的潜伏着的话,当初在仙宗谷的时候,剑师弟你那会可还没有拜进帝国学院之中,而且当时我们撞见之后,随即就是大打出手,有好几次我甚至还险些要了剑师弟你的命”。

    “但是当我被黄启铭和邪宗之人,暗算身受重伤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在那时候杀了我,但是你却没有,当时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放过我的”?

    直到现在梦冰琳都依旧是清楚的记得,当初在仙宗谷的时候,自己一时不慎,被黄启铭与邪宗的人暗算,身受了重伤,随后又遇到了剑一鸣,经过一番激战之后,因为自己身受重伤的缘故,不低败北“。

    当时剑一鸣手中的长剑就对着自己的脖颈,只需要轻轻一剑,就可以轻易的了解自己的性命,但是剑一鸣却没有,甚至于在那个叫做兰超的家伙要杀自己的时候,都被他给死命的阻拦了下来。

    虽然时候他给出的届时,是因为担心如果杀了自己的话,会受到自己背后势力与魔神教的报复,但是说实话对于剑一鸣的这个解释,梦冰琳压根就不肯相信,因为她十分清楚的记得,在后来剑一鸣与邪宗少宗主黄启铭的交手中,剑一鸣有好几次都想要对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痛下杀手,将他至于死地。

    剑一鸣敢去对邪宗的少宗主痛下杀手,说明他压根就没有将黄启铭身后的邪宗放在眼里,一个连邪宗都不放在眼中的家伙,又怎么会害怕受到魔神教的报复呢!

    所以对于剑一鸣当日在仙宗谷中为什么会放过自己,这个问题已经在梦冰琳的心中疑惑很久了。

    剑一鸣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望着梦冰琳道:“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吗”?

    梦冰琳点头道:“当然了”。

    剑一鸣深深的望了一眼梦冰琳之后,开口道:“因为我觉得你很可怜”?

    “觉得我可怜”?

    噗哧!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梦冰琳忍不住用玉手捂住红唇笑了一声,自己作为魔神教的圣女,与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被公认的三大王者之一,无论走到那里都是,被无数的光环覆盖,现在剑一鸣居然说觉得自己很可怜。

    梦冰琳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一个“笑话”。

    剑一鸣脸色严肃的望着梦冰琳道:“怎么梦师姐,你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吗”?

    梦冰琳轻笑道:“作为魔神教的圣女,与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被公认三大王者之一,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被无数的光环覆盖着,而你现在居然说我很可怜,我觉得这是我有史以来听到过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

    梦冰琳的话还没有说完,剑一鸣就已经打断了她,道:“梦师姐你说的这些都是一些表面现象,你的真实处境我想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吧”。

    “真实处境,什么真实处境啊”?

    剑一鸣望着梦冰琳道:“梦师姐,不错你刚刚说你是魔神教的圣女,同时还是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三大王者之一,但你说的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因为你所说的这些荣誉非但没有办法给你带来任何的赏赐,相反还很有可能会将你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梦冰琳脸上的笑容减少了几分,望着剑一鸣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剑一鸣没有回答宋明月的话,而是望着梦冰琳道:“梦师姐,你应该知道潜伏进帝国学院之中,做奸细,一旦被发现的话,是什么样的后果”。

    “无论是谁一旦被帝国学院的高层发现他们是魔神教,或者是邪宗的奸细的话,帝国学院不仅会将他们立即处死,同时还会将他们的身躯大卸八块,甚至就连头颅都要挂在城墙之上示众,落下一个死无全尸没有葬身之地的下场”。

    “既然你明知身份一旦要是泄露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那你为什么还要,潜伏进帝国学院之中呢”!

    “我”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宋明月顿时赶到语塞。

    剑一鸣替她回答道:“因为是别人逼你这样干的,魔神教虽然,与天人帝国,天人族,与冥族邪宗并称为神州大陆之上的五大势力之一,但是魔神教之中派系林立,各大派系之间为了争权夺势,彼此之间明争暗斗”。

    “更重要的事,魔神教之中的圣女,也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你作为魔神教堂堂的圣女之所以会以身犯险,那就只能说明,你在魔神教之中受到了排挤所以,才会被派到帝国学院之中前来打探情报,做这种危险的任务,我说的可对“?

    梦冰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黯然之色,点头道:“不错,我正是因为在魔神教之中受到了其它派系的排挤所以这才会被派到帝国学院之中,来刺探情报”。

    剑一鸣继续道:“在帝国学院之中,你每天都要担惊受怕,生怕自己的身份一旦要是暴漏的话,就会遭遇道不测,而且即便你离开了帝国学院回到了魔神教之中,你心中的这种担忧也不会有丝毫的减少,相反反而会变得更加浓郁“。

    “怎么说”?梦冰琳问道。

    剑一鸣道:“梦师姐,刚刚我已经说了,魔神教之中派系林立,各大派系之间为了争权夺势,可谓是无所不用,你作为魔神教的圣女之所以会被分配到帝国学院之中情报,那一定是因为你在魔神教之中碍到了其他人的事,这才会遭受他们的排挤,被安排了这样一个危险的任务”。

    “即便你能够活着回到魔神教之中,那些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你要时刻提防他们的迫害与暗杀”。

    “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梦冰琳问道。

    剑一鸣道:“更重要的是,在一些大型势力之中,优秀女子很多情况下通常都只能沦落为联姻的工具,像魔神教这种拥有万年底蕴的古教就更加的不会例外”。

    “你刚刚说了,你是魔神教的圣女,同时还是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但这些荣誉非但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好处甚至还会将你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因为在很多情况下越是优秀的女子,用来联姻和笼络人心的话,就越是合适,即便你现在离开了帝国学院,回到了魔神教之中,但你的处境却并不会因此而得到好转,相反你还要担心自己会受到魔神教之中那些敌对势力的暗杀”。

    “或者是某一天,自己就突然成为了魔神教高层用来笼络人心,和联姻的攻击,所以从表面上看,你是魔神教的圣女,和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

    “但说白了,你的处境连一些普通人都不如,因为你的人生从来都是由别人掌握的,而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我觉得你很可怜,所以当日在仙宗谷的时候,才没有对你痛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