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33章 身份泄露
    这天剑一鸣在提着在帝国学院绞杀榜上排名第二的天恨的人头,朝着帝国学院走去,天恨在帝国学院绞杀榜上排名第二,同时也是帝国学院绞杀榜上最后的一个邪修。

    至于剩下的四个家伙,都已经被剑一鸣在过去的半年时间内给被剑一鸣给斩杀干净了,杀了天恨之后,帝国学院绞杀榜上的那十四个邪修,就已经彻底的死个干净了。

    而且在过去半年的时间,自己除了将帝国学院绞杀榜上帝国残存的五个家伙杀了个干净之外,自己的修为也有了不小的提升,虽然境界上依旧还只是魂灵初期的境界,但是他元神的颜色已经从半年之前的白色,转变成了蓝色。

    他的实力比起半年之前刚刚进阶到魂灵期的那会又大增了不少。

    接下来自己只要能够将,剩下的邪宗少宗主黄启铭,与邪宗白骨堂的少堂主血骨斩杀掉的话,当日东灵国封国的仇就可以彻底的得到血洗了。

    但是黄启铭与血骨作为,邪宗的少宗主,与十大少堂主之一的少堂主,邪宗对他们的保护必定是极为的严密,自己的身后纵然有冥族做依靠,想要打探到他们的行踪也决不容易。

    就在剑一鸣在心中思考着自己该如何才能找到黄启铭与血骨的下落的时候,前方突然传出了喊叫声,“快追,前往别让他跑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很有可能是魔神教的圣女,只要能够抓住她的话,就是大功一件”。

    剑一鸣定眼一看之后,发现前方有一道白色的人影,正在朝着里疾驰而来,而这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宋明月。

    而她的身后正有数道身影在对她紧追不舍。

    此刻的宋明月与平时一样,身着雪白色的内院弟子服饰,只不过相貌却颇为狼狈,全身上下血迹斑斑,腹部更是被殷红的鲜血给然后了一大片。

    此刻宋明月的表情之上满是懊悔之色,暗恨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明明知道,帝国学院的高层已经注意到自己了,可是自己在到帝国商城之中的魔神教据点的时候,居然还不知道小心。

    就在不久前自己离开帝国学院到帝国商城魔神教的一处据点中去见宋姨的时候,整个过程都被帝国学院的数名魂灵期的老者,给全程监控了,而自己却又因为大意没有发现他们。

    如此以来宋明月的身份自然就暴漏了。

    那四名魂灵期的帝国学院的长老,埋伏在自己归来的路上,趁自己不慎的时候,对自己偷袭暗算,自己不慎被其中的一名帝国学院的长老,给打中了一掌,更糟的是,对方的掌力,对修士的经脉似乎还有阻塞的作用,如此以来自己的修为不在对方之下,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将实力发挥出来。

    一番激战之后,自己被那四名老家伙给联手打成了重伤,为了活命自己也就只能逃跑。

    眼见着后方的那四名老家伙,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宋明月的目光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心道:“难道今天自己真的要像神教的其他密探那样,折损在帝国学院之中吗”?

    忽然宋明月瞅到前方有一道人影,宋明月定眼一看之后,发现那道人影正是剑一鸣。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宋明月见到剑一鸣之后,定会笑嘻嘻的走过去与他攀谈一番,但是现在宋明月在见到剑一鸣之后,心中非但没有一分的喜悦,反而眉头大皱,因为在她的身后帝国学院的四名魂灵期长老正在穷准不舍,如果这时候与剑一鸣碰头的话,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一定会暴漏。

    届时自己与剑一鸣之间也一定会刀剑相向,变成不死不休的仇人。

    转眼间宋明月就冲到了剑一鸣的身前,剑一鸣望着宋明月道:“宋师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呢”?

    宋明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剑一鸣解释的时候,身后的四名帝国学院的魂灵期长老已经紧追而至。

    剑一鸣朝那四道人影望了一眼之后,这才发现在宋明月身后追踪他的竟是,张长老柳长老,李长老与王长老这四名帝国学院的魂灵期长老,对于这四名长老,剑一鸣并不陌生,一年多以前剑一鸣刚刚拜入帝国学院的时候,这四名长老也曾参见了收徒仪式,说起来剑一鸣与他们之间还算有过一面之缘。

    见到这四名老者在追击宋明月剑一鸣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不妙,心道:“糟了莫非宋明月在帝国学院之中的身份已经暴漏,不过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剑一鸣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剑一鸣望了一眼帝国学院的四名长老之后,故作不知的问道:“四位长老,你们和宋师姐这是在干嘛呢”?

    那四名帝国学院的魂灵期长老在见到,剑一鸣之后,脸上顿时全都露出了大喜之色,最近随着剑一鸣将帝国学院绞杀榜上的那些邪修一个个的逐一除去,以及击败邪宗少宗主黄启铭等缘故,让剑一鸣在整个帝国学院的年轻一代中都极具人气。

    张姓老者四人都知道,剑一鸣虽然才刚刚进阶到魂灵期不久,但是他的真正实力,即便是魂灵期排行榜上绝大多数排在前百名之列的天才都比不上。

    所以在见到剑一鸣之后,张姓老者四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大喜之色。

    那名姓张的魂灵期长老指着宋明月对剑一鸣道:“剑师侄,快,杀了她,杀了那名魔神教的妖女”。

    剑一鸣的脸上故意露出,一丝不解之色,对那名张姓老者道:“什么魔神教的妖女,张长老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明白”。

    李姓长老对剑一鸣道:“剑师侄,宋明月她是魔神教派到我们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而且很有可能还是魔神教的圣女,赶快杀了她,杀了她的话,所获得的功劳,要比你去斩杀绞杀榜上的十名邪修的功劳都要大”?

    听了李姓长老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大惊之色,猛然与宋明月拉开了距离,然后猛然拔出腰间的雪铁剑指着宋明月道:“宋师姐,张长老与李长老他们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是魔神教派到我们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吗”?

    不知为何在剑一鸣拿剑指着她的时候,宋明月的内心犹如被撕成了两半一样剧痛无比,宋明月紧咬着红唇望着剑一鸣道:“不错,他们说的没错,我的确是魔神教派到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怎么你想杀了我”?

    见到宋明月承认,剑一鸣望向宋明月的目光逐渐变得冷冽起来,望着宋明月道:“宋师姐既然你是魔神教派到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帝国学院曾有规定,但凡是魔神教,邪宗,与冥族这三个教派势力派到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一旦被发现的话,立刻就地处决,谁都不能够例外,你既然是魔神教派到帝国学院之中的奸细,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见到剑一鸣对待自己居然这样的无情,宋明月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也开始缓缓变得冰寒了起来。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剑一鸣与宋明月之间,即将要爆发出一场生死恶战的时候,剑一鸣却突然调转剑尖将剑锋对准了,张姓老者四人。

    只见剑一鸣一个转身之后,将手中的长剑对着张姓老者四人一剑劈了过去。

    张姓老者四人中的,柳长老与王长老,在一个不慎之下,被剑一鸣给直接一剑斩掉了头颅。

    李长老与张长老反应的速度要比柳长老与王长老稍快一些,在剑一鸣转身的那一霎那,他们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身子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李长老望着剑一鸣道:“剑一鸣你干什么”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剑一鸣给一剑刺穿了胸膛,李长老在闷哼了一声之后,就与柳长老和王长老一样倒在了地面之上没了气息。

    见到剑一鸣没有出手去对付宋明月,而是反手来杀了帝国学院的三位魂灵期长老,剩下的张长老顿时暗呼了一声不妙,在心中意识到,剑一鸣与宋明月一样,也是其它势力派到这里来的奸细。

    转身就欲逃离这里,只要自己能够逃离这里然后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帝国学院的高层的话,不管剑一鸣真正身份究竟是什么,他与宋明月一样,都难逃一死。

    张姓老者想要逃走,剑一鸣自然是不肯放他离开,所以张姓老者刚刚逃走几步,就被剑一鸣给追上,双方当即展开了异常恶战。

    张姓老者虽然早就已经进阶到了魂灵期,但是他所修炼的功法都是十分普通的那种,所以自然不可能回事剑一鸣的对手,在与剑一鸣交手没几个回合就被剑一鸣给一剑刺穿了胸膛。

    张姓老者低头望了一眼刺穿自己胸膛的长剑之后,望着剑一鸣用已经含糊不清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