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26章 千刀万剐
    卫兵将牢门的牢门打开之后,按照剑一鸣的吩咐将秦宁与秦谭勇,押向菜市口去凌迟处死。

    秦宁望着眼前的这些卫兵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之色,颤声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而秦谭勇则大声道:“诸位兵爷,劳烦你们去通报一下秦妃娘娘与十一王子剑一鸣,就说我们知道错了,要他们向东灵王殿下求情,就是我们知道错了,求东灵王殿下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而这些卫兵则并没有理会秦宁与秦谭勇,只是按照剑一鸣的吩咐将他们朝菜市口押去。

    另一边剑一鸣在带领卫队走出王宫之后,就立刻马不停蹄的朝秦府所在的方向走出。

    论痛恨程度的话,剑一鸣对秦宁和秦谭勇等人的痛恨程度决不在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之下。

    当初秦家之所以能够崛起,靠的就是自己母亲秦妃的牺牲,但是在自己与母亲秦妃有难的时候,秦家的那些人非但没有向自己与秦妃伸出援助之首,反而跟着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一起来落井下石,对自己和母亲秦妃百般刁难。

    尤其是秦宁与秦谭勇,和秦姗姗等人为了讨好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等人,居然到邪道之中聘请杀手,来暗杀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两世为人修为远胜同阶修士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死在了那些邪道修士的手中。

    而且在事后,秦谭勇与秦宁这对父子心中连一丝的忏悔之意都没有。

    自己对于秦家这些忘恩负义的所作所为虽然极为的愤怒,但是念在他们与母亲同宗同姓的份上,在事后除了命万金商会在暗中切断了秦家的经济来源之外,也就没有去太过为难他们。

    甚至于自己的母亲在秦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还及时的向秦家之人伸出了援助之上,向他们赠送了上百万两的纹银。

    秦家正是靠着母亲馈赠的这些纹银,才支撑到了现在,这些母亲虽然没有告诉自己,但自己并不是不知道。

    可是秦家之人呢。

    自己和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秦家之人有难的时刻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秦谭勇与秦宁这对父子非但在心中没有一丝的感恩,反而邪宗与元蒙的人对他们稍微的诱惑之后,秦宁居然就撮合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联合起来对整个东灵国封国的皇室发难。

    这次如果自己在回来的晚上片刻,或者是那名伤到自己母亲的邪宗修士,刀锋在朝里面稍微的深上几分的话,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经过自己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剑一鸣已经看清,秦宁与秦谭勇这对父子,根本就是一对永远都喂不熟的白眼狼。

    像这样的白眼狼如果留在身边的话,那永远都是后患无穷,所以今天剑一鸣就要将他们除去。

    剑一鸣不仅要将他们除去,还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现在还只是清晨,东灵城的街道之上并没有几个行人,但是街道之上的气氛却十分的压抑,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身披重甲的卫兵。

    昨天的那场浩劫牵扯颇广,不仅那些帮助元蒙帝国与邪宗对东灵国封国皇室发难的东灵国重臣与世家成员,东灵王剑刑要将他们统统处死,甚至就连他们身后的家族与势力也是绝对不会轻饶的。

    所以当剑一鸣带人来到秦家的时候,整个亲家已经被东灵国封国的皇室卫队给层层包围。

    此刻秦家剩下的高层全都齐聚在议事大殿中,所有人的脸色十分难看,之前秦宁与秦谭勇做的那些事秦家之人并不知道。

    等到皇家卫队将秦家包围之后,秦家之人这才知道昨天发什么了什么事。

    此刻意识大厅之中的气氛十分的压抑,秦家之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因为他们知道这次秦宁与秦谭勇捅出的笼子实在太大了些,一个不好不仅他们自身将性命难保,甚至于就连整个秦家,都很有可能要跟着遭受牵连。

    议事大厅中的气氛十分的压抑,秦家老爷子秦业向议事大厅中的秦家众人望了一眼之后开口道:“就算谭勇与秦宁他们再怎么不是,可毕竟还是我们秦家之人,如今他们既然出了事,我们秦家之人不可以对此坐视不理,你们有谁能够想想办法,救一下他们”。

    听了秦业的话之后,秦家的众人面面相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最终还是没有人开口说话,因为他们知道此事非同一般,现在不要说救秦宁与秦谭勇了,一个不好的话整个亲家恐怕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就在秦家所有的人都 默不作声的时候,意识大厅之外突然喧哗之声大作。

    秦谭亮摇头道:“没用的,我向人打听过素素在昨天的那场浩劫中身受了重伤,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苏醒”。

    秦业带着秦家的众人走出议事大厅之后,发现剑一鸣已经命人将秦宁的妻儿等四人拿下。

    秦家家主秦业来到剑一鸣的身边,拉下一张老脸,哀求道:“鸣儿啊,外公求你看在你母亲的份上,就放过你大舅与大表哥他们一家吧”

    秦姗姗也走过来开口道:“是啊,表哥,就算我父亲与大兄他们再怎么不对,可始终也是你的舅舅与表兄啊,求你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就饶恕了他们这一次吧”!

    剑一鸣对秦业与秦姗姗的哀求视若无睹,对一旁的侍卫吩咐道:“将秦宁的妻儿全部给我来到菜市场去斩首示众”。

    “是”

    那些护卫在听了剑一鸣的命令之后,立刻押着秦宁的妻儿朝着菜市场走去。

    而此刻在菜市场,秦宁与秦谭勇已经被押解到了断头台之上,在周围距离了大量围观者。

    此刻一声声的哀嚎声,正接连不断的从断头之上传出,断头台之上,秦宁与秦谭勇正在承受着千刀万剐之刑,行刑的刽子手手持锋利刀刃将秦谭勇与秦宁身上的肉,从他们身上一块一块的割下来。

    任凭秦宁与秦谭勇将喉咙喊破,也没有人理会他们。

    就在秦宁与秦谭勇万分绝望的时候,卫兵突然押解着秦宁的妻儿等四人来到了断头台之上。

    秦宁的妻儿被押到断头台之上后,被卫兵直接按跪下,紧接着数名手持大刀的刽子手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将手中锋利的钢刀,对准了他们的脖颈。

    “爹”

    “爹”

    秦宁的妻儿看到了秦宁与秦谭勇之后,纷纷开口呼唤,只是此刻秦宁正承受着千刀万剐之苦,根本就没有功夫去理会自己的妻儿。

    秦宁的爷爷秦业与妹妹秦姗姗等人,想要冲到断头台之上,但却被卫兵拦住。

    反倒是秦宁的父亲秦谭勇,见到自己儿媳与几个孙儿居然也被押到了,断头台之上后,对剑一鸣大声道:“一鸣所有的是都是大舅一个人的错,你放了宁儿的妻儿吧,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妇孺罢了,他们都是无辜的,与这次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剑一鸣对与秦谭勇那求饶的话,没有任何的理会,双目之中闪过一道冷芒之后,将自己的一只手掌缓缓的抬起,紧接着又猛地落了下来。

    而断头台之上的刽子手似乎接到了什么提示似的,在剑一鸣手掌落下的那一霎那,手中的钢刀猛地朝秦宁的妻儿落下。

    咚!咚!随着几声轻微的闷响声之后,秦宁妻儿的头颅便从脖颈之上脱落,滚落到了端头台之上的地面上。

    噗哧!秦家家主秦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媳,与重孙在自己的眼前被人斩首。

    而自己儿子与孙子又在自己的眼前被人给一刀刀的千刀万剐,而自己却又这样的无能为力。

    终于在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之后,昏迷了过去。

    “爷爷”

    一旁的秦姗姗见状,急忙弯下身子将秦业给搀扶了起来。

    秦家之人想要去找秦妃求救,奈何现在的秦妃却昏迷不醒。

    而剑一鸣的嘴角则有露出了一丝冷笑,望着在断头台之上,正在被人一刀一刀千刀万剐的秦宁与秦谭勇剑一鸣的心中只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畅爽。

    当着秦谭勇与秦宁的面,斩首掉秦宁的妻儿,这样不仅可以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同时还可以让秦宁与秦谭勇这对无情无义的白眼狼,切身的感受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感觉。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东灵王剑刑,开始对东灵国封国境内,帮助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等人对东灵国封国皇室发难的人就行大清理。

    此事牵扯甚广,不仅那些参与的王公大臣与皇室成员,统统处死,甚至就连他们身后的家族都跟着受到了牵连。

    许多人的家族被直接贬到了边关去充军。

    而这几天剑一鸣一边照顾重伤在床的秦妃,一边在帝国学院乾姓与岩姓的帮助下,对东灵国封国王宫的护工那个大阵进行完善。

    同时还对当日那些对抗邪宗与元蒙帝国时候的那些有功之臣进行了一些赏赐。

    因为害怕邪宗的修士,与元蒙帝国残存的余孽会去而复返,所以乾姓老者,与岩姓老者,在剑一鸣与东灵国封国皇室的请求之下,乾姓老者与岩姓老者就直接留在了东灵国封国的王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