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25章 大义灭亲
    韩芊悦原本想说,除了那件奖励之外,其它的奖励她什么都不想要,不过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而是伸手将那封推荐信接到了手中。

    韩芊悦握着那封推荐信对剑一鸣道:“冥皇殿下,如果我将来的成就不在冥王阿茶之下的话,你能否给我我想要的那件奖励呢”?

    剑一鸣微微一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要看你日后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韩芊悦将那封推荐信紧紧的望着剑一鸣道:“放心吧,冥皇殿下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表现出来让你认可我的实力”。

    将韩芊悦的事情解决完之后,已经是深夜剑一鸣不愿意在外面停留,便朝自己的房间房间走去。

    结果剑一鸣到了自己的房门口之后,却发现早就已经有人在哪里等候自己了。

    “小婢见过十一王子殿下”。

    见到剑一鸣之后东灵王剑刑的那名贴身侍女,冲剑一鸣敛衽了一礼。

    “你有什么事吗”?剑一鸣问道。

    东灵王剑刑的贴身侍女对剑一鸣道:“回十一王子殿下的话,小婢只是替东灵王大王来替你转达一句话”。

    “什么话”?剑一鸣问道。

    东灵王剑刑的贴身侍女回道:“十一王子殿下,东灵王大王让小婢来转告你,他知道对于这次的事情,十一王子你的心中十分的愤怒,但是东灵王大王让小婢告诉你,对于那些其他参加攻击王族的人,你想怎么处置,东灵王大王都不会过问”。

    “但是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他们两个你不要管,这件事东灵王大王他自己会亲自来处理”。

    听了这名侍女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寒芒。

    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子时十分,但东灵王剑刑却并没有像王宫的其他人一样入睡,而是趁着这月高风黑的黑暗时刻,独自一人手持长剑朝着东灵国封国死牢走去,此刻的他全身上下血迹斑斑,但是与身上的伤痕相比,他心中的痛更加浓郁。

    “参见大王“。

    把守死牢的卫兵,在见到了剑刑之后,立刻向他跪下行礼。

    剑刑面无表情的道:“把牢门打开”。

    “是”

    卫兵应了一声之后,就按照剑刑的要求,将牢门之下的锁链打开。

    “吱呀”一声,剑刑将牢门打开之后走了进去。

    东灵国封国的死牢又阴又暗,环境还十分的恶劣,东灵王剑刑刚一走进死牢之中,就立刻感觉有一股浓浓的腥臭味迎面扑了。

    “大王饶命啊,臣知道错了“。

    “大王白天的事情,是王后和太子他们胁迫臣干得,大王您就饶了臣这一次吧”

    剑刑刚一走进死牢之中,一声声的求饶声就立刻此起彼伏的死牢之中响起。

    白天的那场浩劫可以说,波及了整个东灵国封国国都高层,众多大臣与世家之人,因为协助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向皇族发难而被动东灵王剑刑下令打入了死牢之中。

    不过对于这些大臣的求饶声,东灵王剑刑犹若未闻。

    只是面无表情的来到,关押王后媚姬,太子剑无心与国丈媚昌的牢房之前。

    因为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等人皆是重犯,而且身份还比较特殊,所以他们的牢房之前有专门的狱卒把守。

    这些狱卒见到东灵王剑刑之后,立刻按照剑刑的吩咐将关押王后媚姬,太子剑无心与国丈媚昌等人牢门打开“。

    剑刑径直走进了囚牢之中,此刻王后媚姬,太子剑无心与国丈媚昌等人全都蜷缩在囚牢的一个角落中,情况看起来十分狼狈。

    尤其是二王子剑无心为了防止他伺机逃走,帝国学院的乾姓老者在封住了剑无心全身的经脉之后,又命人用特制锁链将他给锁了起来。

    此刻的剑无心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与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高傲表情相比那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大王饶命啊”

    “饶命啊”

    王后媚姬与剑无心等人见到剑刑之后,纷纷跪跑过来,向他开口求饶。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这次的罪行那可谓是罪无可赦,如果剑刑不宽恕他们的话,他们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国丈媚昌已经是一个七旬的老人了,但是在见到东灵王剑刑之后,立刻跑过来跪在他身前哀求道:“大王饶命啊,白天的时候,老臣我也是一时鬼迷了心窍,这才会答应邪宗与元蒙帝国的那些家伙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大王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东灵王剑刑低下头来朝着国丈媚昌望了一眼之后,只见国丈媚昌那张苍老的脸庞之上泪流满面。

    “等大王你和你所有的儿子全都死光之后,心儿就可以利索当然的登上东灵封国国君的位置,届时整个东灵国封国就将又是我们媚家的天下了”。

    白天媚昌说的那些话,再次在东灵王剑刑的耳边响起。

    一丝冷芒从东灵王剑刑的双目之中一闪而过。

    “沧啷”东灵王剑刑将身上的配剑从腰间拔出之后,发出了一声大啸声,然后朝着跪在他身前的媚昌一剑斩了下去。

    “啊”

    媚昌的一条手臂被东灵王剑刑直接一剑斩了下来,口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东灵王剑刑在斩断了媚昌的一条手臂之后,又挥剑朝着媚昌的另一条手臂斩去,疯狂的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在在媚昌的身上足足斩了十多剑之后,剑刑这才飞起一剑将媚昌的人头给砍了下来。

    在斩掉媚昌之后,东灵王剑刑又将目光目光投向了,剩下的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

    而此刻他的双目之中有的已经不在是愤怒,而是浓浓的心痛,东灵王剑刑的妃嫔虽多,但是他的发妻就只有王后一个。

    在剑一鸣崛起之前,太子剑无心也绝对是,东灵王剑刑众多王子中最受重视的一个,甚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东灵王剑刑都将太子剑无心当作将来的接班人来培育。

    可是如今自己的结发妻子与最受器重的儿子,居然勾结外人来对自己和自己身后的东灵国封国皇室下手,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令他心痛十倍。

    在此刻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早就已经被吓破了胆。

    纷纷对剑刑哀求道:“大王妾身我服饰你而是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能就这样的不念夫妻情谊来杀臣妾”。

    “是啊,父王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不能来杀我啊”!

    而东灵王剑刑对王后媚昌与太子剑无心这求饶的话充耳未闻此时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白天的时候,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带领邪宗与元蒙帝国的那些家伙,杀机王子之中。

    自己的众多子嗣与东灵国封国的王公重臣惨死在自己眼前的一幕。

    东灵王剑刑缓缓的挥起了手中的长剑,在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那惊恐的目光中落了下去。

    噗哧!噗哧!

    两声轻响之后,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的头颅就已经从脖颈之上,滚落而下。

    而东灵王剑刑此刻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亲手杀死自己的结发与儿子,对于东灵王剑刑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东灵王剑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旁边的狱卒道:“明天早上将他们的头颅挂在东灵城的城墙之上,祭奠东灵国封国那些死去的王公重臣与皇族”。

    第二天剑一鸣起床之后,就立刻有一名他所在宫殿的护卫跑来告诉剑一鸣昨天晚上东灵王剑刑挥剑斩了二王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等人的事情“。

    听了这件事之后,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自己的母亲秦妃这次之所以会伤在邪宗与元蒙帝国那些家伙的手中,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脱不了关系。

    所以这两个人早就已经在剑一鸣的必杀名单之中,即便东灵王剑刑肯放过他们剑一鸣也绝不会放过他们。

    昨天晚上东灵王剑刑命侍女来给自己传话,让剑一鸣不要碰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之后,剑一鸣还在心中暗暗的盘算着如果东灵王剑刑想要放过他们的话,自己要怎样才能将他们除去,如今东灵王剑刑既然亲手斩了他们,这也就刚好胜了自己的一番力气。

    剑一鸣对那名侍卫吩咐道:“传令下去,将秦宁和他的父亲秦谭勇,给我押到菜市口的刑场上,追备凌迟他们,还有立刻集合卫队跟我一起出宫”。

    “殿下你要去哪”?那名侍卫问道。

    剑一鸣冷声道:“秦家”。

    卫队集结之后,剑一鸣就直接带人离开了王宫朝着秦家所在的方向敢去。

    与此同时秦谭勇与秦宁的手脚都被上了锁链,囚禁在死牢之中的牢房之中,此刻两人的表情之上,都充满了绝望之色。

    就在一天之前,他们还在幻想着自己在帮助太子剑无心登上东灵国封国的王位,和完成邪宗吩咐他们的事情之后,会有怎样无限美好的前途。

    可是转眼之间他们就从无限美好前途的边缘处,被打入了绝境之中,特别是昨天晚上他们亲眼目睹东灵王剑刑挥剑斩杀了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等人之后,秦宁与秦谭勇父子就知道,他们这次恐怕是难逃一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