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02章 细数旧账
    听了秦妃的话之后,秦业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剑一鸣再为兰雨蝶,和宋明月安排好住处之后,就直接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因为知道,她们已经赶了几天的路,所以也就让她们静心的休息了,没有再去继续打扰她们。

    结果当剑一鸣快要走到自己住处的时候,一名秦妃的侍女跑过来对他称,十一王子殿下,秦妃娘娘请你去一下“。

    听了这名侍女的话之后,剑一鸣心道:娘亲请我过去莫不是与秦家之人有关?

    剑一鸣走到秦妃的宫殿之后,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宫殿之内的人,除了秦妃之外,还有他的外公秦业,与那位表妹秦姗姗。

    秦妃微微一笑道:“鸣儿你外公和表妹来看你了”。

    秦姗姗在见到剑一鸣之后,表情之上再次浮现出了一丝懊悔与愧疚之色,低下头,不敢与剑一鸣对视。

    剑一鸣朝秦业和秦姗姗望了一眼之后,既没有开口打招呼,也没有点头示意,一年前在秦家受辱的事情,直到现在也同样是历历在目,剑一鸣见到秦家之人不要说去和他们打招呼了,没有去冷言冷语的讥讽他们就已经够客气了。

    见到剑一鸣一声不吭,秦妃不由的眉头一皱训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见到你外公与表妹之后连声招呼都不打”。

    秦业急忙道:“算了素素,不打招呼就不打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剑一鸣坐下之后,对秦业道:“平时外公您一年也难得来这里一次,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听到剑一鸣用这样的口气与自己的父亲说话,秦妃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怒气,她自然知道剑一鸣的心中至今还对,当日在秦家发生的一切耿耿于怀,可是当日羞辱他们的人是秦家的大爷秦谭勇,与她的父亲并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当日如果自己的父亲在秦家的话,一定会帮他们的更不会让他们遭受那样的屈辱,所以在听到剑一鸣用这样的口气与自己的父亲说话之后,秦妃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怒气,但却并没有发作。

    秦业在尴尬一笑道:“鸣儿其实这次我带着珊珊来,是有事想要与你和你母亲商量”。

    “什么事”?剑一鸣冷冷的问道。

    旁边的秦妃终于看不下去了,对剑一鸣道:“一鸣你现在面对的人,是你的外公,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剑一鸣冷冷一笑没有吭声。

    而秦业也没有在这件事上,与剑一鸣纠缠而是缓缓的开口道:“是这样的一鸣”

    秦业缓缓的将自己的来意向剑一鸣讲述了一遍,听了秦业的讲述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心道:“王后媚姬,与二王子剑无心,还真是好算计,现在自己刚刚与七公主兰雨蝶之间定下了婚约”。

    他们居然就提出了让秦姗姗与自己重修旧好,并且还提出只有秦姗姗与自己定下了婚约,并且立即嫁给自己,他们才肯同意解除二王子剑无心,与秦姗姗之间的婚约,并且免除那每月十万两的纹银。

    如果秦姗姗与自己定下了婚约,并且嫁给自己的话,不仅会让自己兰月帝国皇室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甚至就连自己与韩芊悦这几天建立起来的有益,都很有可能会因此被破坏掉。

    自己在面对二王子剑无心刚刚所拥有的优势就会再次变得荡然无存。

    更令剑一鸣感到愤怒的是,秦家的那些家伙明知这是王后与太子的诡计,居然还厚颜无耻的来求自己帮他们,求自己朝王后媚姬和太子剑无心的圈套里面跳。

    所以剑一鸣在听完秦业的讲述之后,当即想都不想的直接摇头道:“对不起,对于你们的提议我不能答应”。

    听了剑一鸣回答之后,旁边的秦姗姗脸色顿时一白。

    秦业的眉头也同样是皱了起来,现在秦姗姗与剑一鸣之间订婚可以说是秦家最后生存下去与崛起的希望了,如果剑一鸣拒绝与秦姗姗在一起的话,那秦家当真是连这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秦业道:“为什么呢,鸣儿你之前不是一直最希望可以与珊珊在一起吗,甚至在很小的时候,你们两个还立下过誓言,现在怎么出尔反尔了”!

    剑一鸣的脸上生出一丝不悦,望着秦业道:“我出尔反尔,当时是谁过河拆桥落井下石,在我和我娘亲没落的时候,公然的背叛了曾经许下的誓言,去和二王子剑无心定下婚约,并且还去联合二王子与王后,对我和我娘亲一起发难”。

    剑一鸣每说一句,旁边的秦姗姗脸色就会苍白一分。

    秦业道:“一鸣我知道,当初你大舅父和珊儿的所作所为,伤到了你和你娘亲,你的心中对此有怨言,因为此事我已经狠狠的训斥过你大舅父,当初珊珊她还小,会做出一些任性的事,那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现在她的心中对于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也很后悔,十分的希望和你重新开始”。

    “如果你肯给她一个机会的话,她以后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待你,不会在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了”。

    剑一鸣道:“不可能了,秦老爷你也应该已经听说了,我已经和皇室的七公主兰雨蝶定下婚约了,所以我和表妹之间,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更不可能在重新开始”。

    秦业语重心长的道:“一鸣你的心中应该很清楚,你和七公主之间的婚约,只不过是皇室与东灵国封国之间的一个联姻罢了,你母亲这些年的遭遇你也应该已经看到了,难道你真的非要步你母亲的后尘,才肯善罢甘休”。

    秦业的话还没说完,剑一鸣就已经打断了他。

    剑一鸣望着秦业道:“既然你明知道,王宫之中根本就是一个火坑,那你当初为什么没有阻止,反而要逼着我母亲价格东灵王剑刑”?

    “这”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秦业顿时语塞,他总不能当着剑一鸣的面说,自己当初是为了这才牺牲了自己女儿的幸福,逼着她嫁给东灵王剑刑的吧!

    一旁的秦妃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望着剑一鸣道:“一鸣,你外公这也是在为我们着想,我不准你用这样的语气和态度跟你外公说话”。

    “为我们着想”,听了秦妃的话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望着秦妃道:“娘亲,他什么时候真正的为我们着想过”。

    “当初你的心中很清楚,王宫之中根本就是一个火坑,一旦踏进来的话,将注定会一生万劫不复,所以你根本就不愿意嫁给,东灵王剑刑”。

    “可是他呢”!

    剑一鸣指着秦业的老脸道:“他为了自己与秦家的利益,居然将你的终身幸福视若无睹,强迫你嫁给了东灵王剑刑,在你嫁给东灵王剑刑之下,为了秦家的利益呕心沥血,秦家借着你和东灵王剑刑之间的关系,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一举发展成为了东灵城的九大世家之一“。

    “甚至于当秦家的嫡子,冒犯了太子剑无心之后,你甘愿冒着得罪王后与太子的风险也要到东灵王剑刑的那里,为其说情。

    因为这,我们才会受到了王后与太子的打压,你本人更是被王后杖责。

    可是我们为秦家付出了这么多,秦家之人是如何回报我们的,在我们有难的时候,他们非但没有来拉我们一把,反而落井下石,联合王后与太子,一起对我们发难”。

    “那时候你父亲他在那,我怎么就没有见过他为了我们找想过呢”!

    剑一鸣没说一句,秦业那张苍老的面容之上就会多出一丝懊悔,与愧疚之色。

    秦妃道:“够了一鸣你住口吧不要再说了”。

    剑一鸣道:“我要说”。

    这次剑一鸣伸出手指来指着秦业旁边的秦姗姗道:“还有她,小时候我怎么对她的相信娘亲你的心中也很清楚吧”。

    “可是后来她是怎么对我的,我全心全意的对待她,有什么好东西都让给她,什么事都依着她,可是她呢,在我有势的时候,一句一口的表哥叫着,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和我在一起”。

    “但是在我失势之后,她就立刻投到了二王子剑无心的怀抱,和二王子剑无心,定下了婚约,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众人的面羞辱我,这就是为了我好,我听了这句话,就觉得恶心”。

    此时的秦姗姗早就已经是泪流满面,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剑一鸣的身前,对剑一鸣道:“对不起表哥,以前都是我不好,如果你的心中有怒有气的话,就来打我吧,骂我吧,如果实在难解你心中之恨的话,你就来一剑杀了我吧,我绝没有怨言”。

    剑一鸣没有理会秦姗姗而是望着秦业道:“还有你刚刚提醒我那些,也并不是再为我着想,你这次来的真实目的并不是想要阻止我成为联姻的牺牲品,你说这么多,只不过是为了你们秦家自己的利益罢了”。

    “你想要我为了你们秦家的利益放弃与七公主兰雨蝶之间的婚约,然后取秦姗姗那个势力的女人,可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不错,我跟兰雨蝶之间的婚姻是皇室与东灵国封国之间制造的一场联姻,可那又怎么样,我看得出兰雨蝶她是真心喜欢我的,只要是真心喜欢我,无论这场婚约是不是别人策划的一场联姻,对我来说都意义不到”。

    “想要我为你你们秦家的利益。而放弃,与兰雨蝶之间的婚约,纯属是痴心妄想,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将来,我都不会再为你们秦家的利益做出丝毫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