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01章 秦家的求助
    三公主剑霜霜离开之后,秦家的三女儿秦荣荣来到,秦谭亮的身边,面容苍白的道:“二哥”。

    秦荣荣的话还没说完,秦谭亮就已经打断了她,开口道:“三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事到如今,我们谁也没有办法了,如果一鸣真的已经与皇室的七公主之间定下了婚约的话,这一切都是命,我们秦家未来的结局如何,那也只能由老天来决定了”。

    另一边秦妃秦素素正端坐在自己的殿宇之中,静等兰雨蝶的到来,忽然一名侍女走进来对她汇报称:“娘娘,你的父亲带着秦姗姗小姐,在殿外候着,说有事想要与您商谈”。

    父亲来了,他来干什么?

    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秦妃与秦家之人几乎都没怎么来往,秦妃与自己的这位父亲之间,更是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他这次突然带着秦姗姗来拜访自己究竟有什么事呢?

    不过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秦妃却并没有将这些疑惑说出来,对那名侍女道:“你去告诉我父亲,让他先带着珊珊在外面候上片刻等我接见完客人之后,就立刻接见他们”。

    “是”,那名侍女应了一声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那名侍女刚刚离开,剑一鸣就带着兰雨蝶走了进来,秦妃见到自己的这位准儿媳之后,心中自然是异常的欣喜,当即拉着她的手是一阵嘘寒问暖。

    两人寒暄了好长一阵之后,剑一鸣这才带着兰雨蝶和宋明月离开。

    兰雨蝶和宋明月离开之后,秦妃才对旁边的一名侍女称:“你去告诉我父亲,客人已经走了,让他进来吧”!

    那名侍女听了秦妃的话之后,转身就去通报了,不久之后秦业就带着秦姗姗走了进来。

    秦妃见到,秦霜霜之后,眉头顿时一皱,只见此时的父亲不仅在相貌上比起一年多以前要苍老了许多,而且身穿的也只是一身普通的布衣,衣着打扮与乡下那些庄稼人没多大的区别。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秦妃自己都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落魄无比的老人,在一年多以前还是那个威风无比,东灵国封国国都九大世家之一秦家的家主。

    旁边的秦姗姗也同样是身穿一身素衣,表情之上满是浓浓的忧愁与哀伤,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高傲与盛气凌人。

    秦业对秦妃微微一抱拳后开口道:“老夫秦业见过秦妃娘娘”。

    “父亲大人,你这是干嘛呢,快快起来,使不得啊”!

    秦妃见状急忙跑过去,将秦业给搀扶了起来,虽然秦妃的心中直到现在也对一年多以前,秦家的所作所为有些不满,但是无论怎么说,秦业也是她的生身之父,所以见到自己的父亲落魄到这种程度之后,她的心中还是不由的一痛,急忙走过去将秦业给搀扶了起来。

    秦妃望了一眼秦业与秦姗姗之后,问道:“父亲,最近一年秦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和珊珊“?

    秦业叹了一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和珊珊此次前来,为了就是向你和名额,鸣儿求助的,如果你和鸣儿在不伸手来拉秦家一把的话,我们秦家恐怕就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剑霜霜突然冲着秦妃跪了下来,哽咽道:“姑姑,我知道当年之事都是我和五父亲与兄长的不对,不该那样对待你和一鸣表哥,但求求你看在,同为秦家之人的情面上,帮一帮我们秦家吧”!

    秦妃将秦姗姗拉起来之后问道:“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无论与秦家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秦家终究是她从小长大,生她养她的地方,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秦妃自然不希望遭受万劫不复“

    秦业叹息道:“此事说来话长,秦业当即将过去一年多以来,秦家是如何落魄的,以及所发生的一切,缓缓的向秦妃讲述了一遍”。

    当秦妃听秦业讲出了此次进宫的意图之后,脸色微微一变道:“爹,这么说你这次来是想要珊珊与鸣儿之间重修旧好”?

    秦业道:“不错,王后与太子那边发话了,想要我们秦家解除与二王子之间的婚约,与那每月十万两银子的供银的话,除非珊儿与鸣儿之间订婚,并且立即嫁给他”。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秦姗姗也开口道:“对不起姑姑,之前是我太过贪图虚荣了,所以才会做出了伤害你和一鸣表哥的事情,与二王子剑无心定下了婚约”。

    “知道现在我才知道,在这世间只有一鸣表哥一个人是真心对我好的,作为一个女人来说,能够找一个真心实意对自己的人,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希望姑姑和一鸣表哥,能够看在以前的情份上,再给我一个机会”。

    听了秦姗姗的话之后,秦妃的心中复杂无比,若是换做以前的话,听到秦姗姗的这番话之后,她一定会欣喜异常,因为在剑一鸣与七公主兰雨蝶订婚之前,她心中最希望的就是,秦姗姗可以与剑一鸣之间走在一起“。

    但是现在不同了,剑一鸣已经与兰月帝国皇室的七公主兰雨蝶之间定下了婚约,她虽然只见过兰雨蝶几次,但是却可以看出兰雨蝶绝对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孩子,而且对方作为皇室的公主,与兰月帝国之中最出色的才女,论身份相貌的话,都是绝对配得上剑一鸣的。

    更重要的是,她本人对兰雨蝶也是非常的喜爱,而且对方对她也很孝敬,从来就没有拿她当作外人来看,如果现在剑一鸣要与秦姗姗定下婚约,取秦姗姗的话,就必须要退掉另一边的婚约。

    可是对方并没有犯什么错,对她和剑一鸣还这样的无微不至,如果就这样无端的和对方退掉婚约的话,那怎么说,也是一剑昧良心的事情。

    所以秦妃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对秦业摇头道:“对不起父亲,对于一鸣与珊珊之间的事情,恕我不能答应”。

    听了秦妃的话之后,秦姗姗的脸色顿时一变,开口道:“姑姑你还在对一年多以前的那件事怀恨在心吗,要怎样你才能原谅我们呢”?

    秦妃摇头道:“珊珊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姑姑我又怎么会那样的小肚鸡肠,怀恨在心呢,我之所以不答应你和你一鸣表哥之间的事情,实是有苦衷的”。

    “姑姑你有苦衷”?

    秦妃点头道:“不错,珊珊你大概不知道吧,早在半个月之前的时候,国君大人就已经在帝都中当着文武百官与天下人的面,宣布了,你一鸣表哥和七公主之间的婚约,你表哥他现在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而且七公主她对姑姑我很孝敬,将我当作自己的母亲一样来看待,对你一鸣表哥也同样是无微不至,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我姑姑怎么能去,和对方辞掉婚事,让你一鸣表哥来取你啊”!

    听了秦妃的话之后,秦姗姗的脸色顿时一变,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随着秦妃的一番话,变得是荡然无存,因为她的心中很清楚,与皇室公主之间的联姻,在很大的程度上也关系着皇室的脸面。

    莫说七公主没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就是做出了,只要还在双方的容忍范围之内,兰月帝国的皇室,也同样不会让另一方做出退婚这种有损皇室脸面的事情。

    更何况与兰月帝国皇室之间的联姻,还关系着东灵国封国未来的命运,兰月帝国未来能否走向强盛,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与皇室之间的联姻。

    所以就算是自己的姑姑和剑一鸣肯给自己机会,七公主兰雨蝶也不会答应,皇室也不会答应,东灵王剑刑更不会答应,自己与剑一鸣之间错过的机缘或许再也找不回来了。

    而秦业的脸色则很正常,显然对于这件事他早就已经有所耳闻。

    秦业道:“素素,一鸣与七公主之间的这场婚约,说白了也就是东灵国封国与皇室之间的一场联姻罢了,皇室想要利用七公主,将一鸣与皇室捆绑在一起,而东灵王与东灵国封国之间,也是想要接着一鸣与七公主之间的婚约,来壮大东灵国封国在兰月帝国之中的力量与影响力罢了”。

    “素素当初你价格东灵王剑刑,也是为了我们秦家与东灵国封国皇室之间的联姻,你自己也是联姻的受害者,难道你的心中真的希望鸣儿再来步你的后尘吗”?

    “这”

    听了秦业的话之后,秦妃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她的心中对于七公主兰雨蝶十分的喜欢,但是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剑一鸣与兰雨蝶之间的这场婚约,其实也只不过是兰月帝国皇室,与东灵国封国之间进行的一场联姻罢了。

    在沉默力量片刻之后,秦妃开口道:“父亲我虽然是鸣儿的母亲,但因为此事事关鸣儿的终身大事,所以我决定还是先询问一下鸣儿看看他自己有什么决定,他如果决定要和珊珊在一起的话,我尊重他的决定,但是他如果选择雨蝶公主的话,我也同样是不会反对的,一切都让他自己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