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99章 兰雨蝶的到来
    在剑一鸣指点的这些功法之中,有许多都是在两百年前的时候,冥皇留下的,这些功法传承至今,绝大多数都已经是残缺不全了。

    即便是悟性再高的人,如果功法残缺不全的话,也是不可能将其领悟的透彻的,所以他的父亲现在虽然已经是半步天劫期的修士,但是对于供冥宗的许多功法,依旧是无法深刻的了解,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功法,绝大多数都已经残缺了,即便修为再怎么高深,也是绝不可能能够将其领悟透彻。

    但是剑一鸣随口的一两句话,就能够将功法中原有的不足,弥补起来,使功法的威力的威力大增许多,唯一的解释就是剑一鸣对功法中那些残缺的部分了若指掌。

    但是供冥宗的典籍中有明确的记载,这些功法是当年冥皇一手创造的,冥皇死后,就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些功法中的残缺部分。

    而现在剑一鸣居然对这些功法的残缺部分,了若指掌那唯一解释就是,他与冥皇之间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发现了这点之后,韩芊悦就开始努力回忆,有关的一切,经过回忆之后,韩芊悦发现了两条重要的线索,那就是二百年前冥皇临死之前,誓言要在两百年后,重返神州大陆,与他的仇人了解一切恩怨。

    而且冥皇的真名居然也叫做剑一鸣,更重要的是,冥皇与剑一鸣一样,也是一位剑道高手,对功法有着极深的领悟与造诣,更重要的事,冥皇与剑一鸣两人在处事风格上,居然有着惊人的相似,用如出一辙来形容都不过分,如果两人只是在一两点上有些相似的话,那还可以用巧合来形容。

    但是两人在方方面面都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甚至于就连剑一鸣出现的时间,都与冥皇当年临死之前,留下的誓言这么的一致。

    这么多的事情都碰巧撞在了一起,那已经绝不能只用巧合来形容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剑一鸣与冥皇他们两个真的很有可能是一个人。

    听了韩芊悦的话之后,剑一鸣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良久之后叹息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说完之后,剑一鸣不在在原地停留转身离去。

    望着剑一鸣离开的背影,韩芊悦的脸上露出了一缕激动之色。

    供冥宗就是靠着两百年前冥皇留下的传承建立的,虽然已经过去了两百年,但供冥宗对冥皇的感恩之心却丝毫没有减少,甚至于每一代供冥宗的宗主都会从供冥宗的女弟子中,挑选一名最优秀的女弟子来供奉冥皇。

    而韩芊悦就是这一代供冥宗宗主挑选出来,供奉冥皇的女弟子。

    韩芊悦从小就是在明黄的传说中长大的,有关冥皇的种种传说,韩芊悦听说过无数次。

    从小韩芊悦就不停的告诫自己,将来一定要找一个类似于冥皇那样的人来托付终身,因为韩芊悦觉得只有像类似冥皇这样的男子才值得托付终身。

    但是想不到现在没有遇到和冥皇相似的男人,反而遇到了真正的冥皇。

    太好了想不到,没有遇到和冥皇相似的男人,却等到了真正的冥皇本人,韩芊悦从小在供冥宗中负责的事项就是服侍冥皇,更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个像冥皇那样的男子来托浮终身。

    如今既然遇到了真正的真正的冥皇,她自然不会放过,当即韩芊悦在心中高阶自己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嫁给剑一鸣。

    日后无论剑一鸣做什么事,她都一定要与剑一鸣站在同一个阵营之中。

    韩芊悦很清楚,此次二王子剑无心,邀请她到东灵城是想要让她帮助自己打压二王子剑一鸣,增加自己在东灵国封国之中的威望,原本韩芊悦也有意帮剑无心一把,毕竟剑无心是供冥宗宗主的儿子,如果他能够登上东灵国封国国君的位置的话,那么供冥宗的实力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拓展。

    但是现在韩芊悦不这样想了,既然自己的心中已经要嫁给冥皇了,那么自己日后就要与冥皇站在同一个阵营之中,剑无心既然想要与冥皇为敌,那么自己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另一边剑一鸣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心道:“看来自己日后在施展功法,和指点他人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行事”。

    今日韩芊悦既然能够从自己的指点中,推断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一方面固然说明了她的聪明决定,但从另一方面也足以说明,自己过分的暴漏自己所知道的功法的话,就很有可能让人对自己身份产生质疑。

    所以在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告诫自己,如果日后没有必要的话,还是尽量不要透漏自己所知道的功法。

    第二天天色刚刚亮起,门外便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剑一鸣在床铺上懒洋洋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之后,问道:“怎么天色这么早,韩芊悦小姐就再次来找我请教啊”!

    门外传来了侍女小兰的声音:“不是啊,十一王子殿下,不是韩芊悦小姐要来找你请教,而是秦妃娘娘叫你去一下”。

    “娘亲叫我去一下,让我去干嘛啊”!剑一鸣问道。

    小兰道:“这我也不知道,秦妃娘娘就是让小婢来通知你去一下”。

    剑一鸣无奈只能懒洋洋的从床铺上爬起,穿好之后,同小兰一起来到了,秦妃的宫殿中。

    此时的秦妃正穿着整齐的坐在宫殿最前方主椅之上,有限的喝着茶水。

    见到剑一鸣到来之后微微一笑道:“鸣儿你来了”。

    剑一鸣打了个哈欠之后,问道:“娘亲大清早的你让人把我叫起来,什么事啊”!

    秦妃微微一笑道:“昨天晚上,兰月帝国的皇室派人来通知我,说今天七公主兰雨蝶会到我们东灵国封国之中,所以你父王让你去迎接一下,记住待会去迎接七公主的时候,一定要对人家客气些哦,人家是女孩子脸皮薄”。

    “什么七公主兰雨蝶来我们东灵国封国了,她来这干什么”?

    说实话对于七公主兰雨蝶那刁蛮的个性,剑一鸣实在是感觉自己有些受不了。

    见到剑一鸣皱起了眉头,兰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开口道:“怎么你还在为上次的那件事生气吗,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怨也怨了,怪也怪了,而且事后,人家也向你和为母我多次道歉,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就不能大度点,非要死咬着这件事不放呢”!

    听了秦妃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道:“娘亲,你说什么呢,孩儿我怎么会是那中小肚鸡肠的那种人呢”!

    秦妃道:“既然这样,现在雨蝶公主已经到了东灵城的城门口,你赶快去迎接一下人家,记住上次的那件事不准再提,不然的话为母我可不饶你哦”。

    听了秦妃的话之后,剑一鸣只能无奈的转身离开了秦妃的殿宇,朝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结果在途中剑一鸣碰到了两个老熟人,正是秦妃的父亲秦家家主的秦业,与剑一鸣的那位表妹秦姗姗。

    只不过他们现在都很落魄,全都穿着简单朴素的布衣,脸上带着深深的哀愁之色,与一年前那种身穿林罗绸缎,满脸傲气的表情相比,那简直是天差地别,见到他们的这种落魄之后,剑一鸣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就明白了。

    当年秦家之人在冒犯了自己与母亲秦妃之后,万金商会就按照自己的吩咐,对秦家在生意上的往来,进行封锁和打压。

    在万金商会的打压之下,秦家几乎失去了一切在资金上的来源,更何况据他得知的消息秦家每个月还要向太子剑无心上缴十万两银子的纹银,供他修炼。

    没有了收入的来源,每个月还要支付十万两纹银的巨款,秦家不没落的话才怪呢!

    见到了剑一鸣之后,秦姗姗不敢正视剑一鸣,微微的别过了目光之后,口中低声道了句:“表哥”!

    但剑一鸣对于秦姗姗的叫喊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连看都看她一眼就直接离去了。

    旁边的秦业见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当初秦姗姗和她父兄对剑一鸣和秦妃的所作所为,他的心中是十分清楚的,所以现在剑一鸣对秦姗姗和秦家之人心中有怨气那也是很正常的。

    剑一鸣离开东灵国封国的皇宫之后,就直接骑着马,带人朝着东灵城的城门口走去,此刻东灵城的城门口处早就已经是聚集了大批的青年。

    其中的一名年轻人满眼放光的对,旁边的另一名青年道:“你听说了,我们兰月帝国的七公主兰雨蝶要到我们东灵国封国的东灵城来了”。

    旁边的那名青年道:“汗,还用的着你来告诉我吗,实话告诉你吧,昨天下午的时候,我就已经得到消息了,所以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就在这里等候,今天在这里为了就是可以一睹七公主兰雨蝶的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