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98章 指点韩芊悦
    秦家的议事大殿之中,秦业秦谭勇秦荣荣和秦姗姗等一众家族的高层,和年轻中的翘楚,此刻全都齐聚在这里,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浓浓的忧愁之色,距离下一次向太子剑无心,交付十万两纹银的日子已经是越来越近了,但是现在的秦家除了这一栋住宅之外,已经没有丝毫的家当了了,更没有丝毫的存银。

    为了应付下一次向太子剑无心交付的那十万两纹银,秦家家主秦业不得不落下老脸。命她的二伯秦谭亮去向以前和秦家有些生意往来的世家与商会借银子,如果秦谭亮能够将银子借来的话,那么秦家就可以化解下个月的危机。

    如果借不来的话,秦家就要变卖这最后的一栋住宅,届时包括她的父亲祖父叔叔姑姑在内的所有秦家人,都要变成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跟着她一起去流落大街了。

    而这所有的一切,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一想起当年自己的任性之举,将整个秦家都带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秦姗姗的心中就追悔莫及,犹如刀狡。

    哒!哒!哒!门口突然出来了脚步声,众人顺着声音望了之后,发现来人是秦家的二爷秦谭亮。

    见到秦谭亮回来之后,秦家大爷秦谭勇急忙问道:“二弟,那些商会愿意借给我们秦家银子吗”?

    秦谭亮叹气道:“那些以前和我们秦家,有交情的世家和商会都知道我们秦家现在已经是彻底的日落西山了,因为害怕我们在将来还不起,所以没人愿意接银子给我们”。

    所有的秦家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失望之色,秦业的表情更是在这一刹那仿佛衰老了许多一样,哀叹道:“这难道是天要让我秦家之人变成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吗”!

    其实秦业的心中也很清楚,就算昔日那些与秦家有交往的世家,肯借银子给他们秦家帮他们秦家度过了这次困境,那下个月呢,下下个月呢,对方肯帮秦家一次两次,能够次次帮秦家吗,说白了他们秦家的彻底没落,那已经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事了。

    借钱给他们秦家的话,那等于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会,跟填坑没什么区别,换做他是那些世家与商会之人的话,也是不会借钱给他们秦家的。

    但是接下来秦谭勇的一句话,让再坐的秦家之人,心中的心中浮现出了一丝希望,只听秦谭勇道:“不过今日太子与王后派人来告诉我说,想要让珊珊解除与二王子之间的婚约,也不可以,只要珊珊解除了与王子之间的婚约的话,我们秦家日后就可以不必向太子每月上缴那十万两纹银了”。

    听了秦谭勇的话之后,在场的秦家众人双目全都微微一亮,秦业那张苍老的面容之上,也露出了一缕精芒,毕竟只要解除了,那每月十万两银子的纹银,秦家就算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恢复到鼎盛时期的家业,但是想要让剩下的这些秦家人衣食无忧,那还是可以的。

    唯有秦家家主秦业的脑海之中还保持着一丝冷静,对秦谭勇道:“想要让珊珊与二王子殿下,解除婚约的话,太子与王后娘娘还有什么附加条件吧”?

    秦谭亮点了点头道:“不错,太子与王后说想要让珊珊与太子殿下解除婚约的话,就必须答应他们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秦业问道。

    秦谭亮道:“太子与王后娘娘说,想要让珊珊与二王子殿下解除婚约的话,珊珊就必须”。

    “必须什么”?

    “太子与王后娘娘说珊珊想要与太子解除婚约的话,就必须与一鸣定下婚约,并且要尽快的与一鸣完婚,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答应解除,太子与珊珊的婚约,免除我们那每月十万两纹银的供银子”。

    听了秦谭勇的话之后,秦业冷笑道:“太子殿下与王后娘娘还正是好算计呢,现在任谁都知道,供冥宗的韩芊悦小姐心系鸣儿,如果珊珊与一鸣订婚的话,那就势必会破坏掉一鸣与韩芊悦小姐之间的关系“。

    “这样就会影响到,一鸣在东灵国封国之中的威望,和在东灵王剑刑心目中的地位,太子和王后这是想要利用珊珊来破坏掉一鸣与韩芊悦小姐之间的有益,真是好算计啊”!

    坐在下方的秦姗姗,听到自己竟然沦落到,太子与王后,用来对付表哥的棋子,表情之上的懊悔与悲痛之色更浓。

    秦业的话刚一落下,坐在秦姗姗旁边的秦谭勇就已经咬牙切齿的道:“不行,我宁愿珊珊不与二王子解除婚约,也不愿意让珊珊嫁给剑一鸣,几天之前就是因为宁儿多说了几句话,剑一鸣居然就丝毫不顾及表亲情谊的当众斩掉了宁儿的一条手臂,和一只耳朵“。

    “此等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之辈,珊珊就算嫁给了他也是不会有幸福可言的。所以对于此时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

    “闭嘴”秦谭亮的话,还没说完,秦业就一声大喝的打断了他。

    秦业盯着秦谭勇厉声道:“谭勇,虽然我不知道,当日的情况究竟是什么回事,但我知道,你那儿子也不是那得什么好人和善叉,当日之事就未必真的是鸣儿的错”。

    说完之后,秦业将目光投向了秦霜霜道:“霜霜当日你也在场,你现在且来给大家说说,当日是怎么回事”。

    秦霜霜叹了口气之后,开口道:“当日二王子殿下,带着我和大哥大王子剑元三王子剑坤,等人在皇宫的御花园之中散心,结果走着走着就遇上上一鸣表哥,当时二王子殿下向一鸣表哥打了声招呼,一鸣表哥没有吭声,于是大哥就”

    秦姗姗将当日发生的一切,向在做的秦家高层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边,听了秦姗姗的讲述之后,秦谭勇,与秦荣荣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缕怒容,剑一鸣虽然不姓秦,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秦家的外甥,身上留着秦家的血,秦宁作为他的表哥,怎么可以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种难听的话呢“!

    听了秦姗姗的讲述之后,秦业的表情之上也露出了一丝怒容,对秦谭勇道:“谭勇刚刚你也听到了,且不说在这件事上,鸣儿并没有错,就算真的有错,也轮不到他去训斥,秦宁作为名额的表哥,却当众对鸣儿说出那种出言不逊的难听话语,所以要我说鸣儿就是斩断了他一条手臂,和一只耳朵,那也是秦宁活该,咎由自取”。

    秦谭勇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服之色,但是见到秦业已经发怒,却也不敢去过分的顶撞秦业,低声道:“就算在这件事上,宁儿有所不是,但是剑一鸣也不该就这样,直接出手斩掉了他的手臂与耳朵啊“!

    秦业没有在理会秦谭勇而是望向秦谭亮道:“老二,你认为王后与太子殿下的提议如何啊”?

    秦谭亮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叹息道:“虽然我明知王后与太子殿下,这是想要利用珊珊来破坏一鸣与韩芊悦小姐之间的关系,但现在我们秦家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如果我们不接受王后与太子的提议的话,我们秦家恐怕就真的连最后栖身之地都没有了”。

    “要我说要我说如果一鸣他本人真的没有什么意义的话,就成全鸣儿与珊珊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秦谭亮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一声不吭。

    秦业望了一眼秦姗姗之后,开口道:“珊珊你愿意与你一鸣表哥在一起吗”?

    秦姗姗摇头道:“不可能的,当初我和我父亲哥哥的做法伤透了一鸣表哥,和姑姑的心,他们是不可能原谅我的“。

    秦业叹气道:“如果你真的愿意的话,我可以在卖一次老脸为你和你一鸣表哥牵一次线,但是你和你一鸣表哥之间,能不能再续前缘,就要看天意了,你明白吗”。

    “嗯”!听了秦业的话秦姗姗点了点头。

    另一边在东灵国封国的御花园中,韩芊悦在与剑一鸣一番切磋之后,脸上满是满意之色,与剑一鸣相互交流的这几天中,虽然她在境界上没有什么提升,但是她的实力却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剑一鸣的每句话,每个指点,都能解决了,在修为上困扰了她许久的问题。

    有些时候一些看似漫不经心招数改动就能令她的实力大增不少。

    韩芊悦将刚刚剑一鸣告诉她的那些在修为上的奥义,吸收之后,从地面上站起来来到剑一鸣的身边,望着剑一鸣道:“十一王子殿下,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

    剑一鸣道:“问吧”?

    韩芊悦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满脸凝重的问道:“十一王子殿下,你和两百年前的冥皇大人是不是同一人”。

    说完之后,韩芊悦的一双目光死死的盯着剑一鸣不放。

    这些天来,在与剑一鸣的交流中,剑一鸣每一次指点都可以令她受益匪浅,这其中的许多问题就连她的父亲韩综都无可奈何。

    刚开始的时候,韩芊悦以为这是剑一鸣在修为上的天赋比较高才能帮她解决这些问题。

    可是后来剑一鸣在接连指点了韩芊悦几次之后,韩芊悦发现这其中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