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93章 报复
    “哼哼这是要让我们秦家人,都去流落街头,让我们变成没有栖身之处的丧家之犬,把我们秦家人往死里逼啊“!

    秦业冷笑了一声之后,问道:“那关于珊珊与太子剑无心之间的婚事你有没有询问王后打算怎么处理”?

    秦谭亮道:“问了”。

    “王后怎么说”?

    秦谭亮叹了一口气道:“王后说,即便珊珊真的嫁给了,二王子剑无心,也不能够做太子妃最多只能够做一个侧室罢了”。

    秦姗姗的脸色微微一变。

    说好听的是测试,说不好听的就是小妾,在那些王子与皇族的眼中小妾的地位其实与那些下人与侍女没什么区别,甚至于处境要比那些下人与侍女更糟,下人与侍女虽然没什么地位,但起码不会受到别人的排挤。

    但是侧室却经常受到正房与其她侧室的打压,自己如果真的去给二王子剑无心,做了侧室的话,那恐怕就要真的永无宁日了。

    秦业道:“这一年多以来,我们为了给二王子剑无心凑足每个月十万两的纹银,供他修炼,不仅将多年的积蓄尽数的拿了出来,甚至于就连我们秦家麾下的基业都被卖了个一干二净,我们为太子殿下付出了这么多,难道换到的就只是一个侧室的身份”?

    秦谭亮道:“这点我当然说了,但是王后却说”。

    “说什么”。

    “王后说,珊珊的出身与背景实在是太过的下贱,如果不是当初我们秦家低声下气的去求他们,再加上这些年来我们秦家对她和太子殿下忠心耿耿的话,珊珊就是给太子殿下做侧室也是不配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谭亮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但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清楚的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其中的愤怒与无奈。

    秦业叹息道:“最近我在外面听说了许多有关一鸣的传闻,一鸣现在可了不起了,不仅将修为修炼到了神玉期,据说还成为了一位天劫期修士的亲传弟子,在八大帝国之中,都找不到几个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天才”。

    “就连兰月帝国的国君殿下,现在都要给一鸣几分薄面,据说现在包括国君与皇室在内的许多大人物与势力都想要与一鸣攀关系,想要将女儿许配给他,我们秦家当初为什么就没有把握住这个机缘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业深深的朝自己的孙女秦姗姗忘了一眼。

    “爷爷,爷爷”

    秦姗姗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懊悔与愧疚扑倒在秦业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秦业自然也知道,自己这个心中的愧疚与懊悔,和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所受的委屈,可是这又能怪谁呢!

    当初这条道路是她自己选的,如今她有这样的处境,那是怪不得别人的。

    只听秦姗姗哭泣道:“爷爷,我好后悔,我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听从姑姑的忠劝,要去和二皇子订婚,我更后悔我当初为什么抛弃了,全心全意待我的表哥而去要和一个根本就不爱我的男子订婚”。

    说完之后,秦姗姗终于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扑在秦业的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望了一眼怀中的秦姗姗之后,秦业叹了口气,虽然他对于秦姗姗当初的选择已经,她和她父亲之后的一些举动颇为不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的这个孙女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经受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已经变得成熟和理智了许多,身上早已没有当初的盛气凌人与傲慢。

    秦妃是自己的女儿,当初为了秦家的发展他忍痛将秦妃送进了皇宫之中,秦妃因为嫁到了皇宫之中,一生都机会被毁了“。

    如今作为一个爷爷他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孙女再去步女儿的后尘。

    良久之后,秦业望着秦姗姗道:“珊珊,你希望和你一鸣哥哥重新开始吗”?

    听了秦业的话之后,秦姗姗摇了摇头惨笑道:“不可能的,当初我那样对待一鸣哥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在重新开始的”。

    秦业道:“当初你一鸣哥哥对你用情极深,这点我是看得出来的,如果你想要和你一鸣哥哥重新开始的话,我可以出面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

    “真的”?

    听了秦业的话之后,秦姗姗的表情之上露出了一丝感动之色。

    秦业道:“虽然在一年前的时候,你姑姑与一鸣哥哥在这里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立誓不在与我们秦家之人有所往来,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姑姑的父亲,所以如果想要见她一面的话,这点面子她应该还是会给我的,但是”。

    “但是什么”?秦姗姗问道。

    秦业道:“但是在一年之前,你和你父亲哥哥他们对你姑姑,和一鸣哥哥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分了,令他们寒透了心,你姑姑的性格我了解,她的心胸宽阔,虽然当初,你和你父亲和哥哥的所作所为过分了些,但是时隔已经有一年了,只要我肯代表我们秦家去向她道歉的话,她是不会和我们在计较当年之事的”。

    “但是你一鸣哥哥”

    秦姗姗道:“爷爷你是害怕,我一鸣哥哥他没有办法释怀当年之事吗”?

    秦业点头道:“不错,你一鸣哥哥虽然在小的时候,他的身体不大好,修为也比不上别的王子与公主,但是作为他的外公我还是了解他的,他心中的傲气一点也不比别人少,而当初你和你父亲哥哥的所作所为也实在是过分了些,更何况在事后你们还”。

    秦姗姗道:“爷爷你如果见到一鸣哥哥的话,劳烦你转告他,当初我的所作所为对他所造成的伤害,我现在也很愧疚和自责,如果他肯原谅我和我父亲与哥哥当初的所作所为的话,我愿意当面向他跪下”。

    秦业道:“我尽量的试试看吧,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天意了”。

    另一边东灵王剑刑在带着剑一鸣与秦妃等一众东灵国封国的重臣来到,东灵国封国的皇宫之后,王后媚姬早就已经率领文武百官,来到了皇宫的宫门口,在见到东灵王剑刑之后,齐齐的向他下跪。

    剑刑命他们起来之后,就带着剑一鸣等热朝皇宫走去,所过之处,无论是何人都纷纷的向他们行礼。

    但是当东灵王剑刑带着剑一鸣从王后媚姬的身边经过的时候,王后 媚姬却只向东灵王剑刑一个人敛衽了一礼,而没有理会旁边的剑一鸣。

    剑一鸣见状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寒芒,对旁边的随从道:“来人把王后媚姬给我拉下去重则三百廷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