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92章 深深的自责与懊悔
    人群中一名看起来似乎颇有些地位的世家小姐在听了路人的话之后,满脸羡慕的道:“十一王子殿下的天赋既然这么的优秀,那么不仅东灵国封国国君的位置铁定是他的,甚至还很有可能能够成为一名传说中的天劫期修士”

    “我若是能够嫁给他的话,不仅自己可以前途无限甚至于就连自己身后的家族,都可以因此而跟着飞黄腾达起来”。

    旁边的另一名世家小姐在听了她的话之后,开口讥讽道:“苏姐姐你不要在痴心妄想了,现在的十一王子,在我们东南区域,甚至是整个中域大陆之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天才,现在爱慕他的天之骄女不知道有多少,不要说是你了,就是在整个东灵城甚至是东灵国封国恐怕都没有那个女子可以配得上他”。

    那名姓苏的世家小姐嘟囔道:“就算没有办法成为他的正妻,做一个测试也是好的啊”!

    “想要做测室的话,似乎你也不够格吧“。

    “人群之中,有一位身穿红衣的少女,望着在道路上骑马前行的剑一鸣。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剑一鸣的那位表妹,秦家家主秦业的嫡孙女,秦姗姗,与一年前相比秦姗姗脸颊之上的稚气,退掉了不少,看起来要比一年之前更加的惊艳“。

    站在人群当中格外的显眼,不时的有周围的年轻人,朝她投来了爱慕与惊艳的目光,但是对于这些异样的目光秦姗姗视若无睹,只是用一双目光呆呆的望着道路中央的剑一鸣。

    脸颊上满是懊悔与愧疚之色,刚刚路人都说在整个东灵城与东灵国封国之中都没有那个女子配得上剑一鸣。

    但秦姗姗却很清楚,自己曾经就有一个机缘,而且这个机缘曾经离自己是那样的近,那样的现实,那样的唾手可得,曾几何时自己与那位表哥是那样的青梅竹马,双方一起长大两小无猜。

    而自己的那位表哥也是那样的照顾着自己,呵护着自己,守护着自己,爱慕着自己,不让自己受一丝的伤害,有什么好用的好玩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将自己当作身边最亲密的人来对待。

    即便自己有时候,有些刁蛮,有些任性,做出了伤害他的事情,他也同样是一如既往的呵护着自己,从不与自己计较,双方甚至还曾经约定在在长大之后,一定要在一起。

    自己知道现在都还十分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在对他许下了长大之后一定嫁给他的承诺之后,表哥的表情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欣喜。

    那个机缘当初距离自己是多么的近,多么的现实,多么的唾手可得,自己只需要伸出手来轻轻一抓,就可以将机缘牢牢的抓在手中,但可惜的是她没有。

    再后来表哥有难的时候,自己却公然的背叛了他,为了荣华富贵去和一向打压表哥的仇人,二王子剑无心定下了婚约。

    尽管当时自己的姑姑意在的告诉自己,皇宫根本就是个火坑,让自己千万别靠近,但是她的心中为了那些所谓的虚荣,却没有听从姑姑的苦口忠劝,执意选择与二王子剑无心订婚。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姑姑当时的用心是多么的良苦,皇宫的确是一个深坑,一旦要是掉进去的话,就永远别想出来,甚至要比姑姑说的更可怕。

    但可惜的事,自己却并没有听从姑姑的劝告。

    甚至于在与二王子剑无心订婚之后,为了讨好二王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对于为整个秦家无私奉献的姑姑与表哥,自己非但没有在他们有难处的时候,反而落井下石,甚至还聘请黑道的杀手,去刺杀为自己奉献了无数的表哥。

    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当初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禽兽不如的事情。

    虽然这一年来,表哥与姑姑没有在到过秦家,自己也没有和他们说过话,但即便不想也知道,当初自己与秦家的所作所为令姑姑和表哥多么的寒心与失望。

    现在她后悔,一切都后悔了,可是即便后悔了又能怎样,一切都都可以重新开始吗!

    秦姗姗呆呆的站在人群之中,望着街道中央的剑一鸣,等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之后,秦姗姗这才转身无精打采的朝着秦家的方向走去。

    “小姐好”

    “小姐好”

    守在门口的两名秦家下人,见到秦姗姗归来之后,但剑珊珊却仿佛没有看到这两名秦家的下人一样直接走进了秦家之中。

    等到秦姗姗离开之后,一名秦家的下人对另一名秦家的下人道:“珊珊小姐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每天都是这样无精打采的”。

    另一名秦家下人道:“可能与秦家最近的处境有关吧”。

    那名秦家下人叹息道:“自从一年之前,珊珊小姐与二王子剑无心定下婚约之后,秦家的处境就每况愈下,原本与秦家合作的商会与世家,纷纷中止了与秦家的合作,导致整个秦家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收入来源”。

    “更加令秦家处境雪上加霜的是,按照当初秦宁公子与二王子殿下达成的约定,秦家每个月都要向二王子剑无心提供十万两银子的纹银,供他修炼使用,这一年多以来,秦家没有任何的收入,都是在吃老底中渡过,为了节省开销,秦家已经将家中的下人削减了九成以上,要不了多久恐怕我们也就要卷铺盖走人了”。

    那名下人道:“是啊,更惨的是,这一年多以来为了给二王子剑无心凑足那每月十万两的纹银,秦家将家族的产业都给变卖了大半,但换来的却是”

    “张兄”。

    见到那名下人提起这件事,另一名下人急忙朝他试了个眼色,那名下人的眼中闪过几丝忌惮之色后,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

    另一边秦姗姗在走进秦家之后,就目无表情的朝秦家的议事大殿走去,一路之上即使偶尔遇到一个下人都已经相当的年迈了。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秦家不仅没有任何的收入,而且每个月还要向二王子剑无心支付十万两纹银的巨额纹银,其处境可谓是坐吃山空,因为没有办法给下人们支付工钱的缘故,除了几个相当年迈的下人外,其他绝大多数的下人都已经选择离开了秦家。

    现在还留在秦家的下人已经是相当少了。

    走到秦家的议事大殿之后,秦姗姗发现他的爷爷秦家家主秦业,父亲秦谭勇,二叔秦谭亮,以及三姑秦荣荣等一众秦家的高层全都聚集在此。

    见到秦姗姗走进来之后就示意她坐下,秦家家主秦业的相貌比起一年之前明显要苍老了许多,显然在过去的一年之间他过的一定很不好。

    等到秦姗姗坐下之后,秦业对秦家二爷秦谭亮问道:“怎么样老二,万金商会还是不肯开通与我们秦家的生意往来吗”?

    秦谭亮摇头道:“两天前我又去了一趟,万金商会,万金商会那边的回话依旧是,我们秦家冒犯了一位不该冒犯的大人物,只要那位大人物不发话,他们就不会解除对我们秦家的封锁”。

    “其实”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谭亮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其实什么”?秦业问道。

    秦谭亮叹息道:“其实就算万金商会解除对我们秦家的封锁也没用了,现在无论万金商会恢不恢复与我们秦家在生意上的交往,都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此话怎讲”?

    秦谭亮道:“为了给太子剑无心凑足每个月十万两纹银的修炼费用,在上个月的时候,我们秦家已经出售掉了手中的最后一栋商铺,现在除了这栋宅子之外,就已经没有任何的基业了,也就是说,即便万金商会恢复了与我们在生意上的往来,我们秦家也已经失去了在生意之上的一切资本”。

    听了秦谭亮的话之后,秦谭勇与秦荣荣等秦家众高层的脸色全都齐齐的一边,在过去的一年间,虽然秦家的处境很不好过,但这些秦家高层的心中,都还幻想着,有朝一日秦家还可以东山再起,毕竟秦家在东灵城中,有着众多的基业。

    只要万金商会肯恢复在生意上秦家的往来,那么秦家的恢复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刚刚秦谭亮的一番话,却将他们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都给打破了。

    毕竟当初秦家之所以能够在短短的十余年间的时间里,就快速的崛起,成为东灵城的九大世家之一,靠的就是这些商铺现在这些商铺既然全都已经被出售了出去,那就犹如砍断了秦家的手脚一样,秦家想要东山再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秦业的脸上则是无悲无喜,似乎对于这一切早就知晓一样。

    “那下个月的纹银该怎么办”?秦业问道。

    秦谭亮叹息道:“下个月如果我们想要继续为太子凑足银两的话,那恐怕就要变卖我们秦家这栋最后的住宅了”。

    “那你有没有将我们秦家现在的处境,告诉太子剑无心”?

    秦谭亮道:“告诉了,但是太子剑无心说”。

    “他说什么”?

    “太子剑无心说,既然我们秦家当初答应要每个月给他提供十万两的纹银,供他修炼,那就不可以反悔,只要我们秦家还有一块砖一片瓦,供银就不可以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