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90章 不欢而散
    秦妃对兰雨蝶道:“你就是雨蝶吧,我早就已经从名额和霜霜他们的口中听说过你了,真是的一鸣这孩子也太不懂事,在这里为我举行寿宴,居然也没有去邀请你一下,刚刚还想要去请你过来呢”。

    “现在你既然来了,那就最好不过了,来来,赶快坐下吧,再等会的话,饭菜就要凉了”。

    而此时的兰雨蝶却彻底的糊涂了,按照她的猜测,自己进入雅间之后,入目的应该是一副,男女缠绵在床铺上,几女共侍一夫,不堪入目的一目。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在雅间之内自己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一幕。

    相反看到的则是剑一鸣与一名妇人坐在一起共享晚宴的事情,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刚刚那名令她无比愤怒的凤衣女子,和剑一鸣之间,居然并不是恋人,而是姐弟的关系。

    而他之所以要进入雅间之中居然是为了给自己的娘亲祝寿。

    可是他既然要在这里给他的娘亲祝寿,那他话费那么多银两拍买那两名歌女和舞伎干什么。

    忽然兰雨蝶想到,东灵国封国那一代区域,老人在祝寿的时候,都会邀请歌女和舞伎来献歌跳舞,那么剑一鸣之所以将那两个歌女和舞伎拍买下来,也是为了给他的母亲做寿。

    在意识到自己是误会了剑一鸣之后,兰雨蝶觉得自己刚刚实在是太冲动了。

    忽然她的脸色一变,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在她离开雅间的时候,左生那家伙说要去将雪莲与琴心拿下。

    现在误会还没有闹大如果自己这时候收手的话,还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但是如果真的让左生那家伙将雪莲与琴心拿下的话,那误会恐怕就要真的闹大了,到时候自己与剑一鸣那原本就不算深厚的感情,恐怕就要真的出现裂痕了。

    想到这兰雨蝶朝门口的那名侍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通知左生,让他不要再来插手这件事,那名侍女既然能够成为兰雨蝶的亲传弟子,自然懂得去揣摩兰雨蝶的心思。

    所以当她看到兰雨蝶的眼色的时候,就明白兰雨蝶想要让自己做什么,当即转身朝着化妆室走去,想要去阻止左生。

    但是她刚走了两步就见到,左生带人押着雪莲与琴心走了过来,那名侍女连连的向左生使眼色,示意他赶快住手。

    但是左生却没注意到这一点,直接押着雪莲与琴心怒气冲冲的闯进了剑一鸣所在的雅间之内。

    “嗯,怎么回事“?

    剑一鸣见状脸上露出了一丝怒色,当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兰雨蝶狠狠的瞪了左生一眼,但左生却没有看兰雨蝶,而是满脸怒容的望着剑一鸣,义愤填膺的道:“剑一鸣你个无耻之徒,在已经和七公主订婚的情况下,居然还敢和别的女人勾搭不清,为了讨女人的欢心,居然舍得花费一千四百万两的纹银,之后居然又花费了数千万两的纹银,去购买一对歌女和舞伎”。

    “而且在购买下来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带她们到雅间内来圆房,兰月帝国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雨蝶公主不愿和你计较,但我左生可咽不下这口气,赶快跪下来向雨蝶公主道歉,不然的话就算雨蝶公主肯饶恕你,我也绝不会轻饶你”。

    听了左生的话之后,剑一鸣只气的是脸色发白,胸口一起一伏的,刚刚他还在纳闷兰雨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闯进这里,但是现在在听了左生的话之后剑一鸣终于明白了。

    想到刚刚兰雨蝶怒气冲冲的闯进雅间之中,以及门口那身穿重甲的森然侍卫之后,剑一鸣知道,兰雨蝶信不过自己,她是来捉奸,她以为自己正在这房间之中与别的女人做不齿的男女之事,所以特地带人来捉奸的。

    此刻的秦妃有些糊涂望着兰雨蝶道:“七公主你这次到这里来不是参加我的寿宴的吗,一鸣做了什么事你咽不下这口气,你告诉我,我替你好好的教训他一下“。

    “还有一鸣花费了什么几千万两纹银购买歌女和舞伎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兰雨蝶嘴唇动了动之后,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当着自己这位未来婆婆的面,说自己怀疑剑一鸣正在这间内,正在和别的女人做不齿的事情,所以特地带人来捉奸的吧“。

    就在兰雨蝶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队侍卫押着雪莲与琴心走进了雅间之内,这队侍女押着雪莲与琴心来到雅间之后,猛地用力一按,雪莲与琴心就重重的跪在了地面之上。

    雪莲望着剑一鸣央求道:“公子救我们”。

    剑一鸣见状心中的怒气更胜,对兰雨蝶道:“兰雨蝶这是你的意思”?

    兰雨蝶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左生就已经开口道:“不错,剑一鸣你现在已经与七公主之间有婚约在身了,居然还敢从迎仙楼内购买歌女和舞伎做小妾,这对雨蝶公主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识相的话”。

    “混蛋”左生的话还没说出口,剑一鸣就已经是勃然大怒,挥掌使出了龙象掌的第一层。

    左生与那些押解雪莲和琴心的侍卫都感觉一股强烈的掌力,朝他们袭来。

    左生与那些侍卫全都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二楼的雅间内重重的跌落到了一楼的地面之上。

    原本正站在门外等待看热闹的众人,见到左生与那些侍卫突然从二楼跌落下来之后,全都一愣不明白在二楼的雅间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另一边剑一鸣的心中则已经是生出了滔天的怒气,重生以来,除了在王后媚姬那里之外,剑一鸣还从来没对那个人生出过这么大的怒气。

    在以前剑一鸣觉得兰雨蝶在性格上虽然有些刁蛮任性,但是最起码还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子,两人就算没有办法走在一起,但是做个朋友还是可以的。

    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兰雨蝶不仅在性格上刁蛮任性,而且在心思上居然也这么的小心眼,自己只不过是购买了两个歌女和舞伎,她居然连问都不问就以为自己是在和她们在雅间内做那些男女的不齿之事,竟然他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这个朋友不做也罢。

    被兰雨蝶这样一闹之后,剑一鸣再也没有心思在雅间之内为秦妃祝寿,当即起身离开了雅间,在经过兰雨蝶旁边的时候,剑一鸣朝兰雨蝶望了一眼开口道:“七公主既然我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以后还是少交往的好”。

    说完剑一鸣头也不回的从雅间之中走了出去。

    望着剑一鸣离开的背影,兰雨蝶心如刀绞,双手紧紧的握成拳,暗恨自己刚刚实在是太冲动了,为什么在事情还没有弄清之前,就这么冒失的行动呢!

    同时心中也将左生的那家伙给恨到了骨子里,如果刚刚左生没闯进来的话,她完全可以以到这里是来给自己这位未来的婆婆祝寿为由,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左生的突然闯进来却让双方原本还可以化解的误会,变得没有办法化解,而他刚刚的那番话,更是在她与剑一鸣之间造成了在短时间内,难以弥补的裂痕。

    两行清泪从兰雨蝶的眼角滑落,噗通一声,兰雨蝶跪倒在秦妃面前,哽咽道:“伯母对不起,刚刚是我误会你们和一鸣了”。

    作为兰月帝国的七公主和头号才女,兰雨蝶从小都是在众星捧月的千人宠万人爱中长大,即便有些事情,她真的犯错了,她也不会承认是自己错了,但是现在为了这件事,她居然甘愿放下身份的跪倒在秦妃的面前,由此可见对于此事他是真心悔悟的。

    秦妃见状急忙从座椅上站起来,来到兰雨蝶的面前将她搀扶了起来,口中安慰道:“好孩子,你说什么呢,伯母怎么会怪你呢”!

    望着剑一鸣离去的背影,秦妃的心中一阵着急,因为害怕他和兰雨蝶之间会因此而闹别扭,于是追到门口道:“一鸣,你要去哪里,你和雨蝶之间如果有什么误会,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何必要离开呢”!

    但是剑一鸣却仿佛没有听到秦妃的话一样,头也不回的朝一楼走去。

    另一间雅间之内,兰桑桑望着剑一鸣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此刻的她自然也看出了,剑一鸣与自己的七姐之间,必定是发生了什么误会,但这对自己来说,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自己或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剑一鸣从自己的七姐那里抢过来,也说不定。

    另一边东灵王剑刑在听到了元帅甲戌的传话之后,就立刻心急似火的赶了过来,心道剑一鸣那小子,做事也太混了。

    东灵国封国的历代国君们在苦等了百多年之后,才好不容易等到这样一个崛起的机会,如果就这样在自己的手中错过的话,那自己可就当真万死莫赎了。

    他在心中已经决定如果剑一鸣真的做了,那名传话之人口中的那种事的话,自己就立刻道兰月帝国的皇宫之中,向兰月帝国的国君负荆请罪,然后让剑一鸣给七公主兰雨蝶下跪认错,什么时候等到七公主兰雨蝶心中的怒气消了,什么时候再让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