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61章 李长山再现
    望着那在陡然之间实力倍增的千变老魔剑一鸣不敢托大,心念一动之后,调动了三成的灵魂力与自身进行融合,然后使出了“夺命九剑决”中的第五式,“破魔诀”。

    一柄巨大的黑色光剑陡然间,在裂石剑之上浮现而出。

    “去吧”剑一鸣一声大喝之后,挥动着黑色的光剑,朝着黑色的骷髅头骨劈了过去。

    轰!两股黑色的光芒撞击在一起之后,相互交织在了一起。

    咔嚓嚓,就在这时从裂石剑之上传来了一声声,清脆的崩裂声,剑一鸣低头朝裂石剑之上望了一眼之后,脸色顿时一变,只见在裂石剑剑身的表面之上浮现出了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

    若论修为的话,与灵魂力融合之后的剑一鸣的实力就算比不上千变老魔但起码也应该有自保之力的。

    但千变老魔手中的那柄古剑在等级上至少是一柄七阶的法器,而剑一鸣手中的裂石剑就算是将里面的能量全部激发出来,也最多只是一柄四阶中的下品法器而已。

    所以与千变老魔手中的骨剑,刚一接触就立见高下。

    而千变老魔自然也发现了这点,脸庞之上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今日剑一鸣不仅斩断了他的一条手臂,甚至还被逼得他不得不服下了血气丹,进行自保。

    从他出道的这么多年里,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呢,如果不将剑一鸣碎尸万段的话,实在是难解他的心头之恨,所以他已经在心中盘算好了,待会在拿下剑一鸣之后,他并不会马上将剑一鸣杀死。

    他要先废掉剑一鸣的修士,在斩去他的四肢,然后将他身上的肉,给一块一块的割下来,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咔嚓嚓,在剑一鸣的注视下裂石剑之上的裂痕越来越多,最终在剑一鸣的注视之下这柄跟了他一年之久,历经了多次恶战的裂石剑,在发出了一声嘭的闷响声之后,整柄剑都碎成了碎屑。

    在裂石剑破碎的那一刻黑色的光剑在闪动了几下之后,也随即跟着消失不见,黑色的头骨失去阻拦之后,朝着剑一鸣直生生的碾压了过来。

    千变老魔恨声道:“小子我不会让你似得那么痛快,我会先废了你的修为,然后将你的手脚剁下来,接着把你身上的肉给一块一块的割下来,让你知道什么事生不如死的感觉。

    望着朝自己倾斜而下的黑色头骨,剑一鸣紧紧的咬着牙齿,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储物袋上,打算将当初阿茶交给自己的那道卷轴取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一道黑影突然从旁边的树林子中冲出来挡在了剑一鸣的身前。

    望着那朝自己倾斜而来的黑色头骨,这道人影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之色,伸出一根手指来,冲着那可黑色的骷髅头骨遥遥一点之后,那不可一世的头骨,在那人那看似不起眼的轻轻一指之下,竟然直接烟消云散掉了。

    就在黑色的头骨消散的那一刻,千变老魔猛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处有一阵巨力袭来,在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身子猛然向后倒退了数丈,然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之上。

    千变老魔抬头望了一眼之后,发现有一个年纪在五旬,员外打扮的中年人,正站立在剑一鸣的身前。

    这个中年人的相貌十分的普通,但是在感受到从他身上传出的可怕气息之后,千变老魔的脸色顿时一变,用惊惧的声音道:“归归一境界的修士”。

    千变老魔曾经不止一次在帝国学院四大分院,院长之一的乾姓老者手中逃脱过性命,乾姓老者是一位分灵后期境界的强者,距离归一境界只有一线之隔。

    不过纵然如此乾姓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远远没有办法与眼前的这名中年人相提并论,那就只能说明一点,眼前的这名中年人,很有可能是比乾姓老者还要强大的归一境界的修士。

    而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判断,这名中年人不仅是一个归一境界的修士,而且修为在归一境界中也同样是非同小可。

    在感受到,这名中年人的可怕修为之后,千变老魔被吓得脸色发白,他虽然是帝国学院绞杀榜上凶名赫赫的邪修,但说到底毕竟也就只有,神玉期的修士而已,怎么可能会是这种境界比自己高出了数个境界,归一境界强者的对手呢。

    所以面对这名中年人,千变老魔的心中生不出一丝的战意,直接掉头逃窜。

    但中年人却并不会就这样放任他逃走,只见中年人伸出一根手指,冲着千变老魔遥遥一点之后,千变老魔就顿时感觉有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天而降,在这股气息的压迫之下,千变老魔竟然趴在地面之上动弹不得。

    中年人走到千变老魔的身边之后,直接伸出手掌来,一掌了解了这个作恶多端老魔的性命。

    在解决掉千变老魔之后,中年人来到剑一鸣身边对剑一鸣单膝跪下,恭声道:“属下救驾来迟,让特使受惊了”。

    这名新出现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万灵商铺的据点的总负责人,万灵商铺的铺长李长山。

    刚开始李长山在接到剑一鸣让他,查探帝国学院绞杀榜上,那些邪道凶人的命令后,还感觉有些一头雾水,但当他知道剑一鸣是帝国学院总院长柳风麾下唯一的一名亲传弟子,以及听到那些帝国学院绞杀榜的邪道凶人,接连命丧剑一鸣手中的消息后。

    他这才明白过来,剑一鸣名他打听那些绞杀榜上邪道凶人的下落,目的是为了在帝国学院之中树立声望和立威。

    毕竟剑一鸣现在已经成为了帝国学院总院长柳风麾下,唯一的一名亲传弟子,如果想要成为帝国学院高层中的一员的话,就必须有足够的声望与威名才行。

    只要积累了足够多的声望与威名,他才有机会成为帝国学院中高层的一员,为冥族刺探到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剑一鸣望着李长山道:“这些天来,我在行动的时候,是你一直跟在我的身后”?

    李长山点头道:“正是,因为担心特使您的人身安危,所以在您每次行动的时候,我都远远的跟在您的身后,以防您遭遇不测”。

    “嗯”!听了李长山的话之后,剑一鸣点了点头,最近半年来他每次外出行动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自己的身后,跟踪自己,只不过因为这道气息十分的微弱,再加上对自己也没什么恶意,所以剑一鸣也就没有在乎。

    今天在询问了李长山之后,才知道原来在过去半年间一直跟随在自己身后的人,就是他。

    说实话对于这半年以来李长山的表现,剑一鸣还是颇为满意的,自己在命李长山打探绞杀榜上那些邪修的期间,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会被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高层,发现从而暴漏自己的身份。

    不过好在自己的担心并没有成为现实,从自己斩杀韩鳞到现在的这半年的时间里,天人族与帝国学院的高层,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行为产生过任何的疑心。

    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固然是因为,冥族设置在中域大陆的情报组织人员中,没有被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高层渗透。

    但却也可以看出,李长山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必然是分外的小心,没有让帝国学院,与天人族的高层有一丝的察觉,可以说李长山在这件事上做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剑一鸣对李长山道:“在这件事你表现的不错,我非常的满意,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向冥王大人,与冥族的高层给你邀功,要他们对你进行赏赐,提升你在冥族之中的地位”。

    “多谢特使大人”,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李长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因为他知道,每一位手持冥王令的特使,在冥族之中都有着不低的地位,可以直接去面见冥王。

    自己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归一境界的顶峰,但是如果能够得到冥王的赏识的话,那么他不仅有希望修炼到,半步天劫期,甚至就是成为天劫期的大修,同样也是有着一丝希望的。

    剑一鸣来到千变老魔的尸体旁边之后,将那张一直被他待在脸上的黑铁面具取下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十分普通的中年人面容,很显然这个看似普通的面容就是千变老魔的真实容颜。

    剑一鸣将千变老魔的头颅砍下来之后,又从他的身上摸索出了一张地图,而这张地图就是千变老魔绘制的藏宝图,里面汇集了这些年来他从那些正道修士手中抢掠而来的财富与宝物。

    三天之后,剑一鸣的身影出现在了任务大殿之中,那名老者见到剑一鸣之后,顿时一愣的道:“剑师侄这次怎么出去几天就回来了,你不是去追杀那千变老魔了吗”?

    剑一鸣没有吭声,而是直接将一个被麻布包裹着血淋淋的头颅,拜访在了老者的眼前。

    这是老者疑惑之下打开了包裹在头颅之上的麻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