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55章 叛徒
    开出的功勋值更是高达六万之巨。

    但是帝国学院的高层虽然,将韩鳞列为了重点绞杀的对象。

    但是韩鳞盛行狡诈,平时十分懂得隐藏自己的行踪,在加上他自身的势力也是相当的不弱,曾经与神玉榜上排名第七十一位的谭凯交过手都可以不落于下风。

    所以尽管帝国学院的高层对韩鳞进行了长达十多年的重点追杀,但是韩鳞却依旧获得是逍遥自在。

    这天韩鳞在一处这处名为风花楼的青楼里,与那位刚来风花楼不久颇有几分姿色的姑娘一番翻云覆雨之后,就醉醺醺的离开了风花楼,朝着不远处的那条胡同走去。

    当初帝国学院对对他发出重点绞杀令之后,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韩鳞的心中却是有些提心吊胆的,后悔自己没事干嘛要去招惹帝国学院的那些家伙。

    但是在凭借着自己的机警接连躲过了,帝国学院的几次绞杀之后,韩鳞心中的那股恐惧之一也就开始慢慢的减弱了。

    特别是两年前,在与神玉榜上排名第七十一位的谭凯一番激战而未落于下风之后,韩鳞的心中就更加的是忘乎所以了。

    韩鳞喝的醉醺醺的,在胡同里一边走,一边自语道:“帝国学院的那些家伙们,也不过如此,他们对老子我发出绞杀令已经有超过十年的时间了,可是老子我现在还不是照样活的是有滋有味”。

    韩鳞在胡同里一边走,一边回味着刚刚与那位叫做花花的姑娘翻云覆雨的经过,那柔若无骨的肌肤,那欲死欲仙的呻吟声,都令韩鳞的内心伸出浮现出了无尽的欲火。

    韩鳞在心中淫笑了一声之后,自语道:“嘻嘻,那个小妞真不错,以后一定要多来几次”。

    “嗯,谁”?

    韩鳞正在心中幻想着下次到风花楼,该如何与那位叫做花花的姑娘欢好的时候,凭借着多年激烈下来的经验,他猛然觉察到,有一股凌厉的杀气正在快速的朝他逼近。

    “谁”感受到这股凌厉的杀气之后,韩鳞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孔都倒竖了起来,酒一下子就醒了大半。

    心中惊惧之下,就欲转身,但是他的动作明显有些慢了。

    身子刚刚转过来,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动作,就感觉自己的脖颈猛地一凉,紧接着头颅噗通一声滚落在了地面之上,整个人没有任何的动作。

    而一个头戴斗笠,手持长剑的少年正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而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剑一鸣,五天之前在李长山与冥族设置在中域大陆之上情报组织的帮助下,剑一鸣终于发现了韩鳞的踪迹。

    在得知韩鳞在大赵帝国的国都之后,剑一鸣就立刻赶了过来,望着地面之上,韩鳞的头颅,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自语道:“这六万的功勋值,要比自己想象之中来的还要容易”。

    一个月后在位于帝国学院数百里之外的一座城池之中,一个身穿黑衣黑帽的青年,在一间店铺购买了一些物品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而这个身穿黑衣黑帽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在帝国学院绞杀榜上排名第十三位,曾经与神玉榜上排名第六十二位的阻生交过手的吕怡。

    吕怡原本也是帝国学院之中,一位魂灵期的亲传弟子,甚至于在一段时间内,他还是神玉榜上排名前百位的天才,在帝国学院之中的地位,要比四大分院院长麾下的很多亲传弟子都要优秀。

    原本吕怡在帝国学院之中也十一位前途无限的天才,但是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因为某种部位人知的原因,吕怡将帝国学院的一次行动计划,透漏给了魔神教,导致那次行动计划中包括多位魂灵期长老在内的,数百名帝国学院的内院与外院弟子全军覆没。

    帝国学院在弄清事情的原委之后,立刻对吕怡发出了剿杀令,并且开出的价格高达八万之巨,但是吕怡却就此的神秘失踪了,从此之后很少在中域大陆之上现身。

    所以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纵然帝国学院的高层,对吕怡这个叛徒恨之入骨,却也根本就寻不到他的踪迹。

    今天吕怡应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被迫要到附近的商城之中去购买一些修炼上的资源。

    但是他也深知因为当年他将帝国学院行动计划,透漏给魔神教的缘故,导致帝国学院的长老与学院们,死伤惨重,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是帝国学院的高层,却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追捕。

    自己就这样贸然的出现在,这种人流量密集的城镇之后,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所以吕怡在购买了资源之后,就立刻离开了那座城镇,然后朝着那种人际罕见,较为安全的山脉之中走去。

    “谁”?

    山脉之中,吕怡正在行走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人在他的身后追踪他,于是就猛地在原地转过身来,朝着身后的方向望了过去。

    不久之后,一个另一个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少年出现在了吕怡的面前。

    而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剑一鸣,剑一鸣站在距离吕怡不远处的地方对他抚掌道:“行啊,果然不愧是曾经在帝国学院的内院之中大名鼎鼎的天才,果然是够机警,刚刚在追踪你的过程中,我已经是万分的小心了,却没想到还是被你给察觉到了”。

    吕怡望着剑一鸣道:“你是帝国学院的人”?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

    “你这次找到我,是为了杀我”?吕怡追问道。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帝国学院对你开出了八万的功勋值,而这八万的功勋值足够在下兑换不少的修炼资源了,吕怡应为当初你将帝国学院情报透漏给魔神教的缘故,导致帝国学院大量的内院与外院的学员,以及魂灵期长老的惨死,这笔债唯有用你的血才能够偿还”。

    “说吧,你是自己将你自己的人头献上呢,还是让我亲自动手去取呢”?

    “去我的人头”?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吕怡顿时仰天长笑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事情一样,对剑一鸣道:“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找到我的帝国学院的内院弟子与亲传弟子,虽然不多,可是总数加起来也不下十位”。

    “他们的目的与你一样都是为了在下的人头而来,但可惜的是他们非但没能取走在下的人头,反而把自己的脑袋也丢在了这里,想要在下的人头的话,还要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完之后,吕怡从腰间将自己的佩剑打出来之后,就朝剑一鸣扑了过来,吕怡的速度极快,在原地留下一串的黑影之后,就直接冲到了剑一鸣的身前。

    因为速度泰国的原地,所过之处,周围的杂草与树木都跟着摆动了起来。

    “去死吧”吕怡冲到了剑一鸣的身前之后,就直接挥剑朝着剑一鸣的脖颈一剑斩了过去。

    吕怡的这一剑又快又准又狠,而且剑招把握的十分精准,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如果一旦被斩到的话,必定会落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但面对这无法躲闪的致命一剑,剑一鸣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之色。

    甚至于就连长剑都已经快要劈到脖颈处的时候,剑一鸣依旧只是将双手抱在胸前,一动不动。

    而吕怡的脸上则露出了大喜之色,刚刚在见到剑一鸣的时候,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猛地一颤,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一个十分辣手的存在,甚至会有可能威胁到他的性命,所以他这才直接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先发制人。

    可事实证明自己的直觉根本就是错误的,这家伙也根本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自己在过去十多年间遇到来追杀自己帝国学院的学员们,即便最弱的那个也要比他强上十倍。

    忽然吕怡的神情猛地一变,因为他发现就在自己手中的长剑快要触碰到剑一鸣的脖颈,将他的脑袋砍下来的时候,剑一鸣的身躯却诡异的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让他手中的长剑落了空。

    下一刻剑一鸣的身躯出现在数丈之外的地方,双手抱在胸前,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吕怡。

    吕怡见状心中一颤,因为在刚刚对方消失的时候,他竟然全然没有看出对方是用什么办法,在原地消失不见,出现在数丈之外的。

    将心中的不安压下几分之后,吕怡再次挥剑朝着剑一鸣猛劈了过去,却依旧是落了空。

    唰!唰!唰!

    在接下来短短数十个瞬息的时间里,吕怡接连向剑一鸣刺了不下十剑,但每一剑都被剑一鸣用同一种方法躲了过去。

    哗!的一声剑一鸣在躲过了,吕怡的一剑之后,身子出现在了距离吕怡数丈之外的地方,对吕怡道:“怎么你的招数都已经用尽了,既然这样那接下来该我了”。

    说完之后,剑一鸣的身子一晃之后,就出现在了吕怡的身前,然后直接从腰间拔出裂石剑朝着吕怡一剑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