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质疑之声
    “龙象掌不仅是我们帝国学院的镇派功法,同时也是我的主修功法,龙象掌一共有十五层,每一层都具有排山倒海的龙象之力,而且越往后威力也就越大,如果你能够将龙象掌的十五层全部修炼到大成境界的话,在神灵境界之下,将没人能够奈何的了你”。

    “龙象掌,的前九层我都标有明确的注释,你按照上面的注释去修炼的话,可以少走许多的弯路,这样的话,我既不用消耗自己的时间来指点你,同时你的修为也可以两不耽误”。

    听了柳风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龙象掌”,在等级上虽然比不上他修炼的“冥神剑法”但与魔神教的“魔神**”一样,都是神州大陆的十大奇功之一。

    对于这套功法剑一鸣早在上一世的时候,就想要一窥究竟,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而已,想不到两世的心愿如今居然在这里如愿了。

    柳风对剑一鸣道:“龙象掌,不仅是我们帝国学院的镇派功法,而且还是我们神州大陆的十大功法之一,除了我们帝国学院的核心成员,与天人帝国和天人族的一些少数高层人士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翻阅”。

    “所以龙象掌的修炼法诀你一个人,修炼就可以了,千万不可以,向第二个人透漏分毫,即便是至亲至爱的人,也不例外,如果你透漏出去的话,就会受到帝国学院的执法队,与天人帝国高层的终身追杀,到时候即便是柳某,也保不了你,你明白吗”?

    在说这话的时候,柳风的神情中满是严肃之色。

    剑一鸣点头道:“柳前辈放心关于龙象掌的修炼方法在下绝不会向第二个人泄露”。

    柳风点了点头之后,从身上取出了一块刻着柳字的令牌,交给了剑一鸣道:“既然这样,从今天开始起你就是柳某就是你的师尊了,作为我的弟子,你可以单独的拥有一间修炼用的福地,和一间锻体用的场所,拿着我的令牌的话,就可以自由的进出那两间场所,在里面进行修炼”。

    剑一鸣将手中的典籍小心翼翼的收好之后,又从柳风的手中接过了那块令牌。

    将该交代的事情,全都交代完毕之后,柳风望着剑一鸣道:“小子,原本我心中的打算是,即便你不送礼品,我也会收你为徒,将自己毕生的所学,倾囊相传,不过现在你手中的这枚乾坤戒,刚好可以让我去还百年之前的一个承诺,既然这样,这枚乾坤容戒,我就厚着脸皮手下了“。

    剑一鸣道:“柳前辈,你到底要去兑现什么承诺,还有那个叫做莲心的女子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因为心中的好奇实在是太好奇了,所以忍不住将这个问题再次重复的问了一边。

    毕竟柳风既然可以这样的在乎双方百年之前的一个约定,这个女子与柳风之间的关系绝对是非同一般,而以柳风在中域大陆的名气与地位,这个女子既然和他有这么密切的关系,即便她的修为不高,也一定会分外的引人注意,绝不会是那种默默无闻之辈。

    可是为什么,自己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中域大陆之上那些与柳风有交往的人中,有一个叫做柳风的女子呢!

    唉!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柳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吭声,但是从他的目光中剑一鸣却看到了,浓浓的哀伤与痛楚。

    “刘院长在下先告辞了”,剑一鸣知道自己的问题,戳到了柳风心中的痛楚,所以当即识趣的不在追问下去,而是找了一个理由告辞了。

    剑一鸣向柳风一抱拳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他的住所。

    结果在剑一鸣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柳风的声音,“剑小子,你身居各种天赋之中,最顶尖的仙灵之躯,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件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张扬出去的好,不然的话,帝国学院的那些敌对势力,和隐藏在学院之中的那些奸细,是很难让你活过今年的春天的”。

    听了柳风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身子猛地一震,但随即也就释然了,虽然当初乾姓老者等人,已经明确的向自己表示过,他们绝不会对外人泄露,但是柳风可是帝国学院的总院长,乾姓老者等人,就是瞒着谁也不可能去瞒着他的。

    等到剑一鸣离开之后,柳风将那枚下品的乾坤戒,重新取出,放在手心之中静静的打量着,他的双目之中流漏出一丝伤感,口中国喃喃自语的道:“莲心,当年我曾经承诺过你,如果有朝一日如果能够迎娶你的话,就送你一件,上好的空间容器作为聘礼。

    现在纵然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在一起了,但是当年我答应送你的聘礼的事却绝不会改变。

    另一边剑一鸣在走出了柳风的房间之后,发现那些围观着与想要拜在柳风麾下的内院弟子,居然一个都没有离开。

    毕竟刚刚道童说了,柳风只是邀请剑一鸣进去谈话而已,并没有说要收他为徒。

    那些想要拜在柳风麾下的内院弟子,心中也就因此而生出了一丝侥幸心理,只要剑一鸣没有成为柳风的弟子的话,他们也就同样还有机会。

    李御龙盯着剑一鸣问道:“剑一鸣刚刚柳风总院长,要你进去,和你谈什么了”?

    剑一鸣用看待白痴一样的目光望着柳风道:“还能谈什么,自然是谈收我为徒的事情了”。

    对于柳风的这个问题,剑一鸣觉得那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那柳风总院长已经收你为徒了”?李御龙追问道。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

    李御龙脸色一变的道:“你胡说”。

    “对,你胡说”

    剑一鸣此言一出不仅是李御龙,其他想要拜在柳风门下的内院弟子,也跟着起哄,他们压根就不相信,柳风会真的收剑一鸣为徒。

    听到下方的那些起哄声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之色,从腰间将柳风交给自己的那枚木牌拿了出来开口道:“既然你们不信,那你们看这是什么”?

    众人盯着剑一鸣手中的那块木牌打量了一眼之后,发现那块木牌似乎是用某种十分珍稀的灵木雕刻而成的。

    不仅用材十分的珍稀,而且做工也异常的细致,一股股精纯的木灵气源源不断的从令牌之上散发而出。

    在令牌的正反两面都雕刻着一个十分显眼的柳字。

    见到剑一鸣手中的那块令牌之后,那些正在叫嚷的内院弟子,顿时安静了下来。

    因为他们很清楚剑一鸣手中的那块令牌代表着什么。

    每一位内院弟子在拜在四大分院的院长,与那些魂灵期长老门下的时候,四大分院的院长与那些分灵期的长老,都会向他们发放一枚令牌。

    靠着这枚令牌,他们可以证明自己是四大分院院长,与那些魂灵期长老的亲传弟子,然后可以靠着这枚令牌定期的领取自己应得的资源。

    而剑一鸣手中的那块令牌,是柳风总院长手中所独有的一种令牌,除了他本人之外,整个帝国学院之中,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拿出来了。

    现在既然这种令牌出现在了剑一鸣的手中,那么毫无疑问,剑一鸣已经成为了此次拜师仪式最后的赢家。

    此刻李御龙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要知道当年想要从他们李家换取这只储物袋的人和势力可谓是数不胜数,而且其中有些实力开出的筹码还相当的巨大,如果能够当时李家之人同意用这只储物袋交换的话,那么换取的资源至少可以培育出三四位,甚至是更多的半步天劫期强者。

    如果李家能够在多出三四位的半步天劫期的强者的话,那么李家的势力就是放眼那些二流的家族之中,那也绝对是顶尖的存在,而不像现在这样只能勉强的挤进二流家族的行列。

    但是对于这些想要与李家交换储物袋的个人和势力,无论他们开出的筹码再怎么的诱人,李家也同样是硬生生的拒绝了。

    原因就是李家并不甘心只做一个二流的家族,他们要恢复李家那位天劫期老祖在世之时,李家在中域大陆之上的地位与势力。

    而经过多年的等待之后,李家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李御龙的父亲在李家全族不顾一切的帮助下,终于在不久之前将修为提升到了半步天劫期,第九层的顶峰,距离天劫期也就只剩下了一步之遥而已。

    如果有那位天劫期修士,肯出手来拉他父亲一把的话,他的父亲就可以顺利的跨过最后一步,步入到天劫期之中。

    只要自己的父亲进阶到了天劫期的话,自己的家族,在中域大陆之上的实力与地位就会在顷刻之间成倍的暴增,恢复到当年那位先祖在世之时的全盛时期。

    而刚好,这时候柳风院长门下的那位亲传弟子,命丧邪宗之人手中,在李家之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天赐良机,毕竟按照规定柳风院长门下唯一的那一位弟子死后,他需要从帝国学院的内院之中在选取一名学院做弟子。

    更何况早在百年之前他就已经放出话来,不管是个学员,只要能够拿出一件空间容器交给他的话,他就愿意收对方为徒。

    而李家不仅刚好有一件空间容器,而且这件空间容器在品级上还达到了中品的程度,要知道中品的空间容器,不要说是在帝国学院所处的东南区域这一代了,即便是放眼整个中域大陆过去数千年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几次。

    所以李家之人在知道李御龙想要改拜柳风总院长为师的时候,就立即毫不犹豫的将那只中品的储物袋给拿了出来。

    毕竟中品的储物袋在整个中域大陆之上,都没有出现过几次。

    几乎所有的李家人都认为,只要李御龙将这只中品的储物袋当作礼品献给柳风总院长的话,他就可以铁板钉钉的成为柳风院长麾下的新任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