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22章 兰雨蝶的告诫
    当天剑一鸣身居,“天灵之体中,剑灵之体”,的事情在帝国学院之中传开之后,在帝国学院之中顿时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要知道帝国学院之中,虽然云集了,包括东南区域在内,中域大陆上的许多天纵奇才,但是这其中也是以七品八品九品,与异灵躯修士居多。

    至于说仙灵之躯修炼者,还是并不多见,像武凡与武翔那种,下品与中品的天灵之躯,在帝国学院之中,都属于十分罕见的天纵奇才了。

    天灵之体中的土灵之体,与空灵之体,这种下品的异灵躯,自从帝国学院建立以来,都没有遇见过几次。

    所以像剑一鸣这种“天灵之体中的顶级天赋,剑灵之体”中,不仅在帝国学院之中是第一次遇见,甚至于放眼整个中域大陆。

    也就只有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与帝国学院的总院长柳风,在天赋上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黄启铭与柳风,他们两个一个是邪宗的少宗主,与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一个是中域大陆之上的一代传奇,和帝国学院的总院长,在神州大陆之上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但是在修炼一途上,除了天赋之外,心境与过人的意志也是十分重要的。

    但是黄启铭与柳风,在境界上都只是在后天期的时候,步入过一次极境之中,而剑一鸣则在后天与先天期两大境界中,都步入过传说中的极境。

    从这里可以看出,剑一鸣的在修炼上的意志,要比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与帝国学院的总院长柳风更加的强大。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则并不知道,等他离开之后,剑一鸣则并不知道。

    来到帝国学院的禁闭室之后,剑一鸣朝四周打量了一眼之后,发现整个禁闭室中都是空荡荡的,既无桌椅,也无床铺,只是在墙壁的下方有一个坐垫,很显然那些违反了帝国学院院规的内院弟子,就是坐在那个坐垫之上,面壁思过,受罚的。

    剑一鸣来到那面墙壁下方之后,盘膝坐在了坐垫之上,不过剑一鸣盘膝坐下之后,并没有去面壁思过,而是将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身上获得的乾坤戒指取了出来。

    将乾坤戒指取出来之后,剑一鸣从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名灵丹,然后放入了口中,灵丹放入口中之后,剑一鸣当即立即闭上眼睛炼化其中的灵力。

    这枚灵丹在品级上,只是五品中的中品灵丹,在剑一鸣从魔神教教主,与邪宗宗主身上获得的各种丹药中只是下品的一种丹药。

    在剑一鸣收集而来的丹药之中,六品七品甚至是八品的丹药都比比皆是,其中许多在品阶上甚至还达到了上品的程度。

    但是剑一鸣现在就只有,先天期的境界,如果说现在就服用那些高阶的丹药的话,那未免显得有些太过“浪费”。

    所以剑一鸣决定先从这些最低阶的丹药开始用起,至于说那些高阶与上品的灵丹,在等到自己进阶到神玉期之后,突破境界的时候再用。

    在丹药灵力的滋润下,剑一鸣体内的修为在缓缓的增幅着。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在面壁思过的这些日子里剑一鸣几乎每天都服用一枚五阶的中品丹药。

    半个月后剑一鸣从禁闭室中走了出来,在过去的半个月间,他在接连服用了十余枚中品的五品灵丹之后,他的修为已经一只脚步入了神玉期,达到了半步神玉期的境界。

    剑一鸣离开了之后,禁闭室之后,因为考虑到他与兰雨蝶之间的关系,乾姓老者暂时的在天字院之中,为他安排了住处。

    等到住处,安置好之后,天色已经晚了,所以剑一鸣在一切安顿好之后,就决定休息了,在禁闭室的那半个月间,剑一鸣每天做铺垫,早就已经坐烦了,所以见到床铺之后,他感觉特别的亲切。

    但是就在他准备休息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剑一鸣将房门打开之后,发现一道倩影正俏生生的站在房门之外,而这道倩影不是别人,正是兰月帝国的七公主兰雨蝶。

    此时的兰雨蝶似乎经过刻意的装备,已经脱掉了那一身帝国学院内院弟子的服饰。

    穿上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件淡黄色的罗裙,头顶之上带着一根白玉发簪,在月光的照耀下给人一种,别味的惊艳感觉。

    兰雨蝶盯着剑一鸣望了一眼之后,开口道:“怎么本公主,来拜访你,你就不打算请本公主进去坐坐吗”?

    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剑一鸣的眉头一皱,毕竟现在已经是三更半夜了,而兰雨蝶与自己男女有别,如果让她进自己的房间的话,一旦被人撞见的话,到时候,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不过兰雨蝶都已经将话说到这种份上了,剑一鸣如果再将她拒之门外的话,那就显得有些不妥了。

    在盯着四周打量了几眼,确定周边并没有别人之后,剑一鸣这才将蓝月蝶请进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进入房间之后,剑一鸣找了把椅子让兰雨蝶坐下,兰雨蝶坐下之后,望着剑一鸣道:“你现在可是大名人了,不仅在帝国学院举行的选核之中,取得了第一名,还拥有天灵之体中的剑灵之体,更是在后天与先天两大境界中先后步入了,传说中的极境之中,听说现在已经有人将你比喻为帝国学院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

    “认为我们帝国学院的总院长柳风,与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在天赋与心境和意志力方面都比不上你,怎么样,你现在的心中是不是十分的得意,认为神州大陆之上,已经没有一个人是你的对手了”?

    剑一鸣苦笑道:“七公主你说什么话呢,在下怎么敢这般狂妄的认为,在神州大陆之上已经没有一个人会是自己的对手呢”!

    “实不相瞒,此次我之所以会将修炼到极境,和身居身居仙灵之躯中剑灵之体的事情暴漏出来,那完全是身不由己,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低调和让别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天赋与实力”。

    “因为我觉得过分的暴漏自己的真实天赋与实力并不是一件好事,相反还很有可能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兰雨蝶脸色严肃的道:“你知道这点就好了,我来是来告诉你日后在为人处事上,能不张扬的话,还是不要张扬的话,能低调的话,就尽量低调一些”。

    “帝国学院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这里鱼龙混杂,水深龙多,能够进入到内院的学员都不简单,每个人的身后都有着不弱的家族与势力,只不过许多学员身后的家族与势力,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敌对势力”。

    “在加上帝国学院之中,还隐藏有不少,邪宗魔神教与冥族的奸细和内应,如果过分的炫耀自己的天赋与实力的话,就很有可能会招致他们幕后的那些仇家,和与帝国学院敌对势力的暗杀,所以许多天赋优秀帝国学院的学员,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危,都对外隐藏的自己的真实天赋与实力”。

    “还有就是现在虽然许多人都说,你是帝国学院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天才,认为你的天赋要比柳风院长还要优秀,但是你可千万不要认为自己的天赋就真的比柳风院长优秀”。

    “据我所知柳风院长虽然只在后天期的时候,对外公布过自己步入极境的事情,但其实他在武道一途上,步入极境的次数,可绝不仅仅只有这一次而已,只不过为了避免给自己招惹麻烦所以没有对外公布而已”。

    “所以你可千万不要认为自己真的就是帝国学院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一位天才”。

    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兰雨蝶所说的这些事情,他又岂会真的不知道,要知道柳风在中域大陆,甚至于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那都堪称是人族历史上千年以来的一个传奇“。

    那些能够被称为人族历史上传奇的人,各个在修炼上的天赋都可怕的惊人。

    柳风既然能够成为帝国学院的总院长,那说明他不仅在修炼上有着十分可怕的天赋,心境与意志力也同样是十分的惊人。

    像这样的天才,在修炼资源充足的情况下,就是在境界上步入过三四次以上的极境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当别人告诉他,柳风只在后天期步入过一次极境的时候,剑一鸣当时就不相信。

    剑一鸣点头道:“多谢七公主你的好心提醒“。

    接着他话题一挑的道:“敢问公主你的正是的修炼天赋时多少”?

    兰雨蝶白了剑一鸣一眼之后,开口道:“是多少你不必知道的那么清楚,你只需要知道本公主在修炼上的天赋,绝不比武翔与武谢羽差就好了”。

    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剑一鸣点了点头,其实就算兰雨蝶不说,剑一鸣也早就已经看出来,兰雨蝶的修炼天赋绝不比武周帝国的武翔差。

    “那公主,你三更半夜的跑到我这来,该不是就是为了来专程的告诉我这些事情吧”?剑一鸣追问道。

    兰雨蝶摇头道:“当然不是了,如果仅仅只是告诉你这些事情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来到这里的”。

    “我听别人说,你打算要拜在柳风院长的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