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05章 最后的决战
    就在武翔武翔等人在心中谋划该如何来对付剑一鸣的时候,剑一鸣一把将黄启铭身上的储物袋从,他的腰间取下,然后将他推向邪宗的众人。

    毕竟按照黄启铭与邪宗九大少堂主之间达成的约定,只要邪宗修士帮助他收集够八千万的贡献值的话,自己就放了黄启铭。

    黄启铭虽然是邪宗的少宗主,本身也不是拿的什么正人君子,但无论是邪道修士也好,正宗的人士也罢,只要他们许下了诺言就不敢去轻易违背的,因为一旦违背了自己的诺言的话,就会在心境上留下破绽,从而进一步影响到自己日后的修炼。

    这点即便剑一鸣已经两世为人,在上一世的时候,还是神州大陆之上,独一无二的神灵,却也同样不敢去轻易违背的。

    不过在剑一鸣将黄启铭推向众人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掌来,狠狠的印在了黄启铭的后背之上,这一掌剑一鸣绝对是使出了全力,下了狠手。

    与邪宗修士达成约定的时候,剑一鸣只是承诺不伤黄启铭的性命,却并没有承诺不对他出手。

    而刚刚那一掌剑一鸣绝对是使出了全部的实力,一掌下去即便黄启铭死不了,他体内的经脉也绝对会被废掉,和造成难以修复的伤害。

    只要废掉了黄启铭体内的经脉的话,不仅可以让他修为尽失,同时还可以让他日后无法修炼,只要黄启铭日后无法修炼,那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这样即便真的能够活下去,日后也不会在对剑一鸣造成什么威胁了。

    如此一来剑一鸣既不会违反了自己的约定,同样也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后患。

    但是就在剑一鸣的手掌落在黄启铭身上的那一刻,一层白色的光芒突然在黄启铭的身上浮现而出,替黄启铭挡下剑一鸣掌中的绝大多数掌力。

    “替劫符”。见到黄启铭身体表面之上,浮现出的那一层白芒,剑一鸣的眉头顿时一皱。

    “替劫符”在神州大陆之上,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符咒,这种符咒本身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却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张贴在身上之后,在修士遇到危险情况的时候,会自动激发其中的能量,来保护修士的性命。

    可以说”替劫符“是修士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一种后手,当然“替劫符”在威力与品级上也有高低之分。

    刚刚黄启铭使用的那一张“替劫符”,在品级上也只能算作很低等的那一种,但是却让他从剑一鸣的手下捡回了一条命。

    “哇”!“替劫符”虽然,替黄启铭挡下了剑一鸣掌中大部分的掌力,但是仍然有一部分掌力透过“替劫符”的防御重重的撞击在了黄启铭的身上。

    感觉到,从后辈处传来的巨力之后,黄启铭的身躯猛地向前方跌倒了过去,喉口一甜,再次忍不住张口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不过纵然如此他依旧是紧紧的咬着牙齿,用剩下的一直手,将掉落在地面上,自己的手掌,与那条臂膀捡了起来。

    黄启铭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魂灵期,生命力要比普通人和那些低阶的修士,强盛的多,所以纵然自己的的那条手臂与手掌,早在十日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被砍下来了。

    但是在回到邪宗之后,只要有充足的灵丹妙药的话,依旧可以重新续接上去。

    “少宗主”“少宗主”。

    血晶晶等几位邪宗的少宗主急忙走过来,将黄启铭从地上搀扶起来。

    从剑一鸣的手下逃过一劫,但黄启铭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高兴之意,相反他的心都在滴血,刚刚剑一鸣将他推过来的那一霎那。

    将他身上的储物袋给取走了,那储物袋中不仅储存有他修炼的功法,和他平时经常使用的物品与宝物。

    更重要的是,储物袋本身就是一件十分难得的宝物,邪宗虽然是人族的十大宗门之一,在邪道之中与魔神教号称是泰山北斗。

    但储物袋在邪宗之中同样是屈指可数。

    在邪宗之中,除了邪宗的宗主之外,拥有储物袋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

    就连许多德高望重的邪宗长老,与十大堂中的好几位堂主,都不具备有储物袋。

    而自己身上的这个储物袋,在储存面积上也只是最低等的那种,并且还是当初他在成为了邪宗的少宗主之后,通过苦苦的哀求之后,邪宗的宗主才赏赐给了他一只。

    所以黄启铭对这只储物袋也一向是视若珍宝,可以说这件储物袋可以说是他身上,除了他的性命之外最珍贵的一件宝物。

    但如今这只储物袋却被剑一鸣给取走了,这当着比十天之前见一面挥剑砍了他一条手臂的时候,还难过万分。

    黄启铭用剩下的一只手中,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痕之后,望着剑一鸣满脸狰狞的道:“可恶赶快把储物袋还给我”。

    剑一鸣微微一笑道:“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是有代价的,刚刚我既然饶了你一命,这只储物袋就用来当作交换你性命的报酬吧”!

    在密室之中的时候,剑一鸣虽然已经从邪宗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人教主的身上,得到了一枚初级的储物戒,和一只上品的储物袋。

    而且世界之灵也承诺在选核结束之后,世界之灵也承诺传授自己乾坤戒的炼制方法,但无论是乾坤戒,还是储物袋全部都是十分罕见的空间容器。

    这只储物袋虽然只是那种最低等的初级储物袋,但是即便是许多天劫级别的大修都不具备,所以自己纵然用不上,但是如果用来赏赐自己的手下,和其他人的话,那是最合适不过的。

    “你”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黄启铭气的当真是全身发抖,作为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的心境一向是很好的,但是这次却当真是被剑一鸣给惹火了。

    黄启铭对身后的邪宗众人下令道:“邪宗众人听令,无论是谁只要能够杀得了剑一鸣的话,回到邪宗之后,就可以成为,邪宗弟子之中,成了我之下,二号人物的存在”

    而剑一鸣与韩雀。李乾与三大帝国的其他修士似乎也知道,接下来将会与邪宗的家伙之间,爆发一场恶战,一个个全都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但是黄启铭的命令,还没有下达完毕,就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空中一掠而过。

    白色的身影所过之处,邪宗的修士全都无一例外的化作了,晶莹的冰雕。

    在接连冰封了十余位邪宗的修士之后,这道身影最后来到了,那名白衣女子面前,然后伸出一根芊芊玉指,冲着那三名正在押解白衣女子的邪宗神玉期修士一点之后,在他们的头顶之上顿时有着白色的“鹅毛”飘落而下。

    那些名邪宗的神玉期修士砸遂不及防之下,被这些“鹅毛”触碰到身体之后,全身都化作了晶莹的“人形冰雕”。

    白色的身影袖口轻轻一抚之后,数道剑气从她的袖口之中飞掠而出,击打在那几道“人形冰雕”之上。

    咔!咔!咔!“人形冰雕”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道道的裂痕,最后咔!的一声化作了满地的冰渣。

    接着白色的声音抓住白衣女子的肩膀,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方倒退而去。

    而这道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不是别人魔神教圣女梦冰琳。

    梦冰琳在带着那名宋姓女子向后退了十多丈之后,这次停了下来,将宋姓女子身上的封印解开之后,问道:“宋姨,你没事吧”?

    从那些邪宗家伙的手中逃出来之后,宋姓女子这才在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对梦冰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从梦冰琳现身再到,宋姓女子被救走,这中间只不过短短几十个吮吸的时间而已,但是就在这短短几十个瞬息的时间,邪宗残存的三百余名修士,就又有十余人命丧在梦冰琳的手中。

    而且全部都是拥有神玉和半步神玉期的精锐。

    心中原本就怒火冲天的黄启铭见到,这一幕心中的怒火顿时更胜,望着梦冰琳怒声道:“梦冰琳上次被你侥幸给跑了,现在你居然还敢现身这次你不会再有那么好运了”。

    梦冰林冷声道:“黄启铭,上次你们邪宗偷袭我们神教,和本圣女的仇,这次我们也该好好的算一算了吧”!

    话落之后,远处隐藏在山林之中,魔神教残存的数千名修士顿时从密林之中现身而出,接着以半月形的阵营,朝着剩下的邪宗修士合围而来“。

    见到突然现身而出的,魔神教修士之后,黄启铭那原本怒火冲天的头脑顿时也冷静了许多。

    现在的邪宗修士虽然还有三百多人,而且几乎个个都是拥有神玉期与半步神玉期的精锐。

    但是包括他与剩下的九大少堂主在内的,绝大多数邪宗修士,全都有不轻的伤势在身,反观魔神教方面不仅在人数上占据有绝对的优势,而且大多数人现在都处于巅峰的状态,并无一丝一毫的伤势在身。

    如果真的要和魔神教的那些家伙进行硬拼的话,对于邪宗修士来说将是十分不利的事情,闹不好就连最后剩下的这几百人恐怕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走”望着那正在朝邪宗修士,快速聚拢而来的魔神教人马,黄启铭大喝了一声之后,与剩下的九位少堂主,带着残存的邪宗人马朝着不远处的密林逃遁而去。

    而魔神教的修士则穷追不舍,双方在相互追逐了数十里的距离之后,魔神教的人马最终还是追上了邪宗的人马。

    双方顿时在密林之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无论是邪宗还是,魔神教都是神州大陆之上底蕴深厚,屈指可数的大宗门,在加上,双方全部都是瑕疵必报的黑道门派,所以八大帝国的修士,自然不会有兴趣去介入他们之间的恩怨厮杀。

    对此剑一鸣倒并不担心梦冰琳的安危,毕竟现在魔神教不仅在数量上是邪宗的数倍,而且那些有能力与梦冰琳过招的黄启铭,和邪宗剩下的九位少堂主,都已经被自己,或者是在和五大帝国修士的交手中,受了重伤。

    所以剑一鸣可以预料的到的是,这次魔神教与邪宗之间的对决将是一场单方面的厮杀。

    剑一鸣对旁边的,李乾与韩雀道:“现在,距离选核结束,已经只剩下大约两天的时间了,只要我们能在这最后的两天时间内守好贡献碑,不让其出现什么变化的话,日后我们三国在面对,武周与西楚等国的时候,就可以反败为胜了”。

    韩雀对剑一鸣点头道:“放心在这最后的两天时间内,我们一定会守好贡献碑,绝不会让你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李乾也开口道:“不错,武周帝国的那些家伙,想要在剩下的两天时间里,反败为胜的话,也要想问问我们李唐帝国的修士答不答应,想要靠近贡献碑的话,就要从我们的尸体之上踏过去”。

    嗯!剑一鸣点了点头,不过韩雀与李乾的话虽然说的信誓旦旦的,但是其实所有的人都明白,武翔与楚平等人,绝对不会就这样坐视武周与西楚等国,在此次的选核之中大败皆输,而无动于衷。

    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

    三大帝国的修士一个个全都谨慎戒备,小心的警戒着四周的一句一动。

    突然前方人头涌动,在武翔与楚东等人的带领下,数千名武周与西楚等国的修士冲这里合围而来。

    兰月,李唐与韩汉等三大帝国的修士见状全都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武翔与楚东等人带领五大帝国残存的数千名修士,来到山峰下之后。

    武翔望着李乾与韩雀道:“李乾。韩雀我们此次要针对的剑一鸣与兰月帝国的家伙,就算最后真的有国家被撤销,也是兰月帝国,而不是你们,所以你们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带着你们各自帝国的修士离开”。

    韩雀闻言微微一笑道:“武翔,你说的倒轻巧,你看我们韩汉帝国是那种会抛弃盟友的人吗”。

    李乾也道:“不错,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李唐。韩汉与兰月帝国之间是盟国的关系,如果在危机关头背信弃义,扔下同伴的话,日后其它的帝国会怎么看待我们兰月帝国,我们兰月帝国,又如何在东南区域立足”。

    韩雀与李乾并非是真的想要为兰月帝国,而与武周与西楚等国为敌。

    而是八大帝国中,李唐。韩汉与兰月三大帝国是盟国,武周与西楚等五国是联盟关系,双方与各自的盟国之间,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李唐。韩汉与兰月三国联起手来,在面对武周与西楚等五国联盟的时候,还勉强能有自保之力。

    如果真的任由,武周与西楚等国,将兰月帝国搞垮的话,剩下的李唐与韩汉也将无力单独对抗武周与西楚等国,这样距离他们自己覆灭也将不远了,所以为了各自背后的帝国,他们必须与武周与西楚等国进行拼死一战。

    武翔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去,和兰月帝国的那些家伙,一起去死吧”!

    “给我杀”!

    话音一落,武周。西楚与兰月和李唐等八大帝国的数千名修士,顿时在在贡献碑的山峰之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武周。与西楚等国的修士虽然在与邪宗修士的厮杀中,战死了大半,但是残存的修士依旧有三千人左右。

    而兰月与李唐。韩汉三大帝国的修士加起来则就只有不到两千人而已。

    所以从战斗一开始,兰月与李唐三大帝国在,武周与西楚等国的攻势下就处于绝对的下方。

    甚至就连韩雀,与李乾都被数名百小王之上的天才,与神玉后期的修士,联手围攻。

    剑一鸣有心去助他们一臂之力,但是此刻他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被五小皇剩下的武翔。楚东。赵乐与闽勾等人联手围攻。

    如果仅仅只是武翔与楚东等人的话,剑一鸣凭借这一己之力倒也足以应对,但是除了武翔与楚东等人之外,还有将近二十位,百小王中的天才也参与到了围攻他的行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