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挟持黄启铭
    兰雨蝶没有说话,但是她脸上的得意之色却在明显不过了。

    此刻她的心中甚至已经有些抱怨,自己的另一位好姐妹,宋明月为什么不在这里,如果她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羡慕自己找到了一个这么优秀的未婚夫的。

    兰雨蝶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在帝国学院这种天之骄女云集的地方,兰雨蝶与其她的女子一样,同样喜欢与身边其她的女子进行攀比。

    而她们进行攀比的方法,最主要的就是看谁找到的男友更加的优秀。

    兰雨蝶与兰桑桑,柳青青。宋明月三人虽然号称是帝国学院内院的四大美人。

    但在四人在帝国学院的内院之中,同样也有高低排名之分。兰雨蝶也只不过是比自己的八妹兰桑桑略胜一筹而已。

    至于说比起,柳青青与宋明月,自己则是远远不如的。

    尤其是宋明月,不仅天赋好,相貌在四人中也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帝国学院之中除了有大量的天之骄女以外,还有为数不少的男性天纵奇才,在这些天纵奇才中,有不少都是中域大陆神玉榜上,排名比较靠前的天才。

    而内院的四大美女自然也就是这些天纵奇才重点追求的对象。

    所以内院的四大美女与经常以,谁的追求者更加优秀,来彰显自己在内院之中的地位。

    四人中兰桑桑的排名最低,她的追求者,天赋最高的一位,在神玉榜上也仅仅只是排名第九十位而已。

    兰雨蝶在论相貌与天赋的话,要胜上兰桑桑一筹,却也强不到那里去。

    柳青青作为院长柳风的孙女在四人中的地位,可以说是最高的一位,不过纵然如此,在追求者方面,她也依旧比不上宋明月。

    宋明月的虽然是从中域之外的地方,来到帝国学院的,但是由于她的相貌在四人中是最美的一位,在加上她的性格比较温和,待人谦虚没有什么傲气。

    所以她的追求者在神玉榜中,不仅有大量神玉榜上的绝顶天才,还有为数不少,在魂灵榜与分灵榜上排名靠前的绝顶天才。

    甚至于就连许多中域之外,大名鼎鼎的天才,都在不留余力的追求宋明月。

    在四人中,兰桑桑,追求者中最优秀的,在神玉榜中排在九十名左右,兰雨蝶的追求者最优秀的在神玉榜中排在第五十八位。

    柳青青的追求者在神玉榜中最优秀的一位,在神玉榜中则排在四十位左右。

    而宋明月的追求者则有好几位都是在神玉榜中排名前十的天才,所以四人在内院中,宋明月排在第一位,柳青青排在第二位,兰雨蝶排在第三位,兰桑桑则排在第四位。

    被宋明月和柳青青给压着,兰雨蝶的内心自然是十分的不服气,一直想要找机会扳回面子,超越柳青青和宋明月,但却一直没能如愿。

    但没想到与剑一鸣之间一次各取所需的假订婚,却给她整租了面子,要知道剑一鸣现在虽然还只有先天期的修为,但是他却是在后天期与先天期两大境界中接连两次跨入传说中极境的天才。

    要知道极境在神州大陆与武者中,那根本就是传说中的存在,能够跨入这种等级的,无一例外在神州大陆之上全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

    帝国学院的院长柳风,与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他们虽然都在后天期的时候,步入过极境之中,但他们两个一个是帝国学院的院长,和神州大陆人族历史上千年以来的传奇。

    另一个则是邪宗的少主,和在中域三大王者中排名第一的存在。

    而剑一鸣虽然没有前两者那样的名气与地位,但却在后天期与先天期两大境界中相续步入到了极境之中,这样的天才放眼中域,甚至是整个神州大陆之上恐怕都很难找出第二个。

    嘻嘻!既然他有这么优秀的天赋,等选核结束了之后,我就立刻回兰月帝国去,求父皇为我们两个赐下婚约吧!

    我和他之前,达成各取所需的约定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兰雨蝶的心中这时候,竟然萌生了和剑一鸣真订婚的想法,毕竟剑一鸣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天赋,放眼整个中域大陆之上,都很难找出第二个。

    当初她之所以不愿意嫁给,武周帝国的武谢羽,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她觉得武谢羽的天赋还不够优秀,根本就配不上自己。

    但是现在剑一鸣所展现出来的天赋,不仅在中域大陆之上很难找出第二个,甚至于放眼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都绝对可以算作最顶尖的天才,如果她不把握好机会的话,就很有可能会被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另一边,黄启铭的身子在猛地向后倒退了两丈之后,重重的栽倒在了地面之上。

    邪宗的九大少堂主与其他的邪宗人马,都向黄启铭飞奔而来,想要将他救走,但是就在他们离开离黄启铭还有丈许距离的时候,剑一鸣率先感到黄启铭的身边,将黄启铭从地面上拉起来之后,将裂石剑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邪宗无情堂的少堂主血晶晶望着剑一鸣道:“识相的赶快放了我们少主,不然的话,我们邪宗是不会放过你的”。

    对于血晶晶的威胁,剑一鸣犹若未闻,望着邪宗的众人道:“立刻后退,不然我就将他的手掌砍下来”。

    邪宗的人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并没有一个人向后退,他们压根就不相信,剑一鸣真的敢伤黄启铭。

    见到邪宗的人,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向后退,剑一鸣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芒,举起裂石剑之后,沧啷一声真的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将黄启铭的一只手掌给直接削了下来。

    啊!一只手掌被剑一鸣砍下,黄启铭的口中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将黄启铭的手掌砍下来之后,剑一鸣望着邪宗的众人道:“给我向后退,不然我就把他的一条臂膀砍下来”。

    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邪宗的众人面面相嘘,但依旧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向后退。

    剑一鸣见状眼中闪过一丝不耐,挥起长剑来,直接将黄启铭的另一条臂膀给砍了下来。

    啊!从黄启铭口中传出凄厉的惨叫声直接传到了几公里之后,从他臂膀的伤口上溅出的鲜血直接溅到了剑一鸣的脸颊上,不过剑一鸣的神情却并没有任何的波动。

    而正通过各种途径将眼前这一幕看在眼中的八大帝国的修士,在见到了剑一鸣的手段之后,不由得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作为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可不是一个孤家寡人,他的身后代表的是整个邪宗,如今剑一鸣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去**裸的羞辱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羞辱的已经不单单只是黄启铭一个人了,而是整个邪宗。

    他这样的羞辱黄启铭,难道就不怕事后受到邪宗的报复吗?

    许多人的心中这时候都萌生了这样的想法,人们不明白,剑一鸣不敢去冒犯梦冰琳与魔神教,为什么就敢来冒犯黄启铭与邪宗呢!

    而邪宗的众人这时候,都被剑一鸣这冷酷和果断的手段给惊呆了,一时间全都愣在了原地更没有按照剑一鸣的要求向后退。

    “向后退不然我就把他的丹田,直接从身上抹去”。剑一鸣威胁的话语在次从口中吐出。

    但邪宗的人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依旧是没有人向后退。

    “向后退,按照他的要求向后退,快这是命令”。

    一道声音,突地响起,而发出这道声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将自己的手掌与臂膀从身上砍下来之后,邪宗之中有灵丹妙药,可以帮他续接上。

    但是如果将他的丹田抹去的话,从今往后不仅没有办法在继续修炼,甚至于就连他之前的修炼都要彻底的废掉了。

    从此就要彻底的变成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废人了,届时即便邪宗之中有再多的灵丹妙药,也不可能帮他将丹田重新塑上。

    黄启铭的心中,此刻憋屈无比,作为邪宗的少宗主,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如今却像战俘一样,被剑一鸣押在手中用来要挟邪宗的众人,还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众将自己的手掌与臂膀给一剑一剑的砍了下来。

    黄启铭深知这件事现在恐怕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南区域,用不了多久整个中域的人们都会知道,邪宗的少宗主被一个先天后期的小子,当着众人的面给一剑一剑的砍下了手掌,和臂膀。

    如果不杀剑一鸣一雪今日之耻的话,日后在邪宗甚至是整个中域大陆之上,他恐怕就永无抬头之日了。

    听到黄启铭的话之后,邪宗的众人,这才按照剑一鸣的要求,向后倒退了数丈。

    在确定在距离上,邪宗的人已经没有办法对自己发动偷袭之后,剑一鸣的心中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邪宗的众人在向后倒退了五丈之后,这才停下了脚步,邪宗无情堂的少堂主血晶晶望着剑一鸣冷声道:“剑一鸣立刻放了我们少主,只要你肯放了我们少主,回到宗门之后,我会向本宗的高层说情化解你与本宗之间的恩怨”。

    剑一鸣冷声道:“少给我来这套,想要从我的手中换回黄启铭的话,就立刻拿八千万贡献值来交换”。

    什么八千万贡献值。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邪宗众人的脸色全都齐齐的一变。

    邪宗无情堂少堂主血晶晶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望着剑一鸣道:“你不觉得你的这个要求有些太无理了吗,我们又不是你们八大帝国的修士,我们的身上怎么会有贡献值,你要别的物品的话,我们或许可以给你,但是你想要贡献值的话,我们的身上却是一点也没有的“。

    剑一鸣用剑指着不远处的武周与西楚等国的修士道:“你们的身上没有,但他们的身上却又”。

    “你是说。。。。。。。。。。。。。。。。。。。。。。。”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血晶晶的脸色顿时一变。

    剑一鸣道:“不错,我要你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在十天之内,从除兰月,李唐与韩汉之外,另外五大帝国修士的身上,给我搞到八千万的贡献值,不然的话,即便你们能够从我的手中,将黄启铭从新夺回去的话,所能得到的也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剑一鸣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将黄启铭拿下,为了就是利用黄启铭来威胁邪宗的众人,要他们来帮自己收集贡献值。

    现在距离结束选核结束,已经只剩下不足半个月的时间了,想要在半个月的时间依靠他和兰月帝国的修士,收集到一千五百万的贡献值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有邪宗的人去收集的话,那就不同了。

    邪宗的人在人数上虽然就只有区区的数千人,但是其中有超过半数的人都有神玉期的修为,剩下的一般绝大多数也都是,先天中后期,甚至是半步神玉期的修士。

    在实力上足以跟武周与西楚等五大帝国的修士对抗。

    所以剑一鸣这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黄启铭拿下,如果邪宗的人可以在十天之内收集到八千万的贡献值的话,不仅可以帮兰月帝国拿到八大帝国排名的第一名,甚至还可以帮助韩汉与李唐帝国,拜托垫底的命运。

    血晶晶盯着剑一鸣冷声道:“剑一鸣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如果将我们邪宗逼急了的话,不仅你本人没好果子,甚至于就连身后的家族与帝国,恐怕都逃脱不了我邪宗的惩罚”。

    血晶晶的后半句话中,已经明显带有浓浓的威胁之意了,邪宗虽然有与八大帝国相抗衡的实力。

    但五大帝国的那些家伙,也不是吃素的,而且对方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如果硬拼的话,即便真的能够为剑一鸣收集到八千万的贡献值,邪宗的人马也必定会伤亡惨重。

    而此次进入仙宗谷的邪宗修士,每一个都是从邪宗的弟子之中经过千挑万选的精锐弟子,如果打量大量伤亡的话,对于整个邪宗来说,都将是巨大的损失,所以对于剑一鸣的要求不到最后迫不得已的话,邪宗是不论如何也绝不会妥协的。

    而剑一鸣对于血晶晶的话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将剑尖对准黄启铭丹田的位置,冷声道:“再说一遍按不按照我的说的话去做”。

    话落之后,裂石剑剑尖深深的刺进了黄启铭的皮肉之中,只要在稍稍的深刺几分,就可以直接将黄启铭的丹田给一剑抹去。

    “去,按照他说的话去做快去”。

    在察觉到剑一鸣手中的长剑,已经逼近了,他的丹田之后,黄启铭冲邪宗的另外九位少宗主,和邪宗的众人吩咐道。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血晶晶与邪宗的另外几位少堂主在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血晶晶猛地一咬牙道:“好,你的要求我们可以答应,但你需要用自己的心魔起誓,在我们将你索要的贡献值给凑齐了之后,你绝不可以伤我们少主的性命“。

    剑一鸣道:“可以,我可以在这里以自己的心魔起誓,如果你们帮我收集够足够贡献值的话,我绝不会伤黄启铭的性命,但是如果在十天之内,你们没有帮我收集够八千万的贡献值的话,就休怪我,不遵守誓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