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99章 剑意化形
    黄启铭望着剑一鸣道:“不错,这是傀儡,这具傀儡是我用你们帝国学院那位柳风院长的高徒金石的身躯制造而成的”。

    “金石在你们帝国学院之中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存在,在中域大陆的神玉榜上也有着很高的排名,是我亲手将他送上西天”。

    “他在活着的时候,肉身的强度就可以力抗数万斤的攻击力,在魂灵期之下罕有敌手,我在将他制成傀儡之后,他的肉身强度更胜一筹,既然你一心想要拜入帝国学院之中,那我就让你们那位院长的高徒送你上西天,也算是成全了你的一桩心愿”。

    剑一鸣张口吐出一口血沫之后,望着黄启铭道:“就凭区区一具傀儡就想杀我,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别说他现在已经死了,就算他还活着站在这里我也照样不惧”。

    说罢之后,剑一鸣的裂石剑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阵阵耀眼的光芒,这些光芒聚集在一起之后,凝聚成了一柄巨大的金色光剑。

    “破魔诀”剑一鸣大吼一声之后,使出了“夺命九剑决”中的第四式,“破魔诀”。

    咚!金色的光剑劈在傀儡上之后,顿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响声,但是预料中将傀儡一剑劈成两段的情景并没有出现,相反金色的光剑被傀儡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层青金交错的光芒,给挡了下来。

    金色的关键非但没有将傀儡给斩成两段,相反双发在僵持了片刻之后,金色的光剑骤然消散。

    剑一鸣的身形也被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给震得向后倒退了数步。

    想不到这具傀儡的防御力居然这么强大,望着傀儡身体表面那层青红交错的光芒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神玉期与前两个境界最大的不同在与,除了修为之外,**的强度,可以在更大的程度上决定修士实力的强弱。

    在神玉期中,修士将肉身的强度遂炼到可以抵御千斤攻击力的程度的时候,身体表面之上会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芒。

    修炼到可以低于万斤攻击力的时候,会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蓝芒。

    修炼到可以抵御三万斤以上的攻击力的时候,会浮现出一层青芒,修炼到达到十万斤以上的攻击力的时候,会浮现出一层金芒。

    而十万斤以上的抵御力,就是神玉期中的极境。

    “破魔诀”是“夺命九剑决”中的第四式,剑一鸣的修为突破到先天期的极境之后,“破魔诀”的威力更是跟着大增了许多,剑一鸣原本以为凭借这这一剑绝对可以将眼前的傀儡给一剑劈成两段。

    但让剑一鸣没想到的是,在受了自己“破魔诀”的全力一击之后,这具傀儡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它的防御力当真是要远在自己的意料之上。

    黄启铭望着剑一鸣讥讽道:“剑一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剑一鸣的眼中闪过一缕寒芒,冷声道:“那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看看今天到底是谁的死期”。

    说罢之后剑一鸣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全身的灵力陡然运转了起来,大吼了一声:“斩妖决”。

    既然“破魔诀”没有办法破开眼前的这具傀儡,剑一鸣就施展出了“夺命九剑决”中的第五式,“斩妖决”。

    “斩妖决”所需要的灵力要比“破魔诀”庞大的多,不过剑一鸣在将境界突破到先天期的极境之后,体内灵力的凝厚程度已经大增了许多,所以“斩妖决”倒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剑一鸣心念一动之后,裂石剑之上再次浮现出了光芒,不过这次浮现出的,既不是白芒也不是蓝芒和金芒,而是一股股的黑芒。

    这些黑芒在一阵闪烁之后,像“破魔诀”一样凝聚成了一柄巨大的光剑,只不过光剑的颜色是黑色的,而从光剑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比起“破魔诀”的金色光剑更是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去死吧!剑一鸣大吼一声之后,挥起巨大的黑色光剑朝着傀儡一剑斩了过去。

    黄启铭自然也发现剑一鸣施展的这一招,要远胜之前的那一剑,眼中浮现出一股凝重之色,心念一动之后,傀儡举起了两条粗大的手臂挡在了身前。

    轰!黑色的光剑劈在傀儡的双臂之上之后,与傀儡周身的那股青红交错的光芒,顿时交织在了一起。

    在僵持了片刻之后,傀儡身上的那股青红交错的光芒,开始一点点的消退,最后彻底的消失不见,就在傀儡消失不见的那一刻,傀儡顿时被剑一鸣给一剑劈成了两段。

    就在傀儡被一剑劈成两段的那一刻,黑色的光剑也跟着消耗殆尽,不过剑一鸣并没有就此罢手,而回挥动着裂石剑,直接朝着不远处的,黄启铭刺了过去。

    不拿下黄启铭他誓不罢休。

    黄启铭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剑一鸣的辣手难缠的程度要远在他的意料之上,原本他以为只要自己将傀儡寄出来之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剑一鸣拿下。

    岂料将傀儡寄出来之后,非但没能将剑一鸣拿下,反而就连傀儡都被剑一鸣给一剑毁了。

    不过望着正朝自己扑来的剑一鸣,黄启铭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恐惧之色。

    他的手中还有最后一张底牌,这张底牌他原本并不想亮出来,因为一旦被人给发现他有这张底牌的话,很有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在有所保留了。

    “少宗主”“少宗主”

    邪宗十大堂的另外九大少堂主见到黄启铭遇到了危险,全都脸色一变身形一动之后,就欲冲上前去,将剑一鸣挡下来。

    但黄启铭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望着正在朝自己快速冲来的剑一鸣冷声道:“剑一鸣我不得不说的是,你却是很强,能够以先天后期的实力,将我逼到这种程度,我出道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见“。

    “即便是在我们邪宗十大堂的少堂主,在实力与天赋上都不如你,如果再给你两年的修炼时间的话,就算是我恐怕都很难在耐你如何,但可惜的是,你没有这个机会了,能够逼我使出这招你也算死得其所了”。

    “剑意化形”

    说完之后,望着正急速朝自己冲来的剑一鸣,黄启铭心念一动之后,一柄巨大的剑形虚影,猛然从他的头顶上浮现而出。

    由于事发突然剑一鸣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更来不及停下自己的脚步。

    当剑一鸣冲到剑形虚影的攻击范围之后,黄启铭大吼了一声:“去死吧”!

    剑刑虚影顿时调转剑身朝着剑一鸣扑了过去。

    剑一鸣见状脸色一变,急忙将裂石剑挡在了身前。

    铛!一阵巨响声传来之后,剑一鸣只感觉一阵巨力从自己的双臂之上传来,刚刚还大占上风的剑一鸣,对视被那股剑意化形给压制的动弹不得。

    唉!见到这一幕之后,无数正在通过各种途径将这一幕看在眼前的人们全都齐齐的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作为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黄启铭自从出道之日起,就一直以生来无敌所著称,出道的这么多年来,在与其他大大小小交手的数百场战斗中从来没有输过一次。

    即便是许多在境界上比他高出一个境界的老一辈修士,都没有办法战胜他,甚至不是他的对手。

    黄启铭也因而与梦冰琳和柳青青并称为中域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

    刚刚剑一鸣在与黄启铭交手的时候,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期待,只要剑一鸣击败了黄启铭的话,从此之后就可以名镇整个中域。

    虽然黄启铭为了进入仙宗谷中,已经施展秘法将自己的境界压制在了神玉期,实力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剑一鸣同样也只有先天后期的境界,所以只要剑一鸣击败了黄启铭的话,从此之后就可以名镇整个中域,甚至是具备成为中域大陆新一代王者的资格。

    但事实却是人们还是有些太高看剑一鸣了,现在的剑一鸣在黄启铭的身前依旧有不小的差距。

    仙宗谷外,正通过古镜观看剑一鸣与黄启铭交手的八大帝国修士,有人道:“唉,说到底剑一鸣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战胜邪宗少主黄启铭啊”!

    另一人道:“别忘了黄启铭不仅是邪宗的少宗主,还是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在整个中域大陆之上能够在天赋与势力上与黄启铭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帝国学院院长柳风的孙女柳青青,与魔神教圣女梦冰琳罢了“。

    “如果他真的能这么容易被人击败的话,那就不会成为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了”。

    “不过剑一鸣能够以先天后期的修为,将黄启铭个逼到这种程度,还实在是了不得啊,如果再给他几年的时间的话,他未必就不能胜过黄启铭一头,可惜他没机会了”。

    “是啊,剑一鸣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让黄启铭感受到了威胁,他是不会再给剑一鸣有成长下去的天赋的”。

    在黄启铭头顶上浮现出剑意化形的那一刻,无数正在这场战场战斗的人们都惊呆了。

    一人道:“那。。。。。。。。。。那是剑意化形。。。。。。。。。”

    另一人道:“不错,那是剑意化形,想不到传闻居然是真的”。

    剑意化形是剑道修士利用,剑意凝聚出来的形体,一般来说只有剑道修士的修为达到了,天劫期的剑道大修,才可以凝聚出剑意化形。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如果剑道修士,在步入天劫期之前,在某个境界中步入到极境的话也可以多多少少的施展出一些剑意化形。

    黄启铭在后天期的时候,曾经步入到过,极境之中,在加上他本人还是一位剑道修士,所以自然也就可以施展出剑意化形。

    原本黄启铭并不想施展这一招,毕竟每一个能够在境界上踏入极境的人,论修炼天赋的话,放眼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

    修炼天赋好,对自己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对于自己的敌人和竞争者来说,就未必了。

    展现出来的天赋越强,对与自己的那些敌人和竞争着来说,威胁也就越大。

    如果被他的那些敌人和竞争者知道他曾经步入过极境的话,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对自己出手,阻止自己成长起来,因此黄启铭也就一直没有对别人公布过自己在后天期的时候,步入过极境的事。

    纵然有一些关于这方面的流言蜚语,却也没有证据,但是现在他不暴露出来也不行了。

    “有人道: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传闻称,黄启铭在后天期的时候,步入过极境,只不过他本人对此即未否认,也没有承认,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确认,他到底有没有在后天期中步入极境,现在他既然施展出了剑意化形,那就说明他在后天或先天期的时候,至少有一次踏入了极境之中”。

    另一热道:“唉!极境对于我们武者来说,一直以来都是传说中的境界,目前已知步入过极境的人,那就只有帝国学院的院长柳风一人,不过柳风院长可是我们人族历史上千年以来的传奇”。

    “黄启铭既然能够在后天期的时候,步入极境,那说明他的天赋已经可以与柳风院长相堪美了,不愧是中域大陆年轻一大中的三大王者之一”。

    在黄启铭施展出,剑意化形的那一刻,远在东灵国封国国都之中的,东灵王剑刑,与剑一鸣的母亲秦妃脸色全都是猛地一变。

    兰月帝国国君,剑刑的脸色更是苍白无比,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现在的他已经将剑一鸣当作是兰月帝国日后翻身的唯一希望了,如果剑一鸣真的就这样死在黄启铭手中的话,将对兰月帝国造成不可估计的损失。

    另一边邪宗十大堂的另外九位少堂主,见到黄启铭利用剑意化形压制住了剑一鸣之后,全都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脚下的步伐也就跟着放慢了,刚刚他们之所以赶来支援黄启铭,那是因为他们觉得单凭黄启铭一人之力无法战胜剑一鸣,现在黄启铭既然利用剑意化形,将剑一鸣给压制住了了,那么还是让他凭借自己一人的力量战胜剑一鸣的好。

    心境对于修士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他们出手相帮的话,纵然能够更快的战胜剑一鸣,但是黄启铭也必定会因此而在心境上留下阴影,甚至会影响到日后的修炼。

    望着正在被自己剑意化形压制住的剑一鸣,黄启铭冷笑道:“剑一鸣这场较量最终还是本少主笑到了最后,如果在给你几年的修炼时间的话,你或许真的有实力与本少主一较高下,但可惜的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听了黄启铭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道:“我看未必吧,现在就说谁笑到了最后的话,恐怕还有些为时过早吧”!

    话落之后,剑一鸣的头顶之上也猛然浮现出了一道剑形虚影。

    剑刑虚影浮现出来之后,剑一鸣心念一动之后,他头顶上浮现而出的剑刑虚影猛然朝着黄启铭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