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97章 再战黄启铭
    那些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在剑一鸣的八大帝国与帝国学院的高层们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脸上全都露出了失望之色,对于剑一鸣的话他们倒是没有疑心。

    毕竟魔神教和邪宗都是曾经在神州大陆之上,称霸长达千年之久古老宗门与教派,他们教主与宗主留下的宝物之中一定少不了,珍贵的灵丹妙药,如果剑一鸣真得到了他们留下的宝物的话,那么他现在的修为,必定已经达到了,神玉期,魂灵期甚至是分灵期。

    而绝不仅仅只是现在的先天后期。

    黄启铭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虽然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料到剑一鸣十有**,破不开密道之中的阵法禁止。

    但是在听了剑一鸣的亲口回答之后,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是被一股巨大的失落充斥着。

    不过纵然如此,他的心中依旧抱着一丝剑一鸣是在欺骗他的侥幸心理,对剑一鸣道:“你究竟有没有骗我,待会等我将你拿下搜一下你的身之后就知道了”。

    剑一鸣冷笑道:“想要搜我的身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黄启铭不在废话,从腰间拔出白骨软剑之后,轻轻一挥,白骨软剑就如同一条白龙一样,旋转着朝着剑一鸣冲了过来。

    剑一鸣则毫不示弱的挥起裂石剑进行回击。

    轰!白骨软剑的剑尖与裂石剑的剑尖撞击在一起之后,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震得周围许多修为稍弱一些的,修士耳膜生痛,忍不住伸出手来,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轰!轰!裂石剑与白骨软剑的剑刃一剑接一剑的撞击在一起,从剑尖之上释放出来的灵力与剑气将四周的树木丛林给成片的轰倒。

    四周的八大帝国修士与邪宗人马因为害怕会受到牵连,所以纷纷忍不住向后撤退。

    与上次在密道之中不同的是,剑一鸣在突破先天期的极境之后,在境界上虽然依旧停留在先天期,但是实力与体内灵力的凝厚度,比起之前已经凝厚了倍许不止。

    所以在与黄启铭硬拼的数十个回合之后,竟然没有丝毫的落于下风。

    五小皇中剩下的武翔楚东与赵乐和闽勾四人聚在一起,望着不远处前方正在和黄启铭打得难解难分的剑一鸣,四人的脸色全都凝重无比。

    此刻他们终于明白,元苍为什么会栽在剑一鸣的手中了。

    黄启铭虽然已经施展秘术将自己的修为和境界,都压制在了神玉期以内,实力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但是他现在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并不在他们四人中的任何一人之下。

    剑一鸣既然可以在正面之上与他硬拼而不落于下风,那就说明剑一鸣的实力不在他们几个中的任何一人之下。

    五小皇中排名第四的闽勾对排名第一的武翔道:“武兄,黄启铭现在虽然已经施展秘术将修为与境界都压制在了神玉境界,但是他所能发挥的实力,并不在我们几人中的任何一个之下”。

    “剑一鸣既然可以与他硬抗而不落于下风,那就说明他的实力已经不在我们之下了”。

    排名第三的赵乐也道:“不错,剑一鸣这小子,现在只有先天期的修为,实力就可怕到这种程度,日后若是等他进阶到神玉期的话,恐怕就连我们都无法压制他了了,这对我们极大帝国来绝对是重大的威胁”。

    与闽勾和赵乐的担忧相比,楚东的脸上则满是满不在意之色,开口道:“怕什么,此次选核结束之后,兰月帝国很有可能,会被天人帝国和帝国学院撤销掉,只要兰月帝国被撤销掉封号的话,剑一鸣的修为与天赋就算在优秀上十倍,有能如何呢”!

    而武翔则没有吭声,只是表情阴沉的望着正在与黄启铭交手的,剑一鸣。

    轰!白骨软剑与裂石剑的剑尖再次狠狠的撞在一起之后,剑一鸣与黄启铭,与剑一鸣分别向后倒退了数步。

    经过与剑一鸣硬拼了数十招之后,黄启铭已经明白,单靠蛮力是无法击败剑一鸣的。

    黄启铭望着剑一鸣道:“好好,想不到短短的月许时间不见你的实力居然增加了这么多,这更加让我相信,本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留下的传承落在了你的手里,接下来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说完之后,黄启铭的体内响起了阵阵的龙吟声,使出了他的独门绝技“龙骨剑法”。

    “龙骨剑法”在邪宗之中,是只有历代邪宗的宗主与邪宗的少宗主,才有资格修炼的一门顶级剑法,黄启铭手中的这柄白骨软剑,使用一条半步天劫级别龙族的脊骨做的,剑身之内蕴含有一丝龙气。

    在加上黄启铭自身的天赋,还是天灵躯中的剑灵之体,因为“龙骨剑法”在他手中施展出来的威力,要比在其他修士手中施展出来的更胜一筹。

    一道道虚淡龙影在黄启铭的四周浮现而出,在他的四周不停的盘旋着,阻挡着一切可能会对他造成的伤害。

    与此同时剑一鸣的身体表面再次浮现出了一层层的青芒,将自己在炼体术上的特长尽数的发挥了出来。

    不过剑一鸣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身形微微一晃之后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他的甚至出现在黄启铭身边三丈之内的地方,身子闪动了几下之后,就避开了那些盘旋在黄启铭周身的虚淡龙影,出现在距离黄启铭一丈之外的地方。

    黄启铭见状,猛地一挥手中的,白骨软剑之后,白骨软剑之上,顿时传出一声龙影声。

    紧接着白骨软剑就如同一条真正的白龙一样,扭动着细长的剑身,朝着剑一鸣刺了过去。

    剑一鸣见状急忙身形一晃,闪过了白骨软剑的攻击,身子出现在了数尺之外的地方,剑一鸣的身子刚刚站稳,白骨软剑就犹如有生命一样,调转剑身朝着剑一鸣追了过来。

    剑一鸣见状只能再次施展瞬身术避开了白骨软剑的攻击。

    于是就这样剑一鸣在连续施展了几次瞬身术之后,终于靠近了,黄启铭的身边,然后挥动裂石剑朝着黄启铭一剑劈了过去。

    但黄启铭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恐惧之意。

    “铛”!裂石剑狠狠的劈在了黄启铭的身上之后,并没有破开覆盖在黄启铭身上的那一层青芒,相反,一股剧烈的反震之力从剑柄之上,传来。

    黄启铭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心念一动之后,白骨软剑的剑尖突然调转过来,冲着剑一鸣的后背心,一剑刺了过来。

    剑一鸣见状只好向后,倒退了数丈,避开了白骨软剑的致命一击。

    于是就这样剑一鸣凭借着身形与速度上的优势,接连几次靠近黄启铭,对其发动攻击,但每次攻击都被黄启铭身边表面之上的,那一层护体青芒给挡了下来。

    所以剑一鸣的数次攻击非但没能伤到黄启铭,相反还被黄启铭的白骨软剑给逼得,不得不连续闪避。

    噗哧!剑一鸣在对黄启铭发动了又一次攻击之后,依旧没能破开黄启铭身边表面的护体青芒,相反他的胸口处则因为闪避不及,被黄启铭的裂石剑给划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