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96章 矢口否认
    一名神玉后期的魔神教教众在梦冰琳的耳边轻声道:“圣女我们这就冲上去,将宋执事从邪宗那些家伙的手中救出来”!

    梦冰琳摇头道:“不行,虽然我们在人数上要多于邪宗的那些家伙,但是你不要望了我们这里绝大多数的教众都只有先天期的修为,其中的一些教众甚至只有,后天期的修为,真正的神玉期修士,也就只有你们区区几十个人而已”。

    “而邪宗的那些家伙,在人数上虽然就只有区区的千余人,但是其中有超过一半的修士都有,神玉期的修为,剩下的那一半修士绝大多数,也都有先天中后期,甚至是半步神玉期的修为”。

    “邪宗的九位少堂主,更是神玉期排行榜上的高手,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如果和他们硬拼的话,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在选核开始的时候,帝国学院的那四个老家伙就已经宣布了,斩杀本教一名后天期的教众,可以获得一百点的贡献值,斩杀本教一名先天期的教众可以获得一千点的贡献值,斩杀一名神玉期的教众则可以获得,一万点的贡献值”。

    “如果我们现在冲出去的话,就会立刻成为邪宗与八大帝国那些家伙围攻的对象,一个不好本教仅剩的这些教众,恐怕都要在仙宗谷中全军覆没了”。

    那名神玉后期的魔神教教众道:“那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宋执事,不管她了吗”?

    听了那名魔神教教众的话之后,梦冰琳的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青红交错起来,犹豫了片刻之后,咬牙道:“我们在静静的观察一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冲上去和邪宗的那些家伙,拼个鱼死网破,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姑姑救回来”。

    兰月月在听到,黄启铭要杀她的话的时候,脸色顿时一白,望着不远处那些倒在血泊之中,身首异处的兰月帝国修士,兰月月的表情上露出了极为恐惧的表情,额头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是”!站在兰月月身后的一名邪宗闻言举起了手中的兵刃,不远处兰月帝国的修士眼见兰月月就要死在邪宗的手中,一个个全都肝胆欲裂却又无可奈何。

    那名邪宗的修士举起手中的兵刃之后,就朝兰月月的脖颈上一剑斩了过去。

    但是兵刃还没有落下,他就感觉身后有破风之声传来,他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猛地感觉自己的脖颈一凉,头颅咕咚一声的掉落在了地面上。

    一剑斩掉这名邪宗修士之后,剑一鸣立刻抓起跪在地面上的,兰月月逃回了兰月帝国那边的阵营之中,将兰月月交给兰超之后,剑一鸣的身形又朝着山峰之上的,贡献碑疾驰而去。

    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早就已经吓得是心惊胆战。

    当兰超将捆绑在她双手之上的绳索解开之后,兰月月终于再也忍不住趴在兰超的肩膀之上大哭了起来。

    另一边剑一鸣在来到山峰的封顶之后,将挂在腰间的贡献牌取了出来,然后将贡献牌中的贡献值注入进了贡献碑之中。

    在得到了剑一鸣贡献牌中的贡献值之后,兰月帝国的积分顿时从一千五百万,转变成了二千七百万。

    而在八大帝国中的排名也从第八位一跃增加到了,第五位,将李唐韩汉与元蒙等国的排名全都给挤在了身后。

    就在兰月帝国在八大帝国中的排名,从第八位一跃攀升到,第五位的时候,兰月帝国大街小巷的人们全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而山谷之外兰月帝国的国君,与兰月帝国的一众重臣们,也忍不住在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无论兰月帝国未来的命运如何,但是最起码在此次的选核中不会被撤销封号了,在未来的数年之内,兰月帝国可以暂时的拜托被其它帝国吞并的危机。

    一名兰月帝国的重臣在兰战君的耳边道:“殿下无论本国未来的命运如何,但是最起码在本次的选核之中不会被撤销封号了,只要不在本次的选核之中垫底,我们兰月帝国在未来的数年之内都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的危机了”。

    兰战君那颗沉重的心情,此刻也稍微的轻松了一些,对那名兰月帝国的那名重臣道:“是啊,我们兰月帝国暂时算是缓解危机了,这一切都是剑一鸣那小子的功劳,不过我希望那小子能够再接再厉”。

    “殿下您的意思是”?

    听了兰战君的话之后,那名兰月帝国重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狐疑之色。

    兰战君道:“不错,我想要的不仅仅只是我们兰月帝国,在此次的选核当中没有垫底,更想要让我们兰月帝国在此次的选核当中获得八大帝国之中的第一名,只要这样我们兰月帝国才能彻底拜托被吞并的危险”。

    “按照当初我与剑一鸣那小子之间达成的约定,只有他帮助我们兰月帝国拿到了此次选核的第一名,我才会吧,雨蝶许配给他,所以如果他真的想要取蝶儿的话,就要取兑现当初和我之间的约定”。

    兰月帝国在八大帝国中的排名,从第八位一跃跃到了第五位,拜托了垫底的命运。

    而原本排在第七位的韩汉帝国,一下子从第七位变成了垫底的存在,韩汉帝国年轻一代中的领军人物,韩雀,与仙宗谷外,韩汉帝国的国君韩良见状,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失血。

    将自己贡献牌中的贡献住注入进贡献碑之中后,剑一鸣重新回到了兰月帝国众人的最前方,与黄启铭和邪宗的人对峙着。

    整个过程中黄启铭都没有阻止剑一鸣,只是用戏虐的目光盯着他。

    等到剑一鸣重新回到兰月帝国众人的身前之后,黄启铭才盯着剑一鸣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还真的将你的那位未婚妻,身边的人看的很重,我还以为你不敢来呢”。

    剑一鸣闻言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道:“别说是你了,就是你们邪宗的那位宗主在这,我也照样不惧,告诉你普天之下还真没我不敢去的地方”。

    听了剑一鸣那针锋相对的话之后,黄启铭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阴沉之色,但很快,这是阴沉之色,就被他给压了下去。

    望着剑一鸣道:“剑一鸣看在你是一个天才的份上我在给你你个机会,立刻把你从密室之中得到本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留在密室之中的那些功法典籍,与宝物全都交出来,然后在发誓效忠本少主这样我就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什么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与邪宗的第十五任教主,留下的那些功法典籍,和传承宝物,居然落在了剑一鸣的手中”。

    此言一处,无论是仙宗谷之中的八大帝国修士,还是仙宗谷之外,正通过各种仪器,密切注视这仙宗谷之中的八大帝国修士,全都是一阵轩然大波,毕竟魔神教与邪宗都是从中古时期,传承下来的古教宗门。

    他们教主与宗主遗留下来的功法典籍,与宝物传承在价值上都绝对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仙宗谷外帝国学院的那四名老者,在听了黄启铭的话之后,同样是感到脑袋嗡!的一声响,紧接着就立刻全神贯注的注意这仙宗谷中发生的一切,毕竟,魔神教前任教主,与邪宗前任宗主留下的宝物,在价值上实在是太大了。

    莫说他们几个小小的分灵期修士,与帝国学院了,就是天人帝国中的那些帝国天劫期大修,乃至于整个天人帝国的高层,如果知道,邪宗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的第十二任教主,留下的宝物与功法传承,再次现实的话,也一定会分外的重视的。

    远处山峰之下的,梦冰琳在听到黄启铭提及,邪宗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留下的功法传承之后,脸上同样是露出凝神之色,毕竟她此次潜入仙宗谷中的目的,就是为了寻回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遗失在这里的功法典籍。

    见到黄启铭居然当众提起这件事,剑一鸣的脸色顿时变得是极为的阴沉,不过这股阴沉之色,在他的脸上是转眼即逝。

    剑一鸣望着黄启铭脸色平静的道:“我也想将你们邪宗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留下的功法典籍,与宝物传承,交给你,可惜那些物品并不在我的手上”。

    “你说什么那些物品不在你的手上”,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黄启铭的脸色顿时变得阴寒了起来。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我虽然成功的破开了密道之中的第三座阵法,甚至于之后还破开了第四座阵法,但我想你也应该可以猜得到的,密室之中的阵法绝对不只有这么区区三四座,所以遇到了第五座阵法的时候,我就无能为力了”。

    “所以现在你们邪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的第十二任教主留下的功法典籍,与宝物传承依旧在那座密室之中,你如果想要的话,就自己去破开那些阵法禁止,然后去取吧”!

    黄启铭阴声道:“你胡说”?

    剑一鸣道:“我有没有胡说,你的心中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如果他们留下的功法典籍,与宝物传承睁得落到了我的手中的话,你觉得我现在的修为还会停留在先天后期,未有寸进吗”?

    “你们邪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的第十二任教主,都是一个世代的枭雄,放眼整个神州大陆,他们都是少有的高手,如果他们的宝物传承真的落在我的手中的话,你认为这其中会有连一颗增加修为的丹药都没有吗”。

    邪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的第十二任宗主留下的宝物传承,虽然已经被他给拿到手了,但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因为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与邪宗第十五任宗主留下的那些功法典籍在价值上,足以影响一个古宗门,古教甚至是古族的兴衰存亡。

    如果让其落入某个大宗教,与势力的手中的话,会对天下的格局都造成一定的影响。

    如果被人们知道这些功法传承落到了自己的手中的话,不仅魔神教与邪宗的那些家伙不会放过自己,甚至就连神州大陆之上其他的天劫期的老怪物们,也不会不顾一切的从自己的身上抢夺。

    甚至于就连天人族与天人帝国也会出面逼迫自己,将这些功法传承交出来。

    到时候自己除了躲到冥族百部去避难之外,恐怕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而且阿茶与冥族百部为了庇护自己,恐怕就要去和邪宗魔神教已经天人族和天人帝国,这三个庞然大物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