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94章 无懈可击的说辞
    “我差点闯了大祸”?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兰超顿时一愣显然有些不明白自己究竟在那里差点闯了大祸。

    剑一鸣道:“不错,我问你你知道我为什么刚刚不去杀梦冰琳吗”?

    兰超道:“你不就是害怕会因为她有伤在身,在这时候杀她的话,会给别人落下一个落井下石的口实,进而影响到你的声誉吗”。

    “可我刚刚已经说了,如果你害怕影响到你的声誉的话,我可以替你出手,将其除去,将来即便真的落下了口实的话,也是落在了我的身上,不是对你的声誉造成任何的影响,既然这样你为何还要拦着我”?

    听了兰超的话之后,所有在这件事的人,全都在心中暗暗的点了点头,如果说之前见一面因为自己的声誉,心中还或多或少的有些顾及,那么在兰超表示自己可以带他出手之后,这点顾及就已经不存在了,不过纵然如此剑一鸣依旧是硬生生的放走了梦冰琳。

    这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梦冰琳一直以来,被帝国学院的高层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和心腹大患,为了能够将其除掉,帝国学园的高层在暗地里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牺牲的多少高手,都没有成功。

    在刚刚的那种情况下,别说剑一鸣的声誉,并不会受到影响了,就算真的是拼着声誉受损,也一定要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将梦冰琳除去,但是他却没有,每个人都可以想得到,现在帝国学院的心中因此是多么的暴怒,接下来在等待他的将会是何等严厉的惩罚。

    剑一鸣又继续追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帝国学院的高层,为什么将魔神教圣女梦冰琳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非要将其除之而后快吗“?

    兰超道:“因为梦冰琳的天赋十分恐怖,用不了几年的时间,就会成为一名天劫期的大修,到时候,对于帝国学院乃至于整个天人帝国来说,都必定会是一大劲敌,所以帝国学院这才会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要趁着她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将其趁早的除去”。

    剑一鸣道:“不错,梦冰琳因为,天赋十分恐怖的缘故,一直被帝国学园,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在魔神教之中却是最顶级的天才,你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她的话,你绝的魔神教会善罢甘休吗”?

    “你是说”?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兰超的心中已经隐隐的明白,剑一鸣刚刚为什么阻止自己去杀梦冰琳了。

    剑一鸣道:“不错,你如果杀了她的话,难道就不怕魔神教的报复吗”?

    兰超道:“可是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帝国学园的高层,与八大帝国的修士全都看在眼中,你就这样把梦冰琳给放走了,没有杀她,你觉得帝国学院的高层会饶恕你吗”?

    剑一鸣轻声道:“蠢货,因为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都被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了,所以我才越是不能够杀她”。

    “越是不能够杀她”?兰超的眼中浮现出一丝不解之色。

    剑一鸣道:“不错,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帝国学院和八大帝国的修士看在了眼中,如果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她的话,用不了一天的时间,整件事就会立刻传遍整个中域大陆,所有的人都会知道魔神教圣女,是死在了我的手中”。

    “能够斩杀魔神教的圣女,在别人的眼中这或许是大功一件,和无上的荣誉,但这对我来说,却根本就是一件烫手的山芋,和一道“催命符”罢了”。

    “如果说这里发生的一切,没人知道的话,刚刚我必定会去手刃她,但是因为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都被人给看在眼里,所以我才更不能去杀她”。

    “作为魔神教的圣女梦冰琳在魔神教之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她的家族与师长们之中也是高手如云,如果真的杀了她的话,她的家族与师长们会立刻采取报复,你觉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够对抗得了,那些魔神教天劫期大修,以及老一辈长老们的报复吗”?

    “到时候不仅,我们自己性命难保,恐怕就连我们身后的家族与帝国都会在,魔神教天劫期大修的怒火下,被烧得干干净净,可以说正是因为帝国学院,施展神通让仙宗谷中发生的一切,让众人都能看到的缘故,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我们的手脚”。

    “也因此救了梦冰琳一命”。

    兰超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道:“可是姐夫,就算你害怕在事后,受到魔神教的报复,我们为帝国学院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难道就不能寻求帝国学院的庇护吗”?

    兰超的话语虽然依旧是质问之意,但语气比起刚刚已经平和了许多。

    剑一鸣道:“魔神教与邪宗并称是黑道教派中的两大巨头,从中古时期起,就已经存在了,能够长期在天人帝国的打压下,生存下来,其实力自然不容小视,你真的以为躲在帝国学院之中,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退一步来说,就算帝国学院真的愿意不留余力的保护我们的话,我们的家人与族人他们该怎么办,帝国学院会派高手,一天到晚寸步不离的守护在我们每一个亲人与族人身边吗,魔神教的那些家伙会放过他们吗”?

    “为了区区一些赏赐,和一个所谓的虚名,而搭上自己与全家人的性命这值得吗”?

    兰超听了之后,却陷入了沉默之中嘴角动了几下之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刚刚剑一鸣在将梦冰琳击败的时候,他一心只想着,在将梦冰琳斩杀之后,可以为自己和兰月帝国带来多少多少的好处,但是在听了剑一鸣的分析之后,这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刚才自己的行为的确,是欠妥考虑。

    之前一直在奇怪剑一鸣为什么会放走梦冰琳东南区域八大帝国的人们,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这才明白剑一鸣的心中究竟在顾及什么。

    在两个多月以前,当人们听说,帝国学院将会通过仪器,将仙宗谷中发生的一切,全都呈现在众人的眼前的时候,人们全都为可以一睹仙宗谷中的激烈战斗而兴奋,认为帝国学院的这种行为是一种最精明的办法。

    毕竟这种方法等于是让整个八大帝国的人们,都充当了监督者,可以从根本上堵住所有试图在事后,想要找借口,对选核公平性产生质疑人们的嘴。

    但是现在在听了剑一鸣心中的顾及之后,人们才发现这个看似精明的主意之中,还有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将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公之于众之后,就导致了一些参加选核的八大帝国修士,在面对一些如梦冰琳之类,在魔神教与邪宗地位较高的人物的时候。

    因为害怕受到对方背后势力的报复,而不敢下杀手,在这一点上,将仙宗谷中发生一切全都公诸于众行为的弊甚至要大于利的。

    所以此刻将仙宗谷中发生的一切,都公之于众的行为,在很多人的心中,都已经不再是最精明的办法了,相反人们认为这是一个最蠢的办法。

    仙宗谷之外的古镜之前,帝国学院的那四名老者,在听了剑一鸣与兰超之间的对话之后,心中的怒气都跟着消了大半。

    刚刚在剑一鸣放走梦冰琳的那一刻,他们全都恨不得,立刻到剑一鸣的身边,将剑一鸣给一掌毙了。

    但是在听剑一鸣讲述了心中的顾忌之后,他们的心中却也再也怒不起来了。

    的确梦冰琳作为,魔神教的圣女,家族之中高手如云,她的师尊据说更是魔神教之中,一位天劫期的大修。

    如果杀了她的话,势必会受到她背后势力的疯狂报复,帝国学园的四位老者,每一个人都有分灵期的修为,而且几乎都属于那种无牵无挂了然一身的人物,不过纵然如此,因为顾及会受到魔神教的报复。

    即便是他们也不敢轻易的去对梦冰琳痛下杀手,更何况,现在剑一鸣在修为上就只有,先天期的境界,比起他们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身边还有大批的家人与族人做牵挂,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他们与剑一鸣异地而处,也同样不敢去杀害梦冰琳的。

    将仙宗谷中所发生的一切,全都通过仪器传送到,八大帝国每个修士眼前的主意就是他们四个想出来的,之前他们还认为这是一个最精明的办法,但在听了剑一鸣讲述心中的顾忌之后,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哪的什么最精明的办法,相反这是一个最蠢的注意。

    乾姓老者望着帝国学院的另外四名老者道:“诸位在选核结束之后,你们还打不打算,处罚剑一鸣那小子”?

    玄姓老者望着乾姓老者道:“乾师兄如果刚刚是你在与剑一鸣异地而处的话,你敢不敢去杀梦冰琳”?

    玄姓老者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梦冰琳不仅是魔神教的圣女,而且还是魔神教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如果杀了她的话,势必会受到魔神教的疯狂报复,这样的代价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起的。

    玄姓老者道:“在刚刚那种情况下,既然连乾师兄你都不敢去杀梦冰琳,那剑一鸣不敢杀梦冰琳又有什么过错,如果我们因此而出处罚他的话,别人会怎样看待我们帝国学院”。

    岩姓老者也道:“是啊,玄师弟说的有理,即便要处罚一个人,那也是要分情况的,如果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处罚别人的话,以后谁还愿意来给我们帝国学院卖命”。

    “刚刚剑一鸣的那种情况,就是老夫与他易地而处,也同样是不敢对魔神教圣女痛下杀手的,从这点看刚刚剑一鸣对梦冰琳留手并没有错,要怪的话也只能怪我们几个老家伙,不该让仙宗谷中发生的一切都显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从这点上来看,似乎是我们把那魔神教的圣女从绝境之中给救了出来”。

    “但不管怎么说,剑一鸣刚刚放走梦冰琳的事,也的确是违背的帝国学院的院规,所以为了堵住众人的嘴,我建议可以对剑一鸣进行处罚,但是要是那种只是名义上无足轻重的处罚就可以了”。

    “这样既可以避免,别人说我们帝国学院在行事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又可以堵住那些有心人的口,几位你们看这个注意如何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黄姓老者,与玄姓老者在听了岩姓老者的话之后,点了点头。

    而乾姓老者也同样跟着点头同意了。

    以上这些话,只不过是剑一鸣的说辞而已,魔神教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不可招惹的强大势力,但是剑一鸣却并没有什么畏惧之意。

    如果真的和魔神教的梁子结的大的话,自己大不了带着,母亲秦妃和剑霜霜等一些身边的亲近之人,到冥族去就可以了,别人或许会害怕魔神教,但冥族却并不会害怕。

    自己的妹妹阿茶现在已经是神州大陆之上,少有的几位高手之一,在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除了夏迎雪之外,恐怕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在修为上压她一筹了。

    所以只要有阿茶在,不要说是魔神教中那些普通的天劫期大修,与长老了,就是魔神教的现任教主亲自出手,自己也同样可以不惧。

    自己之所以这样说,那完全是为了让自己放走梦冰琳的行为合理话而已。

    但正是因为自己的说辞,无懈可击,所以在将这番话,讲出来之后,就可以安然的脱身了。

    帝国学院之后,柳风院长的孙女柳青青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对兰雨蝶叹息道:“兰妹妹你的这位未婚夫果然是心思细腻,刚刚他所说的那些,我都没有想到”。

    “想不到他除了天赋过人之外,他除了天赋过人之外,对事情的厉害关系居然也能看的这么久远,你能找到这么优秀的未婚夫,实在是令人羡慕的事情”。

    柳青青的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不知为何,她的内心深处,却始终认为剑一鸣放走,梦冰琳的事情绝不单单只是顾及梦冰琳身后背景势力的缘故,她总认为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但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究竟是怎么愿意。

    而此时梦冰琳脸上的怒气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笑意,与得意之色。

    旁边的兰桑桑脸上则满是不服气之色,刚刚剑一鸣将梦冰琳放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剑一鸣犯了一件大错,兰桑桑也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趁机抓住机会,来好好的嘲讽一下兰雨蝶,出一口憋在心中多年的恶气。

    但最终事实的结果却是,剑一鸣非但没有因此而声名扫地,相反在别人的眼中,他因此而变得更加优秀。

    而自己嘲讽蓝月蝶的目的分担没有达到,相反兰雨蝶,却有了一个更加出色的未婚夫,这样的结果让她如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