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93章 愤怒
    听到剑一鸣语气中的坚决之意后,兰超的表情顿时一变开口道:“可是姐夫,梦冰琳可是魔神教的圣女,在选核开始之前,帝国学院的高层就曾经公开宣布过,谁能够斩杀掉她的话,谁就可以被直接提升为此次选核的第一名”。

    “只要成为了此次选核的第一名的话,不仅有机会成为帝国学院的柳风院长收为弟子,我们身后的兰月帝国还因此可以获得大批的赏赐,这些赏赐足以帮助我们蓝月帝国扭转一直以来衰弱的局面”

    兰超再向剑一鸣喋喋不休的讲述着,杀掉梦冰琳之后,可以获得的种种好处,但是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剑一鸣也始终是不为所动,只是在口中不停的重复着,只要有我在就没人可以去伤她一下,更没有人可以去杀她的话语。

    说罢剑一鸣捏住兰超的手臂,硬是托着他离开了这附近。

    见到剑一鸣与兰超离开之后,梦冰琳这才用一只手臂,捂住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臂拖住地面挣扎着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望着剑一鸣离开的背影,梦冰琳的双目之中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她的心中很清楚,帝国学院的高层,有多么想要自己的命,也很清楚,自己的这条命,在帝国学院,以及八大帝国修士的眼中有多么的值钱。

    刚才只要剑一鸣一剑了结了自己的话,就可以从帝国学院的高层之中,获得大量的好处,而这些好处,足以影响一个家族,甚至是一个帝国的兴衰存亡。

    但是剑一鸣却放弃了那些好处,并没有杀她,这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刚刚他为什么没有杀我呢,难道是因为他垂涎于自己的美貌,梦冰琳的心中这样想着。

    但是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就被梦冰琳给否决了,诚然因为自己相貌的缘故,无论是在魔神教,还是在其它的地方,她出现的时候,总是会有无数的男人用充满**,和占有欲的目光望着自己,而自己平时也最讨厌这样的眼神与目光。

    但是刚刚的那个男人,在望向自己的时候,眼神却十分的清明,也很平静,全然没有别的男人眼神之中的那种,**和占有欲。

    更何况她也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都被帝国学院和八大帝国的修士,用更种方法着,剑一鸣的心中纵然对自己有意,但是如果就这样放自己离开的话,他必定会受到帝国学院高层的狠狠处罚,甚至就连他身后的家族与王国都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如果只是单单因为对自己有意,就受到这么大的处罚的话,那根本就是划不来的。

    站在原地仔细思考了片刻之后,梦冰琳实在想象不出剑一鸣为什么会放自己的缘故之后,也就不在想了。

    自语道:算了既然想不通,也就不在想了,等到再次潜伏回帝国学院之后,在想办法试探一下,看看他今天为什么会放了自己,眼前需要做的,那就是赶快将自己的伤势养好,然后想办法把宋姨救出来这才是当务之急。

    梦冰琳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之后,就转身朝旁边的密林走出,不消多久她的身影就完全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见到一个斩杀魔神教圣女的大好机会就这样被剑一鸣给错过了,帝国学院的四名老者全都勃然大怒。

    那名乾姓老者,用一张干枯的手中猛地一拍自己的膝盖之后,怒声道:“剑一鸣这个混账东西,居然就这样把梦冰琳给放走了,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

    另一名岩姓老者,也怒声道:“这些年来我们帝国学院为了将,梦冰琳给除掉,暗地里不知道想出了多少法子,付出了多少代价,却也一直都没有成功,如今好不容易遇见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却就这样被剑一鸣给错过了”。

    “像这样的好机会,一旦错过了,恐怕就很难在去遇到第二次了”。

    玄姓老者也怒声道:“以梦冰琳那恐怖的天赋,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修炼成为,一名天劫期级别的大修,一旦她成为天劫级别的大修的话,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帝国学院与天人帝国的修士与高手要命丧她的手中”。

    “此次剑一鸣放走梦冰琳的事情,在选核结束之后,如果他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就一定不能够轻饶了他”。

    黄姓老者冷声道:“不仅仅只是,剑一鸣一个人,他身后的家族,以及整个帝国都要跟着受到惩罚”。

    帝国学院四名老者的语气中都充斥着,无边的冷意与怒火,很显然剑一鸣放走梦冰琳的事情已经彻底的激怒了他们。

    另一边八大帝国的修士见到剑一鸣居然放走了魔神教的圣女之后,一个个也全都傻了眼。

    早就对剑一鸣心怀不满的武周帝国国君,武布开口讥讽道:“我没看粗吧!剑一鸣居然把魔神教的圣女给放走了,这怎么可能呢”!

    元蒙帝国国君元烈嘻嘻冷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别忘了那位魔神教圣女据说可是我们人族历史上,千年以来唯一一位在相貌上可以与夏迎雪女皇相提并论的绝色佳人,而剑一鸣的天赋就算再怎么优秀,现在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血气方刚的少年而已”。

    “面对此等绝世佳人的时候,他如何能够忍心痛下杀手,像他这样的年纪懂得出怜香惜玉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武周帝国的国君,武布道:“可是这种怜香惜玉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些,别忘了那位魔神教圣女可是帝国学院的高层,点名要绞杀的头号对象,现在剑一鸣就这样将她给放走了,弄不好,会落下个通敌的罪名,不仅帝国学院的高层不会轻饶了他”。

    “甚至与就连他身后的兰月帝国,说不定都要因此而被帝国学院的高层给好好的奖励一番”。

    武布望着兰战君道:“战君兄,你就等着在选核结束之后,你们兰月帝国,因为你那位乘龙快婿的缘故,而被帝国学院的高层给好好的奖赏吧”!

    说完之后,武布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大笑了起来。

    此时的兰战君同时是双拳紧握,身子微微的颤抖着,从选核开始之后,剑一鸣的表现,在八大帝国的修士之中虽然极为的抢眼,但是除了他之外,其他兰月帝国参加选核的修士,表现的都不太尽人意,甚至可以用很差劲来形容。

    所以从选核开始到现在的这两个多月间,尽管剑一鸣做了一件又一件,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大事,但是兰月帝国的积分与排名,与另外七大帝国相比,在差距上非但没有一丝的缩小,反而被进一步的拉大了。

    原本兰战君的心中已经是彻底的绝望了,认为在此次选核结束之后,兰月帝国被吞并已经是铁板铮铮的事情了,但是在见到魔神教圣女梦冰琳败在的剑下之后,他那本已绝望的心灵之中再次浮现出了一丝希望。

    毕竟梦冰琳一直以来都是帝国学院的心腹大患,只要将其斩于剑下的话,不仅可以获得此次选核的第一名,在帝国学院那里更是大功一件。

    为帝国学院立下这样的大功之后,在背后支持兰月帝国的终于李家或许就可以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让兰月帝国避免被吞并的威胁。

    但是现在剑一鸣将梦冰琳放走之后,不仅让他心中所有的计划,与盘算全都落了空,甚至于他与兰月帝国皇室之中的高层成员,还要因此而受到,帝国学院的处罚。

    远在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东灵国封国的皇宫之中,东灵王剑刑,见到剑一鸣居然将魔神教圣女给放走了之后,同样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剑刑知道,剑一鸣将魔神教圣女给放走之后,帝国学院的高层,必定不会轻饶了兰月帝国的高层,如果兰月帝国的高层,受到帝国学院的处罚的话。

    那么作为剑一鸣家族的,东灵国封国皇室又岂会有好果子吃。

    与东灵王剑刑和秦妃等人的满心担忧,相比王后媚姬,与国丈媚昌等人此刻的心中却是大喜过望。

    王后媚姬与国丈媚昌,以及那些支持二王子剑无心的人,巴不得剑一鸣最后会被定下一个,通敌的罪名,只要剑一鸣被帝国学院的高层,给定下了通敌的罪名的话,日后在东灵封国之中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对二王子剑无心的地位构成威胁了。

    帝国学院之中,兰雨蝶的闺房中,院长柳风的孙女,柳青青通过古镜见到,剑一鸣居然将梦冰琳给放走了之后,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叹息道:“唉,魔神教圣女蒙蔽了在修炼上的天赋十分的恐怖,就连我都没有办法压她一筹”。

    “日后一旦等她成长起来的话,势必会是我们帝国学院的劲敌,刚刚是一个将她除掉的大好机会,我真不明白,剑一鸣那家伙为什么要放过她”。

    柳青青的声音中,充满了惋惜之意。

    兰雨蝶的八妹兰桑桑有玉手捂住红唇咯吱一笑道:“这还用说嘛,一定是我那位未来的姐夫,见到魔神教圣女梦冰琳长得太漂亮了,这才会连身边人的死活都不顾,网开一面放她离去了”。

    “七姐看来,那位魔神教圣女在未来姐夫心目中的地位,要比你还要高啊,为了那位魔神教的圣女,未来姐夫居然连你的死活都可以不顾了”。

    兰桑桑的声音酥麻之极,仿佛充满了磁性似得,如果有男人在这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必定会被米的是神魂颠倒,但此刻她言语中的用意则尽是对兰雨蝶的挖苦。

    一直以来,兰雨蝶在方方面面都要压自己一头。

    拜入了帝国学院之后,尽管她与兰雨蝶,柳青青,宋明月四人,并称是帝国学院内院的四大美人,但是兰桑桑在四人中的排名也同样是居末,根本就比不上兰雨蝶。

    不久前在见到兰雨蝶,居然为自己找到了那么优秀的未婚夫之后,兰桑桑的心中更是嫉妒的发狂。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挖苦兰雨蝶的机会,兰桑桑自然不会放过了。

    而兰雨蝶则仿佛没有听到兰桑桑的挖苦之意似得,望着古镜之中那发生的一幕,兰雨蝶被气的是全身微微颤抖,胸口一起一伏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到剑一鸣的身边去,狠狠的扇给剑一鸣几个耳光。

    剑一鸣的这种做法无疑将会让她在,兰月帝国,甚至是整个帝国学院之中都颜面全无,这对于一向脸皮薄好面子的兰雨蝶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可恶的家伙,等选核结束,他回来之后,我一定要去好好的和他算这一笔帐。

    兰雨蝶在心中愤愤的想着,可其实她也知道,即便是在选核结束之后,她恐怕也很难见到剑一鸣了,刚刚剑一鸣私放魔神教圣女梦冰琳的事情,在帝国学院这里绝对是重罪,帝国学院的高层是不会这么轻饶了剑一鸣的。

    甚至就连她与她身后的兰月帝国皇室都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另一方面剑一鸣在拉着兰超硬生生的行走了数里,在确定梦冰琳已经脱险之后,这才放开兰超。

    剑一鸣刚一放开兰超,兰超就立刻冲剑一鸣大声怒吼道:“你给我们兰月帝国闯下了大祸了你知不知道”。

    剑一鸣望着兰超道:“我闯了大祸了”?

    兰超大吼道:“不错,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帝国学院的高层,与八大帝国的修士,通过各种途径,给看在了眼中,你私放魔神教圣女的事情,现在恐怕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南八大帝国的区域,你认为帝国学院的高层在事后会轻饶了你吗”?

    剑一鸣自然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南区域的八大帝国之中,他的心中也知道,自己私放梦冰琳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多少帝国学园与八大帝国学院高层与大人物们的愤怒与不满。

    不过上一世的时候自己已经亏欠梦冰琳良多了,这一次就算是冒着得罪天下人的风险,自己也绝不能坐视,有人去当着自己的面伤害梦冰琳。

    更何况自己的心中已经想好了说辞,这套说辞绝对是合乎情理,让人找不到任何的破绽,同时也可以为自己私放梦冰琳的事,进行完美的开脱,使人找不到责怪和处罚自己的理由。

    剑一鸣望着兰超冷声道:“蠢货,我闯大祸了,你知不知道刚刚如果不是我拉着你的话,你就要闯下弥天大祸了,到时候,不仅仅你本人性命难保,甚至于就连你背后兰月帝国皇室,甚至于整个兰月帝国,都会因为你的行为而给他们惹来灭顶之灾,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