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91章 再见梦冰琳
    “因为什么”?岩姓老者问道。

    乾姓老者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斟酌的道:“你们说剑一鸣那小子的实力之所以强大道这种程度,会不会是因为,除了后天期之外,他的实力在先天期中,也步入了那传闻之中的极境”?

    嗡!听了乾姓老者的话之后,剩下的三位老者脑袋全都嗡的一声,的确剑一鸣那小子在实力上的强大,的确是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到了变态的程度。

    而他的实力之所以能够强大到这种程度,极境貌似也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但是剩下的几位老者在思考了片刻之后,那名岩姓老者摇头道:“不可能,如果说剑一鸣在后天期步入了极境的话,我还有几分相信,但是如果说剑一鸣在极境之中也同样步入了极境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另一位玄姓老者也开口道:“是啊,岩师兄说的对,如果说剑一鸣那小子在后天期的时候,步入过极境的话,这有可能,可是如果说他在先天期中也同样步入了极境的话,这就未免有些夸大和高看他了”。

    “要知道我们的柳风,柳院长也只不过是在最低境界的后天期的时候,步入过一次极境而已”。

    “想要突破极境,不仅需要十分精纯且庞大的力量,且突破的难度要一次比一次大,先天期突破极境的难度,比起后天期来至少要大了几倍甚至是十几倍”。

    “能够在后天期与先天期,两大境界中,接连突破到极境的,放眼中古之后,整个人族的历史上,也就只有两百年前的女皇大人,与五皇中的例外四人达到过”。

    “剑一鸣的天赋虽然优秀,但是还是无法与女皇殿下,与五皇中的另外四人相提并论的,别的不说,单单是突破先天期极境所需要的庞大精纯灵力,在仙宗谷中恐怕就很难找到甚至没有”。

    “他的实力之所以那样的强大,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刚刚使出的那套剑法的缘故,莫非你们不记得了,刚刚剑一鸣那小子使出的那套剑法,既快又准又恨,特别是在速度上,简直就令人目不暇接,难以看清,他之所以能够击败元苍恐怕也是因为这套剑法的缘故吧”!

    另外三名老者在听了岩姓老者的话之后,全都点了点头,刚刚乾姓老者在说剑一鸣可能在后天期和先天期全都突破到了极境之后,几名老者的心中全都一动,但是在转念一想之后,却又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

    要知道,极境在武者的心中那可是属于传说中的境界,突破的难度之大超出了每一个人的想象之外。

    不仅在突破极境的时候,所需要那种异常精纯的庞大力量,十分的难寻,且每提升一个境界,极境的突破难度,比起之前的境界就要大上几倍甚至是十几倍。

    放眼中古之后,在人族十多万年的历史上,也就只有两百多年前威震天下的五皇,在境界上达到过两次以上的极境。

    剑一鸣的天赋虽然不错,但是帝国学院的这四名老者却也并不认为,他可以连续在后天和先天两大境界上,接连突破到极境。

    在他们看来剑一鸣之所以能打败,元苍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他刚刚使出那套诡异剑法的缘故。

    另一边剑一鸣在斩杀了元苍之后,将原属于元苍的贡献牌动他的残尸之上取了出来。

    不得不说的是,元苍作为五小皇中的天才,收集到了贡献值确实惊人,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元苍收集到的贡献值足有一千万之多,在贡献牌积分排名上排名第五位。

    剑一鸣将元苍收集到的贡献值整理到自己的贡献牌上之后,他的贡献值与在贡献牌上的排名再次有了飞跃性的进展。

    原本剑一鸣在斩杀了,元丰等人,从他们的身上收集到了贡献值之后,他的积分也就一共只有八百万左右,在贡献牌上的排名也就只排在第十一位而已。

    而现在在得到了元苍的一千万贡献值之后,他的贡献值直接从八百万增加到了一千八百万二十万。

    原本他在贡献牌上的排名只不过排在第十一位而已,但是在得到了元苍的贡献值之后,在贡献牌上的排名直接从第十一暴增到了第四位。

    贡献牌上排名第三的赵乐在积分上也仅仅只是比他多出了八万而已。

    而贡献牌上的巨大变化,自然也引起了仙宗谷中一直在密切贡献牌排名变化的人们。

    当人们见到,剑一鸣的排名直接从第十一为一跃增加到了第四位的时候,全都微微一愣,很奇怪,剑一鸣是从哪里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多的贡献值。

    但是紧接着当他们见到,元苍的名字忽然从贡献牌上消失不见的时候,所有的人全都大吃一惊。

    元苍的名字在贡献牌上消失,而剑一鸣在贡献牌上的排名与贡献值一下子都大增了许多,即便是傻子也能猜得出来,一定是剑一鸣杀了元苍,然后夺取了他的贡献值。

    但是元苍可是五小皇中的天才,在整个东南区域的八大帝国的年轻一代之中,能在实力上压元苍一筹的人,可谓是屈指可数。

    元苍的实力在五小皇中,虽然是排名最弱的一位,但是即便是五小皇中排名第四的闽勾想要杀他的话,也同样是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剑一鸣既然能够让元苍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就将他斩于剑下,那由此可见剑一鸣的实力要比五小皇中排名第四的闽勾更加可怕。

    刚刚剑一鸣在斩杀元丰与元隧等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剑一鸣实力的强大而感到心惊,认为他的实力在东南区域八大帝国的年轻一代中足起码排进前十位。

    但是现在人们才知道,剑一鸣的实力被远远低估了,剑一鸣的实力在东南区域八大帝国的年轻一代中不仅可以排进前十位,甚至还可以排进前五位甚至是前四位。

    剑一鸣将元苍的贡献点收集好之后,转过头来望着兰超道:“邪宗的那些家伙将你姐给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兰超这时候,也已经从剑一鸣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的震撼中走了出来。

    对剑一鸣道:“邪宗的那些家伙放话说,他们在贡献碑那附近的区域等你,如果你在考核结束之前,不去见他们的话,他们就把我姐姐和我们兰月帝国皇室其它成员,全部杀掉”。

    说到这里,兰超的语气中已经隐隐的带有一丝焦急之意。

    兰超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马上就到仙宗谷的北部去”。

    说罢剑一鸣抓起兰超朝着仙宗谷的北部区域赶去,因为贡献碑位于仙宗谷的北部区域,距离剑一鸣现在所在的地方足有数天的路程,而现在距离选核结束也已经只剩下了大约二十天左右的时间。

    所以剑一鸣抓起兰超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仙宗谷的北部区域赶去,至于剩下的那些兰月帝国修士,因为剑一鸣担心带上他们的话会耽误事,所以剑一鸣就没有带上他们,而是要他们在附近找一处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等到选核结束之后再出来。

    路上,兰超被剑一鸣托着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北部区域赶去,一边赶路一边道:“剑哦,不姐夫,邪宗的那些家伙是怎么和你结缘的啊,我听说这次是邪宗的十大少堂主与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亲自要求你去见他的,你是怎么和他们结下梁子的啊”?

    听到姐夫这两个字之后,剑一鸣的眉头顿时一皱,不过虽然他对于“姐夫”这两个字颇为的“反感”,却也没有反驳。

    剑一鸣道:“邪宗的那些家伙,论凶神恶煞的程度,还要在魔神教之上,我怎么没事会去招惹他们,至于说他们为什么要见我,我也不大清楚”。

    剑一鸣自然不会将事情的内部告诉兰超。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兰超的眉头顿时一皱,不过他虽然心中有些不大相信,剑一鸣的话但是却也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大约七天之后,剑一鸣在一座山谷前,见到在前方大约千里之外的地方,隐约有一座巨大的山峰,这座山峰在方圆数百里的地方,都显得格外的显眼,而在山峰的顶部则有一块巨大的石碑显得格外显眼。

    而这块石碑就是帝国学院的高层,安放在仙宗谷中的“贡献碑”,无论是谁只要将自己收集到的贡献值,输送进贡献碑中,那么别人就修想要在抢走。

    “贡献碑”上显示有八大帝国贡献值积分的多少,以及相互之间的排名。

    只不过由于此刻剑一鸣距离“贡献碑”足有千余里的距离,因为距离过远的缘故所以看不清楚现在兰月帝国在八大帝国之中究竟排在多少名。

    望着前方千里之外山峰之上的巨大石碑,剑一鸣对旁边兰超道:“走吧大概再有三天的时间,我们就可以赶到“贡献碑”,旁边了”。

    兰超对剑一鸣道:“姐夫,据我所知魔神教的十大少堂主个个都是,中域大陆之上,神玉榜中排名百名之内的强者”。

    “其实力,个个都不在,元蒙帝国的王子元苍之下,邪宗少堂主黄启铭更是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三大王者之一,其实力在整个中域大陆的年轻一代中也就只有魔神教圣女梦冰琳,与帝国学院院长,柳风的孙女柳青青能够与其相抗衡”。

    “你真的有把握能够从他们的手中将我姐姐救出来吗”?

    剑一鸣眉头一皱道:“怎么你信不过我,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我就不去了”。

    见到剑一鸣如此的轻敌,兰超的嘴唇动了几下之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想到刚刚剑一鸣在斩杀元丰元隧,以及元苍等人的时候,所展现出现的强大实力。

    心中又重新对剑一鸣生出了几分信心,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剑一鸣的手抓住兰超,准备再次带着他上路。

    但是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有一道白色的倩影,正在快速的朝着里驶来,那道白色的倩影给人的感觉十分的美丽,就像是一只优美的白天鹅一样。

    等到那一道倩影赶到之后,剑一鸣才发现那道白色的倩影,不是别人,正是一个多月以前,与他“分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梦冰琳。

    见到梦冰琳相安无事,剑一鸣的心中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自从半个多月以前,知道她伤在了邪宗那些家伙的手中之后,剑一鸣就一直再为她的安危担忧,眼下见到她并没有什么大碍,剑一鸣一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下了。

    但是等到梦冰琳来到他身边几丈的范围之内后,剑一鸣的眉头,又不由得皱了起来,之间梦冰琳一身洁白的纱裙之上全身上下,血迹斑斑。

    面纱之后的那张玉容之上苍白之极,没有一丝的血色。

    很显然在不久之前的她与邪宗那些家伙的交手中,一定受了不轻的伤,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痊愈。

    剑一鸣的嘴唇动了动之后,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虽然剑一鸣很想说一些,你没事吧!之类的关怀话语。

    但是且不说,剑一鸣现在的身份,是东南区域八大帝国中兰月帝国中的一员,而八大帝国全都都是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属国,与魔神教之间的关系可谓是势如水火。

    仙宗谷中发生的一切,都被八大帝国与帝国学院的高层,通过各种途径,看在眼中。

    自己如果与梦冰琳说那些关系亲密的话语的话,势必会引起帝国学院高层的怀疑,如此一来,日后在天人族与天人帝国势力覆盖的范围之内,恐怕都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如此以来,自己进入帝国学院之中刺探情报的打算恐怕就要被彻底泡汤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梦冰琳并不知道认得自己,对于自己和她之间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也全然不知,所以自己如果贸然的和她说那些套近乎的话的话,她非但不回来感激自己,相反只会招致她的厌恶与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