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83章 密室
    剑一鸣从地面上站起来,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丝之后,望着黄启铭满脸不屑的道:“想要我,臣服与你,就凭你也配”。

    听了剑一鸣的回答之后,黄启铭摇头道:“唉,可惜啊,像你这样的天才如果能够成长起来的话,将来必定会前途无限,如今却要死在这里了,那实在是可惜啊可惜”。

    剑一鸣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黄启铭你真的就确定今天在这里可以吃定我了吗”?

    黄启铭微微一笑,嘴上没有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嗡!蓝色的光剑再次在剑一鸣的手中浮现而出。

    但黄启铭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剑一鸣的实力在同阶之中或许可以所向无敌,但是现在在他的眼前却还是不值一提。

    出人意料的是剑一鸣并没有用光剑攻击黄启铭和邪宗的那些人,相反他转过身来挥动着手中的光剑,朝着身前的光幕狠狠的劈了过去。

    黄启铭与另外几位邪宗的少堂主先是一愣,但是却并没有出手阻止,相反望向剑一鸣的表情上,全都带着戏虐之色。

    眼前的这道光幕在防御力上有多么的惊人,他们全都是一清二楚的。

    刚刚黄启铭与在场的其他人联手之下,都没有办法将眼前的光幕破开,现在剑一鸣一个小小的先天后期修士,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将光幕破开,然后逃出升天,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简直是自不量力。

    但下一刻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轰!蓝色的光剑重重的轰在了光幕上之后,光幕之上顿时一阵涟漪,紧接着一道细小的裂缝,在光幕之上浮现而出。

    “世界之灵”,在光幕浮现出的那一霎那剑一鸣的口中轻声呼唤了一声。

    下一刻剑一鸣的身躯就陡然在光幕之前消失,下一刻当他的身子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光幕的而另一面了。

    剑一鸣转过身来冲着光幕另一边的黄启铭,与邪宗的另外几位少堂主微微一笑,然后迈步朝着密室的深处驶去。

    其实刚刚他与黄启铭交手,被黄启铭一剑击飞,滚落在光幕与阵法旁边,这其实都是经过剑一鸣精心策划的。

    刚刚他在与黄启铭交手的时候,故意向着光幕的方向缓缓的靠近,最终在还剩下几丈的距离的时候,被黄启铭一剑击飞,这些其实都是他精心策划的。

    目的就是既可以成功的靠近光幕,同时还可以不被邪宗的那些家伙察觉到,在光幕之上,被轰出裂缝的那一刻,自己就立刻通知世界之灵,将自己带了进来。

    而黄启铭与邪宗的那些少堂主们一个却全都傻了眼,他们无论如何都弄不明白剑一鸣究竟是如何越过,光幕到达另一端的。

    刚刚光幕之上虽然被轰出了一道裂缝,但是那道裂缝就只比发丝稍微的宽几分而已,剑一鸣作为一个大活人,是不可能通过那种发丝般的裂缝到达另一端的啊,他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呢!

    不好,望着剑一鸣那在密道之中渐渐消失的背影,黄启铭的脸色顿时一变,脚步一动就欲追过去,无论如何,密室之中的那些魔神教教主,与邪宗宗主留下的传承与宝物都是不能够落入别人的手中的。

    但是黄启铭刚刚追过去没几步,就被那层光幕给挡了下来。

    黄启铭见状,与其他的邪宗少堂主更加不要命的攻击光幕,一道道奇形怪状的兵刃接连不同的轰击在光幕之上,将光幕轰击的不停颤抖,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攻破。

    攻击了一阵之后,黄启铭见到无论如何,都无法攻破,也只能不甘心的停下手来。

    “少宗主,现在怎么办”?无情堂少堂主,血晶晶走过来,冲黄启铭问道。

    黄启铭道:“无妨,剑一鸣那小子,现在虽然成功越过了光幕,到达了另一端,但是密道之中的阵法并不仅仅只有,这么几座,而且这些阵法的防御力一座比一座惊人,剩下的那些阵法剑一鸣未必就能够破的开”。

    “在说即便他真的将那些阵法全都破开了,成功的拿到了当年本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留在里面的功法传承与宝物的话,本少主也有办法,逼他交出来”。

    “少主你的心中有什么谋划”?血晶晶追问道。

    黄启铭道:“很简单,剑一鸣既然是兰月帝国的修士,那很显然在此次进入兰月帝国的修士之中一定有和他关系比较密切的人,只要我们将与他关系比较密切的人拿下,就可以必他将从密室之中获得的宝物交出来,明白吗”?

    血晶晶点头道:“属下明白”。

    黄启铭转过身来,望着身后剩下的邪宗九大少堂主,开口道:“你们现在立刻兵分两路,一部分带领本宗的人马,去擒拿剑一鸣在兰月帝国之中与他关系比较密切之人,另一部分则带人继续追杀魔神教的圣女梦冰琳,无论如何也一定要赶在她的伤势没有痊愈之前将她除掉明白吗”?

    “是”!

    “剩下的九位邪宗少堂主,听了黄启铭的吩咐之后,就立刻领命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望着那正在去按照他的计划行事,邪宗的九大堂主,黄启铭的口中喃喃自语得道:“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得到本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留在这里的功法传承,还有梦冰琳你别想活着,从仙宗谷中,走出去”。

    “中域大陆的年轻一代中,就只能是本少主一个人的天下”。

    另一边剑一鸣在越过第三道光幕在密室之中行走了一阵之后,就忽然感觉自己的丹田口一阵剧痛,闷哼了一声之后,一道细小的血丝从他的嘴角渗出,不得不说的是现在的他在修为上与黄启铭在修为上的确有着十分巨大的差距。

    刚刚在与黄启铭交手的时候,他都用了除却灵魂力之外的,几乎全部力量不过纵然如此,也只是与黄启铭硬拼了十多招之后,他的体内就出现了伤势。

    感觉着从丹田处传来的阵阵疼痛感,剑一鸣从身上的布袋中取出了两枚一阶的上品灵丹,放入了口中,随着两枚灵丹的药效逐渐的发挥,从丹田处传来的疼痛感这才缓缓的消失。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剑一鸣的眼睛才再次睁开,在刚刚的半个时辰中,剑一鸣一共服用了五枚一阶中的上品灵丹,这才将丹田处的疼痛感,压制了下来。

    在察觉到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剑一鸣从地面上站起来,继续朝密道的纵深驶去,结果在密室之中行走了大约五百丈的距离之后,剑一鸣再次遇到了一座阵法。

    这道阵法与刚刚遇到的那座阵法一样,释放出一道光幕将前方的道路阻挡了下来。

    剑一鸣像刚刚穿越第三座阵法的时候一样,先是施展“斩人决”在光幕之上,破开了一道裂缝,然后在世界之灵的帮助下再次越过了这座阵法。

    与此同时在距离密室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的一片废墟之中,魔神教圣女梦冰琳正用一只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面色苍白的在废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行走着。

    此时梦冰琳白色的纱裙之上,到处都有着斑斑血迹,相貌看起来颇为狼狈。

    忽然梦冰琳面纱之后的玉容一阵潮红,忍不住张口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殷红的鲜血将她用来遮挡容颜的面纱染成了红色的。

    身子更是猛地一阵,鲜血跌倒在地面上,多亏了在关键时刻,梦冰琳及时伸出手来,扶住了旁边的这才没有跌倒在地面上。

    梦冰琳向四周打量了一眼之后,在确定周围没有别人之后,这才从袖口中取出了一枚灵丹,放入杏口之中后,将自己那白色的纱裙撩起,然后盘膝坐下。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梦冰琳重新睁开了眼睛,此时她的脸色比起之前已经稍微的好了一些。

    响起不久前,发生与邪宗那些家伙交手时的情况,梦冰琳就忍不住暗咬银牙,不久之前,因为一时疏忽大意,自己与魔神教的众人,中了邪宗万毒堂的清风散。

    导致体内的灵力无法调动,全身上下难以动弹,结果与自己同行的魔神教高手,不仅被邪宗的那些家伙,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甚至与就连自己的姨母,都被邪宗的那些家伙给抓了去。

    不行我一定要将自己身上的尽快养好,然后将姨母从邪宗的那些家伙手中救出来。

    想到这梦冰琳不在迟疑,立刻朝着废墟旁边的密林之中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之中。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则并不知晓。

    密室之中剑一鸣在凭借这一己之力接连破开了八道阵法之后,这才终于来到了密道的尽头。

    不过为了破开这八道阵法,剑一鸣也已经是耗尽了体内的灵力近乎虚脱。

    回想起刚刚破开阵法时的情节,剑一鸣的心中就不由的一阵后怕,刚刚在破开了第四道阵法之后,剑一鸣在密道之中又先后遇到了六座阵法。

    而且这些阵法的防御力一座比一座强,尤其是第九座和第十座阵法,剑一鸣为了将其破开可谓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在与自己的灵魂力融合之后,施展出了“夺命九剑决”中的第四式“破魔诀”这才堪堪的在光幕之上劈出了一道比发丝大不了多少的裂缝,然后在世界之灵的帮助下,这才成功的越过。

    如果说,第九道与第十道阵法的威力在稍微强大一丁点的话,自己能不能成功的进来,那恐怕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在地面上歇息了片刻,等力气稍微的恢复了一些之后,剑一鸣这才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继续朝密道的纵深走去,一边走,剑一鸣一边从身上的口袋中取出灵丹放入自己的口中,恢复自己体内那被消耗的灵力。

    向前走了大约两百丈的距离之后,剑一鸣在上都的尽头发现了一闪石门。

    剑一鸣见状,脸上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

    立即快步走到了那扇石门跟前,然后伸手用力将那扇石门推开,在朝里面望了一眼之后,顿时一愣。

    里面的空间颇为的广阔,说是一个密室其实更像是一座开凿在地上山脉之中的山洞。

    整座密室之中都充斥着浓浓的灵气,即便已经有不知道有多少万年的时间没有人到过此处,但是此处的灵气依旧十分的浓郁。

    很显然这里就是,世界之灵口中所说,仙宗谷谷主闭关修炼的密室。

    只不过密室之中十分的凌乱,地面之上坑坑洼洼的,几乎所有的物品都被毁坏了。

    在密室之中有着三具尸体,其中的一个老者盘坐在一个蒲团之上。

    从相貌上看,剑一鸣可以判断的出,这个老者就是不久前,在悟法石碑中见过的,仙宗谷谷主谷正。

    只不过此时的他,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气息,显示他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而在紧邻他旁边的地方则有一个小水池,只不过这个小水池盛放的并不是水,而是一股股殷红的液体,从这些液体之中,不是的会传出一丝仙灵之气,而这些仙灵之气,要比残破的世界之中,人参果树,散发出来的还要纯正。

    整个密室之中都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唯有谷正的躯体,与旁边血池的一定范围内,没有受到影响。

    很显然当初在密室之中交手的人,都有意避开了这一区域,不想让谷正的躯体与旁边的血池受到波及。

    除了谷正之外,密室之中还倒着另外两具尸骸,只不过这两具尸骸,都已经化作了白骨,而且白骨之上还有众多的裂痕,显然他们在临死之前身躯一定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从覆盖在白骨之上的服饰,剑一鸣可以推断得出这两具尸骸应该是来自邪宗和魔神教。

    而在距离尸骸不远处的地面上,还倒插着一柄黑色的龙形长剑。

    一股股的吸噬之力不停的从长剑之上发出,即使剑一鸣距离它还有数十丈的距离,却也清楚的感觉到,从长剑之上传出的吸噬之力。

    在龙行长剑的旁边还有一具傀儡,从傀儡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剑一鸣可以判断出这具傀儡的等级一定很高,只不过已经是破破烂烂的,没法再使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