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81章 斩杀邪宗少堂主
    另一边剑一鸣则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朝仙宗谷的西南区域驶去,一路上剑一鸣见到地面之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大量的尸体,这些尸体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八大帝国的修士。

    很显然这些家伙都是触碰到了这里机关禁止,被绞杀掉了,剑一鸣见状不由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贪欲果然才是最可怕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李乾与韩雀那样,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保持清晰的思维,然后审视态势,分析这股利益自己该不该争夺。

    又有没有能力争夺,如果他们都可以像李乾与韩雀那样,保持清晰的思维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邪宗的“探路者”,将自己的性命给丢在了这里。

    在世界之灵的指示下,向仙宗谷的西南方向大约行驶了,两个时辰之后剑一鸣最终来到了一片破败的殿宇附近。

    这片殿宇虽然早就已经破败不堪了,但是从依稀尚存的规模,依旧不能看出这片殿宇曾经的辉煌,而在一些殿宇残存的墙壁上,还清楚的残留有一些打斗所留下的痕迹。

    从残留在墙壁之上的那些痕迹,不难看出当年这里的战斗有多激烈。

    “是哪里吗”?剑一鸣盯着远处的一处地下室的入口处,问道。

    世界之灵道:“不错,就是那里,不会有错的”。

    剑一鸣点了点头之后,就朝那里走了过去。

    当剑一鸣走到入口处的附近的时候,突然一愣,因为他发现在不远处的地方之上倒着一片尸首。

    很显然这里在不久之前,刚刚爆发过一场激战。

    但令人疑惑的是,地面之上的这些尸首,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魔神教的修士,而且这些魔神教修士全部都是,被一刀毙命,很显然在临死之前,他们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

    糟了空气之中有毒,在见到地面之上的这些魔神教修士,全部都是一击毙命之后,剑一鸣的脸色顿时一变,急忙屏住了呼吸。

    凭借着上一世的经验,剑一鸣的心中,十分清楚,想要将对手一击毙命,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修为境界上要远远的胜过对方,让对方在你的手底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

    另一种方法就是在空气之中释放有毒气体,让对方在吸入了这些气体之后,无法调动体内的灵力和动弹,从而任你宰割。

    仙宗谷中神玉期以上的修士无法进来,而倒在地面之上的这上百具魔神教修士,无一例外全部都有神玉期的修为,其中有不少,还是神玉后期的修士,在这仙宗谷之中是不可能有人让他们毫无反击之力的。

    那么很显然,就是这空气之中一定弥漫有什么有毒的气体,这些魔神教修士在吸入了这些气体之后,很有可能动弹不得,从而只能任人宰割。

    剑一鸣急忙运功闭上呼气。

    冰冰!剑一鸣在见到倒在这些地面上的魔神教修士的尸体之后,心中顿时一紧,因为担心梦冰琳的安慰,急忙朝着朝着不远处的山洞入口处跑了过去。

    自己在上一世的时候,已经亏欠她了太多,所以这一世自己就是拼了性命也绝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

    在发现地面的尸体当中并没有,梦冰琳的身影之后,剑一鸣的心中非但没有一丝的放松,反而更加担忧。

    难道她是走进了那个地下室当中,或者是被人给生擒住了?

    想到这里之后,剑一鸣不再迟疑,当即冲进了拿出地下密室之中结果当他在地下密室中行走了数十丈的距离之后,遇到了两个身穿邪宗服饰的男女。

    这两个男女的年纪都十分的年轻,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神玉后期的顶峰。

    男的相貌英俊,只不过从他那双充满淫秽的目光来看,这一定是一个,对女色有着巨大兴趣的采花贼。

    女子身材阿娜,娇艳如花,只不过从她嘴角露出的冷酷笑容,则清楚的告诉别人,这个相貌看起来娇滴滴的少女,一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带刺玫瑰,尽量还是远离一些的好。

    万毒堂的少堂主,血莓见到剑一鸣居然闯到了这里之后,显示一愣,然后伸出玉手,捂住自己的红唇,故作惊讶的道:“咦,奇怪我不是已经在入口处,撒了清风散吗,任何修士只要一靠近,就会立刻变得没有办法调动体内的灵力,和动弹不得”。

    “这个修为看起来之后先天后期的小子,怎么能够闯进来呢”?

    旁边的合欢堂少堂主血欲,用的目光盯着旁边的血莓望了一眼之后,嘻嘻笑道:“血莓妹妹,是不是你研制出来的那些合欢散失效了”?

    血莓娇声道:“这怎么会呢”!

    血欲道:“血莓妹妹,你难道望了,你们万毒堂研制出来的那些毒剂能够维持多长的时间,与天气和风向,也是有很大的动向的”。

    “即使你在空气中散的清风散再多,一阵轻风吹过,所有的清风散也就会立刻被吹散,这样自然也就对这小子没用了”。

    血莓娇声道:“血欲大哥,如果我散在入口处的那些清风散真的被吹散的话,那可能就要重新忙活一番了,拜托你去把那个小子给擒下来,然后询问一下,奴家我散在入口处的那些清风散有没有被吹散”?

    血莓的娇艳表情,更是让血欲心中的,欲火大盛,对雪梅道:“好血莓妹妹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把那小子擒拿下来”。

    血欲走到血莓的身前,望着剑一鸣道:“小子我问你,密室入口处的那些清风散有没有被吹散,如果你老实回答的话,我或许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滚”,原本剑一鸣的心中,就被梦冰琳安危的事情,给搅得是心急如焚。

    所以在见到血欲挡在自己的身前的时候,心中的怒火更胜,什么都没说,就直接爆出了一个滚字。

    “你说什么”,血欲闻言顿时大怒,作为邪宗十大堂,合欢堂的少堂主,血欲放眼整个中域之中,那也绝对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一个小小的先天后期的小子,居然当着血莓的面,让他滚,如果不把这小子宰了的话,从今往后他的脸往哪放。

    见到血欲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剑一鸣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之色,身形一晃之后,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就已经诡异的出现在了,血欲的身前。

    血欲见状心中顿时一颤,身形急忙向后倒退,他怎么也没想到,剑一鸣作为一个小小的先天后期修士,竟然还懂得如此诡异的神通。

    但是他倒退的速度快,剑一鸣出手的速度却更快,沧啷一声剑一鸣将手中的,裂石剑拔出之后,一剑朝着血欲的脖颈斩了过去。

    血欲躲避不及,只觉得自己的喉口一凉,下一刻脑袋古董一声就倒在地面上完全没有了知觉。

    一剑解决掉,血欲之后,一柄巨大的蓝色光剑,在裂石剑的剑身之上,浮现而出,剑一鸣挥动着这柄巨大的光剑朝着身前的血莓一剑劈了过去。

    血莓见状急忙举起将一柄黑色的短剑,挡在了身前。

    轰隆一声,蓝色的光剑狠狠的劈在了,血欲手中的短剑之上,这一剑虽然被挡了下来,但是血欲依旧感觉,一股巨力通过兵刃传了过来,手臂如同要比震碎一样,身体忍不住向后咯噔噔的退后了数步。

    而剑一鸣也不在理会血欲,身体一晃之后,朝着密室的纵深闯了过去。

    现在的他心中只在乎梦冰琳的安危,其它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另一边血莓半蹲在地面上,用手揉了揉自己那一只,被震得发麻的手臂,然后又忘了一眼倒在地面上身首异处的血欲。

    此刻血欲的一双眼睛瞪的老大,他似乎做梦也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居然就这样死在了一个先天后期的小子手里。

    血莓一边用手揉着自己那只被震得发麻的手臂,一边喃喃自语的道:“一个小小的先天后期修士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不过这样也好,黄启铭那个变态,与另外八个家伙就在前面,如果她们双方撞见的话,那场景一定会很精彩吧!

    我可不能错过, 说道这,血莓用玉手捂住自己的杏唇咯咯一笑之后,起身朝着剑一鸣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俏脸上隐隐的露出了一丝期待之色。

    另一边剑一鸣在快速的向着密室的前方前行者,只要一刻钟没有办法确定梦冰琳的安危,他的心中就一刻也无法平静下来。

    我上一世的时候已经愧对了冰冰一次,今生绝不能在让她受到伤害了。

    心中这样向着剑一鸣,如同飞一般的朝着密室的纵深赶了过去。

    期间曾经经过了两处阵法,这两处阵法与当初剑一鸣在寻找寒冰乳石和石钟乳的时候,所遇到的那处,很像只不过这两处阵法已经被破坏了,很显然在不久前有人用蛮力破坏了这里的阵法。

    轰!轰!忽然山洞的前方传来了,剧烈的轰鸣声。

    难道是冰冰正在和邪宗的那些家伙交手,想到这剑一鸣的心中不由的更加着急了。

    在一座阵法前,邪宗少宗主黄启铭与邪宗十大堂的另外八堂的少堂主,正站在一座阵法之前,一道光幕从阵法之中发出,挡住了黄启铭与其它几位邪宗少堂主的路。

    轰!黄启铭挥动着手中一柄白色的骨剑,狠狠的轰在了,光幕之中,周围的其它八位少堂主,也纷纷挥动着手中的兵刃使出全部的力量,轰击光幕。

    光幕被这几股强大的力量,给轰击微微颤抖,一道道的缝隙在光幕的表面浮现而出,但是这些裂缝实在是太过狭小,人们根本就没有办法,从那里经过,而且那些裂缝浮现出来的时间,极为的短暂。

    在眨眼的功夫就重新愈合,而光幕也因此而再次变得完好无损。

    无情堂的少堂主血晶晶在黄启铭的耳边道:“少堂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血晶晶是一个年纪看起来在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其相貌一点也不输给,万毒堂的少堂主血莓,娇躯在一身黑袍之下,被包裹的阿娜多姿。

    与韩雀一样都是那种神情冰冷的女子,而且程度比起韩雀来,可能还要更高一筹。

    望着眼前的阵法与光幕,邪宗少堂主黄启铭的眉头同样是紧皱,原本他认为解决了魔神教的那些家伙之后,自己就能成功的取到密室之中,当年邪宗宗主,与魔神教教主留下的功法传承与典籍宝物。

    但没想到,在这入口之中,却受到了阵法的阻拦,而且这些阵法的威力,一个强过一个,刚刚自己已经凭借蛮力,接连破开了两个拦路的阵法,但是在遇到了眼前的这个阵法之后黄启铭与另外的八位少堂主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直到现在都没能打开。

    其实就算真的打开了有能怎么样呢,这个密室之中既然有第二座与第三座阵法,那就一定会有第四座,第五座甚至是第六座和第七座阵法。

    而且这些阵法的威力一定一个强过一个,现在眼前的这座第三座阵法,就能够令自己这样的无可奈何,待会要是遇到了第四座和第五座阵法的话,自己又要拿什么去破开呢!

    就在黄启铭对于这些阵法无计可施的时候,身后的突然传来了剧烈的脚步声。

    黄启铭与邪宗十大堂的,转过身来顺着脚步声传来的地方望了一眼之后,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快步超这里赶来。

    当他们看清少年的修为的时候,全都一愣,因为他们发现这个少年就只有先天后期的修为而已。

    能够在这般年纪达到这样的境界,放眼八大帝国的年轻一代中,或许的确可以算作了不起。

    但是在黄启铭与邪宗十大少堂主这种邪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中,却又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过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万毒堂的少堂主与血莓,明明已经在入口处,洒下了清风散,而且血莓与白骨堂的少堂主血骨都亲自守在入口处。

    血骨与血莓都有神玉后期的修为,且以他们的神通放眼同阶之中罕逢对手,如今怎么会让这么一个小小的先天后期的修士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