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80章 中计
    “一鸣兄”。李乾见到剑一鸣要朝西南区域赶去,急忙开口叫住了他。

    “何事”?剑一鸣转过头来望了李乾一眼。

    李乾道:“一鸣兄,以你的天赋放眼整个东南区域,甚至是整个中域,恐怕都很难找出几个能够与你相堪美的天才,以你的天赋,只要勤加修炼用不了多久,就必定能够东南区域的一方巨擎,既然这样你又何必为了那些所谓的传承而去冒险呢”!

    “要知道,现在东南区域鱼龙混杂,各方势力汇集在一起,稍有不慎就有丧命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几乎就不可能能够将,邪宗宗主与魔教教主留下的传承,抢到手,就算真的抢到手的话,也会立刻成为所有人攻击的对象”。

    “以一鸣兄与贵国在仙宗谷中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啊,既然这样一鸣兄你又何必去自掘坟墓呢”!

    李唐与韩汉,兰月等国不仅是盟国,而且还是八大帝国中势力最弱的三个国家,三国长期以来都遭受着,武周与西楚等国的打压,与兰月帝国一样,李唐与韩汉也同样有被撤销封号的危险。

    而从剑一鸣展现出来的天赋来看,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成为东南区域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到时候不仅兰月帝国可以拜托目前的困境,甚至就连李唐与韩汉帝国说不定都可以因此而跟着沾光,所以李乾自然不希望剑一鸣出现什么意外。

    听了李乾的话之后,剑一鸣在心中苦笑了一声,如果被李乾知道,自己现在的天赋最多只是五品的,比其他来都要差上几条街的话,恐怕他就不会这样刻意的结交自己了吧!

    剑一鸣现在的天赋,最多只相当于五品左右,这样的天赋不要说是放眼在八大帝国之中了,就是在兰月帝国之中,也远远排不上号,他之所以能够在悟法石碑中得到,品级在五阶的“万剑诀”,那完全是凭借着自身强大的灵魂力。

    毕竟想要从悟法石碑中领悟功法的话,除了天赋之外,灵魂力也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剑一鸣道:“李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魔神教教主,与邪宗宗主,留下的传承随我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西南区域我是非去一趟不可的,这其中或许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个道理我想李兄你应该是明白的吧”!

    “可是一鸣兄”

    见到剑一鸣不肯听自己的劝说,执意要到西南区域去,李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剑一鸣就已经打断了他,道:“好了李兄,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既然意已决,就不会改变”。

    “李兄,韩姑娘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剑一鸣不等李乾开口,就已经转身朝着仙宗谷的西南区域赶去。

    望着剑一鸣离去的背影,李乾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口中喃喃自语的道:真是的,既然有这么令人羡慕的天赋,有何必去为了那种,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冒险呢!

    韩雀在一旁道:“人的**是无止境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像你和我这样,有这么清晰的思维,再说了越是优秀的天才,心中的傲气也就越大,剑一鸣的天赋既然这么优秀,那么他心中的傲气,也一定比那些普通人更大,所以听不进你的劝说,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让他去遭受一些挫折也好,最起码这样可以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让他明白这个时间还有很多,比他优秀和强大的存在,撮一撮他的锐气”。

    “当然如果他不幸死在了别人的手中的话,那也只能怪他自己,怨不得别人”。

    “韩师妹所言有理,只有让他遭受一些坎坷和挫折,才能让他明白,自己并不是这个世间最优秀的,还有其他比他更加出色的存在。

    另一边剑一鸣在告别了李乾与韩雀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西南区域敢去,生怕晚去一步,就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就在这时,世界之灵的话,突然在剑一鸣的耳边响起:“邪宗的那些家伙,还真是狡猾啊,既然放出消息,让别人去做他们的开路者与替罪羊”。

    “开路者,替罪羊”?你什么意思?

    听了世界之灵的话,之后,剑一鸣不由得开口问道。

    世界之灵道:“当初邪宗的第十五人宗主,与魔神教的第十二任教主,是在一处地下密室之中同归于尽掉的”。

    “而那处地下密室位于整个仙宗谷最中心的区域,所以也是整片遗迹中机关禁制最密集的一处区域,现在虽然距离当年那些那些妖魔进攻仙宗谷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纪元的时间,但是仙宗谷中的许多机关与禁止,并未完全的消失”。

    “如果强攻的话,无论那方势力,都会付出几位惨重的伤亡,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邪宗的人之所以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为的大概就是让八大帝国的修士为他们开辟出一条完全的道路,以此来减少自身的伤亡吧”!

    剑一鸣道:“既然这样那我要加快速度,以最短的时间感到那里去了”!

    世界之灵道:“怎么你着急了”?

    剑一鸣道:“现在除了魔神教与邪宗的人,之外,就连八大帝国的修士,都在朝那里蜂拥而去,我能不着急吗”!

    世界之灵道:“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着急”。

    “没有必要着急”?提高了世界之灵的话,之后,剑一鸣顿时一愣。

    世界之灵道:“没错,就算邪宗的那些家伙,可以用记让八大帝国的那些蠢货们,晕着头用自己的性命为他们开路,最多也只能耗费掉其中的一部分机关禁制而已,剩下的那一部分机关禁制,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打开的”。

    “还记得,在收取石钟乳,和寒冰乳石的时候,所遇到的那一座阵法,和光幕吗”?世界之灵问道。

    剑一鸣道:“当然记得”。

    世界之灵道:“那一道光幕,就是一般的神玉后期修士,遇到了都会感到无可奈何,你是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劈开了一道裂缝,然后在我的帮助下,进入了其中”。

    “仅仅只是一些存放石钟乳的地方,阵法的威力就如此强大,而那处地下密室,可是当年仙宗谷谷正用来闭关修炼的地方,那里的阵法威力比起存放石钟乳的地方可是要强大了太多,而且还不止一座,而这仙宗谷中神玉期以上的修士,是没有办法进来的”。

    “所以魔神教与邪宗的那些家伙,真的能够找到那里,也是破不开那些光幕更是进不去的,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

    哦!听了世界之灵的话,之后,剑一鸣脚下的步伐虽然没有放慢,但心中的担忧,却是减少了许多。

    另一边在无数被蒙在鼓里的八大帝国修士的“帮助下”,邪宗与魔神教的修士终于找到了一条安全了路线,一路之上所过之处,所有的机关与禁止都被破处了,当然这些机关与禁止是许多,被贪欲冲昏了头脑的八大帝国修士,用自己的性命破除的。

    梦冰琳与那名宋姓女子带着,魔神教的一众修士来到了一片破烂的殿宇前的时候,宋姓女子望着不远处,那个地下室的入口,对旁边的梦冰琳问道:“冰琳,你确定那些那些就本教的第十二任教主,就陨落在那里吗”?

    梦冰琳点头道:“不错,姑姑,我已经命人打探清楚了,当年本教的第十二任教主,来到仙宗谷中似乎是为了寻找什么宝物,但是进去了之后,就再也没能从里面走出来,而当时与本教的第十二任教主,一同进入仙宗谷之中的还有邪宗的第十五任宗主”。

    “所以我怀疑当年本教的第十二任教主,之所以走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宋姓女子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进去吧,这次我们不仅要将本教第十二任教主留在这里的功法传承给尽数的取回来,还要看看当初本教的第十二任教主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来到仙宗谷的”。

    宋姓女子,转过头来望了一眼身后那几乎完好无损的,魔神教修士队伍之后,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在带领着这些魔神教修士,在经过了被机关机制层层覆盖的大片区域的时候,魔神教方面竟然没有一个人伤亡。

    这一切,都要感谢邪宗的那位少宗主,黄启铭,如果不是黄启铭那小子,将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与邪宗第十五任宗主陨落在这里的消息,散播出去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八大帝国的修士蜂拥而来了。

    这样覆盖在道路之上的那些机关机制,也就不会被破坏的这么干净了。

    原本她的心中还觉得黄启铭那小子做事有些冒失,但现在也觉得黄启铭那小子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头脑。

    “梦圣女,宋长老在下在这里可是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就在梦冰琳与宋姓女子正打算带领,魔神教的弟子进入地下室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他们的耳边响起,紧接着,邪宗少主黄启铭,带领着邪宗的十大少堂主,与大批的邪宗高手从旁边的废墟之中走了出来。

    因为这片区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覆盖着,所以梦冰琳与宋姓女子全然没有发现这里竟然隐藏有大批的邪宗高手。

    见到黄启铭与邪宗的人马之后,梦冰琳与宋姓女子,还有其他的魔神教修士脸上,全都露出了戒备之色,但是当他们发现并没有其他的邪宗修士埋伏在四周的时候,又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以他们现在的力量,如果真的动起手来的话,就未必会怕了邪宗的那些修士。

    梦冰琳望着黄启铭沉声道:“你是在这里专程等我的”?

    黄启铭笑道:“梦圣女,当年陨落在这处地下密室之中的除了贵教的第十二任教主之外,还有本宗的第十五任宗主,无论是我们邪宗,还是你们魔神教都想要将各自失传的功法典籍重新找回去,但这偏偏地点又在同一处,这样我们就不可避免的将会发生冲突”。

    “但是我这人在寻找东西的时候,并不喜欢有人打扰,所以我决定先在这里解决掉你们之后,在进去寻找本宗第十五任宗主落在这里的功法典籍,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将贵教第十二任教主留在这里的功法传承和宝物一并带走”。

    梦冰琳冷声道:“那好啊,既然这样那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一决高下,上次我们交手之后,没有结果,这次就彻底的分出个高低来,用实际行动来向世人证明,谁才是中域大陆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

    黄启铭摇头道:“不不,本少主我的修为,早在一年期与你交手之后,就已经突破到了魂灵期,为了能够进入这里面施展秘法将自己的修为,强行压制在了神玉期的境界,现在的我最多只能发挥出自己一半的实力,如果与你交手的话,对我太不公平了”。

    “所以我决定让我的属下与梦圣女你切磋一番,他们对付你就足以了”。

    听到黄启铭的修为居然已经,突破了魂灵期之后,梦冰琳的心中顿时微微一颤。

    但是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对黄启铭道:“就算你现在能够发挥出魂灵境界的实力,本圣女也照样不会惧怕你,想要你手下的那些废物,来对付本圣女,就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站在黄启铭身后的,合欢堂少堂主血欲,用满是淫邪的目光盯着梦冰琳面纱之后的那张仙容,奸笑道:“都说梦圣女你面纱之后的容颜美容天仙,只可惜,在下我从来没有没有看过这实在是我人生中的一大憾事”。

    “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将梦圣女,你脸上的那种面纱拿下,好好的看看梦圣女你面纱之后,究竟是怎样的一张容颜”。

    梦冰琳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厌恶之色,她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用那种的目光望着自己。

    冰丝白纱从梦冰琳的袖口中,滑落而出,她要用这条白纱,将邪宗合欢堂的少堂主,血欲变成一具“冰雕”,让人们明白自己的尊严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冒犯的。

    但是就在这时,梦冰琳却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无法调动了,全身上下也动弹不得。

    不止是梦冰琳,旁边的宋姓女子与其他的,魔神教修士,也纷纷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动弹不得,体内的灵力无法调动分毫。

    糟了中了,黄启铭那家伙的奸计了,当梦冰琳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邪宗的陷阱中的时候,额头之上,顿时渗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

    另一边邪宗修士见状明白他们的计谋已经成功,当即冲了过来,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顿时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