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79章 知进退的韩雀
    刘青青道:“我那里过奖了,像剑一鸣这样的天才,在你们兰月帝国之中呆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人能够发现他在天赋上的恐怖,而雨蝶妹妹你却一眼,就可以发现他的不凡,还让他做你的未婚夫,单凭这点,就足以证明,你的眼光在我们姐妹几人中最准的一个“。

    说到这里刘青青不由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她都将自己的爷爷当作自己心目中的偶像,认为自己的爷爷是人族历史上千年以来,除冥皇与女皇等五皇之下,最优秀的一个人。

    但是今日在见到了剑一鸣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世间还有一个比自己的爷爷更优秀的存在。

    兰雨蝶微微一笑道:“青青姐,你说什么呢,我相信将来你也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剑一鸣更加优秀的未婚夫”。

    兰雨蝶的口中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她的表情之上却依旧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旁边的另一个女子兰桑桑望向兰雨蝶的目光中,则是充满了浓浓的嫉妒,与羡慕之色。

    兰桑桑与兰雨蝶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在年纪也只相差了几个月,而且两人都是兰月帝国的公主,兰雨蝶在兰月帝国的公主之中排名第七,兰桑桑在兰月帝国之中排名第八,两人在兰月帝国的皇室之内被并称为“双珠”。

    优秀的女人聚在一起就喜欢去相互攀比,兰桑桑与兰雨蝶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这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关系并不和睦,相反喜欢处处去争长见短,彼此都想要去压对方一头。从小只要有一个人得到了一样物品的话,另外一个人,就一定要去得到,比对方更好的物品。

    一个人将修为提升到某个境界的话,另一个人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在境界上超越对方。

    只是令兰桑桑心中感到憋屈的是,因为兰桑桑在兰月帝国皇室之中的地位,不如兰雨蝶,能够享受到的资源待遇,自然也就比不上兰雨蝶。

    所以自小她的修为与名气都始终被兰雨蝶给压过了一头。

    她与兰雨蝶在兰月帝国的皇室之中虽然并称为“双珠”,但是在兰月帝国之中兰雨蝶的名气却要远远的胜过她,兰雨蝶在兰月帝国之中,并被称为第一才女,但是知道她的人却没几个。

    后来兰雨蝶进入了帝国学院之中,并称为了一名内院弟子,兰桑桑不甘心被兰雨蝶压过一头,终于也想办法拜入了帝国学院之中,成为了一名内院弟子。

    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之后,与兰雨蝶,宋明月柳青青等人并称为帝国学院内院的四大美人。

    只是自己纵然拜入了,帝国学院之中甚至与宋明月,柳青青等人被被称为内院的四大弟子,但是在方方面面却依旧被兰雨蝶给压过一头。

    前一阵子,当兰桑桑知道,兰雨蝶为自己寻找了一个未婚夫的时候,兰桑桑的心中还高兴了好一阵子,因为据她所知,兰雨蝶给自己寻找到的那个未婚夫,只不过是兰月帝国之中一个只有先天期修为,三流封国的王子而已。

    而不久之前,兰桑桑结识自己的一个追求者,则是中域大陆之上,一个一流世家的嫡子,家中不仅有一个半步天劫期的老祖作者,其自身的实力更是已经达到了神玉期,甚至在中域大陆的神玉榜上,都可以排进前五百名之列。

    放眼整个中域大陆都可以算作一个不多见的天才,而兰雨蝶为自己自己寻找的未婚夫,则只是一个只有先天期修为,三流封国的王子,这让兰桑桑的心中暗自欣喜了好一阵子,认为自己这次总算可以压过,兰雨蝶一头了。

    但是现在在真正的见识了,自己这位七姐的未婚夫之后,兰桑桑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的这位七姐给自己寻找的未婚夫,在天赋上竟然是人族历史上的一位千古奇才。

    其天赋不仅是自己所新结交的那位追求者可以相比的,甚至于就连学院的那位柳风院长都比不上,这让兰桑桑的心中,如何不嫉羡交加。

    另一方面剑一鸣从地面上站起来之后,闭上眼睛对自己的体内进行了一下,感知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在他的丹田出此刻正静静的悬浮着一个光团,那个光团是谷正送给他的本源之力。

    那团光团的面积不大,只有黄豆般大小,但是里面蕴含的力量却十分的精纯,如果将其炼化掉的话,剑一鸣有信心让自己,的修为立刻精进到先天后期顶峰的境界,但是剑一鸣却没有这样做。

    因为在先天期中,他还打算要冲击先天期的极境。

    而这团光团是谷正的本源之力所化,而谷正生前则是一位修为达到了神灵境界的修士,他的本源之力,不仅十分的精纯,而且里面还蕴含有一丝的神力,所以用来冲击先天期的极境是再好不过了,如果只是用来提升普通的境界的话,那未免有些过于“浪费”。

    李乾走过来,对剑一鸣道:“一鸣兄恭喜你,从悟法石碑当中成功的领悟除了五阶的魂灵期功法,帝国学院建立百多年来,在悟法石碑当中领悟出来功法等级最高的是帝国学院的柳风院长,当年柳风院长在悟法石碑中,领悟出了四阶中魂灵期中的顶级功法。

    这个是帝国学院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这个记录在帝国学院过去百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无人能破,但是现在被你给打破了,从今往后帝国学院的第一人,就不再是柳风院长而是你了。

    李乾说话的时候,空气之中明显多出了一丝敬畏之意,剑一鸣现在的修为或许还比不上他,但剑一鸣展现出来天赋已经足够让他感到敬畏,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剑一鸣一定会成为东南区域,设置是中域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一名强者。

    如果能够提前与这样的一位强者交好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一旁的韩雀同样也用饶有兴趣的目光盯着剑一鸣打量着,女子总是容易被优秀的男子吸引,韩雀自然也不会例外。

    不过剑一鸣却并不想在这方面多扯,而是话语一挑的道:“李兄,刚刚我在来这里的时候,一路之上发现八大帝国的许多修士都在朝仙宗谷的西南方向驶去,根据地图上的标记,石钟乳与那件能够产生石钟乳的宝物似乎在东边吧,他们都到西南方向去干什么”?

    李乾叹息道:“唉,这次的选核要比,我们事先预料的还要复杂和残酷”?

    “此话怎讲”?剑一鸣问道。

    李乾道:“原本无论是八大帝国修士,还是帝国学院的高层,都认为,这次的对手就只有,魔神教一个而已,但不久前有人发现,邪宗的人也来到了仙宗谷的遗迹之中”。

    “邪宗”?听了李乾的话之后,剑一鸣终于想去,为什么在路上见到那些衣着奇怪的家伙之后,会对他们的穿着打扮感到眼熟了,自己上一世,在带领冥族百部打江山的时候,与邪宗的那些家伙也有过摩擦与冲突。

    自己甚至还同邪宗的那位宗主交过手,邪宗的那位宗主在与自己交手之后,重伤而逃,邪宗的高手也被自己给斩杀了不少。

    自从在自己的手中吃了大亏之后,邪宗就变得安分守己了不少,再也不敢与自己与冥族为敌,所以自那之后,自己也就没有在注意过他们,想不到今天在这里居然会再次遇见邪宗的这些家伙。

    “莫非八大帝国的修士,向西南区域云集而去,与邪宗有关”?剑一鸣问道。

    李乾点头道:“不错,不久之前,有人发现邪宗少宗主,黄启铭突然带领,与邪宗的十大少堂主,突然带领大批邪宗高手,进入仙宗谷之中,并且放出消息称,千年之前失踪的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与邪宗的第十五任教主都是死在了仙宗谷西南区域的一处密室之中”。

    “当初他们随身携带的各种邪宗的功法典籍,与宝物,也被遗留在了那里,如果谁能够得到他们遗留下来的功法传承与宝物的话,就可以一飞冲天”。

    “正是因为这个消息,让八大帝国的修士们,连石钟乳都顾不上寻找,一个个全都不要命了似得,朝着仙宗谷的西南区域赶去”。

    听了李乾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心中顿时一紧,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有关于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和邪宗第十五人教主死在了仙宗谷的事情被传出去,毕竟按照世界之灵的说法,他们陨落的地方,与仙宗谷谷主,谷正最终的陨落之地,很有可能在同一处地方。

    自己如果想要将天赋转变成传说之中的仙灵之躯的话,就必须要到那里去一趟。

    所以这件事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但是现在邪宗将这件事传出去之后,大批八大帝国的修士,还有魔神教,与邪宗都超那里云集而去,如此以来,自己达到那里之后,如果想要将事情,顺利进行的话,难度恐怕会成倍增加。

    虽然心中感到有些沉重,但是剑一鸣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对李乾与韩雀道:“李兄韩姑娘难道你们就不想道西南区域去需找那些邪宗的第十五任宗主,与魔神教的第十二任教主留下的那些功法传承吗”?

    “这倒不必了”?李乾闻言摇了摇头。

    “怎么难道你们就对魔神教第十二任教主,与邪宗第十五任教主留下的那些宝物和传承感兴趣吗,要知道邪宗与魔神教的势力在十大教派之中,也绝对可以排在,前几位,而作为邪宗的宗主,与魔神教的教主,他们的身家要比许多天劫级别的大修都要丰厚许多”。

    “如果可以随便得到一些,他们留下来的传承与宝物的话,就可以一飞冲天啊,怎么难道你们就一点也不心动吗”?

    “如果说不心动是假的,但是即便再怎么心动也要有命消受才行啊”!

    这次开口说话的人是韩雀,韩雀的外表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声音却如同银铃般动听。

    “此话怎讲”?剑一鸣问道。

    韩雀道:“一鸣公子你大概不知道吧,除了我们八大帝国的修士之外,魔神教的圣女梦冰琳,与邪宗的少宗主,黄启铭,也都带领着邪宗的十大少堂主,与魔神教的大批高手,朝着西南方向赶去”。

    “魔神教圣女梦冰琳,与邪宗少宗主黄启铭,在中域大陆的年轻一代中,都是被公认的,三大王者之一”。

    “邪宗的十大少堂主,也全部都是神玉榜上名列前茅的人,随便哪一个都不是我们可以对付,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邪宗与魔神教的人,五小皇与百小王排名前十的另外几个家伙,也都已经向西南方向敢去,他们的实力个个都在我们之上”。

    “更何况,越是珍贵的宝物,就约会惹人眼红,像邪宗宗主,与魔神教教主,这种级别人物留下的传承,就是一般天劫期的大修,也会眼红的,别说我们敢去,根本就不可能得到”。

    “就算真的能够得到的话,也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到头来等待我们的下场也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好的宝物落到了你的手里,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的话,就是留在手中也只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和催命符罢了,既然如此倒还不如不要”。

    “所以我和李乾师兄都不打算,去争夺魔神教教主,与邪宗宗主留下的传承”。

    听了韩雀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心中对韩雀倒也不由的高看了几分,韩雀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幅冷冷清清的样子,但在为人处事上,却还是看的很透彻,知进退,不像世间的绝大多数人那样,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就会头脑发热,丧失自我分析的能力。

    剑一鸣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去冒险,那我也就不强求你们了,二位咱们就此别过”。

    剑一鸣朝着李乾与韩雀,一抱拳之后,就朝着仙宗谷的西南区域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