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65章 各怀心思
    乾姓老者听了之后摇头道:“恐怕不行,剑一鸣的天赋虽然强大,但他现在毕竟就只有先天中期的修为,而梦冰琳和黄启铭的修为则已经达到了神玉期的后期,都是中域大陆新生一代中国的佼佼者“。

    “梦冰琳与黄启铭则是各自教派之中的圣女,与少宗主,从他们修炼的那一刻起就有魔神教与邪宗之中天劫期级别的大修,替他们打通体内的经脉,拍出在修炼上的障碍,而且他们在修炼的时候,还可以享用耿直宗门中最顶级的资源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而剑一鸣只是兰月帝国之中一个三流封国的普通王子而已,既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很好的修炼资源,在修炼一途上就只能靠自己的摸索和努力,论修炼环境的话,与梦冰琳和黄启铭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所以在可预见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剑一鸣的修为都会被梦冰琳和黄启铭给远远的甩在身后”。

    哦!听了乾姓老者的话之后,帝国学院的另外三位老者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在距离仙宗谷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位于兰月帝国最南部的东灵国封国国都,东灵城的皇宫之中,一大群人正站在一面古镜之前,静静的观看着仙宗谷之中的一切。

    这其中既有剑一鸣的母亲秦妃,也有他的父亲东灵王剑刑和他的那位三姐剑霜霜,以及东灵国封国皇室的其他一些成员。

    在场的除了东灵国封国皇室的成员之外,还有东灵国封国一些重要的文臣武将,除此之外剑一鸣的外公秦业大舅舅秦谭勇与二舅舅秦谭亮,姨母秦荣荣,和表妹秦姗姗等人也在现场。

    只不过他们并没有与秦妃站在一起,秦妃与东灵王剑刑,三公主剑霜霜等人都站在人群的最前方有利的位置。

    而秦家的人则被挤到了人群的最边缘地带,在整个过程中秦妃既没有和他们说一句话,也没有看他们一眼显然上次秦妃带着剑一鸣到秦家去求助的时候,双方所造成的裂痕与隔阂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得到修复。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古镜中所发生的一切,当剑刑秦妃与剑霜霜等人见到魔神教居然使用“七七大阵”来攻击剑一鸣的时候,双手都不由自主的紧握了起来。

    秦妃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里,要知道剑一鸣的实力就算再怎么强他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先天中期的境界而已,他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四十九位先天后期,与一位神玉中期魔神教修士的合击阵法。

    但是当人们见到剑一鸣居然将真的凭借着已经之力,将数十位魔神教修士的合击给硬生生的挡下来之后,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古镜之前的人群,也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望着古镜之中正在大展神威的剑一鸣,秦妃一想起自己那个昔年体弱多病的儿子,如今居然变得这么有出息,秦妃的双目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一层水雾,表情上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

    三公主剑霜霜在秦妃的耳边轻伤道:“秦姨刚刚你也看到了,十一弟现在的修为就是神玉中期的强者渡胜不了他,在我们东灵国封国甚至是整个兰月帝国的年轻一代中都没人会是他的对手,以后再也没人敢来欺辱你们了”。

    “嗯”!秦妃点了点头之后,轻声道:“霜霜当初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如果不是你向我们伸出援手的话,我和一鸣未必能够挺过来,一鸣更不可能会有现在的成就,你放心你在我和一鸣最困难的时候,对我和一鸣的那些帮助,秦姨我是不会忘的”。

    “日后你如果有什么想要的话,就来告诉秦姨,秦姨一定会尽让一鸣最大的能力帮你去办,像你这种才貌双全知书达理的女孩子真的很难寻找,你可以你和一鸣是亲姐弟,不然的话,我一定要一鸣把你取回来,做儿媳”。

    听了自己秦姨的话之后,剑霜霜顿时大羞,一张俏脸上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赶紧闭着嘴巴,不再敢和秦妃说话。

    另一边元帅甲戌则在东灵王剑刑的耳边轻声道:“殿下,十一王子殿下现在的修为与实力,要比在百小王中排名第三十九位的赵敏,与第三十八位的闽山都要强大“。

    “这样的实力无论是不仅在我们东灵国封国,与兰月帝国的年轻一代中无人可比,甚至放眼整个东南区域八大帝国的年轻一代中都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上”。

    “只要有十一王子殿下在,日后不仅我们东灵国封国崛起指日可待,甚至就连兰月帝国或许都可以因此而由弱变强,摆脱在八大帝国中垫底的命运”。

    “哈哈哈哈”,听了甲戌的话之后,剑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与秦妃和东灵王剑刑已经三公主剑霜霜等人心中的欣喜与兴奋相比,秦妃的母家秦家许多高层的心中则充满了懊悔与惋惜之色。

    剑一鸣的外公秦业,二舅舅秦谭亮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浓浓的惋惜之色,刚刚通过剑一鸣与魔神教弟子的交手之后,他们知道从今王后无论是在东灵国封国,还是兰月帝国之中,都很难有第二个人可以与他在地位上相提并论。

    甚至即便是在帝国学院之中,剑一鸣都至少是一位内院弟子,甚至有可能被那些长老与院长收为亲传弟子,日后必将前途无量。

    如果能够和剑一鸣搞好关系的话,对于秦家日后的发展将有巨大的帮助,但可惜的是因为当初秦谭勇和秦姗姗对剑一鸣和秦妃的羞辱,现在的剑一鸣对秦家早就已经是恨之入骨。

    日后无论他在兰月帝国与帝国学院之中的地位有多高,也是不会再向以前那样向秦家伸出援助之手了。

    在秦家边缘处的地方剑一鸣的表妹秦姗姗的脸庞之上,更是布满了悔恨与愧疚之色,古镜之中那个仅仅在几个月之前还被她看不起的废物表哥,仅仅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不仅在修为上已经将她给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还表现出了令所有人都折服的实力,刚刚他一剑破开了,魔神教大阵的那一幕,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兰月帝国与其它帝国天之骄女的心。

    秦姗姗相信,现在的剑一鸣只要肯放话,八大帝国之中就会有无数的天之骄女主动的向他投欢送抱。

    而这个征服了无数天之骄女的少年,曾几何时还在默默的关心着自己,为自己无私的奉献着属于他的一切,如果没有自己当初对他的那些过分之举的话,那么最终和那个少年走在一起的人一定是自己。

    现在她虽然已经和二王子剑无心定下了婚约,但是在不久之前,自己在见到剑无心的时候,剑无心就已经明确的告诉了她,他真正想要迎娶的人是供冥宗宗主的女儿韩芊悦。

    自己就算真的嫁给了他,也最多只能做一个侧室而已,说侧室那还算是好听的,说白了自己嫁给剑无心之后,最多也只能做一个小妾而已,与一个下人和丫鬟没什么区别。

    供冥宗是东南区域最大的一个门派之一,其实力就算比起兰月帝国这样的帝国,也未必见得会弱,而韩芊悦作为供冥宗宗主的独生女,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是那种性格高傲的女子,自己与她共侍一夫其会有好日子过。

    现在的秦家因为万金商会的打压,在生意上的一切财源都已经被完全切断,就连最基本生活都已经成了问题,但是二王子剑无心却根本不顾及秦家现在的处境依旧要求秦家像最初承诺的那样,每月向他上缴十万两纹银供他修炼使用。

    现在的秦家为了向剑无心支付每月十万两的纹银,已经被逼的不得不去变卖家产。

    直到这时她才明白当初自己的姑姑,当初劝自己不要和二皇子订婚的话是何等的用心良苦了。

    可是她现在就算明白了,却也晚了。

    想到当初剑一鸣和姑姑对自己和秦家的无私帮助,在想起自己对姑姑和剑一鸣所做的一切,悔恨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在心中蔓延开来,两道泪痕从秦姗姗的脸颊上滑落。

    与秦姗姗和秦家其他人心中的惋惜和悔恨相比,秦姗姗的父亲秦谭勇在目睹了剑一鸣的实力之后,心中竟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这些年来为了抱上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这两棵大树,这些年来他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妹妹秦妃和自己的侄儿剑一鸣,他的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

    而当初秦宁到黑道去聘请杀手刺杀剑一鸣所需要的纹银,就是由他提供的,这些事如果被剑一鸣知道的话,是不可能会放过他的。

    换言之他与剑一鸣之间的仇恨,是不可能化解的,而且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的心中却总有一股预感,那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万金商会对秦家的打压背后肯定有剑一鸣的影子。

    所以他的心中十分的期待剑一鸣可以死在仙宗谷中,不然的话一旦等剑一鸣回来的话是不会有他的活路的。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却并不知道,在突破了魔神教的关卡之后,剑一鸣当即头也不回的,朝着山谷另一端的密林冲了过去。

    等到那名王姓修士从地底中再次钻出来的时候,剑一鸣的身影早就已经在山谷的另一端小时的无影无踪。

    望着那密密麻麻倒在地面上,魔神教修士的尸体,以及那些正在痛苦哀嚎的伤者,王姓修士的双眼变得猩红,这次因为自己和张姓修士的大意,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先天期修士斩杀了这么多的教众。

    这件事一旦要是被魔神教的那些执法长老知道的话,自己之前立下的那些功勋非但没有办法获得一丝的赏赐,甚至于还有被魔神教的执法长老给重重的处罚一番,一想起魔神教用来处罚处事不利那些教众的刑罚,王姓修士的心中就不由的一阵发寒。

    心里面将剑一鸣不知给恨到了什么程度,他有心要去杀剑一鸣泄愤,但剑一鸣早就已经跑的是无影无踪。

    其实就算现在剑一鸣能够追上剑一鸣又如何,以剑一鸣那诡异的神通和凶悍的战力,他和张姓修士联手之下,就算能够将其拿下,也势必会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那名姓张的修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王姓修士的身边问道:“王兄现在该怎么办”?

    张姓修士说话的时候,在微微的颤抖,声音中带着一丝浓浓的恐惧之色,显然他也知道这件事一旦要是被魔神教的那些执法长老知道的话,等待着他们的将是严厉的刑罚。

    王姓修士将心中的恐惧压下之后,开口道:“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原以为除了百小王中那几位比较靠前的家伙,和五小皇的那几个家伙之外,此次进入仙宗谷的八大帝国修士之中就没有人可以对你我构成威胁了”。

    “想不到那个叫做剑一鸣的小子,居然要比百小王排名前几位,和五小皇中的那几个家伙更加的难缠,如果我们早知道八大帝国的年轻一代中有这样一位辣手难缠的家伙的话,此次的损失也就不会这么大了”。

    “我们眼下要做的是赶快将这件事报告给圣女殿下,和宋长老要她们在遇到这小子的话,留心一些避免给本教造成更大的损失,至于我们回到圣教之后,会遇到什么养的刑罚那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嗯”!听了王姓修士的话之后,剩下的那名张姓修士点了点头,显然是对他的提议表示赞同。

    在斩杀了魔神教上百位的先天期修士之后,剑一鸣贡献牌上的贡献值与排名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原本剑一鸣的贡献值是一百一十万,但是在斩杀了魔神教的上百位先天期修士之后,他的贡献值从一百一十万增加到了一百二十三万。

    原本剑一鸣在世界之灵残破的世界中,修炼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之后,剑一鸣在贡献牌上的排名也已经从第二十一位下降到了第三十位。

    但是在斩杀了那些魔神教的修士之后,剑一鸣在贡献牌上的排名再次从三十位,上升到了第二十九位。

    但是对于这些剑一鸣则无暇顾及,在确定魔神教的修士没有追上来之后,剑一鸣这才钻进了一处可以遮挡人们视线的密林之中,然后心念一动再次进入了残破的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