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52章 威慑众人
    唯有李斐张昂等人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当初在金銮大殿之上他们曾经亲手跟剑一鸣交过手,深知剑一鸣实力的可怕。

    以他们的修为在剑一鸣的手下都是瞬间败北,而李佳明的实力比起他们来,都还相差甚远,以他的那点本事去挑战剑一鸣那纯粹是自讨苦吃。

    李佳明对剑一鸣抱拳道:“在下李氏封国的三王子剑一鸣,特此向一鸣王子你讨教几招,请赐教”。

    哼!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没有吭声也没有开口说话,表情之上的轻蔑之意在明显不过。

    “找死”,察觉到剑一鸣表情之上的那股轻蔑之意后,李佳明顿时勃然大怒,要知道他在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的名气虽然比不上七大才俊,也比不上蓝月蝶,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李氏封国的王子,在兰月帝国的年轻一代中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天才人物。

    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剑一鸣这样的轻蔑与无视,他的心中如何能够忍受的了。

    李佳明拔出随身携带的佩剑,朝剑一鸣一剑刺了过来。

    望着朝自己飞速而来的佩剑剑一鸣的表情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举动,直到李佳明手中的长剑距离他的胸膛只剩下几寸的距离的时候,剑一鸣的眼神才猛地一凝,然后沧啷一声,从腰间拔出了裂石剑。

    朝李佳明手中的长剑,应了上去。

    铛!裂石剑与李佳明手中的长剑碰撞在一起之后,发出了一声清晰的剑鸣声。

    李佳明只感觉一股巨力从自己手中的长剑之上传来,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麻,剑柄从自己的手掌之中脱离了出去。

    而他本人也如同断了线来的风筝一样,整个身躯都向后倒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甩在了坚固的地面上。

    李佳明摔倒在地面上之后,只感觉一股股剧烈的疼痛从他的右臂之上传来,刚刚与剑一鸣硬拼的那一剑竟然使他的右臂出现了不轻的伤势。

    一剑仅仅只用了一剑,人们甚至都还 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李佳明就败下阵来。

    李佳明败下阵来之后,一个体型肥胖的胖子,提着大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剑一鸣道:“我来与你一战,这名胖子叫做张堃元,是西明封国的一名王子,在修为上更是已经达到了先天后期,比起李佳明来还要强上几分。

    结果这名胖子与李佳明一样,刚一与剑一鸣交手就被剑一鸣给一剑挑飞了手中的大刀,败下阵来。

    在短短的片刻时间内,就有两名先天期高手,先后败在了剑一鸣的剑下。

    直到这时候,金銮大殿前的众人们才渐渐的压制住了心中的兴奋之意,同时也明白兰战君为什么会任命剑一鸣为此次的主帅。

    要知道在这里的兰月帝国天才们,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剩下的绝大多数人,都只有先天期境界的修为而已。

    而李佳明与张堃元,全都都有先天中期顶峰,和先天后期的修为,他们的实力在都不算弱,特别是张堃元他的实力放眼众人之中都绝对算得上是一位强者。

    但是如今却被剑一鸣这样轻而易举的一招击败,那说明剑一鸣却又不俗之处,他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

    先后一招击败了李佳明与张堃元之后,终于威慑住了在场的众人,一时间竟然没人敢站出来继续向剑一鸣挑战。

    沉静了片刻之后,一名手持大斧子,满脸伤痕的青年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望着剑一鸣道“我来向你挑战”。

    魁狼!

    见到这名青年之后,在场的许多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场的绝大多数天才,都是各个封国的王子与公主,他们是靠着身后封国与势力不顾一切的鼎力相助,才有了今天的修为。

    但是魁狼则不同,他从出道开始到现在,从来都是一个人在修炼,他能有今天的修为那也全是靠自己的辛劳与努力得来的。

    从来没有受过其他人的半分帮助。

    他今年的年纪也不过刚刚年满十九岁而已,但是修为却在几个月之前已经达到了半步神玉期的境界。

    更有甚至有传闻称,他的修为在达到半步神玉期之后,曾经与一名神玉初期的修士大战了一天一夜,并且最终将对方击败,所以一直有传闻称,如果不是因为魁狼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在修炼,身后没有势力为他提供支持的话,那么魁狼一定会比七大才俊更加强大。

    “哈哈,是魁狼,魁狼要向剑一鸣挑战了,这下我看他还如何猖狂”。

    “是啊,剑一鸣的修为就算比别人强大些,但是最多也只不过有先天初期的修为而已,而魁狼在境界上已经达到了半步神玉期的级别,双方在修为上的差距这么大,剑一鸣的实力就算再怎么变态,恐怕也很难取胜”。

    见到魁狼来向剑一鸣挑战之后,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们认为这场比试剑一鸣输定了”。

    剑一鸣朝魁狼望了一眼之后,表情同样是微微一凝,在场的其他兰月帝国的天才们,大多都是兰月帝国那些大小封国的王子,他们能有今天的修为那全部都是靠身后的家族与势力依靠更种资源不顾一切提升上来的。

    所以他们的修为纵然不弱,但是在剑一鸣的眼中也只不过是那种在温室里培育出来的花瓶与花架子而已。

    但是血狼不同,他从小到大都是孤身一人在修炼,他能有今天的修为,那全部都是靠着自己的辛劳得来的。

    而且从他身上传出的煞气与血腥味,以及身体表面那一道道狰狞的伤痕都在清楚的告诉别人,眼前的这绝对是一个,长期在厮杀中成长起来的,狠角色,像这样的亡命徒那才是最难缠的,不过虽然对魁狼有些欣赏,但剑一鸣的心中却也没有什么畏惧。

    魁狼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之后,望着剑一鸣用冷漠的声音道:“我要向你讨教”。

    剑一鸣道:“出招吧”。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魁狼并没有马上出招,而是望着剑一鸣道:“你我的实力都非常的不凡如果真的动起手来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多久才能分出胜负,不如这样我们来一招定胜负如何”?

    “一招定胜负”?

    魁狼道:“不错我们来一招定胜负,如果谁在这一招中败给别人,或者是自知接不住而选择避让的话,这场比试就算他输,你看如何”?

    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好啊,随时奉陪”。

    见到剑一鸣居然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魁狼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计谋得逞之色。

    将自己身后那柄巨大的板斧举起之后,将全身上下的力量都源源不断的输入进输入进巨斧之中。

    然后将自己的舌尖咬破之后,将一口鲜血吐到板斧上面,板斧在吸收了这口鲜血之后,表面之上顿时浮现出了耀眼的血红色,和一股股古怪的纹路。

    而从板斧之上散播而出的气息也随即大盛了许多。

    “开山斧,想不到魁狼居然一上来就要使用这一招,这下剑一鸣恐怕麻烦了”。

    “怎么你认得这招”?旁边的人问道。

    那人点了点头之后,道:“魁狼手中的那把板斧虽然只是一柄二阶顶峰的兵刃,但材质却比较特殊,据说是传闻之中的滴血神兵,用鲜血进行祭炼之后,所能发挥出的威力丝毫不亚于那些三阶兵刃”。

    “魁狼修炼的天罡三十六斧,也是一套三阶功法,而开山斧是天罡三十六斧中的第三十斧,是目前魁狼能够掌握的绝技中,威力最强的一招,据说前不久魁狼在与那名神玉初期的修士交锋的时候,就是使用,这一招击败了对方”。

    “哦,我说魁狼为什么要提出一招定胜负这个建议,原来他的心中还有这重打算,这下剑一鸣可输定了,别忘了刚刚魁狼在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曾经说过双方在比拼的时候,不准躲闪,如果谁躲闪的话,这场比试就算他输”。

    “嘻嘻,就算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剑一鸣,如果他不这么自大的话,也不会一脚踏入魁狼设计的陷阱之中了”。

    剑一鸣这时候也明白,原来魁狼向自己提出这个建议,还有这种深层的考虑,像魁狼这种长期在生死徘徊的亡命徒大多都是有勇无谋的莽撞之辈。

    但是魁狼却并不在这其中,魁狼除了拥有,远胜同阶修士的实力,和不怕死的心之外,还有一副可以克敌制胜的智谋,这种实力与智谋两不相缺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魁狼望着剑一鸣道:“剑一鸣,从你和李佳明与张堃元的交手中,我看的出你的真是实力,并不仅仅只有表面现象那么简单,在先天期境界中鲜少有人会是你的对手”。

    “如果和你正面交手的话,我未必能胜你,但是你居然敢大意的答应我的提议,之下你输定了”。

    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你就这么确定可以胜我吗”?

    魁狼道:“不久前我与那名神玉初期的修士交手的时候,就是使用这招开山斧击败了对方,就算你的实力比别人强,也绝不可能和神玉初期的修士相提并论,所以你主帅的位置我要定了”。

    剑一鸣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完之后,剑一鸣将手中的裂石剑举起之后,使出了夺命九剑决的第二式,巨剑术。

    他的心中虽然对于魁狼的有勇有谋有些意外,但是却并不畏惧,当初在与文峰交手的时候,文峰所使用的金枪决,在威力上比起魁狼的开山斧还犹胜三分,纵然如此,金枪决依旧是败在了剑一鸣的巨剑术之下。

    而现在剑一鸣的修为在经过在灵池之中,的浸泡之后,比起当日在与文峰交手的时候,已经大增了许多,如此以来的话,就更加不用惧怕魁狼的开山斧了。

    剑一鸣心念一动之后,一柄巨大的光剑在裂石剑的表面浮现而出。

    铛!的一声,剑一鸣手中的光剑与魁狼手中的板斧撞击在一起之后,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巨响声。

    在僵持了片刻之后,剑一鸣手中的光剑,将魁狼手中板斧之上的光芒渐渐的压制了下去,最终在魁狼惊骇的目光中,板斧在发出了一声哀鸣声之后,表面上的那些纹路全部消失不见。

    而魁狼本人则在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之后,像李佳明与张堃元那样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我输了,望着不远处的剑一鸣,魁狼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在与剑一鸣交手之前他的心中就已经认定剑一鸣是个难缠的角色。

    为了能够将剑一鸣击败,他甚至煞费苦心的提出了一招定胜负这样的建议,满以为这样自己可以轻松的将剑一鸣击败,但没想到最终自己依旧是惨败如此。

    而周边的那些围观者一个个则是惊骇的张大了嘴巴,刚刚在魁狼使出那招开山斧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这场比试剑一鸣输定了。

    毕竟魁狼在提出这条提议的时候,里面有明确规定,在交手的时候,如果躲闪,如果躲闪或者接不住这招的话,就算谁输。

    而魁狼曾经凭借着,这招击败过神玉初期的对手,剑一鸣的实力就算不弱,又如何能够跟神玉初期的修士相提并论。

    但是事实证明剑一鸣的实力,要远比人们想象之中的更加强大,即便魁狼发挥出的实力,即便已经不输给却依旧是被剑一鸣给轻松击败。

    这时候所有的人才明白国君兰战君为什么要立剑一鸣做此次的主帅了,这并不是一个鲁莽的行动,相反这个决定十分的精明与正确。

    要知道即便是兰月帝国年轻一辈中被公认为第一人,七大才俊之首的赵琳也只不过是神玉初期顶峰的修为而已。

    而刚刚魁狼所发挥出的实力,已经不低于那些普通的神玉初期修士,甚至于还曾经击败过一个神玉期的修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赵琳已经是同一级别的修士了,赵琳就算实力比魁狼强一些,但是如果想要将魁狼击败的话,也至少需要上百合的交手才可以。

    而现在剑一鸣居然就只用了,一招就将魁狼轻松的击败,那说明剑一鸣的实力,要比兰月帝国年轻一辈中公认的第一人赵琳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