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2章 兰月帝国国都
    “所以你想让我出面帮你”?剑一鸣问道。

    兰雨蝶点头道:“不错,我和我父王之间有约定在先,只要我能找到一个比谢羽更加优秀的天才的话,他就不在强迫我嫁给谢羽”。

    “现在你既然比谢羽更加优秀,那么只要我将你带回去,我父亲自然也就不会在强迫我嫁给武周国的那个谢羽了,当然在帮我解决我自身的麻烦的同时,我也希望你也可以在帝国学院的收徒仪式中能有出色的表现,帮助我们兰月帝国化解危机”。

    原来如此,在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剑一鸣这才明白,当初在兰雨蝶讲推荐令和上品的先天丹交给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步入了她精心策划的陷阱之中。

    兰雨蝶道:“怎么样,剑一鸣你愿不愿意帮本公主啊”!

    说完之后,兰雨蝶用满是期待的目光望着剑一鸣。

    剑一鸣点头道:“可以”。

    现在的兰雨蝶固然是有求于他,但同样他现在也同样有求与兰雨蝶,说白了两人这次的合作,根本就是一项两利的合作而已。

    如果自己不答应兰雨蝶的请求的话,兰雨蝶多半也就不会推荐自己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也就没有必要拒绝她。

    见到剑一鸣答应,兰雨蝶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她又对剑一鸣道:“记住我们之间的订婚只是暂时的”。

    “我现在之所以和你订婚,那是为了解决我现在所面临的难题,我现在只有神玉期的修为,还没有办法抗拒我父王的决定,但是等我修为达到了魂灵境界之后,我的父王也没有办法强迫我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到时我会自动的和你解除婚约”。

    “所以我从来就没有真的想过要嫁给你,而你也不能把我们之间的婚约当真,你明白吗”?

    剑一鸣点头道:“明白,其实就算兰雨蝶不说,他也不会真的去和兰雨蝶订婚,上一世的时候,自己对夏迎雪情根深种,全心全意的爱她,但是换来的却是她最无情的一剑,这件事深深的刺痛了剑一鸣的心,他心中的伤痕直到现在都没有愈合,所以在没有解决和夏迎雪之间的仇怨之前,自己暂时是不会去考虑儿女私情的。

    见到剑一鸣答应的这么爽快,兰雨蝶先是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她的心中又微微的浮现出了一丝沮丧,自己的才华在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长大之后,更是被公认的兰月帝国的头号才女。

    再加上自己还是兰月帝国国君最宠爱的一位公主,天赋卓越,论相貌的话更是东南八大帝国区域最顶尖的几个美人之一,所以从小到大无论自己无奈走到那里,都会有大批的追求者,簇拥在自己的周围向自己献殷勤。

    自己一个眼神就能让不知道多少年轻人为之疯狂,但是现在兰雨蝶却发现,自己的美貌,才华,天赋与地位,在眼前这个男子的眼中却仿佛什么都不算一样,这让从小在顺境中成长,众星捧月一般的兰雨蝶,内心深处,第一次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挫败感。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剑一鸣开始打点前往兰月帝国国都的形状,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有不少东灵国封国的王公大臣们携带重礼前来,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当日在金銮大殿之中支持八王子剑涯,排挤自己的人。

    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自己的那位外公,秦家的家主秦业,显然自己的出色表现,已经让那些东灵国封国的王公贵族们,意识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必定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们担心自己将来在登上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的话,一旦翻起最近的旧账的话,就是他们和他们身后家族势力的灭顶之灾,所以他们要趁自己没有登上东灵国封国国君之位的时候,携带重礼来向自己赔不是。

    希望这样可以换取,自己将来在登上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后,可以放他们和他们身后的家族与势力一条生路。

    而对于这些见风使舵,墙头草一般的家伙,剑一鸣自然不会去理会,剑一鸣没有接见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只是一心一意再为不久之后的兰月帝国国都之行做准备。

    三天之后,剑一鸣跟着兰雨蝶一起离开了东灵国封国的国都,朝着兰月帝国的国都驶去,由于兰月帝国的国都与东灵国封国国都之间相距上万里,所以剑一鸣一行人纵然是日夜不停的赶路却也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来到了兰月帝国的国都。

    望着眼前那高大宏伟的城池,剑一鸣不由的叹息了一声,帝国的国都与封国的国都之间果然没有可比性。

    东灵国封国的国都东灵城的占地面积只不过区区数百里而已,居住在里面的人口也止步区区数十万而已。

    而兰月帝国的国都兰月城的战地面积足有数万里之巨,仅仅只是用来护卫蓝月城的城墙就有上百丈之后,在城墙之上一个个身穿重甲的士兵正在墙头之上来回不停的巡逻。

    兰月帝国的国都蓝月城虽然还没有办法与剑一鸣上一世见过的那些大门派与宗门的总舵相提并论。

    但是却也胜过了东灵国封国国都东灵城数百倍,如果把兰月帝国的国都兰月城比作成一个豪华的郡城的话,那么东灵国封国的国都东灵城在它面前一比也就只能算作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县城而已。

    望着前方那豪华的县城,兰雨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对剑一鸣道:“赶了半个月的路终于回来了,接下来你就和我一起去见我的父王吧,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未婚夫事情公布出去之后,可能会有人来挑战你,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嫌弃麻烦啊!”

    剑一鸣摇头道:“不会,当初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不会害怕麻烦”。

    “嗯”!兰雨蝶点了点头之后,就随着车队的人,一起朝着城门口驶去,而把守在城门口的数十名士兵,自然也是认得兰雨蝶的车队,所以在见到了兰雨蝶的车队之后,急忙双膝跪倒在地面上,向她行跪拜大礼。

    剑一鸣无意中朝那些士兵扫视了一眼之后,瞳孔顿时一缩,因为他发现这些侍卫竟然无一列外全部都有先天期的修为。

    在东灵国封国先天期修士是十分罕见的存在,一名先天期的高手,在东灵国封国之中至少也是将军或者是御林军和禁卫军统领级别的存在。

    但是现在在兰月帝国的国都居然只是一名把守城门普普通通的士兵,这种巨大的落差,不由得是剑一鸣在心中感叹像东灵国封国,与兰月帝国这种帝国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在在兰月帝国的城墙上,雕刻着一道道古怪复杂的阵法铭文,仅仅只是这高大的城墙就可以将神玉期的修士阻挡在外,如果再将城墙之上的阵法,开启激活的话,恐怕就连魂灵境界的修士都不敢强攻吧!

    剑一鸣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在进入了兰月帝国的国都之后,兰雨蝶就直接带着剑一鸣回到了兰月帝国的国都之中,而且似乎是为了告诉别人她和剑一鸣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似得。

    在进入王宫之后,她就让剑一鸣和她坐在了同一辆马车之上,在下了马车朝兰月帝国的金銮大殿走去的时候,她甚至还伸出一只玉手来挽住了剑一鸣的手臂。

    兰月帝国的金銮大殿与东灵国封国的金銮大殿一样都是用来商讨国之大事的地方,但是兰月帝国的金銮大殿要比东灵国封国的金銮大殿宽敞和豪华了不知道多少倍。

    进入金銮大殿之后,剑一鸣立刻感觉到,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大殿之中弥漫着,金銮大殿的左右两侧各站着一排人。

    左边的一排人是文臣打扮,而右边的那一排人则身着铠甲一看就知道是武官。

    剑一鸣朝右边的那一排人望了一眼之后,瞳孔顿时一缩,因为他发现那一排武官绝大多数都有魂灵境界的修为。

    在金銮大殿最上方的王座之上,坐着一个身穿龙袍,头戴冕旒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的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魂灵后期的顶峰,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步入分灵境界。

    很显然那个中年人就是兰雨蝶的父亲,兰月帝国的国君兰战君。

    而兰战君与兰月帝国的那些文臣武将们似乎也早就已经知道了,兰雨蝶将要归来的事情,所以当兰雨蝶与剑一鸣一同走进金銮大殿的时候,大殿中的人们全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朝兰雨蝶和剑一鸣投了过去。

    当他们看到兰雨蝶居然和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手牵着手的走进来的时候,全都一愣,特别是右排五官中的几名年轻人见到兰雨蝶的手居然和剑一鸣的手牵在一起之后,全部都用喷火的目光望着剑一鸣。

    兰战君自然也看到了兰雨蝶身边的剑一鸣,当他见到两人的手居然牵制一起之后,眉头同样是微微一皱,不过作为东南区域八大帝国之一兰月帝国的国君,兰战君自然懂得该如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所以他虽然觉得兰雨蝶和剑一鸣这样手牵着手,有些不大合适,却也没有直接发作出来。

    “蝶儿听说,你在东灵国封国的时候,曾经受到那些黑道邪宗杀手的伏击,可曾伤到了没有”?

    兰战君见到兰雨蝶之后,先是询问她本人的安危。

    兰雨蝶摇头道:“父王没有,女儿在受到那些黑道邪宗杀手的伏击之后,多亏了有一名少年的搭救,这才能转危为安,否则的话,后果恐怕真是不堪设想”。

    兰战君道:“没有就好,那个救了你的少年是谁,你告诉父王,父王好派人去好好的赏赐他一番”。

    兰雨蝶指着身边的剑一鸣道:“父王就是他,当初就是他冒死从那些黑道邪宗杀手的手中,将我救了下来,不然的话女儿我现在恐怕就没有办法站在这里与父王你说话了”。

    “至于赏赐吗就不用了,因为女儿我已经在私下里和他私定终身了,等到女儿的修为修炼到魂灵境界之后,我们就立刻完婚,她现在已经是我们兰月帝国皇室的准驸马了”。

    轰!兰雨蝶的话刚一说出口,整个大殿之中就顿时一阵骚动,特别是站在武官中的那几位少年,脸色更是勃然色变。

    兰雨蝶作为兰月帝国之中最受宠爱的一位公主,平日里爱慕她的年轻俊杰不知道有多少,但兰雨蝶的眼光一向甚高就连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被公认为最优秀的七大才俊,都一向不放在眼中。

    如今她怎么会看上眼前的这个少年呢,眼前的这个少年在相貌上虽然是一个丰神俊朗的偏偏美少年但他的修为才刚刚达到了先天中期,这样的实力比起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的七大才俊,不知差了多少,兰雨蝶究竟是看重了他的那一点呢!

    主座之上的兰战君在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脸色同样是缓缓的阴沉了下来,盯着剑一鸣沉声道:“雨蝶说的可是真的”?

    从兰战君的声音中,剑一鸣知道,兰战君的心中已经因为这件事而动怒了,但是由于之前和兰雨蝶有约定在先,所以明知兰战君的心中已经动怒了,但是剑一鸣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不错,属下与雨蝶公主是真心真意相爱的,所以还请国君殿下成全”。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兰战君的脸色更加是阴沉的可怕,救了兰月帝国的公主自然应该受到巨大的赏赐,但是如果就这样就想要让兰月帝国的公主对自己以身相许的话,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

    更何况雨蝶还是整个兰月帝国之中最出色的一位公主,他一个一无名气,二无背景,默默无闻的一个无名小子,就想要去取兰月帝国之中最出色的一位公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见到兰战君的表情之后,兰雨蝶的心中自然也知道,自己的父王对自己与剑一鸣之间私定终身的事情,不大高兴,心中恐怕已经动怒了。

    于是她来到金銮大殿最上方的王座旁边低头在兰战君的心中低声嘀咕了几句之后,兰战君的表情顿时一边,望向剑一鸣的目光先是充满了震惊之色,然后转变成了惊喜,最后变成了感兴趣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