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7章 秦家的谋划
    一旁的剑霜霜在听了秦姗姗的话之后,眉宇之间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怒气,对于秦姗姗的为人,与她和剑一鸣之间的过往剑霜霜的心中是十分清楚的。

    在秦妃得宠的时候,剑一鸣曾经从他们的父王那里获得过大量的赏赐,与奇珍异宝,为了从剑一鸣的手中得到这些奇珍异宝,秦姗姗在剑一鸣的耳边说了许多花言巧语,甚至以将来在长大之后,嫁给剑一鸣的话语来蛊惑剑一鸣。

    但是秦姗姗在从剑一鸣的手中获得了大量的好处之后,在剑一鸣与秦妃在国君剑刑那里失宠之后。

    秦姗姗与她背后的秦家之人非但没有年纪以往,剑一鸣和秦妃对秦家的恩惠,伸手拉他们母子一把,反而还站在太子与王后那里,一起对剑一鸣和他的母亲秦妃落井下石。

    现在她见到了剑一鸣的手中有好东西之后,居然又不知廉的用花言巧语前来蛊惑和骗取,这让平日里一向与秦妃和剑一鸣交好的三公主秦霜霜如何能不愤怒。

    剑一鸣的眼中同样浮现出一丝冷芒冷声道:“你需要我就要给你吗,凭什么啊”?

    秦姗姗道:“只要表哥你可以将那瓶上品的先天丹送给我,以后呢一个月可以到秦家去拜访我一次,只要我的心情好了说不定还可以见你一面”。

    她的言下之意仿佛将剑一鸣当作,她养的奴隶一样无论她想要做什么,剑一鸣都要任凭她的摆布。

    周围的人们一个个全都用同情的目光望着剑一鸣,剑一鸣喜欢秦姗姗的事情,在场的众人是知道的,对于剑一鸣与秦姗姗的过去他们也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

    自己喜欢的女人如今却去和别的男人订婚,更有甚者这个女人的嫁妆都要让他拿出来,天底下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比剑一鸣更冤的冤大头了吧!

    不过众人虽然觉得秦姗姗的行为有些过分,但大多数人认为剑一鸣还是乖乖的将那瓶上品的先天丹拿出来交给秦姗姗的。

    因为在人们的印象当中,剑一鸣对秦姗姗的痴迷已经到了骨子里,以往秦姗姗只要肯多看剑一鸣一眼,剑一鸣就可以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现在秦姗姗既然想要那瓶上品的先天丹而且还开了口,那么剑一鸣就一定会将那瓶先天丹拿出来交给秦姗姗。

    甚至有人已经在心中开始暗暗的思考,那瓶上品的先天丹落入秦姗姗的手中之后,要用什么方法才能从秦姗姗的手中获得一两枚。

    而秦姗姗心中的想法自然也与众人一样,在说完了那句你可以到秦家来拜访我的话之后,就伸出一只手掌,朝剑一鸣的腰间那只存放上品先天丹的口袋摸了过去。

    一旁的剑霜霜见状脸色顿时一边,她与剑一鸣从小一起长大,而且在东灵国封国诸位王子与公主当中也就数她和剑一鸣的关系最好,所以她在心中自然不希望继续看到剑一鸣在继续被秦姗姗欺骗下去。

    现在的秦霜霜既然已经同二王子剑无心定下了婚约,那就表明她日后必然会站在剑无心那边去。

    而现在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等人,对剑一鸣和他的母亲秦妃全都视作眼中钉和肉中刺,如果这瓶上品的先天丹被秦姗姗拿去的话,秦姗姗必定会将其送给太子剑无心,剑无心拿到这瓶上品的先天丹之后,实力必然会因此而大增许多。

    剑一鸣这样做的话,那无疑等于是在自掘坟墓。

    当时还没等剑霜霜开口提醒剑一鸣,剑一鸣的脸色就已经猛地一沉,抓起腰间裂石剑的剑柄然后用剑鞘猛地击打在了秦姗姗的手臂之上,将她的手臂打飞了出去。

    秦姗姗吃痛,张口啊了一声之后,用愤怒的目光注视剑一鸣道:“你干什么”?

    剑一鸣冷声道:“干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我有答应要将那瓶先天丹送给你吗,你在没经过别人同意的情况下就来随便拿别人的东西,现在你居然还问我干什么”。

    “你”

    见到剑一鸣居然拒绝了自己秦姗姗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愤怒之色,对剑一鸣冷声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只要你肯将这瓶上品的先天丹送给我的话,你以后每个月可以到秦家去拜访我一次,如果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可以见你一面,这个条件难道还不够吗”?

    “拜访你”?听了秦姗姗的话之后,剑一鸣长笑了一声,然后冷声道:“你以为你是谁,我要见你的话还需要拜访你吗,别忘了我可是东灵国封国的十一王子,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世家的女子而已”。

    “我要见你的话,根本不需要去拜访,只需要派人通传一声你就要随叫随到,不然就是对皇室的大不敬之罪”。

    “你”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秦姗姗心中的怒气更胜,不过由于这里人多眼杂,再加上她也确实需要那瓶上品的先天丹,于是强压住心中的怒气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将那瓶上品的先天丹给我”?

    剑一鸣道:“想要先天丹的话可以,就拿银子来买”。

    “用银子去买”?

    剑一鸣道:“不错,下品的先天丹一枚需要二到三百万两银子,上品的先天丹在效用上,是下品的十倍,所以你如果想要我手中的上品先天丹的话,就拿银子来买吧,一枚下品的先天丹要二到三百万两银子,一枚上品的先天丹,我要两百万两的黄金”。

    两百万两黄金

    嘶!听了剑一鸣的话在场的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在市场上,一两金子的价格是二十两纹银,两百万两黄金折合成白银的话就是四千万两白银了。

    这样的价格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秦家了,就是东灵国封国的皇室都未必能够拿得出来,不过人们倒也并没有觉得这个价格太过离谱。

    毕竟上品的先天丹就是在兰月帝国的皇室之中那也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除了那几个最核心的成员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享受不到。

    在很多时候,你就是有再多的银两却也是买不到的。

    在那些财力雄厚的大封国,与大世家的眼中,如果你要他们拿两百万两的黄金来换取一枚上品的先天丹的话他们也多半是愿意的。

    秦姗姗顿时语塞,四千万两银子,就是在东灵国封国的皇室眼中也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

    在秦家这种小小的世家眼中更是连想都不敢想,别说现在的秦家在经济与财力方面,已经大不如以前了,就是在过去全盛时期也绝对是拿不出,这笔银子的十分之一。

    见到秦姗姗不吭声剑一鸣道:“怎么拿不出银子是吧,拿不出银子的话,就不要再提上品先天丹的事,说完之后,剑一鸣转身离去。

    在走了几步之后,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望着秦姗姗道:“另外当初在我和母亲在宫中得势的你和你们秦家,从我和我娘亲这里取走了大量的财富和好处”。

    “现在你和你们秦家既然已经同我和我娘亲翻脸当初你们从我们这里拿走的银两与好处,就立刻尽快给我还回来,如若不然的话,就休怪我翻脸无情了”。

    说完之后剑一鸣连看都不在看秦姗姗一眼,就大步的离去,将秦姗姗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原地。

    而事情的发展也同样是令在场的许多人目瞪口呆,在人们的认知里,平日里剑一鸣对秦姗姗一向是百依百顺,所以人们认为事情最后也一定是以上品的先天丹被秦姗姗拿走而告终。

    但事情的最终结局却完全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好半晌之后,才有人用不确定的语气道:“天啊我没看错吧,现在的剑一鸣对待秦姗姗怎么像是对待下人一样不客气呢”!

    另一道声音道:“嘻嘻,任谁都看得出,现在的秦姗姗是想要将十一王子当猴耍,十一王子要是还对她客气的话,那才叫傻帽一个呢”!

    “是啊,秦姗姗就算真的想要在十一王子面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出现的话,也要分清时局啊,现在的十一王子可是整个东灵国封国公认的天才,国君殿下对其给予了厚望”。

    “甚至就连雨蝶公主都认为十一王子殿下是一个人才,十一王子殿下现在在东灵国封国之中的地位,已经丝毫不在二王子剑无心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秦姗姗还想要像当初那样,在十一王子殿下的面前,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出现,那简直是不自量力”。

    秦姗姗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听了周围人的议论声之后,脸色一阵青红交错,最终猛地一跺脚之后,转身离开,如果说在此之前她心中对剑一鸣的感觉是厌倦的话,那么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她对剑一鸣的厌倦,已经转为了一种深深的仇恨。

    另一边秦勇潭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有秦姗姗出面剑一鸣就会百依百顺,但事实却证明他将事情看的太简单了。

    秦姗姗走过来之后,秦勇潭对秦姗姗道:“他拒绝你了”?

    秦姗姗没有说话,但是她那阴沉的表情却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一场激烈的名额争夺仪式就这样结束了,而最终的结果,则在东灵国封国的王公贵族之间引起了巨大的骚动,毕竟这次到帝国学院拜师学艺的名额,既然让剑一鸣给得了去,那就说明日后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很有可能,回油剑一鸣来继承。

    但是今天在表态的时候,绝大多数的王公贵族都选择了站在八王子剑涯那边,这不仅冒犯了东灵国剑刑,还彻底惹怒了剑一鸣和秦妃,日后剑一鸣若是真的登上了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的话,又岂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所以许多东灵国封国的王公贵族,在心中忧虑的同时,也在暗暗考虑要不要立刻备一份厚礼然后去向剑一鸣和他的母亲秦妃赔罪。

    另一边秦勇潭与秦姗姗秦宁三人默不作声的走出了东灵国封国的王宫,只不过一路上秦姗姗的脸色一言不发她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刚刚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秦宁似乎猜出了秦姗姗的心思,对秦姗姗道:“珊珊,你是不是还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啊”!

    秦姗姗点了点头。

    秦宁道:“珊珊其实你不用在为此耿耿于怀,和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耿耿于怀这完全没有必要”。

    “马上就要死的人”?秦姗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解之色。

    秦宁道:“不错,按照太子殿下的吩咐我已经将剑一鸣人头的悬赏价格,提升到了五十万两纹银,而五十万两纹银的价格足以让黑道邪宗的那些先天期杀手出手,剑一鸣的修炼天赋就算在怎么不弱,又怎么可能回事那些先天期级别邪宗杀手的对手呢”!

    说到这里秦宁的嘴中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

    而秦姗姗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大快人心的笑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杀剑一鸣的话就难解他的心头之恨。

    反倒是秦谭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安,道:“宁儿,你真确定那些先天期的邪宗杀手可以杀得了,剑一鸣吗,如果没有把握的话,千万不能随便乱来啊”!

    “还有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啊,如果稍微泄漏出去一点风声的话将来都很有可能会给我们整个秦家带来灭顶之杂啊”!

    现在剑一鸣展现出来的天赋任谁都看得出来,将来他很有可能会继承东灵国封国**的位置,要是被他知道,秦家曾经在暗地里派杀手去暗杀他的话,将来等他登上东灵国封国国君之位之日,很有可能也就是秦家的灭亡之日。

    秦宁自然知道秦谭勇的心中在担忧什么,对秦谭勇道:“爹,你不必害怕,且不说现在剑一鸣那小子能不能登上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还是一个未知数”。

    “就算他将来真的登上了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的话,我们秦家也不用惧怕他,别忘了珊珊现在可是已经同太子殿下订婚了,只要珊珊嫁给了太子殿下,我们秦家与太子殿下之间就是亲家的关系了”。

    “而以太子殿下现在与供冥宗韩芊悦小姐的关系,将来他很有可能能够登上供冥宗的宗主之位,只要他能够登上供冥宗的宗主之位的话,别说只是一个小小的东灵国封国了,就是兰月帝国之中东南区域八大帝国之一的帝国也未必敢把我们秦家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