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5章 获得名额
    剑刑闻言忙道:“雨蝶公主你说那里的话,您一点也没有打扰到我们,相反您来的正是时候,我把他们都召集在一起,为了就是选举出一名在天赋上最出色的王子然后跟您一起到帝国的国都去参加不久之后,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

    “哦,是吗”

    兰雨蝶问道:“既然这样不知东灵王你决定让那名王子,跟本宫一起会帝国的国都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呢”?

    在问这话的时候兰雨蝶眼角的余光还不由的朝人群中的剑一鸣望了一眼。

    剑刑道:“经过考虑之后本王最终决定让十一王儿剑一鸣,跟随七公主你一起到帝国的帝都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收徒仪式”。

    兰雨蝶闻言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但还没等她开口说话,下方的八王子剑涯就已经脸色大变的道:“父王此次我们东灵国封国与王室支持的人是我,所以跟随七公主殿下到帝国国都参加帝国学院收徒仪式人也应该是我啊”!

    姬昌这时候也开口道:“是啊,大王八王子殿下的支持率要远胜十一王子殿下,所以这次的这个名额也应该是他的,如果您就这样把名额给了十一王子殿下的话,恐怕不大合适吧”!

    剑刑怒声道:“都给我闭嘴,人数支持的多少,只是其中的一项而已,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本王的手中,所以让什么人获得名额,这点本王还是做得了主的”。

    但是听了剑刑的话之后,姬昌非但没有住嘴反而继续道:“就算大王你要偏袒十一王子殿下,也不能置兰月帝国的国法所不顾吧”!

    “兰月帝国的国法”?

    剑刑顿时一愣不明白这件事怎么又和兰月帝国的国法扯上关系了。

    姬昌道:“不错,微臣记得兰月帝国的国法之中曾有明文规定更大封国之中只有那些天赋最出色的少年和少女才有资格参加帝国学院与供冥宗举行的收徒仪式,而这些少年少女并不仅仅之局限于各大封国皇室的王子与公主之间”。

    “臣听说不久之前雨蝶公主在我们东灵国封国之间曾受到黑道邪宗杀手的伏击,险遭不测,幸有一名少年出手相救,这才让雨蝶公主转为为安,敢问雨蝶公主传闻可否是真的”?

    兰雨蝶点头道:“不错传闻属实”。

    媚昌道:“这就是了,既然那名少年能从众多黑道邪宗杀手的手中将雨蝶公主救出,那就说明他的天赋与实力绝对要在十一王子之上,所以这个名额就算要给的话,也应该是给了那个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而不是给十一王子殿下”。

    “这是我们兰月帝国的国法,纵然大王您是东灵国封国的国君恐怕也不能置兰月帝国的国法而不顾吧”!

    听到媚昌居然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事,剑刑的眉头顿时大皱,兰月帝国的国法之中却是有这么一条规定,但是不管是那个封国的国君,都希望自己的儿女们可以出人头地。

    所以无论是供冥宗还是帝国学院他们在收徒的时候,更大封国的国君都把这个机会给了各个封国的王子与公主们,所以久而久之这条规定也就形同虚设了,但是现在媚昌把这条规定当着雨蝶公主的面搬了出来,却是着实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虽然他的心中很清楚这条规定已经形同虚设了,但是这种亵渎兰月帝国国法的事情,他自然是不能当着雨蝶公主的面说出来的。

    而一旁的兰雨蝶自然也看出,八王子剑涯与那个老头是在故意挤兑剑一鸣,不想要那个名额落在剑一鸣的身上,这才会故意把救自己的那个少年搬出来。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把那个少年搬出来的话,他们或许还有些胜算,但是现在他们既然把那个少年搬出来了,那就注定他们在这件事上要输到底,连一丝获胜的希望都没有,他们这纯粹是在“自掘坟墓”。

    见到剑刑不说话,媚昌又冲着兰雨蝶道:“雨蝶公主,老夫说的可对”?

    兰雨蝶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帝国之中的确有这条规定而这些规定即便是各大封国的国君也是不能够随便违背的”。

    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媚昌的心中顿时一喜,兰雨蝶既然承认了他说的话,那他就等于是把兰雨蝶拉到了和他同一个阵营之中,今天只有有兰雨蝶在这里,剑刑就算是东灵国封国的国君那也是绝对不敢无视兰月帝国的规定的。

    而剑刑的手掌则紧紧的握成了团,媚昌此举等于是在拿蓝月蝶来压自己,如此一来的话此次决定让东灵国封国的什么人参加帝国学院举行收徒仪式的人,就不是他了,而是兰雨蝶。

    是在不行的话就把鸣儿进阶到后天期极境的事情,告诉兰雨蝶,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把鸣儿送进帝国学院之中。

    这时媚昌对兰雨蝶道:“既然这样,那还请雨蝶公主你告诉大家当日将你从黑道邪宗的杀手手中救出来的那位少年英杰究竟是谁然后,要他跟随您一起会帝国的国都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以此来扬我东灵国封国的国威。

    兰雨蝶没有理会姬昌,而是走到剑一鸣的身前,望着剑一鸣轻声道:“十一王子我们终于见面了啊”!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是又见面了”。

    剑一鸣与兰雨蝶在说这话的时候,全都是无悲无喜的但是旁边的人却一个个全都脸色大变。

    “什么十一王子之前与雨蝶公主见过面真的假的”?

    “不可能吧,雨蝶公主是什么身份就连东南区域八大帝国之中,其它极大帝国的王子与太子们想要见她一面那都是千难万难的事情,十一王子只是一名小小封国的王子,他怎么可能在这之前见过雨蝶公主呢”!

    “有什么不可能啊,雨蝶公主是什么身份,她是不可能无端的放言的,如果在此之前她与十一王子殿下没有见过的话,她是不可能说出那些话的”。

    大殿之中的人们一个个全都用嫉妒的目光望着剑一鸣,特别是东灵国封国其他的王子们更是用喷火的目光盯着剑一鸣,同为东灵国封国的王子,他们想要吸引一下雨蝶公主注视一下都很难。

    但剑一鸣却已经在雨蝶公主到来之前就已经和雨蝶公主认识了,如此巨大的落差,让其他的东灵国封国的王子心中产生了巨大的不平衡感觉。

    而兰雨蝶并没有因为剑一鸣那冷淡的态度而生气,而是用玉手捂住杏唇微微一笑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一起回帝都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呢”?

    兰雨蝶脸上的笑容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一闪即逝,但就是这一瞬间,就如同百花绽放一般,让金銮殿中的许多人看的如痴如醉。

    而下一刻剑一鸣的话更是让许多人面色大变。

    只听剑一鸣道:“过两天等我的修为突破先天期之后,就立刻跟你会帝都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

    剑一鸣的话刚一说出口,大殿中就立刻有剑刑的支持者开口驳斥,只听大殿中的一名董家之人开口道:“剑一鸣刚刚国丈大人已经说了,各大封国中只有那些天赋最优秀的天才,才能代替代替各自的封国前去参加,供冥宗与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你又不是我们东灵国封国最出色的天才,你有什么资格跟随雨蝶公主前去参见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

    “不错在我们东灵国封国之中只有那名救了,雨蝶公主性命的少年才有资格代替我们东灵国封国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至于你还不配”。

    这时候姬昌也开口道:“雨蝶公主你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帝国的国法和规定任何人都不可以违背吗”?

    兰雨蝶道:“不错我是说过啊”!

    媚昌道:“既然这样那你为何”

    姬昌的后半句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其中的含义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兰雨蝶道:“本公主就是要遵守帝国的国法和规定,所以才要带剑一鸣回国都去参见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因为剑一鸣就是不久之前将本宫从那些黑道的邪宗杀手手中救出来的那名少年”。

    轰!此言一出整个大殿之中的人们无论是东灵国封国的那些王公贵族,还是雨蝶公主身边的那些侍卫和随从一个个全都是目瞪口呆。

    特别是东灵国封国的那些王室成员,一个个更是大惊失色,有关雨蝶公主被一名少年从那些黑道邪宗杀手的手中给救出来的事情,在整个东灵国封国之中已经传的是神乎其神,所有的皇室成员都在讨论这件事。

    也在猜测这名少年究竟是谁,甚至更有人派人去打听这名少年的下落,想要把他拉入到自己的阵营这边来,但可惜所有的努力最终全都没有结果。

    有关这名少年究竟是什么人,所有的人都在猜测,却猜不出结果,可谁又能想到的是,这名令所有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要找到的少年,其实一直就呆在他们的身边。

    剑刑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则顿时一愣,这些天来为了找到那名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使东灵国封国脱离目前的困境,他在暗中不知道使了多少力气,但最终却全都无功而返,可谁能够有想到他想要寻找的这名天才其实就是他的十一王儿。

    一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过仔细想了之后,也就释然了,就在雨蝶公主受到黑道邪宗杀手伏击的当天,剑一鸣恰好将血刀的人头呆了回来,刚开始的时候剑刑还觉得有些巧合。

    不过现在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这其中的关节,也就被想通了,向来当日雨蝶公主遭受黑道杀手伏击的时候,血刀也参加了其中,剑一鸣在救雨蝶公主的时候,与血刀发生了交手,经过一番激烈的切磋之后,剑一鸣最终斩杀了血刀,然后将他的人头带了回来。

    不过这样也好,剑一鸣就是救了雨蝶公主的那个少年,这件事虽然有些出乎剑刑的意料之外,但是这样以来的话剑一鸣就可以顺利的将那个名额与推荐令拿到手,媚昌他们就算有心再来从中作梗,却也找不到任何的借口了?

    剑刑大笑道:“想不到本王的这个十一王儿要比本王想象之中的还要有出息,不过这样也好本王原本意中的对象就是十一王儿。

    现在十一王儿既然曾经救过公子殿下,那就更加能说明在整个东灵国封国之中没有谁比他更适合代替我们东灵国封国去参加帝国学院举行的收徒仪式了。

    “敢问公主殿下兑换一枚推荐令需要多少资源呢”?剑刑问道。

    媚昌的神情异常难看,但却又找不出任何的理由可以来反驳,如果刚刚他没有说出那番话的话,情形或许还有些转机,但是现在那番话说出来之后,将最后的一点退路都给封死了,可以说是他自己一手将自己逼入了“绝地”之中。

    兰雨蝶摇头道:“不用,一束资源也不需要”。

    “什么一束资源也不需要”?剑刑闻言一愣,很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兰雨蝶点头道:“不错,当日十一王子殿下在密林之中曾经冒死从那些邪宗杀手的手中,将本宫久了出来,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本宫送给了他一枚推荐令,用来偿还他的那个人情”。

    “你说对吗,十一王子殿下”?兰雨蝶盯着剑一鸣问道。

    “不错”剑一鸣点了点头之后,从袖口中将当日兰雨蝶送给他的那枚推荐令拿了出来。

    望着剑一鸣手中那枚金光灿灿的推荐令,剑刑先是一呆紧接着就大喜过往,为了筹集到材料兑换一枚推荐令,他甚至已经下令变卖东灵国封国的,城池与国土。

    虽然这其中的主要目的是想要借用剑一鸣的手,让东灵国封国变得强大富强起来,但祖上留下的国土与城池是国之根本,如果不到迫不得已的话有谁愿意来变卖国之根本呢!

    但是现在好了剑一鸣既然免费从雨蝶公主那里获得了一枚推荐令,那么东灵王剑刑,自然也就犯不着再去变卖东灵国封国的国土和城池以此来换取推荐令了。

    剑刑与人群中的秦妃对视了一眼之中,表情中全都露出了一缕笑意,早在数天之前他们在谈夜话的时候,剑刑就曾问过秦妃,那个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会不是是他们的王儿剑一鸣。

    秦妃知道剑刑的这是一句玩笑话,自然不会认为那名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会是剑一鸣。

    之后剑刑又问秦妃,秦妃,雨蝶公主会不会免费送给他们东灵国封国一枚推荐令,秦妃知道剑刑的这是一句玩笑话,自然也认为不可能。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当初他们在谈夜话的时候,心中的那些奢望与期待,居然全都变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