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3章 王后的计谋
    “是”,甲戌应了一声之后就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

    甲戌离开之后,剑刑望着那名侍卫队长道:“敢问那名拯救公主的少年是谁啊,此次公主在东灵国封国的管辖之内,遭到了那些黑道邪宗杀手的伏击,还好她本人相安无事,如果不是那名少年出手相助的话,我们整个东灵国封国恐怕都要受到牵连”。

    “所以那名少年不仅救了公主,对我们整个东灵国封国都有莫大的恩德,所以还请将军你告诉我那位少年英雄的尊姓大名,以便本王日后好去对其进行感谢”。

    那名侍卫统领摇头道:“那位少年是公主在躲避追杀的途中,认识的,所以除了公主她本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没见过那名少年,也不知道他是谁”。

    听了那名侍卫统领的话之后,剑刑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沮丧,毕竟那名少年既然救了雨蝶公主,那雨蝶公主就欠了他一个人情,而雨蝶公主的人情可是“无价之宝”,如果能够和那个拉入到东灵国封国皇室的行列的话,东灵国封国不仅可以摆脱眼前的困境。

    说不定还可以借着雨蝶公主的那个人情,让东灵国封国一举步入二流甚至是一流的封国行列。

    不过剑刑的心中虽然有些沮丧,但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对那名侍卫统领道:“既然这样,看样子也只能在日后有机会的话再去感谢那位少年英豪了”。

    “将军你放心,我已经派甲戌元帅带兵前去围剿东灵国封国境内,那些魔教与邪宗的势力,今天发生的一切,本王保证以后绝不会在发生了”。

    “嗯”听了剑刑的话之后,那名侍卫统领点了点头。

    当天剑一鸣救了雨蝶公主的事情在东灵国传开之后,顿时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人们堵在猜测那名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同时也在猜测究竟是黑道的哪路势力,这般胆大竟敢公认袭击雨蝶公主的车队。

    同时有关雨蝶公主是被一名少年搭救才能逃出升天的事情,也渐渐的在东灵国封国之外其它的封国之间传开。

    人们在感叹雨蝶公主幸运的同时,也在为那名少年的实力感到心惊,毕竟能够从众多邪宗杀手中将雨蝶公主救出来,这名少年在实力上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

    更多许多大势力与封国,纷纷派人去打探这名少年的底细,然后试图将这名少年拉到他们的阵营当中来,毕竟那名少年不仅实力强大,还救了雨蝶公主一命,日后他与雨蝶公主之间的关系一定十分的紧密。

    如果能够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阵营这边来,自己的阵营之中不仅可以多出一个天赋卓越的天才,顺着这名少年这条线攀上雨蝶公主这颗大树也说不定。

    但是任凭他们使劲浑身的解数,却也同样是没有获得有关这名少年的斑点讯息,这让许多大势力的心中全都沮丧不已。

    夜色降临,在剑一鸣母亲秦妃住的宫殿中,剑一鸣的母亲秦妃与东灵国封国的国君剑刑,正迎面相坐,只不过此时剑刑的心中的脸上隐隐的露出了一丝沮丧与不甘之色。

    秦妃柔声道:“大王你还在为那个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的事情,而发愁吗”?

    剑刑点头道:“不错,我已经派人用重金在暗地里收买了,雨蝶公主身边的许多贴身护卫,但这些护卫对那名少年的事情却是一无所知,甚至就连那敏那名少年长什么样他们都不知道”。

    说道这里的时候,剑刑的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秦妃道:“大王,那名少年不就是救了雨蝶公主一命而已,就算他的天赋不错你也用不着这样上心啊!

    剑刑道:“素素你不懂的,在普通人的眼中,那个少年就算救了雨蝶公主一命,雨蝶公主欠他的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情而已”。

    “但是在兰月帝国的那些王公贵族,和我们这些封国国君的眼中,那个人情却是一个无价之宝”。

    “无价之宝”?秦妃的眉头一皱有些不明白剑刑话中的意思。

    剑刑道:“不错,雨蝶公主的性格一向是心高气傲,从来不喜欢拖欠别人,今天那个少年救了她一命,日后她一定会以十倍方式来偿还这次的救命之恩”。

    “而雨蝶公主不仅是我们兰月帝国,公认的第一才女,而且还是国君与王后最宠爱的一位公主,所以她的一个人情有多重要,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不仅可以让一个人从此之后,在兰月帝国之中如鱼得水前途似锦”。

    “甚至就算是一个封国,如果能从她那里获得一个人情的话,从此之后也照样可以蒸蒸日上,而我们东灵国封国现在所面临的困境,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

    “如果我们能够想办法把那个少年拉到我们东灵国的阵营之中的话,不仅可以多出一个天赋卓越的天才,雨蝶公主欠他的那个人情还可以让我们东灵国封国拜托眼前的困境,甚至我们东灵国封国的国力都可以借着这个人情而大增一截”。

    “但可惜的事”

    说到这里剑刑的脸上满是沮丧之色。

    “原来如此”听了剑刑的话之后,秦妃这才明白剑刑为什么会对那个少年如此看重了。

    “素素你说那个少年会是谁呢”?这时候剑刑却突然盯着秦妃问道。

    秦妃摇了摇头之后,笑道:“以大王你的能力与人脉关系,都查不出那个少年的底细,妾身我一个小小的妇道人家又怎么会知道呢”!

    剑刑道:“这个少年既然是在我们东灵国封国的管辖之内出现的,会不是是我们东灵国皇室之中的某位王子,而且最近十一王儿的表现十分的突出,屡创奇迹,这次将雨蝶公主从邪宗杀手的手中救出来,会不会又是他的壮举”?

    虽然明知剑刑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见到剑刑这样的看重自己的儿子,秦妃的心中还是十分的喜悦,笑道:“妾身也希望,那个救了雨蝶公主的人就是十一王儿,要是十一王儿真的能为我们东灵国封国做出这么大的贡献的话,那可当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剑刑微微一笑之后,伸出一直手臂来将秦妃揽入了怀中。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这句玩笑话,还真被他们给说对了,从邪宗杀手手中将雨蝶公主救出来,让雨蝶公主欠下重大人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十一王儿剑一鸣”。

    与此同时在东灵国封国王宫的另一头的一处密室之中,王后媚姬,太子剑无心与国丈姬昌等人全都聚集在此。

    只不过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只听王后媚姬道:“爹,你说的可是真的”?

    姬昌道:“不错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国君殿下已经决定让十一王子拜入帝国学院之中,听说为了筹集到兑换推荐令用的,资源国君殿下甚至已经不惜决定将本国的城池变卖一部分,以此来为剑一鸣那小子换取一枚推荐令”。

    听了姬昌的话之后,王后的脸色阴寒无比,紧紧地咬着牙齿恨声道:“想不到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这小畜生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就真不该放过他和秦妃那个贱人,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养虎为患了”。

    太子剑无心的脸色,同样很不好看,当初他也曾想过要去拜进帝国学院之中,但最终因为拿不出兑换推荐令所需要的巨额资源而被迫放弃。

    当初他想要拜入帝国学院之中,拿不出足够的资源兑换推荐令的时候,虽然他也去求过国君剑刑,但剑刑却也没有做到变卖城池为他兑换资源的地步。

    但现在剑刑为了给剑一鸣兑换一枚推荐令,居然到了想要去变卖东灵国封国国土的程度,这让剑无心的心中对剑一鸣恨得是咬牙切齿。

    一直以来剑无心不仅是东灵国封国被公认第一天次,而且心胸几位狭窄,对于东灵国那些最珍贵的资源,他只准自己一个人使用。

    但是现在,剑一鸣在东灵国所能享受到的地位和待遇,却已经超过了他,这让他心中既是愤怒又是嫉妒。

    王后对媚昌道:“爹现在剑一鸣那小杂种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可以威胁的到无心了。”

    “而这些年来我们媚家与秦妃和那小杂种之间,可没少结怨,如果真的让他拜入了帝国学院的话,日后等他一旦要是在帝国学院之中创出名堂来的话,我们我和无心还有我们姬家恐怕就要永无宁日了”。

    “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拜入道帝国学院之中去”。

    媚昌冷笑道:“嘻嘻,且不说想要拜入帝国学院之中的话,需要经历一场艰难的考核,凡是参加这场考核的人,大多都是十者九死,就是那么推荐令我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他拿到手”。

    “哦!是吗,莫非父亲你的心中已经有对策了”?

    媚昌道:“不错,莫非女儿你忘了,无论是拜入帝国学院还是供冥宗,以东灵国封国的国力,最多只能提供一个名额”。

    “所以每次帝国学院和供冥宗收徒的时候,东灵国封国也最多只能够推荐一位王子或者是公主拜入其中,而且为了稳妥起见在推荐某位王子和公主,进入其中之前需要先征询东灵国封国包括众位王公大臣与诸位王子公主在内皇亲国戚,进行推荐”。

    “只要那些得到了大多数文臣武将与王公贵族认可的王子和公主才能获得这个名额,而剑一鸣那小子现在展现出来的天赋虽然不凡,但是如果得不到大多数文臣武将与王公贵族支持的话,他也同样是得不到那个名额的”。

    “哦,是吗,莫非父亲你的心中已经有注意了”?媚姬闻言眼中顿时一亮。

    媚昌道;“不错,我已经买通了包括秦家在内的绝大多数,文臣武官和王公贵族,以及其他的那些王子与公主,等到雨蝶公主到的那一天,为父就联合那些文臣武官,王公贵族以及那些王子和公主,全面支持八王子剑涯,决不让这个名额落入剑一鸣那小子的手中”。

    “到时候就算国君剑刑有心想要偏袒剑一鸣那小子,但是如果没有人支持他的话,国君大人就是想要把名额给他,也是给不了的”。

    什么支持剑涯获得此次的名额,听了媚昌的话之后,太子剑无心的眉头一皱开口道:“莫非国丈大人你忘了,剑涯那小子也是我的竞争者,而且剑涯那小子也从来不愿意臣服我啊,你现在想要支持他获得名额,那不是养虎为患吗”?

    媚昌道:“心儿这你就不懂了吧,剑涯那小子虽然虽然也有野心,但是依我所见他的天赋比起剑一鸣那小子还有着一段不小的差距,就算他真的获得了那个名额也很难获得拜进帝国学院”。

    “就算真的拜入了帝国学院最多也只能做一个最底层的外院弟子,根本翻不起什么大风浪,对心儿你的威胁远远比不上剑一鸣那小子”。

    王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开口道:“不愧是父亲大人果然是足智多谋,只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后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只是什么”?媚昌问道。

    王后媚姬道:“只是如果国君铁了心的要推荐剑一鸣那个小畜生获得这次的名额的话,就算所有的王公贵族,与王子公主们都站出来支持剑涯,恐怕最终名额还是会落入剑一鸣那个小畜生的手中“。

    媚昌道:“这写姬儿你都可以想得到,为父又怎么会想不到呢,放心对于此事为父我早有对策了”。

    “父亲你已经有对策了”?

    媚昌道:“不错,如果国君真的执意要将这次的名额给剑一鸣那小子的话,我们可以用救了雨蝶公主的那个少年来做文章”。

    “用救了雨蝶公主的那个少年来做文章”?

    听了姬昌的话之后,媚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明所以之色,不明白这件事和那名救了雨蝶公主的那名少年怎么又扯上关系了。

    媚昌道:“不错,按照兰月帝国的规矩,只有各封国之中那些最优秀的天才才能获得推荐的名额,而这个名额并不仅仅只限于各各封国的那些王子与公主之中,不管是谁只要能够在封国之中力压群雄,就可以获得推荐的名额,这点就是各大封国的国君都无法改变”。

    “如果国君大人真的要把那个名额给剑一鸣那小子的话,为父就当场表态,那个名额应该给当初那个救了雨蝶公主的少年,毕竟那个少年既然能从众多黑道邪宗杀手的手中将雨蝶公主救出来,那就说明他的天赋决不在剑一鸣那个小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