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32章 被逼无奈
    一名先天期的侍卫队长走到蓝月蝶身边抱拳道:“公主属下们正要去找您,现在您相安无事就好了,如果您要是在那些邪宗杀手的手下遭遇到什么不测的话,那属下们可当真就是万死莫赎了”。

    而蓝月蝶则没有理会那名侍卫队长,只是盯着地面上那些侍卫的尸体冷声道:“我们的伤亡情况如何”?

    那名侍卫叹息道:“此次同公主出行的侍卫一共有三百人,刚刚在与那些邪道杀手交战中阵亡了大约一百五十人,除此之外还有五十多位弟兄受了很严重的伤,他们当中有大约三十个弟兄可能很难熬过今晚了。

    四大侍卫队长中,除了我之外剩下的三位队长全都阵亡了。

    说到这里,那名侍卫队长的眼中,也浮现出一丝哀色,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一下子就损失了这么多,就算是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恐怕也很难无动于衷。

    听到自己带出来的侍卫如今一下子就少了大半,兰雨蝶的心中顿时浮现出了滔天的怒气,对那名侍卫队长道:“立刻去请这附近最好的大夫,无论如何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将那些受伤的侍卫医治好”。

    “还有立刻派人到国都去通知我父王,要他立刻派更多的侍卫与高手来,防止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一幕再次上演,另外派人通知东灵国封国的国君剑刑,就说我们在东灵国封国的管辖之内受到了邪宗杀手的伏击,要他立刻出兵去围剿邪宗的那些杀手”。

    “是,属下这就去办”,那名侍卫队长听了兰雨蝶的话之后,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邪宗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望着地面上兰月帝国侍卫的尸体,兰雨蝶心中的复仇怒火更加浓烈。

    另一边,剑一鸣在告别的兰雨蝶之后,就提着血刀的人头,顺着山间的小路直接回到了东灵国封国的皇宫之中。

    回到皇宫之后,剑一鸣就带着血刀的人头朝剑刑的寝宫走去。

    剑刑原本正在闭目打坐,听说剑一鸣求见之后,就立即将他招了进来。

    “鸣儿你来见为父有什么事”?剑刑望着剑一鸣问道。

    剑一鸣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将手中那可血淋淋的人头递了过去。

    剑刑命人将包裹人头的碎布打开,盯着那颗人头望了一眼之后,顿时脸色大变,作为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他又怎么会不认得这个被东灵国封国通缉了多年,在邪修通缉榜上排名第四的邪修。

    “哈哈哈”盯着血刀的首级打量了几眼之后,剑刑的口中发出了大笑声道:“太好了,在过去的这些年间死在这位邪修手中的东灵国封国的卫士,不知道有多少,其中甚至还包括了数位先天期级别的侍卫统领与将军”。

    “为父一直想要取他的性命,但是这厮异常狡诈,在皇室发动的数次围剿中都被他逃脱,如今他的首级被王儿你带回来,也算是告慰了那些死去的东灵国封国将士们的在天之灵”。

    “不过鸣儿,这是不仅狡诈异常,而且实力更是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的顶峰,就是一般的先天后期修士,都很难耐他如何,他的收集是如何落到你手里的啊!”

    “孩儿我本来是有事要出城去办些事,没想到,在半路上遇见了血刀,血刀认出孩儿我是东灵国封国皇室的十一王子,想要将孩儿拿下以此来勒索父王,孩儿自然不会束手就擒,经过了一番激战之后,最终还是孩儿笑到了最后,将他的首级砍下来,带了回来”。

    剑一鸣将路上发生的一切,半真半假的向剑刑讲述了一遍,当然有关他遇见兰雨蝶并从兰雨蝶手中获得了上品先天丹与推荐令的事情并没有讲出来。

    “什么血刀是你杀的”,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剑刑顿时倒吸了一口气,虽然他早就已经知道剑一鸣在后天期进阶到极境的事情,但却也没料到,剑一鸣的实力竟然会恐怖如此程度。

    要知道先天中期顶峰的武者,与后天期武者之间有一个大层次和数个小层次的差距,双方在境界上的差距之大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不过纵然如此血刀最后依旧是死在了剑一鸣的手中,由此可见极境的可怕之处。

    难怪世间的武者一个个挤破了脑袋都想要将修为突破到极境,极境果然可怕,剑刑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不过剑刑心中的所想却并没有在表情上显露出来,而是笑道:“过去的那些年间血刀不知杀害了我们东灵国封国的多少将士,如今鸣儿你既然杀了他,也算是为那些死在血刀手中的将士报了仇”。

    “不过鸣儿你下次在出城的话一定要带着卫队,这次你遇到的血刀只是先天中期的修为,下次如果被你遇到了先天后期,甚至是神玉期的邪宗杀手的话,鸣儿你的处境可就威胁了,你明白吗”?

    剑一鸣点头道:“孩儿明白”。

    嗯!剑刑点了点头之后,话题一条的道:“鸣儿为父曾经对外宣布过,无论是谁只要能够杀得了邪修通缉榜上排名前十的邪修的话都可以给予他们一笔赏赐,现在你既然杀了通缉榜上排名第四的血刀,自然也可以获得一笔赏赐了,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剑一鸣想了想之后道:“父王孩儿想要到寒冰洞去修炼几日”。

    “你想要到寒冰洞去修炼几日”,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剑刑突地一愣。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孩儿想要到寒冰洞中去冲击先天期的瓶颈”。

    寒冰洞是整个东灵国封国之中最佳的一处修炼场所,里面拥有十分浓郁的冰属性灵气,是用来突破境界的最佳场所,只不过寒冰洞只有东灵国封国的皇室成员才有资格享用。

    每年之开启一次,而且每次开启的时间也就只有几天而已,即便是在东灵国封国的皇室成员之中也就只有那些天赋最杰出的王子与公主才有资格使用,如果是换做以前的那个剑一鸣的话,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现在他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引起了东灵国封国国君的极大重视,所以他就算提出了这个要求剑刑应该也是不会拒绝的。

    果然只见剑刑在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点头道:“鸣儿你杀了杀了血刀为我们东灵国封国除了大害,这本身就是大功一件,想要借用一下小小寒冰洞自然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我的令牌,过几天寒冰洞开启之后,你就可以拿着到寒冰洞中,倒是没人敢阻拦你”。

    说着,剑刑将悬挂在腰间的一枚令牌取下来交给了剑一鸣。

    剑一鸣结果令牌,对剑刑谢恩之后,就告辞了?

    剑一鸣离开之后不久,另一位身穿铠甲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而这名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东灵国封国的元帅甲戌。

    剑刑见到甲戌之后,问道:“怎么样甲戌,打听清楚了没有,今年想要换取一个帝国学院的推荐令的话,需要多少资源”?

    甲戌叹息道:“禀殿下,属下已经打听清楚了,今年想要换取一个帝国学院的推荐令的话,所需要的资源要比上一次更多,一枚推荐令需要用一百万灵丹,和一百束年份在五百年以上的灵药才能兑换的到。

    嘶!虽然心中早就已经有了追备,但是听了甲戌的话之后剑刑还是不由的倒吸了了一口冷气。

    灵丹还好说一些,经过几代的积攒之后,现在东灵国封国的国库中已经积累了八十多万枚灵丹,虽然距离要求的一百万枚灵丹还差十多万枚,但是只要想办法的话,应该还是能够勉强将一百万枚灵丹凑足的。

    但是一百束五百年以上的灵药,这可就有些难办了,要知道在东灵国封国这种地少人稀的穷乡僻壤,百年以上的灵药都已经十分的罕见了。

    至于说五百年以上的灵药,东灵国封国虽然已经存在了两百多年,在年份在五百年以上的灵药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足三十束。

    剩下的七八十束想要在东灵国封国之内凑齐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如果到其他的封国去购买的话,所需要的资金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小的东灵封国可以承受的起的。

    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剑刑咬牙道:“传令下去将我这些年来积累的,与国库之中的那些财富,尽数动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将我们东灵国的城池卖几座给周围的其它封国吧”!

    听了剑刑的话之后,甲戌的脸色顿时一变,对剑刑道:“殿下我们东灵国封国原本就是各大封国之中,势力最弱小的一个封国,我们所统治的城池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过只有区区几十座而已”。

    如果殿下你想通过变卖城池的方式来凑齐购买灵药的资金的话,其它的封国一定会趁机狮子大开口,到时候我们东灵国封国,恐怕真的就是名存实亡了啊”!

    剑刑道:“爱卿你说的这些,本王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不过现在真的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不把城池变卖掉一些的话,就没有办法凑足兑换推荐令所需要的材料与资源”。

    甲戌道:“可是殿下你就算真的通过变卖城池的方法,为十一王子殿下兑换一枚推荐令的话,这枚推荐令也只是给十一王子一个拜入帝国学院的机会而已,万一十一王子要是没能通过测试的话,那岂不是”

    甲戌的话还没说完,剑刑就已经伸手打断了他道:“我知道爱卿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这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危险,我就是真的给十一王儿兑换到了推荐令十一王儿也就未必真的能够拜入到帝国学院之中”。

    “但是现在的鸣儿已经是我们东灵国封国崛起的唯一机会了”,如果不赶快趁着现在为他兑换一枚推恩令的话,等他的年纪一旦超过了帝国学院收徒的条件的话,我们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套不着狼这个道理,甲卿你应该是明白的”。

    听到剑刑语气中的坚定之意后,甲戌也就不在相劝了,只是叹息道:“想不到现在为了一枚小小的推荐令,就几乎能够将我们东灵国封国给逼入绝境之中,如果能够想办法让兰雨蝶公主白送我们一枚推荐令的话,那该多好啊!”

    白松我们一枚推荐令?

    听了甲戌的话之后,剑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我也希望雨蝶公主可以白送我们一枚推荐令,但可惜的是,整个东灵封国之内,包括你我在内,都没有一个人可以有本事让雨蝶公主白送一枚推荐令给我们”。

    就在剑刑与甲戌谈论事情的时候,一名侍女走了进来,对剑刑敛衽一礼后恭声道:“禀大王一名自称是兰雨蝶公主的侍卫正在大殿外面候着,他说要事要向你禀报。

    “啊!快请”,听了侍女的话之后,剑刑急忙请对方进来,要知道兰雨蝶可是兰月帝国众公主之中最受国君宠爱的一位了,对于她的使臣剑刑自然不敢怠慢“。

    不久之后,一名身穿铠甲的先天期侍卫,从大殿之中走了进来,这名侍卫正是兰雨蝶四大侍卫队长中仅存的那位。

    他本人只有先天期的修为,但是在面对剑刑与甲戌两位神玉期高手的时候,非但没有一丝的畏惧,反而怒声道:“东灵王我们公主刚刚在前来你们东灵国封国国都的途中遭到了黑市邪宗杀手的伏击,随行人员死伤惨重”。

    “在你的管辖之内,黑道杀手如此猖獗,你这封国的国君是怎当的”?

    “什么雨蝶公主在前来本国国都的路上遭到了黑道杀手的伏击”?

    听了那名侍卫队长的话之后,剑刑猛然从座椅上站立起来。

    一旁的甲戌同样也是面色大变。

    那名侍卫队长道:“我们公主的随行人员死伤惨重,甚至就连公主她本人都险些惨遭不测,如果不是一名路过的少年顺手相救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听到兰雨蝶本人并没有事之后,剑刑的心中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兰雨蝶作为兰月帝国国君最宠爱的女儿,如果在东灵国封国的管辖内除了差错的话,东灵国封国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不过好在这种严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但是紧接着剑刑又脸色严肃的,对旁边的甲戌道:“马上去调查公主遇袭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还有立刻调动军队对东灵国封国之内的黑道,魔教与邪宗的修士和势力进行绞杀,记住但凡是黑道之人不准放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