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9章 激战血刀
    望着地面上那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剑一鸣不由的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他刚刚在反应慢半拍的话,自己和兰雨蝶就是不死恐怕也要脱层皮。

    紧接着一道身穿血衣浑身上下散发着血腥味的,血衣人从旁边的树林子里走了出来,这个血衣人的浑身上下充斥着浓浓的血腥,一张凶狠的脸庞上布满了伤痕,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不过最让人们感到恐惧的并不是他那狰狞的面容,因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清楚的告诉别人眼前这个血衣人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的顶峰。

    在东灵国封国这种小地方,修为能够达到先天期的武者都是十分的罕见,达到先天中期的更加罕见,更别说眼前的这个血衣人在修为上还达到了先天中期的顶峰。

    感受到从那个血衣人身上传出的可怕气息之后,兰雨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心道: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不成。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眼前这个血衣人的修为不仅已经达到了先天期,而且还达到了先天中期的顶峰。

    以剑一鸣的修为对付那些后天期九层,与半步先天期的杀手自然没问题,但是遇上那些真正的先天期杀手就有些勉强了,更何况眼前的这个血衣人,还是先天中期中的顶尖修士。

    血刀,见到这个血泡人之后,剑一鸣的眼神顿时一凝,对于眼前的这个血衣人他并不陌生,眼前这个血衣人名叫做血刀,是东灵国封国皇室通缉的十大邪修之一。

    东灵国封国的国土虽然只有千余里,人口也就只有区区的数百万而已,地少人稀,高阶修士也是屈指可数。

    但是就是在这种地少人稀的贫瘠之地,同样也有一些心术不正的邪修,东灵国封国皇室为了抓捕这些邪修,专门整理了一个邪修通缉榜,而这个血刀就是邪修通缉榜上面的一个邪修。

    而且在通缉榜上的排名还达到了第四名,据说血刀平日里唯利是图杀人不眨眼,甚至就连东灵国禁军之中的先天期级别的禁军统领死在他手中的都不止一位。

    东灵国封国的皇室对其恨之入骨,曾经多次出兵围剿想要将其绞杀但却一直没有成功。

    血刀在四周的地面上打量了一眼,当他看到那名被剑一鸣斩杀躺在地面上的黑衣人的时候,双目骤然变得血红起来,一股浓浓的杀气从他的身上传出,对剑一鸣道:“他是你杀的”?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血刀厉喝了一声之后,就满脸狰狞的朝剑一鸣冲了过去。

    那名黑衣人名叫做血狼,是血刀同父同母的亲弟弟,血刀与血狼的父母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

    是血刀把血狼一把拉扯大的,兄弟两人从小相依为命,即便在长大之后,加入了黑市的邪宗之中,但血刀与血狼两兄弟依旧是生死相依,兄弟两人的深厚感情是外人很难懂的的。

    但是现在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生死相依的兄弟居然死在了剑一鸣的手中,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不杀剑一鸣的话难解他心头之后。

    血影刀法,血刀咆哮着朝剑一鸣冲了过去。

    “谁怕谁”,剑一鸣冷哼了一声之后,拔出裂石剑朝着血刀赢了上去。

    血刀在境界上虽然远胜于他,但是剑一鸣的实力也远非其它的同阶修士可比的,再说即便真的斗不过血刀的话,剑一鸣也完全可以躲到世界之灵的残破空间去。

    除此之外剑一鸣也想要借此来证实一下自己突破道后天期的极境之后,实力与那些真正的先天期修士之间究竟还有多大的差距。

    密林之中剑一鸣与血刀顿时激战在了一起。

    原本论功法的话,血刀修炼的血影刀法与剑一鸣使用的破风剑法一样都是二阶功法中的顶级功法,在品阶上不相上下。

    但是破风剑法在经过剑一鸣的改善之后,在威力上已经不输给,很多三阶功法了,再加上剑一鸣还可以施展瞬移术躲进世界之灵的残破空间之中,以及修炼了魂眼决等诸多辅助功法。

    所以血刀虽然在修为上要高出剑一鸣一大截,但是在与剑一鸣的交手中非但没有办法站到上风,反而屡屡的陷入险境之中甚至于身躯上,都被剑一鸣给留下了数道深可见骨伤痕。

    铛!铛!铛!血刃与裂天剑在经过一阵激烈的拼搏之后,剑一鸣抓住机会,身形一晃之后,朝着血刀的胸口一剑刺了过去。

    铛!的一声,关键时刻血刀虽然用手中的血刃,将剑一鸣手中的裂石剑挑偏了几寸,但是裂石剑仍然在距离他心脏几寸的地方,一剑刺了下去。

    噗哧!一声裂石剑一剑刺进了血刀的胸膛之下,殷红的鲜血顿时从伤口之中渗了出来。

    啪!的一声剑一鸣的手掌狠狠的印在血刀的胸口之上,让后将裂石剑拔了出来。

    血刀向后咯噔噔的连退了数步之后,低头望了一眼之后,发现自己的全身上下此刻布满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尤其是他胸口上的一道剑伤,紧邻心脏,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他用血刃将剑一鸣的长剑挑骗了几分的话,这一剑就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血刃对剑一鸣道:“好好,不愧是十一王子殿下,你的天赋和神通要比传闻之中的更加强大,难道血狼拥有半步先天期的修为都死在了你的手上,不过如果你认为这样就能活命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血狼的仇今日我是如论如何也一定要报的”。

    说完之后,血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全身的皮肤骤然炸裂,一道道的鲜血顺着皮肤流淌了出来,而这些鲜血流淌出来之后,仿佛受到了蒸发似的,化作了一团团的血雾,这些血雾虚浮在空中之后,被血刀给吸入了体内。

    而吸收了这些血雾之后,血刀身上的气息也在以一股惊人的速度攀升着。

    不行绝不能就这样让他把秘术施展出来,一定要阻止他才行,觉察到血刀身上的气息在一种惊人的速度提升着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缕不安之色,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从血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已经从先天中期,突破到了先天后期。

    而且还在继续提升,如果让他把秘法施展完了的话,天知道血刀的修为会增加到什么程度。

    不是绝对不能让他把秘法施展出来,想到这剑一鸣的身形一个空翻之后,朝着血刀劈了过去。

    铛!裂石剑劈到血刀周围的那团血雾之后,非但没能将血雾劈开,反而被反弹了回来,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剑一鸣虎口发麻。

    而趁着这片刻的时间,血刀已经将秘术施展完成,此刻从血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丝毫不输给那些先天后期顶峰的修士。

    血刀对剑一鸣道:“十一王子我现在能够发乎出来的实力已经丝毫不输给那些先天后期顶峰的修士,以你后天期的修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是我的对手的,所以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这样我或许还会留你一个全尸”。

    血刀施展出来的这门功法名家做“血影诀”,是血影刀法中的一门绝技,是以消耗体内的精血为代价,换取实力短时间的提升。

    同时这门绝技也是一门禁术,因为施展之后,无论能否战胜敌人,施法之人都必定会元气大伤轻则需要调整数月,重则则会引起境界的倒退。

    所以只要不是到了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一般是不会有人轻易施展“血影诀”的,但是血刀已经被血狼的死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他要不顾一切的杀死剑一鸣为血狼报仇。

    听了血刀的话之后,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是吗”?

    说完之后,剑一鸣的手臂向前轻轻一挥之后,施展出了夺命九剑决中的第一式横斩,一道数丈宽的半月形光刃从剑一鸣的身前飞掠而出,直直的朝血刀激射了过去。

    噗哧!光刃直直的斩在了血刀的身上,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痕,但确并没能将他治愈死地。

    剑一鸣见状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夺命九剑决可是三阶功法中的顶级功法,在加上他手中的裂石剑在威力上足以与一些四阶兵刃相堪美,所以先天期修士在夺命九剑决之下,鲜少有人可以活命。

    但是如今剑一鸣施展出来的横斩,居然只是在血刀的身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由此可见施展秘法之后的血刀在实力上有多么的恐怖了。

    血刀低头望了一眼,自己身上被横斩给劈出来的巨大伤痕之后,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对剑一鸣道:“我给过你留全尸的机会,既然你自己不知道珍惜,那我现在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血刀手中的血刃在一阵闪烁之后,残留在空气之中的残存血雾顿时朝血刃汇集而来,最后凝聚成了一柄丈许大小的巨大血剑。

    去死吧!血刀大吼了一声之后,挥动血剑朝剑一鸣劈了下来,血剑尚未真正的落地,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就将地面之上的泥土给一层层的掀飞了起来。

    由此可见就算是先天后期的修士如果被这一剑给劈到的话,就算不是恐怕也要脱层皮。

    剑一鸣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来看看今天究竟是谁死无葬身之地”。

    既然夺命九剑决中的第一式横斩,奈何不得他,那就只能施展夺命九剑决中的第二式绝技,“巨剑术”。

    不过由于施展巨剑术至少也需要有先天期的修为才行,以剑一鸣现在的修为施展“巨剑术”有些勉强,不过这一切并难不倒剑一鸣。

    剑一鸣心念一动之后,调动了大约一成了灵魂力与自己合体,得到这一成的灵魂力之后剑一鸣的的力量顿时暴增了许多,虽然在境界上还是后天期,但能发挥出的实力却一点也不弱于先天期。

    “巨剑术”,剑一鸣大喝了一声之后,裂石剑上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紧接着这些光芒在裂石剑的周围凝聚成了一柄巨大的光剑,这柄光剑在面积上丝毫不弱于血刀凝聚出来的血剑。

    “去死吧”

    剑一鸣大喝了一声之后,挥动着手中的光剑,朝着血刀的血剑迎了上去。

    轰!两并巨大的“兵刃撞击在一起之后,震得大地都跟着颤抖了起来,林子中的小鸟受到这股巨大声响的惊吓之后,纷纷惊恐的飞离了林子,逃到了半空之中。

    血剑与光剑撞击在一起之后,一时间血芒与青光交织在了一起,一时间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但是在对峙了片刻之后,血刀骇然的发现,他手中的血刃之上,竟然列出了一道道的裂痕,而且这些裂痕如同蛛网一样朝着整柄血刃的刀身之上迅速的蔓延开来。

    血刀见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要知道他现在所能施展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与先天后期顶峰的修士相提并论,而且手中的这柄兵刃在品阶上也是一柄二阶中的顶级兵刃,即便是三阶的兵刃也很难将其斩断。

    昔年他曾经与邪修通缉榜上排名第三的高军凯交过手,高军凯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达到了先天后期的顶峰,距离神玉期都只有一线之隔,不过纵然如此自己在施展了血影诀之后,高军凯也同样是奈何不得自己。

    而如今剑一鸣一个小小的后天期修士居然能将自己给逼到这种程度,难道剑一鸣所能发挥出来的势力要比邪修排行榜上排名第三的高军凯还要强大不成?

    血刀不知道的是,纵然剑一鸣的修为在后天期上已经达到了第十层的极境,然后在动用一成的灵魂力与自己合体,但他的修为比起施展血影诀之后他依旧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而且剑一鸣所施展出来的巨剑术,在威力上也就未必真的能够胜过他的血剑。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双方的兵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