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8章 斩杀半步先天期
    但是先天丹在东灵国封国这样的穷乡僻壤实在是太过稀少了,就是下品的先天丹在这里都是有市无价之物,至于中品的先天丹那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万金商会虽然是东灵国封国最大的几个商会之一,但是中品的先天丹却也同样是没有的,无奈之下剑一鸣之后离开了东灵国封国的国都,到周边的另外几个商会去寻找之下,但这几个商会与万金商会一样中品的先天丹同样也是拿不出来。

    万般无奈之下,剑一鸣只好委托他们帮自己留意中品先天丹的线索之后,就重新返回了帝都。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恐怕就只能托人告诉茶茶,然后让她帮自己想办法了,剑一鸣在心中这样默默地想着。

    “快抓住她,千万别让她跑了,她是兰月帝国国君兰战君最宠爱的一个女儿,只要抓住了她我们就可以向兰月帝国的国君索要大批的钱财”。

    就在剑一鸣在心中盘算这该如何来解决眼前的难题的时候,前方的道路上突然传出了呼喊声,与叫骂声。

    剑一鸣定眼一看发现前方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正不要命似得朝自己这里跑来,当剑一鸣看到那个少女的一刹那,顿时一愣,那个少女的年纪不过十六七岁而已,但她的相貌却美得惊人。

    在东灵国封国之中剑霜霜与秦姗姗都算是比较顶尖的美人,号称是东灵国封国国都的四大美人之一。

    但是与眼前的这个少女却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如果说剑霜霜与秦姗姗是百里挑一或者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少女就是万里挑一,甚至是十万里挑一的大美人。

    而且从她身上传出的那股高贵气息,不仅要远胜秦姗姗与剑霜霜甚至就连万金商会的万香岚都没有办法与她相提并论。

    只不过此刻这名少女的样子则十分的狼狈,手握一柄长剑正朝自己这里没命的跑来,浑身上下血迹斑斑。

    而在她的身后正有大批身穿黑衣黑袍的蒙面人,穷追不舍。

    见到剑一鸣之后,少女的脸色先是一喜但是当她发现剑一鸣只是一个只有后天期修为的菜鸟的时候,顿时大失所望。

    正在身后追击她的那些黑衣人,最弱的都要后天期九层巅峰,与半步先天期的修为,眼前的这个家伙就只有后天期的修为,他如何能够帮助自己。

    同时暗恨自己在刚刚实在是太大意了,刚刚在与那些黑衣人的交手中,自己不慎被对方的含有麻药的弩箭给射中了,而那股麻药似乎对修为有着封堵的作用,所以自己虽然空有一身修为,却发挥不出几分来。

    不然的话以自己神玉期的修为,又岂会害怕这区区几个后天与先天期的毛贼。

    少女跑到剑一鸣的身边后大声道:“快跑后面有邪道修士,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

    不过她这话说的明显已经有些晚了,她的话音刚一落下就有一批黑衣人从后面追了上来,堵住了她逃跑的道路。

    这些黑衣人望着少女讥讽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嘻嘻这女子可是兰月帝国国君最宠爱的女儿,现在我们拿住了她就可以向兰月帝国的国君勒索大批的资源与财富了”。

    原本剑一鸣并不想要招惹这些黑衣人,毕竟这些黑衣人最弱的都有后天期九层以上的修士,有两个修为甚至已经到达了半步先天期,他现在的修为虽然已经突破了后天期的极境,但是想要一下子对付这么多的黑道高手,那还是有些难度的。

    但是她不愿意招惹这些黑道杀手,却并不代表这些黑道杀手愿意放过他。

    其中的一名黑衣盯着剑一鸣望了一眼之后,突然大笑道:“是剑一鸣,太好了这个家伙是东灵国封国的十一王子剑一鸣”。

    “哈哈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今天在这里不仅擒住了兰月帝国的七公主兰雨蝶,还遇到了东灵国封国的十一王子剑一鸣,不久前秦家家主长孙秦宁曾到黑道去出五十万两银子来悬赏剑一鸣的人头”。

    只不过这家伙一直呆在东灵国封国的皇宫之中,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机会想不到今天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他,如此我们弟兄们的腰包里,又能多出五十万两银子了”。

    说完那些黑衣杀手全都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听了这些黑衣人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表情陡然的阴寒了起来,上次秦宁让这些黑道杀手暗杀自己的账还没算,这次他居然又找黑道杀手来暗算自己,而且价格居然达到了五十万两纹银。

    秦宁不杀你我誓不为人,剑一鸣在心中这样默默地想着。

    原本剑一鸣并不想要理会旁边的这名少女,但是当听到他是兰月帝国国君的七公主兰雨蝶的时候,剑一鸣心中顿时改变了想法,毕竟从剑刑的口中他已经得知了,想要拜入帝国学院的话需要一枚推荐令,而兰月帝国之中复杂发放推荐令的人正是这位七公主兰雨蝶。

    自己如果今天能在这里救她一命的话,对于自己以后拜入帝国学院之中或许会有帮助。

    剑一鸣在知道了兰雨蝶身份的同时,兰雨蝶也猜到了剑一鸣的身份,什么他就是东灵封国国君剑刑的第十一王子剑一鸣,据说剑一鸣的天赋足以同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的七大才俊相提并论。

    可是兰月帝国七大才俊即便修为最弱的也有先天中期的修为啊,眼前的剑一鸣只有后天期的修为,他如何能够跟七大才俊相提并论,莫非是传闻有误?

    不过心中虽然有些疑惑可是此时的兰雨蝶也顾不得计较这些了,眼下大敌当前,如果自己身为兰月帝国国君最宠爱的公主,一旦落入这些黑道邪宗的杀手之中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兰雨蝶的心中已经暗暗做好了打算,如果实在逃不掉的话,自己宁愿自刎也绝不落入这些邪道杀手的手中。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行动的时候,剑一鸣就已经率先开口道:“想要用我的人头去换赏银,你们就真的以为可以吃定我了吗”?

    一名半步先天的黑衣人道:“小子我们知道你的天赋不弱,可是你的天赋就算再怎么不弱,最多也就只有后天期九层的修为而已,而我们这里最弱的都有后天期九层的修为,我和另外几位同道,修为都有后天期九层的修为,老夫与另外几位同道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半步先天期”。

    “我们统领就跟在后面而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实力相差如此悬殊,你真以为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剑一鸣微微一笑道:“有没有活命的机会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完之后剑一鸣的身子一晃之后消失不见,进入了残破的世界之中,当他再次从残破的世界中出来之后,已经出现在了刚刚那名开口说话的黑衣人之前,然后挥起手中的裂石剑朝着对方的脖子一剑斩了过去。

    而对于这一切那名黑衣人却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对方的身子在原地一晃之后就不见了踪迹,下一刻一道诡异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黑衣人的心中一惊,心念一动就欲向后退,但是他的脚步还没迈开,就感觉自己的喉口一痛,下一刻黑衣人感觉自己的眼前在迅速的发黑,最终完全没有了直觉身首异处的倒在了地面上。

    解决掉这名后天期的半步先天期的黑衣人之后,剑一鸣手中的裂石剑猛地向前来一挥,施展出了夺命九剑决中的第一式横斩。

    一道数丈长的半月形光刃从剑一鸣身前飞掠而出,有好几名黑衣人在躲避不及之下都被半月形的光刃给直直的斩成了两段。

    紧接着剑一鸣施展破风剑法朝着那些黑衣人攻杀了过去,破风剑法虽然只是一本二阶功法中的顶级功法,但是在经过剑一鸣的改善和融入了剑一鸣上一世的绝技冥神剑法的部分绝技之后,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已经丝毫不输给了那些普通的三阶功法。

    在加上还有瞬移术的帮助,所以那些黑衣人虽然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一时间却被剑一鸣给杀了有些招架不住。

    啊!啊!惨叫声四起,剑一鸣的身形没晃动一下就必定会有一名黑衣人身首异处。

    在察觉到了剑一鸣的可怕之后,这些黑衣人收起了心中的轻蔑,奋起反击,但是由于剑一鸣修炼有魂眼决,将灵魂力散发到了全身上下的个个穴道之中进行感应,全然没有任何死角可言,所以任凭那些黑衣人的反击如何的凌厉也难以伤到剑一鸣一根寒毛。

    剑一鸣以压倒性的优势将那些黑衣人给杀的毫无反击之力,而不远处的兰雨蝶则彻底看呆了,她原以为今天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没想到突然出现的这位东灵国封国的十一王子却给了她一线生机。

    同时她的心中也明白了,刚刚东灵国封国的人们为什么会拿剑一鸣与兰月帝国的七大才俊相提并论了。

    啊!啊!惨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尽管那些黑衣杀手奋起反击,却依旧无法阻挡这场单方面的杀戮。

    很快数十名黑衣人就只剩下了,两名修为最深厚的半步先天期的黑衣人之外其他的黑衣人已经尽数命丧剑一鸣的手下,而且这两名黑衣人的全身上下也同样是血迹斑斑,这两名黑衣人互相对望了一眼之后,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骇然之色。

    在明白这个看起来修为并不高的少年并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之后,转身逃窜。

    但是他们刚逃走没几步,其中一名黑衣人就感觉自己的心口一凉倒在了了血泊之中,解决掉其中的一名黑衣人之后,剑一鸣的身子一晃下一刻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挡住了另一名黑衣人逃跑的路线。

    这名黑衣人早就已经被剑一鸣给吓得是肝胆欲裂,见到剑一鸣挡住了他的去路之后,颤声道:“你不能杀我,我大哥是先天中期顶尖的修士你杀了我,我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噗哧!这名黑衣人的话还没说完,剑一鸣就挥起剑来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无论是在前世还是今生剑一鸣的性格,向来为人处事的性格向来都是要么不做,要做的话就做的干干净净斩草除根。

    开玩笑今天他在这里杀了这么多黑道杀手,此事一定会引起黑道高层的震怒,如果黑道的高层铁了心的要针对自己的话,纵然是东灵国封国的皇室恐怕也很难保自己周全。

    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在场的所有人,让黑道高层没有办法知道这里的事情是自己做的。

    解决掉这名黑衣杀手之后,剑一鸣的朝兰雨蝶望了一眼之后,朝她走了过去。

    见到剑一鸣朝自己走来,兰雨蝶的心中顿时一紧不由的握紧了手中宝剑的剑柄,虽然与剑一鸣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通过刚刚发生的一切,兰雨蝶可以清晰的看出眼前这个年纪要比自己还要小上两三岁的男子,绝对是一个杀戮果断的危险之人。

    如果他想杀自己的话是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女子而有半分犹豫的。

    但令兰雨蝶意外的是,剑一鸣似乎并没有见到她眼中的敌意,而是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搀扶起来之后,淡淡的道:“雨蝶公主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不然待会要是等那些先天期的杀手到了的话,我们就是想走了也走不了了”。

    见到剑一鸣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之后,兰雨蝶的心中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的心中要比剑一鸣更加着急离开这里,因为她很清楚那些黑衣杀手之中,不仅有先天期修士,而且还不止一位,有的修为甚至还不止先天初期。

    剑一鸣的修为固然远胜其他的同阶修士,可以斩杀后天期九层的修士,甚至是半步先天的修士。

    但是遇到那些真正的先天期强者的话,同样也就只有送死的份。

    剑一鸣与兰雨蝶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但那些黑衣杀手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剑一鸣刚刚搀扶这兰雨蝶从地面上站起来就有一团红色的血芒从天而降,朝着剑一鸣与兰雨蝶站立的地方直直的落了下来。

    剑一鸣见状脸色一变急忙拉着兰雨蝶飞离了原地,轰!血芒狠狠的撞击在了剑一鸣与兰雨蝶刚刚站立的地方,在地面上轰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