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4章 冲击后天期极境
    感受着体内那大增了许多的修为,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微笑,现在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期第九层的中期,接下来他只需要将用通脉灵液将自己体内的经脉打通,就可以开始尝试冲击后天期的极境了。

    于此同时在东灵国封国九大世家之一的秦家,此刻秦家的家主秦业则正在大发雷霆,秦家的议事大厅中秦家家主在听了秦宁与秦姗姗的汇报之后,顿时勃然大怒猛然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面上摔的粉碎。

    甚至就连大殿两侧的其他秦家高层此刻一个个也对秦宁和秦姗姗是怒目而视,此次交易会秦宁与秦姗姗不仅将绿竹剑与万灵玉抵押了出去。

    甚至就连屠虎剑与屠虎剑法都抵押了出去,要知道屠虎剑与屠虎剑法可是秦家在东灵封国国都立足的根本所在,现在秦宁和秦姗姗把它们抵押给了万金商会,以后秦家还拿什么在封国的国都立足。

    秦宁的父亲秦谭勇对秦宁面色凝重的道:“宁儿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秦家的嫡孙,平日里一向精明,怎么在这件事上就这样犯糊涂呢!”

    “屠虎剑与屠户剑法可是我们秦家立足的根本所在,现在你把屠虎剑抵押给了万金商会,以后我们秦家再有外敌来犯的时候,我们拿什么来抵御”。

    “屠虎剑法是我们秦家高层的主修功法,现在你把屠虎剑法抵押给了万金商会,万一功法落到了别的世家与势力的手中的话,屠户剑法的功法的特长和缺点都必定会被他们尽数掌握,如此以来我们秦家之人日后在外行走的时候,还如何对敌”?

    秦宁道:“爹,爷爷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要知道这件事是太子殿下亲自嘱咐我的,如果我办不好的话,我们秦家的下场恐怕要比丢了屠虎剑与屠户剑法的下场更惨”。

    秦业怒声道:“可是你就算把屠虎剑与屠虎剑法,底价抵押给了万金商会最后也照样是没有把通脉灵液搞回来”。

    屠虎剑和屠户剑法即便在三阶功法与三阶兵刃中也绝对属于中阶的存在,两样物品加起来价格至少也在百万两银子以上,而秦业却只用了七十万两银子就抵押给了万金商会,这让原本就心中就窝火的秦业更是火上浇油。

    秦宁道:“这一切还不是那个带着斗笠的小子从中作梗的缘故吗,若不是他的话,通脉灵液我早就已经搞到手了”。

    想起在交易会中发生的一切,秦宁就不由的咬牙切齿,将剑一鸣恨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听了秦宁的讲述之后,秦业眉头一皱道:“那个少年的来历你可曾查清楚了”?

    秦宁摇头道:“现在还没有,不过若是被我给查到了他的底细的话我一定要将他给碎尸万段”。

    秦业冷笑道:“碎尸万段,对方连太子都不放在眼里身后一定有着不弱的背景,你如果贸然的去招惹对方的话,别最后没有将对方碎尸万段,凡让对方把你给剁了”。

    秦宁的父亲秦谭勇不想让,秦宁和秦业继续在这件事上争执下去,于是开口将话题挑开道:“爹现在在和宁儿争执这件事也没用了,太子殿下命我们秦家无论如何也要将通脉灵液给搞回来,现在事情被我们给搞砸了,太子的心中一定非常的窝火”,

    “我们现在的耽误之际是赶快想办法如何打消太子殿下心中的怒火”。

    秦业冷声道:“我们秦家现在早就已经是入不敷出了,现在为了维持日常的开销都已经在开始变卖产业了,现在你居然还要我们来想办法去打消太子心中的火气,还是先想办法如何为秦家寻找活路吧!

    唉!究竟是谁在暗地里下黑手,想要将整个秦家置于死地啊!

    秦业在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那张苍老的面容之上,露出了一丝深深的忧愁之色。

    “谭勇我命你去办得事,你办的如何了”?秦业问道。

    秦勇潭叹气道:“唉!最近我接连去了万金商会几次,却连万会长的面都没能见到”。

    “那你呢”?

    秦业朝秦宁看了一眼,秦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道:“爷爷这件事我跟太子和王后娘娘提过,可是太子与王后娘娘说,这是我们秦家自己的事情,要我们秦家自己想办法解决”。

    秦业冷笑道:“这是我们秦家的事情要我们秦家自己解决,我看他们是不愿意为了我们秦家得罪万斤商会吧!”

    秦宁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却不敢在来接话。

    秦勇潭道:“爹,现在太子与王后不肯帮我们,我去又见不到万会长,现在看来只能由你亲自去一趟了”。

    秦业摇头道:“没用的,万金商会的那位那位万会长的实力不在国君剑刑之下,再加上身后又有万金商会做后盾,所以他的为人也一向是心高气敖,我就是亲自去了他也是不会见我的”。

    秦业的三女儿秦荣荣道:“既然爹你不行的话,那不如我们去找去找七妹让她中中间人帮我们在万金商会之间调解一下”

    在说这话的时候,秦荣荣显得有些断断续续的,毕竟不久之前秦谭勇才刚刚羞辱了,秦妃与剑一鸣,现在他们秦家遇到困难又要去寻求秦妃的帮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秦业道:“没用的,就算素素肯出面他也帮不了我们,万金山作为万金商会的会长在东灵国封国之中除了国君剑刑之外,根本就没什么人可以让我万金商会的那位会长给他面子”。

    秦谭亮道:“爹你的意思是想让国君殿下道万金商会去帮我们说情”?

    秦业点头道:“没错”。

    秦谭亮道:“可是我们秦家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去请动国君大人来帮我们说情呢”!

    秦荣荣也道:“是啊,国君剑刑的面子万金山固然要给,但是国君剑刑怎么可能放下身架去给我们秦家说情呢,我们秦家似乎也没有人能请动国君去为我们说情啊,就算是七妹恐怕也没这个能力”。

    秦业道:“素素是没有这个能力,但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爹你是说”?

    秦谭亮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秦业道:“不错,就是鸣儿,我们秦家没人可以劝得动国君,素素也劝不动,但是我们可以让鸣儿去求国君,现在鸣儿是我们东灵国封国之中数一数二的天才,国君剑刑对鸣儿十分的看重,甚至有意立他为东灵国封国的下任国君继承人”。

    “不管是什么人想要在背后置我们秦家于死地,但是只要我们去求鸣儿的话,相信鸣儿就一定会帮助我们”。

    第二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剑一鸣命令侍女将给自己烧了一大缸的洗澡水,倒进浴桶当中,在侍女离开之后,剑一鸣将房门关好,望着浴桶中热气腾腾的洗澡水,剑一鸣从储物袋中将昨天在万金商会获得的那瓶通脉灵液取了出来。

    将瓶盖打开之后,将大约十余滴的灵液倒进了浴桶之中,灵液进入浴桶当中之后,浴桶中的水顿时变成了青色的,一股股类似于花香一样的清香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浴桶当中渗出,让整个房间之中都充满了浓浓的清香之气。

    剑一鸣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之后,跳进了浴缸之中,顿时感觉到一股股奇异的力量通过他全身的经脉进入了他的身体当中,在这股力量的滋润下,剑一鸣只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有一股有一种心旷神怡和说不出的舒适感觉。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浴桶中的那些灵液已经被剑一鸣给尽数的吸收,在浴桶的表面漂浮着一层黑色的杂质,这些杂质是从剑一鸣的体内逼出来的。

    剑一鸣从浴桶中爬出来舒展了一下身躯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原本他体内的的三百多条经脉只有大约三十多条是开通的,以这样的天赋能够修炼到修炼到后天期八层的中期境界,就已经是顶尖的了。

    但是经过浸泡之后,他体内开通的经脉已经从三十多条增加到了五十多条。

    不仅是经脉,他的修为甚至是肉身在经过浸泡之后,都有了一定幅度的增强。

    剑一鸣自语道:如果将剩下的这些灵液全部用完的话,不仅可以将我身上的经脉开通大半,经脉开通大半,同时修为与肉身应该也可以得到不小的提升吧!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每天剑一鸣都会命人给自己烧水,然后将通脉灵液倒进浴缸中进行浸泡,在通脉灵液,一品上品灵丹以及残破的空间和人参果树的多重辅辅助之下,剑一鸣的修为很快就达到后天期第九层的巅峰。

    半个月之后,剑一鸣从浴桶之中爬出来,活动了一下身躯之后,表情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经过通脉灵液持续不断的浸泡之后,他体内被打通的经脉已经从之前的三十多条,增加到了两百多条。

    不仅修为达到了后天期第九层的巅峰,甚至就连肉身的强度比起以前都强大了不少。

    如果说他以前的资质最多只能够达到后天期第八层的中期的话,那么以他现在的资质就至少可以修炼到神玉期没什么问题。

    以我现在的修为与肉身强度,应该可以调动一成的灵魂力与自己合体吧,剑一鸣心中这样默默的想着。

    将情绪整理好之后,剑一鸣盘膝坐在床铺上开始冲击后天期的极境,只要能成功大突破后天期的境界,他的修为就可以比其他的后天期修士深厚一倍。

    在后天期中就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冲击极境需要十分庞大与精纯的力量,即便后天期只是武道九大境界中最低下的一个境界,但冲击极境所需要的庞大力量却也同样可以让很多人望而止步。

    但这些却并难不倒剑一鸣。

    在上一世的时候,剑一鸣曾在东南区域人们为他塑造的塑像当中留下了一道力量和传承,这道力量与传承在当时的剑一鸣的眼中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现在用它来冲击后天期的极境却是最合适不过了。

    剑一鸣小心翼翼的调动着当初在石像当中获得的那股力量,开始冲击后天期第十层的极境,极境被武者成为传说中的境界,其进阶的难度自然不是一般的大。

    其瓶颈就像是一道“铁门”一样,足以将任何试图冲击的力量阻挡在极境之外。

    轰!轰!剑一鸣调动着体内的那股力量接连不断的试图突破后天期第九层的瓶颈,进阶到第十层的极境之中。

    但第十层的力量却显得那样的牢不可破,剑一鸣虽然调动体内的力量多次进行冲击,但是后天期第十层的瓶颈却显得是那样的牢不可破,剑一鸣虽然进行了多次冲击,但是非但没能冲破第十层的瓶颈。

    反而冲击之后所产生余力震得剑一鸣经脉发痛,不过剑一鸣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强忍着经脉中的镇痛,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第十层的瓶颈。

    终于在冲击了不知多少次之后,那原本看起来固若金汤的瓶颈之上,终于露出了一条细小的“裂纹”。

    剑一鸣见状顿时大喜过望,加快了冲击的速度。

    剑一鸣的住宅之外,负责守卫的五名卫兵在夜色的清晰之下全都显得有些沉沉欲睡,忽然从剑一鸣的房间之中亮起了一团光芒,这团光芒是从剑一鸣的体内发出的,这团光芒虽然并不明亮,但是却依旧惊动了在外面负责守卫的那五名侍卫。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天地灵气可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嗯!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的这五名侍卫全都一惊,然后纷纷用惊疑的目光,望着不远处剑一鸣的住处。

    因为剑一鸣知道今天夜里他将会冲击后天期的极境,而极境在武者甚至是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都属于传说中的存在,一旦他成功的进阶到后天期的极境的话,那必然会在东灵国封国甚至是整个东南八国的区域内都会引起一番剧烈的震动。

    但剑一鸣并不想将这件事搞得人尽皆知,所以才会选择在王宫后山的这处偏僻之地进行突破,所带的侍卫包括侍卫队长在内也就只有六个人而已。

    人数虽然不多,但他们对于国君剑刑却是绝对的忠心,今晚自己成功突破后天期极境的事,除了国君剑刑之外他们是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