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3章 后天期第九层
    不过不甘归不甘但是交易会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的。

    万香岚道:“一百四十万两银子第一次”没有人吭声。

    “一百四十万两银子第二次”也没有人吭声。

    “一百四十万两银子第三次”同样没有人吭声。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通脉灵液将被秦宁以一百四十万两银子的价格买走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得在大殿中响起:“一百五十万两银子”。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所有人全都一愣,要知道这瓶灵液可是太子剑无心点名想要之物,在这里与秦宁竞价那就等于是在公然与太子剑无心过不去,在东灵国封国之中得罪了太子剑无心的话,那里还能有活路。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是让所有的人全都大吃一惊。

    见到剑一鸣又在关键时刻跳出来给自己捣乱,秦宁的双目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万金商会的交易大厅的话,他恐怕都要忍不住向剑一鸣出手了。

    秦宁对剑一鸣冷声道:“小子千万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瓶通脉灵液可是太子殿下点名想要之物,你在这里与我竞价那就是公然在和太子殿下过不去,得罪了太子殿下你和你身后的势力谁都别想有活路”。

    剑一鸣脸色一沉道:“少拿剑无心来压我,在别人的眼中剑无心是东灵国封国的太子,在我的眼中他什么东西都不算,这瓶通脉灵液我还就是要定了,你要是不服的话,大可以让剑无心来找我”。

    轰!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大殿中的众人顿时一愣,长期以来剑无心在东灵国封国国民的心中根本就是一个不可招惹的存在。

    他在东灵国封国之中的权力和地位仅次于国君剑刑,所以除了剑刑之外,向来就没人敢和剑无心叫板,甚至没人敢对剑无心说一个不字。

    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年不仅敢当众抢夺,太子剑无心看重的物品还敢当众宣称剑无心在他眼中什么东西都不算。

    敢这样说,可能性无疑有两种,第一他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的傻子。

    第二就是他的身份强大到那种可以不惧怕太子剑无心的地步,从刚刚剑一鸣刺激秦宁,诱惑他出高价来购买碎骨拳的情况来看,他绝不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的傻子,那么可能性也就只有第二种了。

    所有的人都在猜测剑一鸣的身份,有人猜测他会不会是其它封国的王子,甚至更有人猜测他不仅是其它封国的王子,甚至本人很有可能还是兰月帝国七大才俊中的某位才俊,只有拥有这样的背景才能不惧太子剑无心。

    秦宁闻言气的全身颤抖,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向上加价:“一百六十万两银子”。

    剑一鸣毫不示弱的道:“一百七十万两银子”。

    秦宁不敢在向上加价了,因为他与秦姗姗所有的身家加起来也就只有一百七十万两银子而已,继续向上加价的话那就是故意扰乱拍卖会了,扰乱万金商会举行的拍卖会那可绝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秦宁的心中就算再怎么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用愤恨的目光望着剑一鸣道:“好小子你有种希望你以后不要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

    对于秦宁的威胁剑一鸣微微一笑,以他现在的身份背景不要说是秦宁了,就是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他也照样不放在眼里。

    “一百八十万”

    “一百九十万”

    “两百万”

    秦宁不往上加价别人继续向上加价,反正这次和秦宁过不去的人是剑一鸣而不是他们,他们现在所做只是在与剑一鸣争夺通脉灵液的归属,而与太子剑无心无关。

    在众人的狂抬之下通脉灵液的价格很快就突破了,两百万两纹银,不过两百万两纹银之后,继续向上抬价进行竞争的人也就只剩下,剑一鸣以及九大世家中的,王家赵家与李家。

    “二百一十万”

    “二百二十万”

    “二百三十万”

    不过当价格突破到二百五十万李家与赵家就相序推出了竞争,只剩下了剑一鸣与王家之人的争夺。

    “二百六十万”

    “二百七十万”

    “二百八十万”

    “三百万”剑一鸣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之后,直接报出了三百万的价格。

    不远处王家家主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要知道王家虽然是封国国都的九大世家之一,财力雄厚,但是三百万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同样不是一笔小数目。

    通脉灵液虽然神奇但是如果价格超过三百万的话,那明显就有些不大划算,更何况看剑一鸣的态度就算自己继续向上加价的话,对方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王家旁边的一名管家对王家家主道:“家主算了吧,通脉灵液虽然神奇但是如果价格超过三百万两银子的话那明显就有些不划算了,更何况那个少年看起来似乎也有些来历的样子,如果继续和对方竞价的话,很有可能回合对方结怨我看还是算了吧”!

    王家家主在听了身边管家的话之后,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没有在接着向上加价,第一是三百万两银子的价格,即便是王家的财力也有些难以承受,第二在不清楚剑一鸣身份背景的情况下,他也不愿意过分得罪。

    综合以上情况,王家家主在犹豫再三之后,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向上加价。

    “三百万两银子第一次”

    “三百万两银子第二次”

    “三百万两银子第三次”

    “我宣布这瓶通脉灵液归那位公子所有”,随着万香岚的话音落下,一场盛大的交易会终于落下了帷幕,不过所有的人在离开的时候,都深深的朝剑一鸣望了一眼,似乎是想要看清,在他斗笠之下,究竟是一张怎样的面容。

    毕竟在此次的交易会中剑一鸣拍买下来的物品,价值足有四五百万两银子之多,一个少年能拿出这么巨额的财富,那绝非是泛泛之辈。

    交易会结束之后,剑一鸣被万香岚给请到了一间单间之内,单间之内除了万香岚之外还有她的父亲万金山。

    万香岚的心情倒是颇为不错,此次交易会的收获之大,远超她的意料之外,后天丹碎骨拳与那瓶灵丹都拍卖出去了不菲的价格。

    特别是最后的那瓶通脉灵液,按照万香岚原本的预想能够卖出两百万两银子的价格就已经是顶尖了,但最后那瓶通脉灵液卖出去的价格竟然达到了三百万两银子的天价,这样的价格实在是超出了万香岚的预料之外。

    剑一鸣朝万金山打量了一眼之后,发现万金山是一名四旬左右,相貌威严的中年人,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股可怕的气息,而这股气息要比剑一鸣之前见过的任何一名先天期修士都要强大的多。

    很明显万金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先天期,成为了向国君剑刑那样的神玉期修士。

    万香岚将后天丹一品中的上品灵丹软猬甲以及最后的那瓶通脉灵液,全都一一的从抽屉里取出来,摆放在桌面上。

    然后用悦耳的声音道:“这位公子后天丹的价格是四十万两银子,一品上品灵丹的价格是二十万了银子,软猬甲的价格是五十五万两银子,通脉灵液的价格是三百万两银子,四样物品加起来一共是四百一十五万两银子,现在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

    剑一鸣闻言微微一笑后,将头上的斗笠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幼稚英俊的面容。

    见到剑一鸣的真容之后,万香岚的脸色顿时大变,口中道了句:“十一王子,哦不特使大人是你”。

    “属下万香岚参见特使大人”。

    万香岚认出剑一鸣之后,急忙站起身来朝期敛衽了一礼,一旁的万金山同样站起来朝剑一鸣行了一礼。

    虽然万金山早就已经从万香岚的口中知道了剑一鸣的真实身份,但还是冲剑一鸣问道:“十一王子殿下,我听香岚说你是冥王大人钦封的本族特使”?

    剑一鸣点头道:“不错”!

    万金山道:“既然这样那能不能劳烦十一王子你把冥王大人册封你为特使的信件拿出来,给属下看一眼”?

    一旁的万香岚听了万金山的话之后,心中顿时大急,自己明明已经将十一王子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他,他怎么就偏不相信呢!

    要知道这样肆意去怀疑特使身份的事情,一旦要是被冥族的高层知道的话,那可绝对是一件大罪啊!

    剑一鸣面无表情的将当初阿茶交给自己的那枚黑色的令牌,从储物袋中取了出来,然后摆在了万金山的眼前。

    万金山见到这枚令牌之后,脸色顿时大变,急忙跪倒在地面上,对剑一鸣谢罪道:“属下万金山见过特使大人,刚刚万金山斗胆怀疑特使大人的身份实在是罪该万死,请特使大人谢罪”。

    剑一鸣并没有理会万金山而是走到那个摆放通脉灵液的桌前,将后天丹一品灵丹以及软猬甲和通脉灵液等物,一一收起放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毕竟万金山刚才的行为虽然看似有些鲁莽,但这却已足以说明他的心思慎密,一个势力之中如果能够多出一些这种心思慎密之人的话,那么对势力的发展绝对是有益而无害的。

    见到剑一鸣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万金山与万香岚的心中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他们的心中有生出了一丝苦涩之色。

    特别是万香岚她原本以为此次的拍卖会是一次巨大的收获,谁想到到最后却是空欢喜一场。

    而万香岚与万金山嘴角的那是苦涩自然也被剑一鸣看到了,剑一鸣让万香岚与万金山起身之后,剑一鸣对万香岚与万金山道:怎么你们的心中是不是很郁闷,我在拍卖场上出高价竞拍了这几样物品,到头来你们却一分的利益也得不到“?

    万金山忙道:“属下怎么敢有这样的想法呢,神州大陆之上的个个分舵,都归冥王大人直接掌管,特使大人您既然是冥王大人亲自册封的特使,那么这些分舵之中的物品您自然可以随意索取”。

    剑一鸣道:“不用再说这些违心话了,这种事情让谁遇到了心里都会郁闷,这我是清楚的,甚至可以理解”。

    “不过你们放心,你们的这些物品我是不会白拿的,这些日子以来你们万金商会也的确给了我不小的帮助,这些帮助我都没忘,日后如果我见到冥王的话,会为你们邀功让她对你们进行赏赐和提升职位的”。

    “啊!特使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剑一鸣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万香岚与万金山闻言全都大喜,甚至就连之前的郁闷都一扫而空,剑一鸣既然能成为冥王阿茶亲自册封的冥族特使,那说明他在冥族高层之中的关系网一定非同小可。

    而冥王阿茶可是天劫期级别的大修,如果能多少得到她的一些赏识的话,他们就不用再被继续困在这个小小的封国之中了。

    离开了万金商会之后,剑一鸣就直接返回了王宫之中,原本万金山还想要来亲自带人来护送自己一程,但是为了避免身份暴漏他谢绝了这个提议。

    因为害怕会被别人给盯上所以剑一鸣回王宫的时候选择的是那种比较偏僻的小路,所以等他回到王宫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剑一鸣回到自己居住的宫殿之后,立刻将大殿中的所有宫女和侍卫全都驱散,然后将住处的大门紧闭了起来。

    将住处的大门关好之后,剑一鸣当即将今天在万金商会获得的,后天丹一品灵丹软猬甲以及通脉灵液等物品一一取出来放在了桌面上。

    剑一鸣在盯着这些物品打量了一番之后,将后天丹抓在了手中,将瓶盖打开之后,剑一鸣从里面倒出了一枚杏仁般大小的黑色药丸,而这枚黑色的药丸正是在后天期丹药中大名鼎鼎的后天丹。

    剑一鸣将后天丹取出之后,直接放进了口中,丹药刚一入口剑一鸣就感觉一股股精纯的药力从他的口中散开朝着全身上下各处的经脉四散而去。

    剑一鸣见状急忙将自己的靴子脱下然后盘膝坐在了床铺之上,炼化这股精纯的药效。

    不知多久之后剑一鸣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目,后天丹中蕴含的那股药效已经被他给彻底的炼化了,而他此时的修为也已经从后天期八层的中期大进到了后天期第九层的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