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21章 激烈争夺
    而出三十万两银子来买这枚后天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八王子剑涯,剑涯与董妃在王宫的日常供银与日常开销,虽然被掐断了。

    但是八王子母亲董妃的娘家董家,在东灵国封国的国都也有着不小的势力,在董家的帮助下,剑涯与董妃在日常生活上也并未遇到太大的困难。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后天丹的价格将要被定格在三十万两的时候,一道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在大殿之中响起:“三十一万两”。

    八王子剑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色,朝着出价的人望了一眼,但是当他看到出价的人是,秦宁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变。

    虽然董家愿意在日常生活上愿意辅助他和董妃一下,但不管怎么说他和董妃对董家来说也始终是外人,而三十多万两银子对于董家来说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董家是不会让他这么一个外姓人花费这么一大笔的银子,去购买一颗后天期修士使用的丹药的。

    其次剑涯也知道,秦宁是在为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办事,秦家的背后有太子与王后做靠山,如果自己在继续加价的话,那就等于是在当众与太子与王后过不去。

    太子与王后都是心胸极度狭窄之人,且为人叼酸刻薄有仇必报,现在自己与母亲在王宫的日子已经够难过了,如果在贸然得罪王子与王后的话,以后在王宫之中恐怕就更加的举步维艰了。

    所以在斟酌了一下之后,剑涯也就没有在继续向上加价。

    而大殿中其他人见秦宁居然出三十一万两银子的高价,来购买后天丹也纷纷议论纷纷。

    “天啊!这人是谁啊,居然愿意出三十一万两银子的高价来购买那颗后天丹”?

    “是啊,后天丹虽然珍惜,但是也绝对不值三十多万两银子啊”!

    “什么,你连他都不认识,他就是秦家家主秦老爷子的长孙秦宁秦公子”。

    “哦!原来是秦家的长孙啊,秦家是封国国都的九大世家之一,十一王子的母亲秦妃就是秦家家主的女儿,听说现在秦宁的妹妹秦姗姗已经与太子订婚了,秦家已经彻底已经抱上了太子与王后这棵大树,有这样的势力与背景也难怪连八王子剑涯看中的物品都敢抢”。

    听了周围人的议论声之后,秦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得意之色,自从他拜太子做自己的主人之后,他在封国国都之中的地位就节节攀升,现在就连王室的八王子都不敢来跟他作对,想到这秦宁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后天期第九层的初期,只要将把那枚后天丹搞到手的话,他的修为就可以达到后天期九层的后期,甚至是巅峰。

    就在秦宁满心以为后天丹将要落到他的手中的时候,另一道声音突然在大殿之中响起:“三十二万两银子”。

    听到居然还有人在向上加价,大殿中的人全都一愣,且不说三十二万两银子来买一颗下品的后天丹并不划算,就算真的划算秦宁与秦姗姗的背后那可是有太子与王后做靠山,与秦宁争夺后天丹那就是明白了与太子和王后过不去啊!

    听到居然有人向上加价,秦宁的脸色顿时变得阴郁无比,向着剑一鸣的方向望了一眼之后,沉声道:“这位仁兄后天丹可是太子殿下与王后娘娘想要的物品,你真的确定要为了这么一颗丹药而去和太子与王后娘娘过不去吗”?

    一旁的秦姗姗朝剑一鸣望了一眼之后,双目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坐在不远处的那名少年虽然头上带着斗笠看不清他们的真容,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对方的身形看起来有些眼熟。

    见到剑一鸣不吭声,秦宁阴沉着声音将后天丹的价格提升到了三十三万。

    “三十四万”

    “三十五万”

    “三十六万”

    剑一鸣与秦宁很快就将价格提升到了四十万,见到一枚丹药居然能被提升到四十万两银子,大殿中的其他人一个个全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对此剑一鸣倒并不觉得如何,毕竟他现在可是冥族的特使,而万金商会就是冥族设在东灵国封国国都的分舵,无论他将价格提升到多高的价格,那都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最后他只要将冥王令亮出来就可以一两银子也不用出。

    但秦宁就不同了,现在的秦家在财政上原本就十分吃紧,此次他来参加此次交易会秦家一共给他凑了一百万两银子。

    为了凑这一百万两银子秦家不仅将库存的银子尽数掏空,甚至将几处产业都给抵押了出去,可以说现在的秦家已经倾家荡产了,这一百万了银子是秦家的全部家当。

    如果继续向上加价,用四五十万两银子来购买一颗后天丹的话,那显然是不划算的。

    就在秦宁考虑要不要继续向上加价的时候,一旁的秦姗姗轻声道:“哥,还是算了吧,我们现在身上携带的一共也就只有一百万两银子而已,而我们此次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替太子购买那瓶通脉灵液“。

    “如果为了这颗后天丹花费太多的银两的话,那很有可能会坏了太子的那件大事,还是算了吧”!

    听了秦姗姗的话之后,秦宁的心中就算再怎么不甘也无可奈何,朝剑一鸣狠狠的望了一眼之后,恨声道:“那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先便宜了那小子,不过咱们走着瞧这件事我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万香岚道:“这位公子出四十万两银子购买后天丹,有没有愿意出比四十万两银子更高的价格”?

    “四十万两银子第一次”。

    “四十万两银子第二次”。

    “四十万两银子第三次”。

    “后天丹归那位公子所有”。

    “后天丹之后,万香岚又拿出了一个玉瓶,不过这个玉瓶要比剑一鸣之前见过的那些玉瓶大得多,高五寸足有碗口那么粗,乍看之下很像一个小酒坛而不是一个玉瓶”。

    万香岚双手捧着玉瓶道:“这个大玉瓶中装有一百五十枚一品灵丹中的上品灵丹,无论是后天还是先天期修士都可以使用底价八万两银子,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两千两”。

    “八万两千两”

    “八万四千两”

    “八万六千两”。

    这些灵丹虽然后天与先天期修士都可服用,但是却并不像后天丹那样可以让修士的修为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需要坚持不懈的服用才有效果,说白了这其实也就只是一种辅助丹药而已。

    所以对它们感兴趣的修士也并不多。

    当剑一鸣将价格提升到十万两银子的时候,也就没有人继续向上加价了。

    “十一万两银子”

    就在剑一鸣一位这瓶灵丹将被自己以十万两银子的价格拿下的时候,另一道声音突然在大殿中响起,而这出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剑一鸣的那位那位大表哥秦宁。

    见到秦宁开口加价人们显示一愣,但紧接着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很显然刚刚秦宁看中的那位后天丹被剑一鸣给夺了过去,秦宁的心中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这次是故意前来捣乱报复的。

    见到秦宁故意来给自己捣乱,剑一鸣斗笠之下的神情同样是微微一冷,不过很快有恢复了正常,有略微沙哑的声音道:“十二万两银子”。

    秦宁紧随其后的道了句:“十三万两银子”。

    “十四万两银子”。

    “十五万两银子”

    “十六万两银子”。

    两人将价格提升到二十万两银子之后,秦宁用阴恻恻的声音道:“既然阁下你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格来购买这瓶灵丹,那在下就不夺人所爱了”。

    说完之后,阴声大笑了起来。

    周围的其他人也全都用幸灾乐祸的表情望着剑一鸣,原本那瓶灵丹最多只需要用十万两银子的价格就能买下,但是因为秦宁从中作梗的缘故,原本十万两银子的价格,被硬生生的提升到了二十万两,剑一鸣也因此要多出一倍的纹银。

    见到周围那一道道幸灾乐祸的目光之后,剑一鸣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这些家伙认为自己此次多出了一倍的价格,却根本就不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道万金商会来去任何东西都不需要出一文钱。

    所以不要说是自己只是将价格提升到了二十万两银子,就是提升到了两百万了银子,自己最后也照样可以一两银子都不用出,就可以将东西拿走。

    望着那正在阴声大笑的秦宁剑一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心道:“既然你这么喜欢“玩”,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灵丹之后,万香岚又再次拿出了一本典籍,朗声道:“这本典籍名家做碎骨拳,是一阶功法中的上品功法,底价五万两纹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

    “五万一”

    “五万二”

    “五万三”

    “五万四”。

    一阶功法是所有的功法中最低等的功法,即便是一些没有依靠的散修手中也并不缺少,所以即便这本碎骨拳是一阶功法中的上品功法,对他感兴趣的人却也并不多,在经过了简单的几轮加价,价格被涨到五万五千两之后,就没人愿意在往上加价了。

    “五万六”就在这时剑一鸣突然开口道。

    见到剑一鸣来争夺这本碎骨拳,很多人都是一愣,但当他们看清剑一鸣的修为的时候却又都释然了,毕竟剑一鸣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财大气粗的但是毕竟只有后天期八层的修为而已,如此一来他对这本碎骨拳感兴趣自然也就不足为怪了。

    “五万七”

    剑一鸣的声音落下之后,另一道声音就紧跟着响了起来,而这加价的人不是别人还是剑一鸣的那位大表哥秦宁。

    见到秦宁又来捣乱所有人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怜悯之色,很显然此次的交易会秦宁是铁了心的要跟剑一鸣过不去了,只要是剑一鸣看上的物品,秦宁就会毫不犹豫的向上加价。

    如此以来剑一鸣无论是看上了什么恐怕都要大出血一番才能搞到手。

    “六万”

    “八万”

    “十万”

    “十二万”

    两人很快就将一本原本价格不足五万的碎骨拳,提升到了三十多万,见到剑一鸣被自己激怒之后居然变得如此没有理性,秦宁的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畅爽,甚至就连刚刚被剑一鸣夺走后天丹所生出来的怨气都消散了许多。

    而周围的其他人则对剑一鸣是连连摇头,说到底剑一鸣还是太年轻了,在交易会这种地方,根本就不是逞能的时候,如果强行逞能的话只能正重对方的下怀。

    但是下一刻事情的发展却直接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就在秦宁将价格提升到三十五万的时候,剑一鸣却突然停止了加价,而是对秦宁微微一笑道:“既然阁下愿意话三十五万两纹银,那在下就来做一次好人,将这本功法让给你,碎骨拳归你了”。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交易殿中的人先是一愣,紧接着全都轰然大笑,此刻的他们自然已经看出剑一鸣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要什么碎骨拳,他之所以加价那完全是想要引诱秦宁上钩而已。

    交易台上,万香岚见状也同样是用玉手忍不住捂住杏唇笑了一声,这么好笑的事情,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本秦宁不要命的向上加价是想要让剑一鸣破费,现在好了这本碎骨拳的价格被提升到三十多万两银子之后,反倒是砸在了他自己的手里。

    秦宁同样是一愣但紧接着,脸色就变得如同猪油肝一样,他原本是想要借着这次机会,将剑一鸣给气个半死,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非但没能气到剑一鸣,反而一头栽进了对方挖的坑里。

    秦宁对剑一鸣阴声道:“小子你有种,这笔账我们秦家记下了”。

    剑一鸣微微一笑道:“少在那逞口舌之快,先摸摸自己的口袋,看自己带的银子够不够吧”!

    秦宁闻言脸皮不由的抖动了几下,秦家作为封国国都九大世家之一,家族中有神玉期高手坐镇,所以不要说是一阶功法了,就是二阶功法,秦家也是从来不缺的。

    这本碎骨拳对秦家与秦宁来说,也完全是毫无用处之物,但如今为了这本浩无用处之物,自己居然就要拿出三十五万两银子来购买。

    而秦家此次倾家荡产也只不过给他凑了一百万两银子而已,如今因为这么一本毫无用处的功法,一百万两银子几乎一下子就少了一小半,即便是以秦宁那一向阴狠无赖的性格,心中也忍不住是一阵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