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9章 秦家的困境
    剑无心从王后的寝宫中走出来之后,来到了一处被阴影覆盖的黑暗之地,一道人影从黑暗之中走出,来到剑无心的身旁开口道:“主人你找我”?

    这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剑一鸣的那位大表哥秦宁,当初剑一鸣的母亲秦妃之所以会和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结怨,那也全都是因为秦宁的缘故。

    剑无心对秦宁道:“秦宁当初我让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这”

    听了剑无心的话之后,秦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难为情之色,对剑无心道:“主人当日你下令让我取剑一鸣性命的时候,我已经用十万两纹银的价格道黑市去聘请那些魔神宗的杀手去取剑一鸣的人头”。

    “只是剑一鸣那家伙的实力似乎颇为不弱,一般的后天期杀手根本就奈何不得他啊!”

    剑无心道:“后天期杀手奈何不得他就花五十万两一百万两纹银去聘请魔神宗的那些先天期杀手,总之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剑一鸣除去,最多下个月,我不希望看到剑一鸣还会活着出现在我眼前你明白吗”?

    听了剑无心的话之后,秦宁的表情顿时一愣,秦家的家业虽然不小,但是一次性拿出五十万甚至是一百万两银子的纹银,这对于秦家来说同样不是轻松的事情。

    不过虽然心里面有些心疼银子,但秦宁的脸上却是满脸恭敬的道:“放心吧!主人最多下个月我就可以将剑一鸣的人头带来放在你和王后娘娘的眼前了”!

    “嗯”!剑无心点了点头道:“去吧,记住越快越好”。

    “是”秦宁应了一声之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对于这一切剑一鸣却并不知晓,因为在供冥殿中的出色表现,他与秦妃一样在王宫中的地位都提升了不少,无论是住宿还是其它方面都有了不小的提高。

    回到自己的住所之后剑一鸣的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冥皇塑像中的那道力量和传承之力是两百年前自己路过东南八国这一区域的时候,为了寻找优秀的天才而留下的,这股力量在当初自己的眼中或许不值一提。

    但是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却绝对是大补之物,现在自己的修为是后天期八层,只要将这股力量消化掉的话,剑一鸣可以保证他的实力可以在顷刻从后天期第八层一跃增进后天期的第九层,半步先天甚至是真正的先天期都没有问题。

    但是剑一鸣却没有这样做,他要将这股力量留下来冲击后天期的极境也就是第十层。

    修炼一途的九大境界中,每一个境界都有属于自己的极境,一旦在某个境界上修炼到极境的话,修士在这个境界上就等于是比别人多了一个境界,修为可以比其他修士深厚整整一倍,在这个境界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故这个境界也被称之为极境,只是极境十分难以修炼,在那些普通的修士中极境根本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在很多人的眼中极境是不可能被修炼出来的。

    那些能够成功修炼出极境的修士,无一不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纵奇才。

    两百多年前的神州大陆还处于五部混战的一个混乱局面,那时候涌现出来的天才是中古之后最多的一个时期。

    那时候的神州大陆绝对是中古之后最巅峰的一个时期,不过纵然如此,当时的神州大陆能够在境界上将修为修炼到极境加上剑一鸣在内也就只有区区五人而已,世人将他们称之为五皇,他们几个也被公认为是人族历史上十多万年以来最出色的五位天才。

    修士在后天期的时候将修为修炼到后天期的第九层,就可以尝试冲击先天期,但其实后天期的境界并不仅仅只有九层而已,后天期的境界一共有十层。

    只要能将修为修炼到后天期的第十层,就等于比别的后天期修士多出了一个境界,在后天期中就绝对是无敌的存在甚至可以越界去和先天期修士交手。

    而后天期的第十层就是后天期境界中的极境。

    只不过后天期虽然是九大境界中最低的一个境界,但是想要冲击极境却也同样是并不容易,想要达到第十层的话需要一股庞大且十分精纯的力量,而剑一鸣上一世留下的那股力量则刚好适合用来冲击后天期的第十层。

    剑一鸣站在原地静静的思考了片刻之后自语道: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期的第八层,在世界之灵与人参果树的帮助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进阶后天期的第九层了,只要进阶了后天期的第九层,我就可以开始尝试冲击后天期的极境了。

    只不过想要冲击极境的话,需要将将全身的三百多条经脉至少打通三分之二才行,而我现在身上的经脉只有几十条被打通了。

    能够打通身上经脉的丹药与灵液十分的珍贵,即便是东灵国封国王室的国库之中也未必会有,看样子我还得到万金商会去寻求帮助才行。

    想到这之后,剑一鸣当即不在迟疑立刻从自己的住处走出,然后朝万金商会走去。

    结果当他还没走到万斤商会的时候,旁边几名修士的交谈声就引起了他的兴趣。

    只见在距离剑一鸣几丈之外的地方,有几名修士正站在那里窃窃私语的交谈着。

    其中的一名修士道:“大哥呀你听说了没有,万金商会将在三天之后在他们的总舵举行交易会”。

    另一名修士道:“切,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万金商会每年都会在举行几次交易会,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大哥这你就不懂了,这次交易会的规模程度要远胜以往的历次,其中的珍稀物品也不是以往的那些交易后可以比拟的,据说这次的交易会不仅有,一阶灵丹中的上品灵丹,后天丹这种可以提升修为的珍稀灵丹,甚至还要通脉灵液这种罕见的神奇灵液呢!”

    “什么这次的交易会中有通脉灵液这种神奇的灵液,真的假的”?

    那名修士听了另一名修士的话之后,双目顿时一亮,甚至就连不远处的剑一鸣脸上都露出了激动之色,站在一旁全神贯注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另一名修士道:“当然是真的了,据说此事已经轰动了整个东灵国封国的国都,无数的大势力与世家都已经对此次的交易会给予了巨大的,为了就是要在交易会中争夺那瓶通脉灵液”。

    站在他们旁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那名修士,满脸羡慕的开口道:“通脉灵液是一种神奇的灵液,具有打通身体经脉的功效,我们如果能够得到这瓶灵液的话,就可以用它来打通体内剩下的经脉”。

    “只要能将体内剩下的经脉打通的话,我们的实力不仅可以获得提升,自身的天赋都可以跟着大进许多,甚至是即便是冲击先天期也不是没有希望,只要我们能够进阶到先天期的话,寿元就可以比普通人多少一倍”。

    那名修士在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满是嫉妒与羡慕之色。

    另一名修士道:“拉到吧,通脉灵液具有打通身体经脉的奇效,在拍卖会上价格必然会引起其他修士的哄抬与拼命争夺,就是那些财大气粗的世家之人都未必能够争抢的到,像我们这样的小鱼小虾最好想也别想”。

    原本剑一鸣是想要到万金商会去的,但听了那几名修士的话之后,剑一鸣直接转身离开,他到万金商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就是需找可以打通自己体内经脉的灵药,现在既然他已经知道打通身体经脉的灵液要在五天之后的交易会上出现。

    那么自己现在也就没有必要再去万金商会,完全可以在五天之后的交易会的时候再来,反正无论是拼财力还是在万金商会那里的地位背景,自己都完全可以不用担心自己想要的物品得不到手。

    与此同时在东灵国国都九大世家之一的秦家,则正在召集家族会议秦家家主秦业坐在最上方的太师椅上,秦家其他的高层,秦勇潭秦谭亮秦荣荣以及秦家年轻一代中的翘楚秦姗姗,秦宁等全都聚集再此。

    整个大殿中的气氛有些沉重,秦家家主秦业的表情十分的难看。

    秦宁的父亲秦勇潭斟酌了一下之后开口道:“爹,当初宁儿不是已经和太子和王后谈好了吗,珊儿与太子订婚,我们秦家每月向太子提供十万两银子供他修炼使用,现在怎么在突然之间要停止向太子提供纹银啊”!

    秦业冷声道:“每月向太子提供十万两银子,勇潭你大概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秦家目前的处境吧,你要是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这样说了”。

    “我们秦家现在怎么了”?

    秦勇潭的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每月十万两纹银这个价格对于那些普通的家庭来说,或许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但是秦家是东灵国封国国都的九大世家之一,每月十万两银子这样的数目,秦家应该是可以承受的起的,自己的父亲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的将整个秦家的高层,都召集在这里的。

    秦业冷声道:“哼!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万金商会突然中断了同我们在生意上的一切往来,给我们秦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初期之外其他一些与我们秦家有生意往来的世家与商会迫于万金商会的打压也纷纷中断了与我们秦家在生意上的往来”。

    “我们秦家现在的收入比起之前已经锐减了九成以上,为了生存我们现在都已经开始动用之前库存的银子了,如果再每个月还要向太子提供十万两纹银的话,用不了多久我们秦家恐怕就要去变卖家产。”

    听了秦业的话之后,秦勇潭的眉头顿时一皱,他没想到现在的秦家竟然遇到了这种窘境,要知道掐断了秦家在财路上的来源那就等于是在把秦家往死路上逼啊!

    究竟是什么人与秦家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把整个秦家往死路上推。

    “爹万金商会为什么要这样的打压我们秦家啊”!秦勇潭问道。

    “是啊,爹万金商会为什么要打压我们秦家啊!”

    秦谭亮与秦荣荣等其他的一众,秦家高层也纷纷问道,因为掐断了秦家的生意那就等于是在将整个秦家往死里推。

    唉!秦业叹了一口气之后,闭上了眼睛,对此他的心里也很奇怪,自己和秦家并没有得罪过万金商会的高层,究竟是什么人要这样把他们秦家往死路上推啊!

    秦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万金商会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要跟我们秦家过不去,据我得到的小道消息是,似乎是我们秦家在无意间冒犯了万金商会的某位大人物,万金商会这才要不顾一切的把我们秦家往死里推,但这位万金商会的大人物是谁,我却并不清楚”。

    “最近我一直想要面见万金商会的万会长,但却一直没有见到”。

    秦谭亮冷声道:“就算见到了又能如何,万金商会的那位万会长的脾气一向古怪,他做事从来不需要什么理由,如果他真的是铁了心的要跟我们秦家过不去的话,就算父亲你真见到了他也没有用”。

    “那就没有办法吗”?

    一旁的秦荣荣问道,因为这件事关系到整个秦家的生死存亡,所以在场的秦家人对这件事都很重视。

    秦谭亮想了一下道:“办法吗倒也不是没有,如果我们能够找一个地位比较高就连万金山都要给三分薄面的大人物,在我们和万金商会之间调和一下,问问他我们秦家究竟在那里冒犯了万金商会,然后我们再备一份厚礼去向万会长赔个不是的话,我想万会长应该不会在和我们秦家继续过不去了”。

    秦业道:“老二那你觉得与我们秦家交好的那些人中,有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就连万金商会的万会长都要给他几分薄面的”?

    秦谭亮在思考了一下之后,开口道:“有啊,一鸣就有这个面子”。

    “一鸣有这个面子”?

    听了秦谭亮的话之后,秦业顿时一愣。

    秦谭亮道:“不错,爹你忘了一鸣现在可是名镇整个东灵国封国的大人物,不仅国君剑刑殿下已经明确表示要让他在将来接任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

    “甚至就连兰月帝国的皇室都已经开始注意到他了,如果由他出面调和的话,不管我们秦家在什么地方曾经冒犯过万金商会的那位大人物和万会长,相信最后都一定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