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8章 声名大噪
    剑一鸣摇头道:“做人要知足,今天能够在这里获得冥皇当年留下的传承,我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世间的一切皆有定数,该是你的自然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你就是挣破了头也无济于事,过分的贪婪与占有欲只会给自己带来祸端害了自己”。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剑刑先是一愣,随后表情上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望向剑一鸣的目光就好像是望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笑道:“说的好,该是你的自然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你就是挣破了头也无济于事,过分的贪婪与占有欲只会给自己带来祸端害了自己,小小的年纪就能明白这么深奥的道理,真是不容易啊,我剑刑能有你这样的儿子老天还真是待我不薄,东灵国封国在你的手中将来一定可以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

    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而那些曾经欺压过剑一鸣与秦妃的王子公主和嫔妃们神情中更是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一直以来剑无心都是东灵国封国的太子,也是东灵国封国百余年来最出色的天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自然也应该由他来继承。

    但是今日东灵国的国君剑刑却当着众人的面说了两次,可以满足剑一鸣的一切要求,以及将来东灵国封国在剑一鸣的手中的话,可以走向辉煌和一个崭新高度这样的话。

    那摆明了剑刑认为,剑一鸣比剑无心更适合接任东灵国国君的位置,想要让他将来来继承东灵国国君的位置。

    剑一鸣冷声道:“孩儿并不认为自己将来能够带领东灵国封国走向一个崭新的高度”。

    剑刑道:“怎么以你的天赋和心性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剑一鸣道:“并不是孩儿没有信心而是在我们封国之中,总有一些人喜欢跟我过不去,一个月前我击败了南越国封国的六王子龙飞,按照封国的规定本应该可以十万两纹银”。

    “但是就连这十万两纹银都被别人给私吞了去,日后我就会坐上了东灵国封国的国君,恐怕也不会有人愿意服从我吧”!

    “什么被人给私吞了,被什么人个私吞了”?

    剑一鸣朝八王子剑涯和他的母亲董妃望了一眼之后道:“你问他们吧”?

    剑刑对八王子的母亲董妃道:“董妃十一王儿的那十万两纹银是被你给私吞了”?

    董妃战战兢兢的道:“那十万两银子是妾身拿来为八王子购买修炼资源了”。

    剑刑闻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连别的王子的赏银你都给私吞”。

    “是是”

    董妃朝王后望了一眼之后,最终还是没敢说这是王后的主意,冒犯大王的后果固然不好,但是如果得罪了王后的话,下场一定会更加的“可怜”,王后作为东灵国封国的后宫之主,在东灵国的皇宫之中拳眼通天。

    而且心胸狭窄,心性刻薄,自己如果在这件事上将她给抖了出去的话,日后和八王子剑涯在这后宫之中恐怕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见董妃不吭声,剑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克扣,其他王子的赏银那以后你和八王子的赏银也不用要了,你们的日常生活与修炼上的一切开销就靠你们自己吧”!

    “那些应该属于你们的供银与资源,我会交给十一王儿和他的母亲秦妃,就当作是你们此次私靠十一王儿供银的补偿”。

    八王子剑涯与他的母亲董妃闻言脸色顿时一变。

    其他王子公主与嫔妃们,闻言全都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望着董妃与八王子剑涯,剑刑的言外之意是日后董妃与剑涯一切的赏银与补给都要划分给剑一鸣和她的母亲秦妃,至于八王子剑涯和董妃他们在生活上的一切开销都要自己想办法。

    剑一鸣闻言在心中冷笑了一声,上一世在冥族的时候,天赋高,能给族体带来帮助的人永远都是倍受族体的重视,至于说那些天赋低对族体没有价值的家伙,则是永远都只能被当作弃子放弃甚至是牺牲掉。

    而今生到了东灵国封国之后,所遇到的情形也同样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剑涯是东灵国封国被公认的二号天才,在此之前他也一直倍受东灵国封国王室的重视,但是今天自己展现出来的天赋刚刚超过了剑涯,剑涯就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待遇都划分给了自己。

    看样子那句流传在冥族之中的谚语,有利用价值的人永远都能够混的风生水起,没利用价值的人永远都只会遭到放弃,这句话无论放在那里都是一点没错的。

    剑一鸣并没有将当初纹银被扣是王后的注意,告诉剑刑,因为他知道即便自己告诉剑刑了,王后最多也只是受到一些无足轻重的惩罚而已。

    王后的父亲是东灵国封国的国丈,媚家在东灵国封国的更大世家之中势力向来号称第一,即便是东灵国国君剑刑,想要动媚家的话也要掂量三分。

    接下来剑刑有相序发布了几条命令,将秦妃与剑一鸣的地位与待遇恢复到了当初秦妃得宠时的地步之后,这才命大殿中的众人散去。

    但剑一鸣却被剑刑单独留了下来,等到冥皇供殿之中只剩下剑一鸣与剑刑两人之后,剑刑开口道:“鸣儿你知道父王要你单独留下来所谓何事吗”?

    剑一鸣摇头道:“孩儿不知”。

    剑刑道:“鸣儿这些年来,父王却是有些冷待你和你母亲了,你二哥与王后对你和母亲千番挤兑万般打压,父王对此却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没有站出来为你们主持过公道,你的心中一定很怪父王吧!”

    剑一鸣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心道:你还知道我很怪你啊!

    不过心里面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剑一鸣的表情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开口道:“孩儿怎么敢怪父王你呢!”

    剑刑道:“不用在那故意装作没事了,这种不公平的事情落在谁的身上谁都不会高兴,但是鸣儿我要告诉你的是,父王作为东灵国封国的国君肩上担任的重担也要远比一般人多得多,无论何时,父王都要将东灵国封国的发展前提摆在第一位”。

    “而且因为我的子嗣所以不可能像那些普通人家的的父亲那样,对你们兄弟姐妹的每一个人都做到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你明白了”?

    剑刑的言外之意其实也就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将东灵国封国的发展与前途摆在第一位,而且由于他的兄弟姐妹太多,所以他的这些兄弟姐妹,只有那些能给东灵国封国带来发展与贡献的才能受到他的重视,没有办法为东灵国封国做出贡献的只能被无视掉!

    剑一鸣点头道:“孩儿明白”。

    每两年一次的冥皇祭拜仪式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但是它所带来的余热却是在短时间内无法散去的。

    东灵国封国的那些王宫大臣们,在返回各自的府宅之后,立即将各自家族的高层和嫡系召集在了一起,商议下一步该怎么做。

    之前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二王子剑无心,将来必定会接任东灵国封国国君的位置,所以东灵国封国的那些王公大臣们,所支持的对象,自然也就是二王子剑无心。

    但是今天国君剑刑,已经明确表示十一王子剑一鸣要比,二王子剑无心,更加适合继任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位。

    如此一来这些东灵国封国的王公大臣们,自然要重新考虑一下,接下来,他们究竟是支持十一王子剑一鸣呢!还是支持二王子剑无心。

    与此同时,剑一鸣击败八王子剑涯,与二王子剑无心的事情,在东灵国封国传开之后,立即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冥皇塑像,在东灵国封国被册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迄今为止已经有两百多年的时间了,在这两百多年的时间内,不知道有多少人,来领悟过,试图得到塑像之中冥皇留下的传承。

    这其中除了东灵国封国的王子与公主外,还有其它封国,甚至是其它帝国的天才,但是他们却无一例外的全都失败了。

    兰月帝国的七大才俊,被誉为是当代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七位天才,七人中至少有三人到,冥皇塑像前领悟过冥皇当初留下的传承,但可惜的事却全都失败了。

    但如今剑一鸣,既然成功的领悟到了冥皇当初留下的传承,那岂不是说明他的天赋,是这两百多年间,是那些曾经来领悟过冥皇传承的,天才中天赋最优秀的一个。

    所以不仅是东灵国封国,就连其它的一些封国,兰月帝国,甚至是蓝月帝国之外,的一些帝国与门派实力都开始注意这件事。

    几乎人人都知道,东灵国封国的王子中出了一个要比蓝月帝国年轻一代中七大才俊更加优秀的存在。

    祭拜冥皇的仪式结束之后,秦妃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只不过这时候她的住处已经从那个偏僻的小院变成了一座辉煌的宫殿。

    而她的身边除了小兰与翠儿之外,还多出了大批的宫女与侍卫。

    回想起在供冥殿中国君剑刑的那一番话,秦妃的双目之中就忍不住浮现出了一层水雾,如果剑一鸣将来真的能够接任东灵封国国君的位置的话,不仅她本人以后不用再在王宫之中受王后与其她嫔妃的窝囊气。

    甚至就连她身后的母家秦家都很有可能能够借机发展成为,东灵国封国继王室之下最大的世家。

    翠儿在秦妃的耳边低声道:娘娘现在任谁都看出,国君大人已经有意让十一王子殿下在将来接任东灵国封国国君的位置,以十一王子殿下现在在国君大人心目中的地位,王后与太子日后如果在想要来刁难您的话,恐怕就要掂量三分了。

    嗯!听了翠儿的话之后,秦妃的眼中渗出了一丝欣喜的泪光。

    与秦妃住这里的喜气洋洋相比,太子与王后媚姬那里,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情况,王后媚姬回到自己的寝宫之后,立刻将寝宫内的所有宫女侍卫与太监全都驱散,没过多久整个寝宫之中就只剩下了她与太子剑无心,以及自己的几名心腹亲信。

    王后媚姬那张富贵雍丽的容颜之上,此刻却满是狰狞与冷冽之色,恨声道:“好可恶的“小畜生”想不到在这短短月薪的时间内,居然就成长到了现在的这种地步,以前对他还真是看走眼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在他们失势的时候,我就不该留他与秦素素那个贱人的性命”。

    太子剑无心的脸色同样不大好看,不过他却没有像王后媚姬那样动怒,而是沉声道:“母后你不用担心,今日剑刑也只是说将来或许会让他接任东灵国封国国君的位置,并没有真的说将来东灵国封国国君的位置就一定会让他接任”。

    “而且即便剑刑真的有意让他接任东灵国国君的位置的话,他也要有命消受才行”。

    “哦!你这话怎么说”?

    听了剑无心的话之后,王后媚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剑无心道:“很简单现在任谁都看出来将来我和韩芊悦我们两个之间必将会走在一起,只要我和韩芊悦我们两个能走在一起,将来供冥宗就是我说了算,只要我能够登上供冥宗宗主的位置,不要说是东灵国这么一个小小的三流封国了”。

    “就是东南区域八大帝国的国君见了我也要客客气气的,更何况母后你忘了我和秦家家主秦业的孙女秦姗姗之间已经订婚了,秦姗姗在我的眼中虽然只是一个地位卑贱可有可无的女子,但她在剑一鸣的眼中地位却绝不一般”。

    “如果用她来对付剑一鸣的话,绝对是一柄再合适不过的利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