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7章 获得传承
    听了那名供冥教黑衣修士的话之后,国君剑刑顿时颇为心动,因为他的心中很清楚,自己虽然是一个封国的国君,表面上看起来封国无比。

    但东灵国只不过是一个占地千里拥有几十座小城的小封国而已。

    东灵国封国在兰月帝国中,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最垫底的三流封国而已,在很多时候,剑刑在不仅在面临那些一流与二流封国国君的时候要客客气气的,甚至在面对其它三流封国的国君的时候,剑刑同样要低声下气。

    但是如果剑无心真的能和韩芊悦走在一起的话,那东灵国封国现在所面临的窘境就可以大大的改变了。

    要知道韩芊悦可是供冥宗宗主韩山唯一的一个爱女,而供冥宗可是东南八国区域实力最强的一个门派,其实力就是在面对兰月帝国这种东南区域的八大帝国,都未必见得会弱,如果剑无心真的可以和韩千余走在一起的话,东灵国封国皇室与供冥教之间就是亲家了。

    有了供冥教做靠山的话,日后剑刑不仅不用在面对其他那些一流二流与三流封国国君的时候低声下气了,甚至就连兰月帝国的皇室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想到这,剑刑猛地一咬牙道:那好既然这样那我就破一次例,让你再到冥皇的塑像前去领悟一次。

    “多谢父王”,剑无心闻言顿时大喜,而其他的王子们闻言则顿时一沉,作为蓝月帝国的七大才俊之一,剑无心在平日里就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如果再让他获得了冥皇留下的传承的话,他在兰月帝国的地位恐怕就加难以撼动了。

    只见剑无心来到冥皇的塑像之前后,向之前的那些王子与公主 那样,盘膝坐下,然后将自己全身的力量全都释放出来,被封印在冥皇塑像之中的那股力量再次在塑像的眉心处浮现而出,飞出来之后在剑无心的头顶上开始盘旋了起来。

    只可惜那股绿芒在剑无心的头顶上盘旋了十五圈之后,再次从飞回了塑像之内。

    唉!又失败了,供殿中的人们见状全都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要知道剑无心可是东灵国封国百年以来最出色的天才,甚至在整个蓝月帝国之中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俊杰都屈指可数。

    如今居然连他都领悟失败了,那么在东灵国封国甚至是整个兰月帝国之中,恐怕都没有谁可以领悟出来。

    看来想要领悟冥皇当年遗留下来传承,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所有人的心中都这样想着。

    甚至就连国君剑刑的脸上都漏出了一丝失望与难看之色,自己之所以破例让剑无心再去领悟一次,为了就是希望剑无心可以成功的将冥皇当年留下的传承领悟出来,然后带领东灵国封国走向辉煌,但最后剑无心却失败了。

    可恶居然又失败了,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啊!

    剑无心的脸上也同样满是恼怒与不甘之色,要知道为了能够再来领悟一次,剑无心可是费尽了心急,甚至不惜在自己的年龄上找漏洞。

    毕竟供冥教的教主韩山曾经承诺过他,只要他能够领悟到冥皇当年留下的传承的话,就将自己的爱女韩芊悦许配给他。

    韩芊悦不仅貌美如花,是东南八国区域的四大才女之一,更是供冥宗宗主韩山唯一的一个爱女,而供冥宗可是东南八国区域实力最强的一个宗派,其势力足以同东南区域的八大帝国相提并论。

    如果自己能够取了韩芊悦的话,将来供冥宗的宗主之位自然也是自己的,只要自己登上了供冥宗的宗主之位,其地位就可以同东南区域八大帝国的国君,平起平坐,甚至于日后自己只要励精图治将一统东南区域的八大帝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这所有一切的美丽幻想却因为自己的领悟失败而遭受了巨大的挫折,要知道自己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这次领悟失败的话,下次自己在想领悟的话,就算把借口说的再怎么冠冕堂皇国君剑刑也是不会答应的。

    “好了,既然你领悟失败了,那就下来吧!不要耽误了你其他的弟弟妹妹来领悟”,剑刑淡淡的道,这时候他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希望,有的只是无尽的失望。

    剑无心听了剑刑的话之后,就算心中再怎么不甘也只能在咬了咬牙之后,从冥皇塑像前走了下来。

    剑无心之后,是剑一鸣其实刚刚在十王子领悟完之后,就该他去领悟了,只不过因为二王子剑无心突然归来这才有了刚刚那一幕的“插曲”。

    剑一鸣从人群中走出来之后,朝冥皇塑像径直走了过去,但供殿中的人们却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对他并不感兴趣。

    毕竟刚刚就连剑无心都失败了,而剑无心可是东灵国封国百余年来最出色的一位天才,既然连他都失败了,那么在人们的心目中在东灵国封国甚至是整个兰月帝国的年轻一代中,恐怕都没有人可以领悟出来。

    甚至就连东灵国封国的剑刑都对剑一鸣不抱什么希望,这些日子来剑一鸣的一崛突起虽然让他的心中对剑一鸣高看了几分。

    但是他却也同样不认为剑一鸣可以超越剑无心与剑涯等人。

    唯一的例外就是剑一鸣的母亲秦妃,秦妃与其她的嫔妃站在一起望着剑一鸣的背影表情中满是紧张之意。

    剑一鸣将两百万两银子交给秦妃之后,秦妃的日常生活也改变了许多,她用这些银子也去购买了几件像样的衣服,虽然衣着依旧没有别的嫔妃那么艳丽,但是与别的嫔妃站在一起却也不显得那么落魄了。

    秦妃紧张的注视着剑一鸣的背影,随着剑一鸣缓缓的靠近冥皇塑像,秦妃的双手不由的深深的抓紧了自己自己的衣衫。

    这一段日子以来剑一鸣制造了不少惊喜与奇迹,所以她的心中多么的希望这一次剑一鸣同样可以再给她一个惊喜。

    剑一鸣来到冥皇塑像跟前之后,不慌不忙的坐下。

    而大殿中的人们除了秦妃之外,其他的人们几乎全都不看剑一鸣,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剑一鸣注定要和其他的王子与公主那样失败。

    甚至他失败的程度要比剑霜霜,剑涯与剑无心等人更惨。

    但是下一刻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剑一鸣盘膝坐下之后,望着自己前世的塑像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然后心念一动,下一刻那被他留在塑像中的那股力量和传承,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

    从塑像的眉心中飞出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射入了剑一鸣的眉心之中。

    由于大殿中的所有人目光都没有注视剑一鸣,所以一时间竟没有人发现剑一鸣获得了塑像中的传承。

    直到不知道是那一个王子大叫了一声,看啊十一弟居然获得了冥皇当年留下的传承,众人这才将目光投向了剑一鸣。

    不会吧!就连二哥与八弟都没有办法获得当初冥皇留下的传承,十一弟要是获得的话,那岂不是说他的天赋要比二哥与八弟还要高了。

    听到剑一鸣获得传承的声音后,所有的人都用将信将疑的目光朝剑一鸣望了过去,但是下一刻所有的人全都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间在剑一鸣的眉心处,正有一道绿芒缓缓的渗入他的眉心之中,而这道绿芒不是别的正是当初冥皇留下的那道传承。

    见到剑一鸣居然真的获得了传承,一时间整个供殿之中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人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全都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这段时间以来剑一鸣的实力虽然突飞猛进但是人们并不认为剑一鸣真正的天赋可以与二王子剑无心相提并论。

    毕竟剑一鸣现在还只是一位后天期的低阶修炼者而已,像他这样的低阶修炼者,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修为提升一截的话,方法有很多。

    比如一束灵芝或人参,只要年份足药效强的话,只要服用一束就可以让低阶修士的修为在后天期中连跳数层,甚至就算是达到后天期的顶峰,步入先天期也不是没有希望。

    在众人的心中剑一鸣应该就是那种,在无意间服用药材的幸运儿,他的修为这才能在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许多。

    所以剑一鸣的修为虽然在这一段时间大进了许多,但众人依旧不认为他的天赋能够比得上二王子剑无心,甚至就连八王子剑涯都比不上。

    但是事实却狠狠的扇了众人一个“耳光”,最终的结果向人们表明人们之前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

    因为冥皇留下的这些传承,想要获得的话必须要有足够高的天赋才可以,而不是服用一两束灵药就可以解决的。

    之前八王子剑涯与二王子剑无心来领悟的时候失败了,那就说明他的在修炼上的天赋还达不到标准。

    现在剑一鸣居然成功了,那就说明剑一鸣的天赋不仅要超过了八王子剑涯,甚至就连二王子剑无心都被他给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紧接着人们有想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二王子剑无心可是兰月帝国的七大才俊之一,而兰月帝国的七大才俊是被公认为整个兰月帝国当代年轻一代中修炼天赋最高的七位天才。

    七大才俊在修炼上的天赋不分上下,剑无心居然没有办法从冥皇的塑像中将冥皇当年留下的传承领悟出来,七大才俊中的另外几人也同样没有办法将冥皇留在塑像中的传承领悟出来。

    但现在剑一鸣居然能够将传承领悟出来,那岂不是说明他在修炼上的天赋要比兰月帝国的七大才俊还要高。

    从今王后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天才,就不是七大才俊而是剑一鸣了。

    整个供殿之中的人们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唯有剑一鸣的母亲秦妃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激动的泪光。

    良久之后,剑刑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今天还真有人能给本王一个惊喜。

    在此之前剑一鸣一直都不被剑刑所看好,就算最近剑一鸣的强势表现轰动了整个东灵国封国的国都,剑刑也依旧认为即便他给予剑一鸣最大的帮助,剑一鸣日后最多也就只能在东灵国封国之内抖抖威风罢了。

    想要带领整个东灵国封国走向辉煌的话,这个重担还得落到八王子剑涯与太子剑无心等人的肩上。

    但是今天他才发现这个平日里一向不被自己所看好的儿子,要比剑涯与剑无心等人更加的出色与强势。

    要知道两百年前冥皇神州大陆的第一高手,是中古之后唯一一位将修为修炼到神灵境界的天才人杰。

    在人族历史上被誉为是神州大陆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一位奇才。

    他所留下的这些传承自然也非同小可,如果剑一鸣能够将他留下的这些传承运用的好的话,将来不仅可以带领整个东灵国封国走向辉煌,甚至在整个兰月帝国和东南区域内都可以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剑刑走到剑一鸣的身边呵呵笑道:“鸣儿从小因为你身体病弱的原因,我一直对你都不报什么太大的期望,不过现在为父才发现以前是我看走眼了,在你所有的兄弟姐妹中,你其实才是最有出息天赋最高的一个”。

    剑刑接着道:“鸣儿我们东灵国封国的国君之间世代都有规定,谁能领悟到当初冥皇留下的传承的话,谁就是东灵国国君的下一任国君继承人,现在你既然领悟了出来,你想要什么奖赏就直说吧,只要是父王能够办得到的就一定满足你”。

    听了剑刑的话之后,太子剑无心,王后媚姬,国丈媚昌以及支持太子那一派系的东灵国封国的皇亲国戚们,脸色全都齐齐的一变。

    但剑一鸣却表现的很淡然,摇头道:“不,我什么都不要”。

    剑刑一愣道:“剑儿你以前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可以出人头地吗,眼前的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啊,只要你开口,哪怕你想要做太子,成为东灵国封国下一任的国君继承人,父王都可以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