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10章 报复
    剑一鸣将头上的斗笠摘下之后,露出了一张略微带着稚气的英俊脸庞。

    “十一王子是你”。

    见到剑一鸣的真容之后,万香岚的用手捂住香唇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之色,剑一鸣在东灵国的封国的那些王子与公主之中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但万香岚对剑一鸣却是并不陌生的。

    两年之前,剑一鸣的母亲得宠的时候,剑一鸣就经常到万金商会来购买物品,所以他们两个也算是“老熟人”了。

    只不过近两年来随着秦妃的失宠,加之他们母子还受到太子与王后娘娘的打压,所以万香岚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位十一王子了。

    但是紧接着万香岚的眼中就闪过一丝恼怒之色,剑一鸣与秦妃这两年来的处境,她也听说过,现在的剑一鸣连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都已经购买不起了,又能购买什么珍稀之物呢!

    在她看来“剑一鸣来见她那根本就是在胡闹”。

    不过虽然心中十分的恼怒,但是剑一鸣无论如何毕竟还是一位王子,万香岚该有的客气还是要给的。

    “十一王子你来找我何事”?万香岚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问道。

    剑一鸣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从储物袋中将阿茶留给他的那枚冥王令拿了出来,然后摆在了万香岚的眼前。

    见到这枚金色的冥王令之后,万香岚的脸色顿时大变,急忙站起来走到剑一鸣的身前双膝跪下之后,恭声道:“属下见过特使大人”。

    作为万金商会会长的独女,万香岚自然认识剑一鸣手中的这枚冥王令。

    冥王令在冥族百部之中,绝对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只有那些修为达到了半步天劫期,与天劫期的大修,和一些身份十分尊贵的特使才能有资格拥有。

    剑一鸣现在只有后天期五层的修为,实力比起自己还不如,那么很显然剑一鸣一定是冥族高层派遣到东灵国封国的特使。

    她倒是没有怀疑剑一鸣手中那块冥王令来历的真实性,冥王令在整个冥族中也就只有那么区区几块而已,而且每一块都是经过的冥王阿茶的亲自处理,上面被冥王阿茶留下了印记已经经过了其它特殊的处理。

    如果手持冥王令的冥族高层或特使被人给杀了的话,就会立刻被冥王觉察到,冥族的高手就会立刻采取行动,将冥王令重新夺回。

    剑一鸣只有后天期五层的修为,自然是不可能杀得了那些拥有冥王令的冥族高层,那么很显然他手中的这块冥王令是通过合理的方法从冥族高层那里获得的。

    难怪最近听闻十一王子的修为突飞猛进了许多,甚至就连南越国封国的六王子龙飞都不是他的对手,被誉为是兰月帝国年轻一代中七大才俊之下的第一人,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背后有冥族高层的支持?

    不过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万香岚作为“万金商会的掌舵人”心思玲珑之极,自然懂得不该问的别问这个道理。

    剑一鸣对万香岚轻声道:“起来吧”!

    万香岚站起来之后,对剑一鸣道:“不知特使您此次来万金商会所为何事”?

    剑一鸣没有回到她,而是反问道:“你父亲呢”?

    万香岚道:“我父亲现在去与别的封国与其它分舵的舵主见面了,现在整个万金商会由我全权负责”。

    剑一鸣点头道:“既然这样,我现在有件事要吩咐你去做”。

    “特使请吩咐”

    剑一鸣道:“我现在缺少一部合适的功法,和一柄趁手的兵刃,把你们这里最高等级的兵刃和功法给我取来”。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万香岚顿时一愣,她不明白堂堂的冥族特使怎么会连一部合适的功法与趁手的兵刃都没有呢!

    不过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万香岚口中却恭敬的道:“上好的兵刃与功法都是十分罕见的,尤其是功法,在以前的时候,我们万金商会最好的功法与兵刃也不够就是几部,中品的三阶功法,与几柄三阶中的下品兵刃而已”。

    “不过我们万金商会在前不久通过特殊的渠道刚刚获得了三阶中的顶级功法夺命九剑决,与一名上品的三阶宝剑裂石剑,如果特使你需要的话,我就去取来”。

    剑一鸣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去吧”!

    万香岚转身离开了包间,片刻之后重新返回而这次她的手中多出了一柄青色的长剑,与一个木夹。

    万香岚将木夹与长剑交给剑一鸣后道:“这就是我们万金商会在不久之前刚刚透过特殊途径,收购的裂石剑与夺命九剑决,这两样物品在三界物品中都绝对属于上品,整个东灵国封国除了我们万金商会之外,即便是东灵国的王室也绝对拿不出来”。

    剑一鸣将木夹打开之后,发现木夹中静静的放着一本书籍,书籍的表面上刻着《夺命九剑决》等五个显眼的字迹。

    剑一鸣将书籍打开扫视了几眼之后,扫视了一眼之后,心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欣喜,因为《夺命九剑决》不仅是一部三阶功法中的顶级功法,而且还是一部以剑为主的功法,整部功法是以快准狠这三个特点为主。

    其中威力最强的有九招,因而取名为《夺命九剑决》。

    在上一世的时候剑一鸣就是一位顶尖的剑客,“所以这本《夺命九剑决》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配上之前从阿茶那里获得的魂眼决,剑一鸣可以肯定从后天期到神玉期这三大境界中,自己在同阶修士绝对就是无敌的存在。

    甚至即便是越界杀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将《夺命九剑决》收好之后,剑一鸣又将裂石剑从剑鞘之中拔了出来。

    裂石剑被从剑鞘之中拔出之后,一股浓浓的灵压顿时充斥了房间之中,一股股亮眼的青芒从剑身上不停的闪现而出。

    望着裂石剑剑身之上,那不停浮现而出的青芒,剑一鸣的嘴角更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对万香岚道:“嗯!这两样功法与兵刃,我很满意我就收下了”。

    见到,《夺命九剑决》与裂石剑被剑一鸣收下,万香岚的眼中微微的浮现出了一丝不舍。

    《夺命九剑决》与裂石剑这样的宝物,即便是在万金商会这样的大商会里面也绝对可以算作,最顶尖的宝物,原本东灵国封国国都九大世家之一的秦家已经看上了这两样物品,自己本想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宰”秦家一把,没想到“现在居然被剑一鸣给捷足先登了”。

    剑一鸣收好之后,万香岚问道:“特使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剑一鸣道:“万金商会是东灵国封国最大的商会,你们与秦家在生意上有多少往来”?

    万香岚道:“秦家这些年来凭借着秦妃娘娘在背后的支持,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东灵国封国国都的九大世家之一,家产据说已经超过了五百万两白银,每月的纯收入就不下三十万两白银”。

    “秦家与我们万金商会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生意往来,其中他们有超过半数的生意斗鱼我们商会有些往来”,万香岚缓缓的说道。

    心中却是在暗想,他打听这些干什么,难道是想要我们万金商会在暗地里扶植一下秦家吗?

    毕竟万香岚的心中可是很清楚,秦妃与秦家之间的关系,同时也知道剑一鸣的心中十分的喜欢他的那位表妹。

    “但是下一刻剑一鸣的话却让她惊掉了下巴”。

    只听剑一鸣缓缓的道:“那好既然这样,我要你立刻下令万金商会终止与秦家之间的一切生意往来,同时动用万金商会的力量打压秦家的生意,不惜一切代价切断他们的收入与资金往来,你明白吗”?

    在说这些的时候,剑一鸣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寒芒,“当初秦家只是东灵国封国国都一个很小的商人家族而已,他们之所以能在短短的十余年间就发展成为,一个大型的家族,成为东灵国国都的九大世家之一,那完全都是他和他的母亲秦妃为他们带来的”。

    “为了秦家,他的母亲秦妃牺牲了自己的一生,甚至是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但是秦家的那些畜生,非但没有来感恩自己和母亲,反而在母亲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将无情的将自己和母亲抛弃掉,甚至为了攀权附贵,还处处跟着太子与王后为难自己和母亲”。

    “不顾一切的想要将自己和母亲置于死地,既然这样自己不仅要让他们这些年来从自己和母亲这里获得的好处,与利益重新吐出来,还要断了他的的资金来源与财路,要他们彻底的陷入死地与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万香岚微微的一愣,剑一鸣的这个吩咐实在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剑一鸣的母亲秦妃是秦家家主秦业的女儿,剑一鸣也是秦家的外甥,她不明白剑一鸣为何要想方设法的将,秦府置于死地之中。

    不过当她响起最近,剑一鸣和她母亲与秦家的种种传闻之后,也就释然了。

    万香岚对剑一鸣笑道:“十一王子请放心,秦家有一半的生意都要依靠我们万金商会,剩下和秦府有生意往来的商会与世家也与我们万金商会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只要我们万金商会想的话,可以在短时间内,封锁掉秦家九成以上,甚至是全部的生意往来,没了这些生意与资金来源的话,秦家根本就养不起他们的族人,他们只能坐吃山空,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得穷困潦倒,一无所有甚至就连乡下的那些普通的庄稼汉都比不上”。

    剑一鸣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去办吧,记住一定要不顾一切的将秦家给我搞垮,越快越好,明白吗”?

    万香岚道:“王子你放心,只要有我们万金商会出手秦家是不会有活路的,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听到秦家没落的消息了”。

    嗯!听了万香岚的话之后,剑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吩咐完这些之后,剑一鸣又从万金商会那里取了上百枚一品的上品灵丹,以及五千万两黄金和两百万两白银。

    这几样物品样样都让万香岚的心中感到肉痛,尤其是那些上品灵丹与五千万两黄金。

    那些灵丹虽然只是一些一品的灵丹,但在品级上却是上品的,绝对是后天期修士用来提升修为的最佳丹药,即便是万金商会之中也没有多少。

    至于那五千万两黄金更是让万香岚肉痛万分,要知道五千万两的黄金即便是东灵国封国的国库之中,甚至是那些一流封国的国库之中,都没有这么多的黄金。

    万金商会虽然是东灵国封国最大的商会,但是一次性拿出这么大笔的巨额黄金,“也足以令他们元气大伤”。

    不过万香岚虽然肉痛,却也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要知道剑一鸣可是冥族的特使,即便是冥族之中的那些半步天劫期的长老,甚至是天劫期的大修也有对剑一鸣礼让三分。

    就算今天他的父亲万金山在这里,对剑一鸣的话也只能唯唯诺诺,她对剑一鸣的吩咐就更加只能唯命是从了。

    所以不要说剑一鸣只是从她这里要一些金银与修炼资源了,就是剑一鸣要她立即把整个万金商会都卖了,甚至是要她现在就脱掉身上的衣服,陪他睡,她除了顺从之外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将灵丹与金票银票和丹药收好之后,剑一鸣就将斗笠重新带在头上,然后离开了包间。

    而万香岚也知道,剑一鸣在冥族之中的地位非同下可,所以亲自起身送他离开。

    剑一鸣与万香岚并肩一同出现在万金商会的大厅之后,大殿之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朝剑一鸣望了过来。

    许多年轻人望向剑一鸣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愤恨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