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7章 冥王阿茶
    可是他又能到哪里去需找资源呢!

    目前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冥族去寻找自己昔日的那些旧部寻求他么的帮助,但是现在整个神州大陆已经是天人族与天人帝国的天下了。

    恐怕也就只能在冥族的故地才能寻找到自己以前那些旧部的踪迹,但是冥族的故地在神州大陆的西南区域,那里山高水险,猛兽横行,邪道修士更是数不胜数,距离这里的距离足有数万里之遥。

    而自己现在的修为已经不足上一世的万分之一,如果就这样贸然动身前往的话,恐怕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已经葬身在那些猛兽与邪道修士之手。

    退一万步来说,自己就算找到了昔日的那些旧部又能如何呢!

    这个世界上实力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在上一世的时候冥族百部之所以会向自己臣服是因为自己有绝对的实力,而现在自己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后天期五层的小子,连一个先天期修士都战胜不了。

    他们如何还愿意臣服自己,更何况当年自己在率领冥族征讨天下的时候,可没少得罪其它势力的那些大人物。

    那些家伙直到现在依旧有许多人依旧活在世上,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的话,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抹杀在摇篮之中,绝不会放任自己成长下去的。

    所以自己眼下的处境,绝对是两世为人最艰难的时刻。

    就在剑一鸣对自己眼前的困境束手无策的时候,他身前的的虚空突然一阵扭曲,紧接着一股股的黑芒从虚空之中浮现而出,在这些黑芒的照耀下,庭院之中的那些树木与花花草草瞬间变得枯萎了起来。

    仿佛所有的生机都被那股黑芒吸走了一样。

    黑芒过后,一道窈窕的身影突然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这道身影身着一身黑色的衣裙,年纪大约在二十岁左右,身材纤细,肌肤雪白,一头乌黑的秀发直直的垂到了柳腰处。

    论相貌的话秦姗姗已经算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了,但是眼前这道纤细的身影在相貌上至少要比秦姗姗美上百倍以上。

    此时如果有人见到眼前这道纤细的身影的话定然会脸色大变,因为眼前这道纤细的身影正是在整个神州大陆之上都凶名远播的冥王阿茶。

    “两百年前冥皇死后”,冥王阿茶就接替了冥皇成为冥族百部的新任头领。

    是神州大陆之上,继女皇夏迎雪之下,少有的几位顶尖高手之一。

    阿茶这个名字虽然充满了女性独有的美感,但是真正的冥王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百日掏心,与人彘这些酷刑就是出自冥王之手。

    百日掏心是专门用来对付男性,据说如果有谁冒犯了冥王的话,冥王就会命人将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然后在他的肚子划开一个洞,嫁给他的心肝等内脏一一的取出,以示惩戒,整个过程痛苦异常,且受刑之人通常要被折腾百日以上才会慢慢的死去。

    对于男性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最严厉的刑罚。

    而人彘更是一种令女性闻之色变的酷刑,据说如果有那个冥族女修背叛了冥族的利益,或者是出卖了冥族的话。

    冥王就会命人剁掉那些女修的手脚,剜掉她们的双目,割掉她们的耳鼻,拔掉毛发,在灌下哑药,扒了皮之后,就扔到那些布满水蛭的盐水中。

    而这些女修就会在盐水的浸泡,与水蛭的撕咬中悲惨的死去。

    而百日掏心之刑与人彘之刑这两种看似惨无人道刑罚就是冥王一手发明出来的。

    所以在神州大陆之上“冥王阿茶根本就是一个恶魔的化身”人人见到她那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生怕稍不留神就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在别人眼中唯恐避之不及,被视为恶魔化身的冥王,在见到剑一鸣之后,那张冰寒的脸上“顿时如同寒冰消融一样”,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如同小鸟依人一样,张开双臂直接扑倒了剑一鸣的怀中,双手轻轻地拍打着剑一鸣的胸口,喜极而泣的道:“大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剑一鸣笑道:“茶茶你这是干嘛呢!这个跨院附近还有别人呢!如果被他们看到的话多不好啊”!

    茶茶娇哼道:“整个庭院之中都已经被我给布下结界,休想有人可以看到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剑一鸣伸出手指来在阿茶的琼鼻上轻轻的刮了一下之后,笑道:“想不到小丫头你现在居然也会多出一层心思来”。

    阿茶笑道:“两百年过去了,如果你还认为我是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的话,就错了”。

    在上一世的时候,阿茶是一位被自己家族抛弃的一个女子,是剑一鸣再一次外出的时候,见她可怜把她带回了冥族。

    从哪之后,阿茶就跟着剑一鸣一起生活了,两人一起写字,一些学武修炼,彼此之间建立非常深厚的感情。

    虽然不是亲生兄妹,但关系却要比亲生兄妹还要亲,等到了后来剑一鸣率领冥族征讨天下的时候,阿茶还曾数次带人拯救他于绝境之中。

    作为阿茶的兄长,剑一鸣的心中自然也很清楚,阿茶对自己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兄妹之间的友谊,她的内心深处深深的爱着自己。

    只不过当时的剑一鸣心里面只有夏迎雪一个人,对阿茶对他的感情故意装作看不出来,所以阿茶对他的爱慕自然也只能以单相思告终。

    温馨了片刻之后,剑一鸣问道:“茶茶,当年我遭遇到不测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阿茶的眼中浮现出了两道寒芒,沉声道:“当年你遇刺之后,夏迎雪对外谎称兄长你是修炼到的时候,走火入魔而亡的”。

    “更是声称,兄长你在临死之前将冥神帝国的皇位传给了她”。

    “她要做帝国的新皇,我们冥族的那些元老们自然是不会就这样将我们辛辛苦苦打来的天下拱手让给这么一个外族女子了”。

    “不过因为在兄长你死后,本族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在修为上力撼夏迎雪的存在,再加上当时的冥族高层也已经陷入了分裂之中”。

    “各部的族长们为了争夺皇位各自为政,所以在与天人族进行了数十年的争斗之后,最终我们冥族被迫撤回了故土祖地”。

    “而夏迎雪又派天人族大军追击到了我们的祖地,如果不是关键时刻我们的那位师尊出手威慑了天人族与夏迎雪的话,我们冥族的血脉恐怕就真的要就此在时间消失了”

    听了阿茶的讲述之后,剑一鸣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从阿茶的口中他得知,当年在冥族被天人族打败之后。

    他们冥族各部的遭遇十分的悲惨,冥族的男子沦为天人族的奴隶,被天人族驱赶着到那种矿藏里面做苦力。

    “被用来当作野兽的饲料”!

    女子则被卖进了青楼与妓院之中,沦为天人族高层人士用来发泄**的器具。

    甚至就连冥族那些那些已经过世的先祖们,都被天人族给挖了出来,尸骸惨遭屠戳。

    听了阿茶的话之后,剑一鸣心中生出了无边的怒火,在心中暗暗的发誓,总有一天冥族所遭受的这些欺凌与耻辱,一定要让夏迎雪与天人族十倍奉还,百倍奉还甚至是千倍万倍的奉还。

    将心中的怒火稍稍的压下之后,剑一鸣问道:“茶茶你是怎么知道我复活了,然后找到这里的”?

    阿茶笑道:“兄长你忘了,当年你称帝之后,曾经将自己一般的魂灵与意识从体内驱逐出来,然后封印了起来”。

    “在你复活的那一刻这些魂灵自然会有反应的,我只需要从这些魂灵中抽取一丝气息然后,就可以通过这些气息找到你的所在之地啊”!

    剑一鸣道:“小丫头你的鬼点子还真多”。

    沉默了一下之后,阿茶道:“大哥接下啦你打算怎么做,要不要跟我回冥族,只要你肯跟我回冥族我就立刻将你复活的消息宣布出去”。

    “相信冥族的百部如果知道你复活了的话,一定会重新团结起来的,只要让整个冥族都团结起来,我们才能从天人族的手中把曾经失去的一切重新夺回来”。

    剑一鸣摇头道:“不行我不能跟你回去”。

    阿茶闻言眼中露出了一缕焦急之色,问道:“为什么”?

    剑一鸣道:“上一世的时候,冥族百部之所以会向我臣服听我调遣,那完全是因为我是中古之后神州大陆之上,唯一一个将修为修炼到了神灵境的人”。

    “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前世的那种实力,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后天期修士而已,冥族百部又如何会心甘情愿的听我的调遣”。

    “更何况即便冥族百部真的肯向我臣服,我也同样不能跟你回去,上一世我带领冥族打天下的时候,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势力,与修为通天的老怪物”。

    “别的不说,但就夏迎雪而言如果她知道我还活着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放任继续成长和恢复上一世的修为的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趁我修为尚未恢复之前,将我抹杀掉”。

    “而她的修为早在两百年前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半步神灵的境界,如今两百年过去了,她的修为比起当年一定更加的深厚”。

    “五皇之中另外三皇已经殒命了,我现在虽然重新活了过来,但现在的我在那些高阶修士的眼中,与一只蝼蚁也没什么两样”。

    “所以如果我现在跟你回到冥族去,然后公布自己的身份的话,那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阿茶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既然这样那大哥你现在心里面有什么想法呢”?

    剑一鸣思考了一下之后开口道:“我决定继续留在东灵国封国修炼”。

    “此地地处偏僻资源匮乏,连一个像样的修士都找不出来,你留在这里修炼能有什么结果呢”!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阿茶顿时微微一愣,显然剑一鸣的回答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剑一鸣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要留在这里修炼的,这里虽然地处偏僻资源匮乏,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我留在这里才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而且我现在还有一个东灵国封国王子的身份,东灵国是兰月帝国境内的一个封国,而兰月帝国则是天人帝国的一个附庸帝国,都属于天人帝国的势力”。

    “如果我表现出来的天赋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受到天人帝国高层的重视,那样的话我就可以乘机进入天人帝国的内部查探一番”。

    “毕竟现在的天人族已经统治了神州大陆七成的人口与区域,实力自然不是当年可比的,如果想要将天下重新从他们的手中夺回来的话,就必须要先要弄清他们的虚实与实力部署才行”。

    听了剑一鸣的话之后,阿茶陷入了沉默之中,刚刚剑一鸣的所言很正确,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是两百年前那个跺跺脚就可以让整个神州大陆发生剧烈震动的冥皇了。

    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后天期修士而已,如果自己就这样把他带回了冥族,然后将他的身份公布出去的话,那就跟亲手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除了让剑一鸣继续隐藏在这里之外,那也找不出别的什么好办法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阿茶从自己的储物代中取出了一道卷轴,伸出手来冲着自己的额头轻轻一点之后,将一滴魂血从自己的眉心中逼出,然后打入了卷轴之内,对剑一鸣道:“大哥这道“诏书”使用我的魂血制成的,在关键时刻可以发挥出我的一部分力量”。

    “如果你遇到危险的话,可以将这道诏书拿出来,虽然只能发挥出我的一部分力量,但是在东灵国封国与兰月帝国之内应该没人可以伤的到你”!

    “嗯”!听了阿茶的话之后,剑一鸣没有客气,直接从她的手掌之中接过了“诏书”,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在关键的时刻这道诏书或许还真能救自己一命也说不定呢!

    剑一鸣接过诏书之后,阿茶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刻着一个“冥”字,金灿灿的令牌,递给了剑一鸣。

    对剑一鸣道:“大哥这道令牌是我们冥族的冥王令,“东灵封国内最大的商会万金商会,其实是我们冥族设在东灵国封国的一处分舵而已”。

    “你拿着这道令牌的话,就可以调动万金商会,与本族在其它区域设置分舵的一切力量,有这道令牌在手的话,就相当于我本人亲至”,他们是不敢不听从你的调遣的”!

    嗯!阿茶拿出来的冥王令,剑一鸣同样是毫不客气的收下了,他现在手中的资源十分的匮乏,而这枚冥王令则刚好可以帮他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