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6章 决裂
    秦姗姗望着剑一鸣道:“表哥如果你今天是来找我的话,我就要劝告你一下你以后不用再来找我了,因为我马上就要和太子殿下订婚了,换言之我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剑一鸣眉头一皱,秦姗姗她明知以前的那个剑一鸣对她十分的爱恋,还故意跑过来告诉他这些,显然她是想要故意的刺激自己,看自己伤心失落的模样。

    这让剑一鸣的心中对自己的这位表妹,和那些秦家之人更加的反感。

    剑一鸣淡淡的道:“既然这样那就恭喜了,只要嫁给了二哥你以后就是我们东灵国封国的太子妃了”。

    “怎么表哥你不伤心难过吗”?

    剑一鸣那无悲无喜的表情倒让秦姗姗微微一愣,她把自己和太子无心订婚的消息告诉剑一鸣,为了就是想要刺激一下剑一鸣,让后看他那种痛苦失落的表情。

    而剑一鸣这平静的反应,倒是让秦姗姗的心中略微有些失望。

    剑一鸣道:“表妹你和谁订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伤心难过什么”!

    说实话对于秦姗姗愿意嫁给谁,他还真赖得去过问,秦姗姗在相貌上虽然是一个千娇百媚,百里挑一的美人胚子,但在剑一鸣的眼中与那些胭脂俗粉没什么两样。

    上一世的时候,剑一鸣作为人族五皇之首的冥皇,身边也从来不缺少顶尖的绝色美人,他的王后夏迎雪与情人凤冰冰,那都是拥有者惊心动魄的美丽,在神州大陆并称双珠,放眼天下都很难找出第二个能够在相貌上与她们相提并论的女子。

    秦姗姗虽然也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美少女,但是她的那点姿色比起夏迎雪与凤冰冰来,那就犹如是萤火虫与日月争辉一样没有丝毫的可取之处。

    剑一鸣朝着不远处的大殿望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在来到这个大殿门前之后,秦妃就把他和小兰翠儿留在了这里,独自一个人到大殿中去面见自己的那位大舅舅了。

    秦姗姗小小年纪性格就如此的苛刻刁蛮,可想而知她的长辈一定更加不是那得什么好东西了!

    而接下来从大殿中传出的声音,也证实了剑一鸣的猜测。

    大殿之中的主座之上坐着一个相貌威严看起来在三十多岁左右的中年人,这名中年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清楚的表明他的修为已经步入了先天期。

    而这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正是剑一鸣的大舅舅秦勇潭。

    剑一鸣的另外几位舅舅与姨母听说剑一鸣的母亲来了之后,也来到了大殿之中,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坐在主座之上而是坐在大殿两侧的侧椅上。

    秦勇潭望向秦妃的目光十分冷漠,冷声道:“你许久都难回秦家一趟,这次回来干什么”?

    秦妃由于了一下之后,开口道:“大哥,鸣儿最近刚刚打通体内的经脉,现在正值修炼的关键时刻,需要不小的资源,所以还请大哥你看在我们兄妹一场的份上,帮鸣儿一下”。

    秦勇潭冷冷的道:“十一王子是王室的人,就算他真的需要资源的话,那也是王室的事,你到秦家来寻求帮助是什么道理啊”!

    秦妃惨声道:“大哥你应该知道,因为两年前的那件事,太子与王后这些年来,一直对我进行打压,他们是不可能让鸣儿有资源进行修炼的,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来秦家寻求帮助的”。

    秦勇潭冷笑道:“你说的倒轻巧,一个修士修炼需要多少资源,而现在我们秦家的处境也十分的艰难,所以你的请求我不能帮你”!

    见到秦勇潭如此的绝情,秦妃的眼中渗出了两行清泪,对秦勇潭道:“大哥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亲兄妹”。

    “这些年来我为家族付出了这么多,就算现在我在你们的眼中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也不能这样绝情啊”!

    听了秦妃的话之后,秦勇潭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之色,冷声道:“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你们的难处秦家帮不了你们,现在请你带着十一王子赶快离开”。

    “父亲在哪,我要见他”。

    “父亲外出了,需要一个月才能回来,再说一遍赶快你赶快带着十一王子离开秦家这里不欢迎你们”。

    见到秦勇潭如此的过分,剑一鸣的另外几位舅舅与姨母全都面露怒色,其中一位相貌与秦勇潭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

    一道人影突然从外面走进了大殿之中,这道人影正是剑一鸣,此刻剑一鸣望向秦勇潭的目光中满是愤怒与阴冷之色。

    他生平最恨的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家伙,而秦勇潭恰恰就属于这一类的人,当年自己的母亲为了秦家的发展,明知“王宫根本就是一个火坑”但仍义无反顾的嫁了进来。

    在她得宠的时候,所获得的那些资源与赏赐,自己不舍得吃,自己不舍得用,全都带回来交给了秦家。

    在秦家的嫡子冒犯了太子剑无心之后,她不顾王后的处罚与杖责,拼死向东灵国国君求情,这才保住了秦宁的性命。

    可以说她为了秦家付出了自己的一切,牺牲了自己的一生,在秦家有难处的时候,她就算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不顾一切的帮主秦家之人。

    但是在她自己有难处的时候,这些平日里受她众多恩情的秦家之人非但没有感念昔年的一丝恩情,反而跟着她的仇人对她一起落井下石,剑一鸣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当年在夏迎雪与她的天人族受到其它部族的围攻,就在夏迎雪和她的天人族即将亡族灭种的关键时刻,是剑一鸣带着冥族助了夏迎雪和她的天人族一臂之力。

    不仅帮他们保住了血脉与传承,在冥神帝国建立之后,剑一鸣还将神州大陆之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划分给了天人族,供他们休养生息。

    更是将夏迎雪立为冥神帝国的皇后,对她千宠百爱。

    可以说如果不是剑一鸣与冥族的相助的话,夏迎雪与她的天人族早就亡族灭种了,剑一鸣与冥族对夏迎雪与天人族有着再造之恩。

    但是夏迎雪与天人族非但没有对剑一鸣和冥族感恩,反而偷袭暗算了剑一鸣,然后篡夺了冥族的江山。

    而在秦家与秦勇潭的身上,剑一鸣看到了天人族与夏迎雪的“影子”。

    见到剑一鸣走进大殿之后,秦勇潭同样是微微一愣,但随即又冷冷道:“十一王子你来的正好,珊珊马上就要和太子订婚了,所以你以后离珊珊远点,不要再来骚扰她了”。

    剑一鸣冷声道:“哦!是吗,我记得当初珊珊她不是口口声声的承诺说,将来长大之后要嫁给我吗,怎么现在想食言了”?

    听到剑一鸣居然提起这件事,秦勇潭的眉头顿时一皱,但随即冷冷得道:“当初你和珊珊都是一些不懂事的孩子,她那时候的话你也能当真”?

    剑一鸣道:“那好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把,我母亲这些年来带回来交给你们秦家的那些资源全都还回来”。

    “还有当初珊珊是答应要在长大之后嫁给我,我才会把王室赏赐给我的那些丹药与灵物送给她的,现在既然她想要反悔那么就请她将那些丹药与资源重新归还”。

    听到剑一鸣居然这样子来顶撞自己,秦勇潭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一丝怒火,以往不管他说什么,剑一鸣从来都是唯唯诺诺的,从来不敢像现在这样来顶撞自己。

    但是还没等他发火另一道纤细的身影,紧随而至的走进了大殿之中,这道身影正是正是秦姗。

    秦姗姗用玉手捂住红唇娇笑道:“表哥你说的不错,我这些年来,能有现在的修为,你送给我的那些丹药的确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想要我把那些丹药与灵材重新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呢现在我们秦家的处境有些艰难,所以想要我把这些丹药还给你的话,需要等我们秦家的处境恢复过来之后”。

    秦姗姗之所以敢这样说,显然她是料定了,自己即便不愿意将那些丹药与资源重新还回去,剑一鸣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剑一鸣问道:“那你们秦家什么时候,能把那些丹药与资源归还呢”!

    秦姗姗咯咯的娇笑道:“这我可不好说,或许要在十年之后,也或许要在一百年之后”。

    听了秦姗姗那蛮不讲理的抵赖话语之后,剑一鸣心中的怒火更胜,对秦姗姗道:“好好!你的这番话,我记住了,希望将来你不要后悔”

    。

    见到剑一鸣同自己的大哥与秦姗姗彻底的撕破脸皮,秦妃的嘴角动了动之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见到秦谭勇与秦姗姗如此的薄情寡义,坐在一旁剑一鸣的其他几位舅舅与姨母终于看不下去了。

    剑一鸣的二舅舅秦谭亮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秦谭勇道:“大哥当初七妹帮了我们秦家那么多,如果不是七妹的话,我们秦家是不可能有今天的地步的,如今她遇到了难处,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啊”!

    剑一鸣的三姨母秦荣荣也道:“是啊!不管怎么说,七妹也是我们的亲妹妹,一鸣也是我们的亲侄儿,你作为他们的大哥与舅父,这样子对待他们未免也太不尽人意了吧”!

    见到自己的二弟与三妹都站起来指责自己,秦勇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极不情愿之色,将手伸进衣袖中的之后取出了一锭金子扔到了秦妃的脚下冷声道:“这是十两金子你们拿到钱庄去可以换到两百两的纹银捡起来吧”!

    秦谭亮秦荣荣与剑一鸣其他的几位舅舅姨母,见状脸上的怒色更甚,秦谭勇此举表面上看是在帮秦妃与剑一鸣,其实他的真正用意是在羞辱他们母子。

    秦妃与剑一鸣纵然在王宫中并不得宠,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王子与王妃,现在秦谭勇居然要他们弯腰去捡那区区的十两金锭,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秦妃心如刀绞,她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大哥意在羞辱自己,如果换做平时的话,她就是死也不会受此等耻辱。

    但是现在为了剑一鸣,就是让她付出的再多她也愿意。

    但是就在秦妃想要弯腰去捡金锭的时候,剑一鸣伸手拉住了她,对秦妃道:“娘亲我们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秦妃道:“可是鸣儿”!

    剑一鸣道:“娘亲我既然能够在短短的几日之内,就将修为从后天期的第二层提升至后天期第五层,难道还越不过眼前的这道坎吗”!

    望着剑一鸣那坚定的目光,秦妃的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水雾点头道:“好,娘亲相信你,一定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战胜眼前所有的困难”。

    剑一鸣不在说什么,拉着秦妃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殿。

    剑一鸣与秦妃走后,端坐在大殿两旁剑一鸣其他的几位舅舅与姨母们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秦勇潭怒目而视。

    因为他们知道,经过此事之后秦妃与剑一鸣和秦家的关系算是彻底决裂了,而这一切都是秦勇潭一手造成的。

    大殿之外,小兰与翠儿在听到双方的谈话自然也知道,清妃娘娘此次来求助秦家的事情是不欢而散,所以在见到剑一鸣与秦妃走出来之后,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跟着秦妃与剑一鸣离开了秦家。

    剑一鸣回到王宫之后,将自己房间内的所有物品全都砸了个粉碎之后,才将心中的怒火稍微的发泄了几分。

    在上一世的时候,作为人族的五皇之首他跺跺脚,整个神州大陆都要发生一番巨大的震动,可是现在了刚刚再世为人没几天,他就接连受了几次窝囊气,第一次是在王后媚姬那里,王后媚姬给他带来的怒过还没有消散,就又在秦家那里受到了一番羞辱。

    王后!秦家,咱们走着瞧,等我的修为恢复了之后,我一定要让你们万劫不复。

    发泄了一番怒火之后,剑一鸣独自一个人坐在自己跨院的门口,思考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别看刚刚在秦府之中他是一副嘴硬的样子,但其实对于眼前的困境他还真没多少办法可以解决。

    现在他心中的最大愿望就是尽快的恢复前世的修为,然后去找夏迎雪和天族人清算上一世的总账。

    但是他现在这具身体的天赋很不好,想要恢复上一世的修为的话,需要有大量的资源辅助才行。

    但是现在王后媚姬在拼命的打压他,那些原本应该属于他的资源,媚姬是一丝也不给,想要获取资源的话就只能靠他自己想办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