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冥皇 > 章节目录 第4章 名镇东灵封国
    就在这时另一名侍女翠儿,从外面匆匆的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大声道:“秦妃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秦妃闻言眉头一皱道:“发生了什么事”?

    翠儿走到秦妃的身边之后,气呼呼的道:“秦妃娘娘不好了,大王赏赐下来的那些纹银,被王后娘娘上次给了八王子殿下”。

    “妃闻言脸色一变道:“什么怎么会这样,此次打败南越国六王子,为东灵国封国争光的人不是十一王子吗”?

    翠儿吞吞吐吐的道:“王后娘娘说”

    “王后说什么”?

    翠儿道:“王后娘娘说,十一王子殿下虽然打败了,南越国封国的六王子龙飞,但废物就是废物,十一王子的天赋在东灵封国的众位王子与公主中是最没用的一个,这点是所有的人都公认的”。

    “就算把那些纹银给了十一王子殿下,那也是在浪费东灵国封国王室的财力而已,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把这些纹银交给八王子殿下使用”。

    “八王子殿下是我们东灵国封国王室之中,继太子之下天赋最高的一个人,把纹银给他的话,说不定还能为我们东灵国封国培育出一名高手来”。

    “十一王子这也算是为我们东灵国封国做出了一点贡献”。

    听了翠儿的讲述之后,秦妃的脸色变得苍白失血,口中喃喃的道:“什么算是为我们东灵国封国做贡献,她这分明是在变着法的打压一鸣,使一鸣无法成长起来”。

    翠儿问道:“娘娘那我们该怎么办”?

    秦妃咬了咬牙之后,道:不行我要去找王后理论!

    翠儿与小兰见状急忙拦住秦妃,小兰道:“娘娘王后在皇宫之中,气焰嚣张权势通天,除了大王之后,谁都压不住她,您就是去了,也是没有办法帮十一王子殿下要回那些纹银的”!

    翠儿也道:“是啊!娘娘您如果就这样去了的话,王后一定会以此为借口,治您个以下犯上之罪,难道您忘了两年前的那场教训了吗”?

    听了翠儿与小兰的话之后,秦妃也只能无奈的重新坐下,因为她知道翠儿与小兰的话,完全在理,自己如果就这样贸然的去找王后理论的话,非但没有办法帮剑一鸣把那些纹银要回来,相反王后还很有可能会以此为借口治自己的罪。

    斟酌了片刻之后,小兰问道:“娘娘那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秦妃叹气道:“现在十一王子正处于修炼的关键时刻,无论如何资源也不能断掉,看来也只能到会母家去请求母家人的帮助了”。

    小兰道:“可是秦妃娘娘,秦家家主早在两年之前的时候,就已经不愿意在与您来往了,如果您就这样子回去的的话,秦家的人非但不会帮您,还很有可能会对您冷嘲热讽的进行刁难”!

    秦妃道:“为了鸣儿就算是受再多的冷嘲热讽我也认了”。

    “秦姨”!

    就在这时一声悦耳的声音在秦妃居住的庭院之中响起,秦妃定眼一看之后发现三公主剑霜霜手捧着一个钱袋子走了进来。

    剑霜霜对秦妃道:“秦姨,十一弟的处境我也都已经听说了,这里有三百两纹银是我平日里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手下吧”!

    剑霜霜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是秦妃一手把她拉扯长大,在她的心中秦妃与她的亲生母亲没什么两样。

    所以在众王子与公主中她与剑一鸣的关系也最好,这也就是剑一鸣与秦妃受到王后与太子的打压之后,别的嫔妃与王子和公主都渐渐的疏远了,剑一鸣与秦妃,而剑霜霜却依旧愿意与他们来往的原因。

    秦妃道:“不行,霜霜这些银子是你的,我不能接受”。

    剑霜霜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的身后有没有母族的支持,所以在东灵国的封国之中她的处境同样十分的孤立。

    别的王子与公主每个月,都至少可以从国库中领到五百甚至上千两的纹银,而剑霜霜能够领到的纹银就只有区区两百两而已。

    这点纹银平日里维持她的修炼与日常开销都很困难了,秦妃又怎么可能收下她千辛万苦攒下的这几百两纹银。

    剑霜霜道:“秦姨从小我母亲走的早,是您一手把我拉扯大的,在我的心中您与我的亲娘没什么两样”。

    “现在您遇到了困难我伸一下援手是应该的,如果您连这区区几百两的纹银都不肯接受的话,我都要怀疑您是不是把我当成一个外人了”!

    听了剑霜霜的话之后,秦妃的眼中浮现出了一层水雾,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剑霜霜的银子的。

    因为她的心中很清楚剑霜霜的处境也很困难,但是现在“她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这三百两纹银看似不多,甚至只是很少的一点银两,但在秦妃的眼中却无疑是救命钱。

    秦妃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拿这些纹银我就手下了,不过你放心今天我收下了你多少纹银,将来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剑霜霜道:”秦姨你说那里的话,在我的心中一直以来都将您当作我的”亲生母亲”,既然这样那您又何必把这区区几百两的纹银放在心上呢“!

    听了剑霜霜的话之后,秦妃伸出手臂来把剑霜霜搂在了怀中,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房间之中剑一鸣自然也听说了,那些本该属于自己的纹银,被王后媚姬强行划给八王子剑涯的事情了。

    剑一鸣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心中顿时勃然大怒,一掌将身前的一张桌子拍得粉碎,口中怒声道:王后你欺人太甚。

    从这具身体原主人残存的那些记忆中,剑一鸣已经的得知,他和她的目前虽然是东灵国封国的王妃与王子,但这些年来却过的很不顺畅。

    别的嫔妃王子与公主,每个月至少都可以从东灵国封国的国库之中,领取数百甚至上千两的纹银作为日常开销,和用来购买资源使用。

    但是由于太子剑无心与王后媚姬的打压,他和母亲秦妃每个月能够从国库领取的纹银加起来也不过区区十余两而已。

    这些纹银平日里想要来维持日常开销都很困难了,可以说此次他击败龙飞之后,获得的那十万两赏银是供他日后修炼的唯一指望了。

    不过纵然如此,王后媚姬却依旧以莫须有的理由将其划给了别人,不愿给他们母子留下一丝一毫的活路。

    剑一鸣心中对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的恨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之前他最恨的人是她的王后,天人族的族长,五皇之一的夏迎雪。

    但是现在他心中对王后与剑无心的恨,可以说仅次于夏迎雪,如果说之前他心目中唯一的目标就是尽快的恢复修为然后去找夏迎雪报仇的话。

    那么现在他的心中有多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在找夏迎雪报仇之前,要率先扳倒东灵国封国的王后媚姬,与太子剑无心。

    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起,翠儿就把剑一鸣叫了起来。

    翠儿对剑一鸣道:一鸣王子,“秦妃娘娘要你到她那里去一下”。

    剑一鸣点了点头之后,就跟着翠儿一起朝秦妃的住处走去,等到了秦妃的跨院之后,剑一鸣才发现,秦妃与另一位侍女小兰已经站在跨院中的草坪上等待自己了。

    剑一鸣来到秦妃的身边开口问道:“娘!什么事啊!起来的这么早”。

    秦妃微微一笑道:“你最近不是一直都很想见珊珊吗,娘现在就带你到秦府去,等到了秦府之后,你就可以见到珊珊了”!

    珊珊!听了秦妃的话之后,剑一鸣顿时微微一愣,但是思考了片刻之后就想起来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确有一个表妹叫做珊珊,是他大舅父的女儿。

    而且他似乎还很喜欢他的这个表妹,之前三天两头吵着要到秦家去见他的那个表妹,但因为种种原因,秦妃都没有答应。

    今天怎么会突然答应了呢!

    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不过虽然剑一鸣的心中有些疑惑,但却并没有问出来,当即与秦妃和小兰翠儿等一行四人一起朝秦府驶去。

    由于没有马车,所以四人只能够步行,由于正值寒冬,再加上现在属于早晨正是一天中最冷的十分。

    所以秦妃在出门的时候,把厚厚的狐皮披风披在了身上,不过纵然如此剑一鸣却依旧清晰的见到,秦妃在街道上行走的时候,依旧在不停的瑟瑟发抖。

    望着秦妃那被严寒冻的红肿的手指,已经那在寒风中不停发抖的身躯,剑一鸣在心中谈了一口气。

    虽然从真正意义上来讲,他与自己的这位娘亲相识的时间就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而已,但是从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就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这位娘亲是真心实意待自己好的,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话,她有何必在这种寒冬腊月的大冷天,跑出来受这种罪呢!

    所以剑一鸣在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尽快的恢复上一世的神通与修为,然后为自己的娘亲遮风挡雨使她不在吃苦受罪。

    双方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谈话,一边秦府走去,剑一鸣在道路上一边走,一边朝东灵国封国四周的场景打量。

    忽然当他看到远处国都的中心区域那一尊屹立在天地之间的巨大石像的时候,身子顿时一颤,表情变得狰狞无比,双目之中射出一股无比浓郁的仇恨。

    因为那尊雕像雕刻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正是他上一世的皇后夏迎雪。

    “殿下你怎么了”?

    觉察到剑一鸣情绪的变化之后,小兰问道。

    剑一鸣冷声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夏迎雪的威望还挺大了,整个神州大陆的个个角落都有她的雕像”。

    见到剑一鸣居然直呼女皇的姓名,小兰的脸色顿时一变,但嘴上却强颜欢笑的道:“是啊!两百年前,冥皇因为修炼走火入魔,导致身陨道消,夏女皇作为冥皇的王后,自然而然的代替他接掌了,冥神帝国的皇位”。

    “女皇接替冥神帝国的皇位之后,将冥神帝国改名为天人帝国,虽然天人帝国的国土面积比起当初的冥神帝国要有所缩减,但这两百年来帝国的整体大势倒也算稳定,百姓国泰民安”。

    “为了感怀女皇的恩德,人族的大小帝国,甚至是大小封国,都要在各自的都城,甚至是个个郡城的的首付都要为女皇塑像立碑”。

    这时候秦妃眉头一皱对剑一鸣训斥道:“鸣儿,迎雪女皇是天人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而天人帝国是我们神州大陆上最大的帝国,通知着整个人族”。

    “甚至就连兰月帝国这种东南大陆八大帝国之一的王国,都只能算作是天人帝国的附庸与分支势力”。

    “你就这样直呼女皇的姓名,万一要是被有心人抓住把柄的话,一个不好就会给你安个欺君不敬之罪,所以以后不准这样直呼女皇的姓名明白吗”?

    剑一鸣冷哼了一声之后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目深处的那股仇恨更加的浓郁。

    另一方面他击败南越国六王子龙飞的事,也迅速的在东灵国封国封国之内传开。

    此消息传出之后,顿时轰动了整个东灵国封国,要知道龙飞的实力在南越国封国,与东灵国封国那可是都得到公认的,在七大才俊之下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东灵国封国的年轻一代中,除了那位被公认为东灵国封国头号天才的二皇子剑无心之外,就再也 没有一个人能压他一头了。

    如今龙飞既然败在了剑一鸣的手中,那岂不是说明剑一鸣的实力,已经可以同东灵国封国的那位头号天才剑无心相提并论了。

    东灵国封国的皇宫之中东灵王剑刑自然也听说了这个小心。

    只听东灵王剑刑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我剑刑的子嗣当中除了太子无心之外,既然这样的一位天才”。

    “以前我一直认为十一皇儿是我所有的子女中,天赋最差的一个,想不到“他居然一直是在韬光养晦”,看来寡人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