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军魂 > 章节目录 第463章 姻缘深,了悟然
    “不要条件?”

    李慕白有些不相信,虽然他认为梦娇没什么坏心思,但如果再错一步的话,那么现在的妍妍将要面临的就是烟消云散了。

    所以,这一次,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因为自己的考虑,妍妍已经面临危机了。现在的李慕白,真的很害怕再出什么差错。

    只见梦娇说道:“难道你不相信我?”

    李慕白摇头道:“不是不相信,而是我真的很害怕再失去妍妍!”

    “放心,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一定不会出手的。”

    梦娇开口道。

    看着她那清澈灵眸的眼神,李慕白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于是,他对梦娇说道:“好!麻烦你了。”

    梦娇甜甜一笑,然后走了过去,想要带走妍妍。

    “你干什么?”

    蛊婆婆喝斥道。

    她担心梦娇对妍妍不利,所以,此时此刻,她正站出来维护妍妍。

    李慕白说道:“我相信她能救治妍妍。”

    “恩人!这!”

    蛊婆婆言欲又止。

    李慕白说道:“她是你的徒弟,难道她有多少本事你不知道吗?现在我们应该相信她不是吗?”

    “好吧!”

    蛊婆婆没有说什么,毕竟就现在而言,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李慕白跟随着梦娇而去。

    他们来到一间房间之中,此时梦娇对李慕白说道:“你在外面守着,记住,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进来,半个小时后,就可以了。”

    “好!”

    李慕白点头道。

    然后,在大门关上后,李慕白不安的在外面守着。

    而梦娇则是慢慢将妍妍身上的冰封融化,然后褪去自己的衣服,一件红衣,别说在这深山之中,就算在世俗之中,穿上一件古朴的红衣也会吓死不少人。

    此时,李慕白似乎听到了妍妍的哭声,他很想推开门,然后冲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个时候,他真的做不到。

    因为梦娇曾叮嘱过他。

    在房间中,梦娇用剪刀将自己的血管划开,然后滴落在鼎炉上面。这似乎真的很可怕。

    “啊!”

    李慕白听到了房间里,梦娇那凄惨的叫声。

    此时,李慕白满头大汗,他真的很想冲进去,因为无论是梦娇还是妍妍,此刻的形势都不容乐观。

    可以说,这半个小时,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精神上的折磨。

    终于,半个小时过去了。

    李慕白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然后看到了这一幕。妍妍正在熟睡,似乎睡得很香甜,她的面色红润。

    看样子已经度过了危机。

    另一边,梦娇苍白的抬起头看着李慕白。

    此时的她,真的很像一个厉鬼,饶是李慕白这样的神话高手也被吓一跳,因为梦娇太虚弱了。

    李慕白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梦娇虚弱的开口道:“我用了我的魂魄,融入到她的身体之中,帮她化解那些远古符文,同时,我用自己的鲜血沐浴了她的身体。”

    李慕白如同遭受雷劈一般。

    他问道:“可是这样的话,你就没救了!”

    李慕白说不沉痛是不可能,这样算下来,梦娇就再也没有复活的机会了。难道这就是最后的结果吗?

    梦娇惨笑道:“怎么了?是不是心疼我了?”

    李慕白沉痛的点头。

    “哈哈哈,虚伪的男人,不过看到你这副样子,哪怕明知道我要死,我也那么开心。只可惜,我只能最后多看几眼了。”

    梦娇越来越虚弱。

    李慕白心痛的问道:“你不后悔吗?”

    “如果是之前,那我肯定很后悔,但是现在,我却不后悔了!”

    “为什么?”

    “因为你是第一个如此担心我的人,也是如此让我越陷越深的人,李慕白,你就是我的克星。”

    梦娇开口说道。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释然的感觉。

    “如果我还能活着,那我一定不会解除你体内的蛊,让你永远的留在这里陪我。”梦娇开口说道。

    说道蛊,李慕白顿时明白过来,貌似梦娇一死,自己也要跟着玩完。

    “是不是很害怕,我死了,你也会跟着一起死?”

    梦娇开口问道。

    李慕白讪讪道:“当然不是,我是那种看不惯生死的人吗?”

    “是!他绝对是,作者可以作证!”

    梦娇笑道:“其实,这个结局也是我想要的结局,但我却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因为我的爱而夺走了你的生命。”

    “你放心,****并不是无法解除,只是因为他们对蛊术的理解还没有到那种精髓的地步。而我却会解****,之前我之所以不解,是因为我心中还有幻想。”

    被她这一说,李慕白虽然放心了,但内心还是沉痛不已。

    这时,梦娇再次说道:“其实,我早就料到是这样一个下场,传承者还小,他们就迫不及待的灌输,这完全就是找死。”

    “那你穿着这一身大红衣服寓意何为?”

    李慕白开口问道。

    “在我们蛊族有这样一个传说,那就是穿上这身红衣,代表着灵魂永远不消散,就算化为厉鬼,也要守护自己的男人。”

    梦娇开口解释道。

    终于,李慕白明白了这一切,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想要放声大哭,然而,情不自禁,他的眼泪落在了梦娇的脸上。

    梦娇也流泪了。

    只见梦娇说道:“李慕白,你是我这短暂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我既然活着无法在你心中占据一丝地位,那么我就永远活在你心中。”

    “其实,你活着的时候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很高了,只可惜,我不能对不起其他妻子。”

    李慕白悲痛的说道。

    “那我真的很幸运,李慕白,你给我记着,我既然成不了你的妻子,那我也要成为你的女儿,以后你每次看到妍妍,如果你觉得她身上有我的影子的话,千万不要觉得很费解,因为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梦娇沉重的说道。

    她不给李慕白说话的机会,再次说道:“这是我能报复你的唯一机会了,我们蛊族女人你千万不要招惹,因为那就是你的末日。”

    此时,李慕白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伤痛,狠狠的吻在了梦娇的嘴唇上,梦娇在微笑中渐渐消散了生机。

    “啊!”

    李慕白大喝道。

    整个房间差点倒塌,因为他这其气势太可怕了。

    妍妍被他的吼声吵醒,然后问道:“爸爸,我们这是在哪里?”

    李慕白近乎麻木,如果这就是结果,那他永远不要结果,为什么自己总会遇到一些如此痴情的女子。

    如同以前的七彩圣女,现在的梦娇,她们永远的萦绕在自己心中,如同那挥之不去的云彩。

    或许,她们就是自己宿命中的女人,是自己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记住,去爱的女人。

    生的伟大,死得哀荣。

    然后,当所有人全部进来,看到这一切之后,没有人敢打扰李慕白,梅雪烟悄悄的把妍妍抱走了。

    就这样,李慕白抱着梦娇的身体,一待就是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随着火光的闪耀,梦娇的身体消失在了火堆之中。

    李慕白收拾着梦娇的骨灰来到了苗疆之地最高的山上。

    此时,对着蓝天和白云,李慕白开口说道:“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你安葬才是你最喜欢的。”

    “所以,我把你的骨灰永远的留在苗疆之地的深山,因为这里是你的家园,在家园内。你不会孤单。”

    说罢!他将骨灰拿出来,然后洒在风中,这些骨灰落在了深山之上,这里,就是梦娇的宿命之所。

    此时,李慕白想到了天机子消失前留给自己的话语。

    “姻缘深,了悟然。”

    当时李慕白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现在,他完全明白。原来在自己来蛊族之前,天机子就已经知道一切。

    如果自己当时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那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或许,天机子说得很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完美的事情。

    所谓的姻缘,所谓的情愿,无论多么深厚,最后只不过是徒添悲伤而已。当领悟这一切后,那是永远无法释然的殇。

    若是不带一点残缺,那也不叫人生了。

    随后,李慕白走下高山,似乎,他看到了山顶上的梦娇,正在对着自己发笑,好像是在欢送自己。

    回到蛊族村庄之中,当看到妍妍时,李慕白心中挥之不去的便是梦娇的影子,如果梦娇选择这种方式报复自己的话,李慕白只想说:“你成功了。”

    这几日,李慕白一直处于沉默寡言之中,他的女人都知道,李慕白是一个很忙的人,蛊族这边的事情解决后,他应该会启程出发了。

    但李慕白迟迟未走,她们起初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现在她们知道了,因为这苗疆深山之中,有李慕白所牵挂的女孩。

    也许,从此苗疆之中又多了一个千古绝唱,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这个爱情故事虽然很悲伤,但却很唯美。也许,那一个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就是以这样的形态转化而去的。每一个爱情故事的背后,都有两个殇情的人。